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忙些什么?(十)

第50集
由正纬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学佛释疑」。我们这系列跟大家谈到的这个题目是:究竟忙些什么?

我们一路谈下来,衷心的希望藉由这样子一路剖析的过程,带着大家看这个不同的教理状况的过程,我们希望能够让大家对于佛教有一番不同的体会。当然,我们反复的强调一点就是:各位听到佛教对于所有的我们现在所面临的人生问题,乃至于说我们会看到的未来无量世的状况,或者是说十方世界的状况,佛教当然都有一个彻底性的全面性的论述跟行门。可是各位菩萨们、各位观众们也不要因此而觉得说:「哎呀!这个好可怕啊!好庞大、好复杂、好艰深啊!」其实提醒大家的:只要你愿意,您愿意把您尊贵的世间的心先把它放下来,然后愿意去亲近正信的道场跟着善知识学佛法;您很快就可以发现:佛法绝对不是杂乱无章的庞大体系的,佛法实际上是井然有序、次第分明的一个体系。

当然,这里面,这里面我们要先跟电视机前面的观众说一声就是:当您在学习佛法的时候,请您先按部就班的学。那当然就是,在所谓的这个经典里面,有所谓的密教部的经典,那么我们在这里建议大家:密教部的经典,请您在刚开始学习佛法的时候先把它搁置;因为密教部的经典里面,可以说有些是真的、有些是假的。当然就是说您一定要问说:「经典怎么可能有假的呢?」当然会有啊!因为经典在历代传承的过程中,免不了因为在人间弘传的关系,都会碰到一些有私心的人;那一旦有私心的人在从中作祟的时候,他就很有可能在这里面仿照这个传统佛教经典的写法,在这里面安插了一些伪造的经典,这个是人性的必然面!所以各位观众不必觉得说太过讶异!因为这毕竟就是人性。但重点就是说,在这样子我们说人性无可避免的一定会有假造经文状况的时候,那么你应该依循的状况是什么呢?其实很简单的状况就是说,如果您所学到的法,是能够通透的解释包含大乘经的经典、包含解脱道的阿含经典,那么您今天走的路呢?就已经是很平稳的正确的道路了。密教部的经典由于欠缺了这个性质,也就是说,在这个经典里面所谈到的这个事情,除了说彼此之间有所谓不符的状况之外,也很常跟大乘经、甚至直接跟《阿含经》里面所讲到的事情是不一致的。这个状况或许是就是我们现在常常碰到有一些人的时候,当问到一些佛法的这些基础的观念的时候,往往所得到的回答就是:「我,是从大乘的观点来讲这个事情。」或是「我,是从密乘——也就是密教,从密乘的观点去讲这个事情,不是跟你从《阿含经》里面去讲这个事情。」但是我们在前一节的讲次里面,已经费尽唇舌跟大家说明了,就是说:如果是真正的佛法的话,他应该讲出来都一样,只是运用的文字不一样而已!所以,如果您说您现在所依赖的是密教经典,那讲出来的东西如果跟《阿含经》不一样的话,那么很有可能就是说,你根本误会了这一部经典,或者这一部经典是一部伪经。因为到目前为止,大家至少公认的—至少公认就是说,《阿含经》在解脱方面所描述的文字,里面遭受到窜改的可能性是非常低的。所以你如果回归《阿含经》来判断的时候,或许可以帮助您厘清什么东西是真、什么东西是伪。但至少我们这里先给大家一个良心的劝告就是:您在刚学的时候,请您先远离密教部的经典,并且先从《阿含经》的解脱基础,然后进而般若经;然后学习—学习熟练之后,再求开悟明心;开悟明心之后,回过头来,您那个时候就有那个慧眼可以抉择哪一部的密教经典是伪造的经典,而哪一部的经典又是真正的 佛所讲的经典。所以在经典的部分,我们要提醒大家。

总而言之就是,各位只要有心学,愿意放下世间的尊贵的地位的话,好好的进佛门来虔诚恭敬的跟随善知识来学的话,这个时候您会发现到说:佛法,其实真的是次第井然、很容易——我们应该讲说很容易上手的。所以各位不要怕佛法过于艰深,怕的是每一个人与生俱来以及在世间法里面打滚所练习得来的「憍慢」之心,不肯轻易听信善知识所讲的话,不肯轻易听信 佛在经典里面讲的话;这个时候就是您学不好的时候嘛!如果您愿意这样学的话,我刚刚说「很容易上手」,也就是说,您在进来学习之后一定很快,如果您这样认真去学的话,一定很快从佛教里面就可以领略到全然不同的人生观点。从那里面建立起的人生观,您到那个时候就会发现说:这个人生观真是既恢宏又伟大!然后把它放在人世间来用的时候,那个时候就是您可以谈「随缘」的时候了。可是这个时候我们讲到说,要学的时候,里面要学—要学到这样呢,关键不是在于佛法是多么的艰深,关键在于说您是不是有虔诚的恭敬心愿意来学?

这里面我们就要岔开一点,跟大家谈一点点—谈一点点说关于所谓的这个「口业」的事情。各位从传统的道德里面也知道说:口业—造口业,就一般来说是说别人的不是,叫造口业。我们应该说,不论你是不是有学佛,「造口业」都是我们应该要避免的。所以,我们现在如果是睁开您的慧眼看一看说,现在的社会上面的的确确有许多的人都在造口业,甚至是说这个造口业还透过媒体广为传播流布;这个后果是非常非常的可怕的事情!可惜、可叹的是,有许多的人都不晓得后世将要承受无量世口业的后果。那我们说,口业这件事情当然要尽量去避免,也就是说,我们不应该随便批评别人的不是。这个是您没学佛就应该这样作了,学佛人当然更应该要—应该要小心造口业;因为「口业」这件事情的话,是我们讲到的十恶业之一,甚至是说十恶业里面有好几项都是跟口业有关的;所以等于就是说,只要您来学佛了,对于这个造口业这件事情的话,一定要非常的谨慎。从这个观点来出发的话,我们应该很容易就可以推想说—推想说:我们不造口业第一个,我们不能随便说人家不是,所以我们应该要说好话;那第二件呢,我们不能够随便说妄语,我们对人家来讲我们要说实话。所以等于就是说,按照一般人的想象来说,避免造口业的方式应该是要说好话,保持着说好话、说实话,说好话跟说实话呢,只要经常把握住这个原则,应该就可以不造口业了。像这样的原则,实际上是可以说在大部分的情况都适用的,比方说,我们在面对一件事情要去跟人家交涉的时候,我们常常在世俗的话讲说:「你这样讲,也是在讲这件事情;换成另外一个方式讲,也是同样在讲这件事情;那么两种方式自然有好坏的差别,自然有所谓的—所谓的好话跟不好的话的差别。如果你能够注意你的语气、注意你的用词的话,即使要表达同一件事情的话,还是一样可以表达的,并且它的效果可能会出乎意料的好。」这就是我们在世间法里面,父母、师长常常会教给我们的事情,所以我们也很习惯说,我们就应该要说好话。

但是,之前我为什么又说这个在大部分的原则下就是如此呢?我们不妨给大家举个例子来看看,之前在台湾地区或者是在大陆地区,都曾经发生过有一些状况,这个状况就是在食品里面添加了不当的物质,以至于说害人以后,可能会留下后遗症这些状况。那么这些状况不管是在台湾或在大陆地区,我们会发现到:这些状况,之所以会在食品里面添加这些不应该放的东西,对身体有害的东西,它的本质都是「贪」,都是为了要贪。然而这件事情,本来在「贪」的这个习气的作用之下,按理说,这个人悄悄的放,然后厂商也悄悄的默然接受这个状况之下,按理来说,这个事情不容易被轻易的发现。实际上也证实是如此,这类事情的发现,往往都是不经意之间的调查而得来的。比方说像台湾这个事件,其实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有这件事情,它之所以会被揭露出来,起因是一位食品卫生的调查人员,但他当时在执行调查工作的时候,他并不是要针对「起云剂」去调查的,他实际上是针对另外一些的成分去调查的。那当然在另外一些调查成分查核的时候,那些成分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按理来说,按照他所被分配的工作职掌来说,既然这一些他所应该调查的成分没有问题的时候,按理说他就应该要—应该要在那个时候收手的。可是这一位调查的人员呢,他呢眼睛尖!在检视这个调查结果的时候,发现了有一个小小的资料的这个状况有异常的状况。据说是在他的计算机的分析状况里面,看到了有一个资料状况有一些异常。我们要提醒大家说,这个资料实际上是在他调查的范围之外的,所以如果他按照工作的职责的话,他其实可以不用管的。可是这一个调查人员呢,他非常的细心,他进一步去探究说:这个微细的差异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他就深入去查核,并且是牺牲了许多的公余的时间去查核,然而最后查到的「真相」让他不敢相信!这个查到的真相就是:我们在许多的饮料里面,都发现了这个对人体有害的东西!当时这一位调查人员查到这么意外的结果之后,其实他那个时候犹豫再三!第一个,这个不是他原本应该调查的成分;第二个,这个事件如果揭露了,他晓得必然会引起—必然会影响到许多从事食品业的厂商,恐怕会连累到许多的人因此而生意受到影响,甚至说不定还有人生意还得要关门大吉。正因为这一个影响很深远,所以让他犹豫了,让他犹豫了!可是他到最后还是决定挺身而出把这件事情公布出来。当然他公布出来的时候,他的心里面也有所准备,因为也许有许多人因为利益受损的关系,恐怕就会对他不利;所以那个时候,其实他是经过再三再三的考虑,然后决定公布真相的。可是,各位!今天我们如果来看这个事情的话,我们如果说基于一般公务员的职责来看的时候,这个调查人员其实他可以不用这样作的;可是他是基于要发掘事实的真相,所以他调查了。再者,我们再来看看这件事情,如果对于所有的食品的相关的厂商—相关的食品厂商来讲,这个调查人员所公布的事情,实际上伤害了非常非常多的食品从业人员,因为损及了他们的利益,使得许多的厂商受损。所以,如果站在厂商的立场来看的时候,这个调查人员作的方式是一个恶事情的,因为损及了他们的利益嘛!这个就跟我们讲的一样,厂商或许就要跟调查人员讲说:「你不可以说我们的不好啊!你应该要只说好话,不是吗?」可是如果我们从整个社会、从我们自己的角度去想这件事情的时候,我们当然二话不说,马上对于这位调查人员的行止拍手叫好!为什么?因为他维护了我们大家的健康啊!他并且勇于把事情揭露出来。这个事情在台湾是如此,在大陆也是如此啊!这些事情发生之后,我们几乎都会替这样勇气可嘉的人帮他们鼓掌、帮他们叫好!可是,我们现在请问大家:「到底这个调查人员作的事情,是说好话呢?还是说坏话呢?」从厂商的立场来看的话,这些话的确伤到了他们,所以似乎从厂商的立场来看,这是坏话!可是对于我们其它一般的大众,更广大的大众来讲的话,甚至对于我们的小孩子来讲的话,他说的话当然就是好话!所以我们说,所谓的「避免造口业,希望大家说好话」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其实要放在「好」跟「坏」、「善」跟「恶」,到底我们怎么样来界定?

我们为什么要讲这一段呢?最主要是说,如果各位在学佛的时候,我们刚才讲:学佛的时候,佛法并不艰难;难在各位都有与生俱来以及从世间法历练所培养出来的「憍慢」之心。这个心有一个状况会表现出来,就是当你看到,比方说当你看到一些著作,一些佛法的著作,你只要看到佛法著作里面有说其它宗派的这个不对的时候,往往您就会生起烦恼心说:「凭什么你说的是对的?」您也许下一个反应就是说:「这样会批评别人的人,那一定没办法好好修口业,那这样的人还学什么佛呢?」所以您可能随手就把这个刊物、把这个书本给丢了!我们在这里要奉劝大家,就如同我们刚才讲的,举出来的这些在食品添加剂危害众生的这个事情来讲,到底有没有守口业?到底有没有造口业?这件事情必须回归「善」跟「恶」的基础来看,如果说,您拿到的书上说别人不是的时候,其实是在说「这个佛法应该怎么学才对,谁所举的佛法里面可能有问题」的时候,那我建议您:不要一开始就生起烦恼心说:「为什么只有你说的才对?」建议您最好的方式是,先放下您的烦恼,先好好的听听看,听听看说这位看起来像批评别人的作者,他到底讲了什么事情?您仔细去比较看看。这个我们就是说的说:佛法里面常常有讲的所谓的「四依、四不依」其中一个呢所谓的「依法不依人」或者「依智不依识」等等;这个「四依、四不依」的状况把它浓缩在一起,就是代表着我们应该用「智慧」去判断、去抉择。所以当您看到书本上有说其它宗派的不是的时候,如果他说的是其它宗派的八卦的事情的话,那您可以说他的确没有修口德。可是如果这里面谈到的是说「佛法应该怎么修才对,佛法如果那样修不对」的话,那么您可以想想看,这个作者岂不就是站在众生的法身慧命的基础上面,想要救大家修习正确的佛法才这样说的吗?所以从这样来看的话,只要您理性的判断之下您应该就可以了解,像这类型的所谓的「在法的正确与否,来加以针砭」的这种作为,跟我们前面讲的说这个食品添加剂的调查员,他的立场是完全一样的事情啊!那我们既然给食品调查员针对会危害众生的食物所大胆揭露出来的这些话语给予鼓掌的话;那么按理我们也应该要回归理性,如果有人告诉我们说「佛法怎么样才对,怎么样才不对」的时候,那么我们不妨先把我们的情绪放在一边,先好好听听看他讲的到底对或不对?

这个以上的几点,基本上就是跟大家简单分析到这里。所以我们等于说这个讲次,从一开始的我们问了:「究竟忙些什么?」开始讲起,我们跟大家分析了为什么忙?然后「忙」的这个关键是在哪里?然后我们跟大家提醒了一个最重要的这个事情就是:忙的原因不外乎是什么?就是每一个人对于人、我分际的越来越是高筑堡垒,把我跟人分得很清楚。当然就是说,要对付这些事情的方式有好些个方式,那我们也前面讲了少欲知足、随缘因应;可是,我们也接下来跟大家讲了,「少欲知足、随缘因应」并不足以根本性的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它需要一个扎实的、稳固的并且是恒常真实的判断准则,才能够发挥它的效用。那么能够建立这样准则的,我们给大家一路介绍下来就是「佛教的义理」;所以我们很诚挚的希望大家能够亲身能够踏进来学习佛教。只要您愿意,我再三强调了:只要您愿意把您在世间法上的这些学到的尊贵的这些地位把它先放下,然后进来虔诚恭敬的学,您很快就会知道说:佛法是很有体系的!那按照这个次第,您也很快在其中可以建立起您自己一个恒常、真实、然后又放诸四海皆准的一个人生观。那这个人生观呢,再把它映射回我们现在所处的人间的时候,你再看现在你在人间,不管你是碰到什么样的事情,什么样忙碌的工作,相信那个时候,您对于这个工作到底应该怎么随缘应对,您必然会有一番全新的领悟。在这里就先祝福大家!我们就先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