学佛人怎么看男女欲?

第69集
由正珍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收看「三乘菩提之学佛释疑」。这集要略谈的是:学佛人怎么看男女欲?

要谈男女时,我们先了解:什么是欲界众生?所谓众生,就是依恋着身中色、受、想、行、识五阴,而起惑造业的有情;就是指,因为无明覆藏流转生死的凡夫。所以我们这个众生相,就是五阴和合相;之所以有五阴和合,是因为有着如来藏含藏着一世又一世的无明染污业习,所以会有一世又一世的五阴缠绵众生相。慈悲伟大的 佛陀祂非常善于譬喻,祂说:「这个如来藏法身,过于恒河沙的时间为无边烦恼所缠,从无始世来随顺世间,就如同波浪漂流,往来于生死大海中。」这个就是众生。玄奘大师将「众生」这两个字另译为「有情」,也就是,凡夫在三界流转生死的染着缠绵,这个染着缠绵就是情欲,一切人身的受想行识都不离开这样的欲想。一个人如果没有修行的正见,他对什么事都没有欲望,那么他的生活就没有了方向,茫然失措如同行尸走肉;那样,不但他会活不下去,他身边的人也会觉得很痛苦。如果我们大家有过发高烧的经验,那发过高烧后,我们发现:我们吃东西没有什么味道!这就可以立刻亲自的体验出来:我们是多么的习惯生活在色、声、香、味、触这五欲的觉受当中。

那有了众生相、有情相,就有男女相的分别;男女相的分别只有在欲界中存在,色界以上就没有男女相了。在谈「学佛人怎么来看男女欲?」这个问题时,我们先来了解:这个世界的众生和男女是怎么出现的?在佛世的时候,毘舍离城有位大富长者的孩子,名字叫作耶舍,他因为深信 佛陀的开示,所以能够体会出三界中的一切真的都是变异无常,就追随着 佛陀出家修行。当时,因为时局不好发生饥荒,不容易乞食,所以他每次吃饭的时候就回家吃。他的母亲就说他了:「你为什么要过得这么辛苦?剃光头、穿破衣,拿着钵到处去乞讨食物,让大家看笑话!我们家那么有钱,爸、妈和祖先留给你的财宝可以供你吃喝不尽,满足你所有的欲乐,而且你可爱的妻子也在家里期盼着你能回来,共同过着欢愉的生活。不要那么辛苦,回来吧!一起享受生活中五欲的快乐,你只要能够发心布施供养三宝,一样也有功德啊!」耶舍听了母亲这样说,他就请求母亲说:「母亲!请您不要再说了!请您不要再说了!我乐于修清净的梵行,请满我的愿吧!」他每次回家吃饭,他的妈妈就这样一次又一次重复地劝他,耶舍的回应都不变。他的母亲只好换一个方法,就说:「好吧!你不乐意享受在家的生活,我也勉强不了你;但是你应该要继续家中的香火啊!要在家里留种啊!不能让家门断后,让家里的财物都没有人可以继承管理。」耶舍每天回家,妈妈就每天这样念,后来他拗不过母亲一再地劝说,就尊奉母命答应留种。所以,以后耶舍回家,就和妻子过着和一般夫妻一样的相处行为;没多久,耶舍的妻子怀孕生了孩子,取了个名字叫作续种。那时候大街上就有了流言:「父续种、母续种、祖续种,钱财一切皆名续种。」这样流言四处传布着。耶舍听到这样难听的流言,他为自己被称为续种父而大生惭愧,觉得很羞耻!他想着:「佛陀的弟子中,没有听过这样的行为,那我这样到底如法还是不如法?」他把这件事前后的过程,毫无隐瞒的跟舍利弗说。舍利弗就说:「这件事情应该要向 世尊请示。」于是耶舍就说:「我一切谨遵教示。」他们很快地就去见 佛陀,舍利弗跟 佛陀说明了前后关系后,佛陀就问耶舍:「你真的有这样的行为吗?」耶舍说:「确实如此!」对于这件事,佛陀是以非常严厉的态度来开示,佛陀说:「耶舍!这是大过失!比丘僧中没有过这样的事,你这个愚痴无明的弟子是第一个开了这个大罪门,在清净没有漏患的地方起了漏患;天魔波旬经常要来找比丘们的过失,都找不到!你帮天魔波旬开了一条可毁坏僧团道路的第一人;你在正法幢中建立了一个毁坏正法幢的波旬幢。」世尊又说:「你这个愚痴人!宁可以利刀割身体,身体被毒蛇、被狂狗咬,身体陷在大火中、热烫的灰炭中,出家弟子也不能和女人共行淫欲。耶舍!你不是常听我用各种例子跟方法来诃责淫欲吗?欲是迷醉无明的,欲如大火烧人善根,欲是大过患。我用各种的方法来教你们如何断欲,来教你们如何度脱欲的系缚,你怎么还作出这种不善的事情来?」最后,佛陀非常严厉地说:「耶舍!这件事非法、非律、非如佛教。」

这时候,其它许多的比丘在场,就请示 佛陀:「世尊!为什么耶舍比丘在僧团中第一个开了未曾有的罪名?在一向清净没有漏患的僧团中起了漏患?」佛陀就说:「这个人不是只有今世在我的教化中起了这样的过失。」比丘们就说:「是不是世尊能够开示他过去的因缘呢?」佛陀就说:「在过去世时,这个世界的劫已经尽了,众生都上生到色界二禅天的光音天上。那时候因为劫尽,这个大地又成立了,光音天的众生就来到这个大地。那时候,光音天的众生身上都有非常殊妙的光泽,他们都有神足能够自在的飞行,而他们也以禅悦为食;所以,所有的众生都是以身光相照,没有日月星辰、没有白天晚上、也没有春夏秋冬四季的变化。那时候,这一个大地有着非常自然的地蜜,这个地蜜是色、香、味具足,如同天上的甘露一样。」佛陀也有譬喻说:「也就如同人间所酿非常醇美的葡萄酒一样,是色、香、美味全部都俱全。」「那时候,有一个轻浮焦躁的天人他起了贪欲,于是用手指摸了一下,尝了一小口地蜜的味道,觉得又香又美味,于是又尝一次、又尝一次,就起了贪于地蜜味道的染着心。其它的光音天下来的众生,看他这样做,也好奇的学他来尝地蜜,结果大家互相学习的结果,大家都竞相的来取地蜜吃。这些光音天的众生吃了地蜜后,身体就渐渐变得沉重了,光明也渐渐地消失了;但是,又因为贪图五欲,所以也失去了神足通,飞不起来了,这些天人就留在这一个大地上。以后自然就有了日月星辰、白天晚上、一年四季的变化。」佛陀就对比丘们说:「那一个轻浮躁进的天人不是别人,就是这个耶舍比丘。那时,耶舍比丘就在大众当中,在没有烦恼过患的时候,带领起了烦恼过患;今天,他又在清净的僧团当中,第一个开了漏患的大门。」

所以,由这一个案例我们可以看到,佛门中第一件漏患起行的开端,是由于耶舍他对于饮食的依恋,虽然他有心要修行梵行,但是他受于饮食的牵引,所以每天要回到俗家中用餐;那回到俗家中,自然就没有办法避免男女欲的过患。而光音天人会下堕在人间,也是由于食贪,由第一口地味的尝试开始。本来光音天下来的天人是没有男女相,他们可以自在的飞行,他们没有我相、人相的分别,没有我与我所的烦恼;但是因为吃了地蜜,失去了神足通飞不起来,不能回到天上,于是他们就留在这里吃地蜜;因为有的人吃得多、有的人吃得少,所以每个人身体就产生了不同的变化,产生了不同变化,互相看来看去,就产生了情欲;依着情欲共相娱乐,依着体态的不同、情欲的深浅不同,于是男女二相就渐渐地产生出来,众生也就由化生变成了胎生。在众生互相观看吸引的时候,有的是依着他的样貌、有的是受于他的姿态、有的是受于他的细触的感觉而起贪着。例如:会因为对方的样貌长得很端正,起贪着的欲心;或者会因为对方走路的姿态、对方的笑容、对方娇媚的体态,而产生爱染的心;或者会因为对方皮肤的细滑,而产生爱染的心。这都是众生的一个分别心,来起了爱染而起了烦恼,所以就有男女的淫欲,也就成就了众生不断在三界流转的生死相。

佛陀指出:「耶舍行为,对僧团是一个相当严重的破坏,他是帮天魔开了一条可毁坏僧团的道路,是在正法幢中建立了一个毁坏正法幢的波旬幢。」并且明确地指出:「淫欲这件事情非法、非律、非如佛教。」佛陀对于男女欲的教示,祂的态度是一贯,从弘法开始一直到涅盘都没有变的,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佛临涅盘前交代比丘们:「应该要严格地遵守不淫欲。」再度提出警诫、殷重的交代。涅盘经谈到:「比丘如果有淫欲的过患的时候,对治之法就是要远离女人;应该对于淫欲产生臭秽想,不要有一念清净的想法,要远离女人的烦恼这个贪爱;如果在梦中行淫,起来也要忏悔。如果在受供养的时候,应该以一种『我正在饥荒,而不得不吃孩子的肉』这样来想饮食;如果产生了淫欲的心,就要立刻地离开。」佛陀也对比丘们说:「这个女人如同粪便、如同毒蛇,她会染污、也会毒害比丘的法身慧命。贪欲就好像监狱的系缚,是众恶的住处,所以应该要远离贪欲。」佛陀说:「这样的法门,当知是佛所说的经律;如果有随顺淫欲的人,他是魔说,那是魔的眷属。」所以,比丘是不可以和女人产生不净行,这是 佛陀祂一而再、再而三的教示。

我们看到 佛陀这样的教示,佛陀在涅盘前,对于十大重戒当中,尤其是淫欲这一条戒律,是一而再、再而三重复的交代。本来,出家并不代表他的戒行就一定清净了,也不代表他就没有男女业障的烦恼;但是,是法、非法要能够分得清楚;也要能够坦白的面对自己的烦恼,就像耶舍比丘一样,不要为自己的贪欲找借口。但是,我们看性力派传承的喇嘛教徒,就是一代又一代的无法突破淫欲的享乐,又贪着佛门的利益,所以处处将 佛的开示,扭曲成合理的行为来满足自己的贪欲。现在,佛门有些修行人学习佛法,不好好地学习汉传大乘经典,以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广论》以及《密宗道次第广论》来为修学。但是,《菩提道次第广论》那是抄袭于大乘经典和《瑜伽师地论》,后面的止观是要带起性力派传承的双身修法《密宗道次第广论》;两部《广论》的趣向,都是趣向于性力派的男女双修,完全不是佛法的传承。宗喀巴为了掩饰自己淫乱的贪欲,甚至对瑜伽菩萨戒的解释,来作为合理化自己的行为。瑜伽菩萨戒里面有一条:「又如菩萨,处在居家,见有母邑,现无系属,习淫欲法,继心菩萨,求非梵行。菩萨见已,作意思惟,勿令心恚,多生非福。若随其欲,便得自在,方便安处,令种善根,亦当令其舍不善业。住慈愍心,行非梵行。虽习如是秽染之法,而无所犯。」(《瑜伽师地论》卷41)宗喀巴面对这一件事情的解释,他是说:「这条戒律是说,如果看到女性,这个女的是没有系属的,她继心于菩萨,要求非梵行;那这一个菩萨呢?应该要随顺于她。」所以宗喀巴他引了寂天菩萨的论说:这样的一个行为,其实是如果说没有系属,就表示这样的行为不是邪行。宗喀巴说:「不是只有这样而已,这条戒律的道理,它是在开放菩萨可以邪淫。」寂天他所造的《集学论》说:「或有系属,或族姓护、法护、幢护,皆不犯欲邪行。」宗喀巴说:「这就是说,不论这个女性有丈夫、没丈夫,你和她去行这样的行为,都没有犯淫戒。」(喇嘛教密续 宗喀巴《菩萨戒品释》)我们可以看到,宗喀巴他是如何曲解菩萨戒的戒条!这一条戒条,它首先是指:这一个人、这一个菩萨他是一个在家人,他面对的这一个女性是没有父母或丈夫守护的人;也就依现在的说法,是指年满十八岁没有结婚的女子。然后这一个女子是非常爱恋这一个男孩子,而且是不断地、主动地要求要和这个男孩子行淫。而这个菩萨是在已没有其它的方法之下,怕她会做出不理性的行为,所以随顺她的欲望,开出可以让这一个女孩子种下善根、舍掉不善业的条件,依着慈愍心才和这个女孩子行非梵行。这是在有着一定条件下,才能说不犯戒罪;但并不表示他不犯世间的律法,也不表示这一条戒是开放菩萨可以行邪淫的戒;更不表示只要建立坛城有法幢的守护,就不犯邪淫戒;更不表示这一个女性不论有丈夫、没丈夫,都不犯邪淫戒。宗喀巴对瑜伽菩萨戒的解释,是非常明着在为自己的淫乱行为在作包装。我们可以看到性力派传承的喇嘛教,由寂天到宗喀巴到历代的达赖,是如何一代又一代的包覆自己贪欲淫乱的祸心,合理化自己的行为,淫乱着清净的佛门。所以可以看到,喇嘛教新一代的会有写书出来说自己是如何和一个又一个女友的爱情史的活佛;也会有戴着假发、穿着胸罩走在巴黎大街上的活佛;也会有大方说出和女友性事的活佛。其实只要他们不要说自己是佛教,为自己的喇嘛教正名,他们要怎么修,那是他们的事,本来和佛门没有关系。但是喇嘛教总是自称是佛教,他们是正如粪便、正如毒蛇,是在染污着、在毒害着清净的佛门。

可悲的是,今天佛门中已经被印度性力派传承的喇嘛教所染污,许多佛门的法师还处处在为喇嘛们开脱,说他们的法是无上法、是博士级;反对一再为喇嘛教正名的 平实导师。我们可以明白地指出,这些为喇嘛教赞叹随喜的人,都是在为自己男女淫欲的行为保留一分救赎的借口,也就是在为自己的魔行开道。这些对喇嘛赞叹随喜的人,他们就是随顺魔说,就是魔的眷属,就是在为魔开出毁坏佛门清净正法幢的道路,就是在正法幢建立一个毁坏正法幢的波旬幢;是魔子,非佛弟子。

今天就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