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乘的四念处丶大乘的禅及密教的大手印,有何不同-下

第30集
由正德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三乘菩提之学佛释疑」,今天我们要来继续探讨:密教大手印是在修学些什么呢?

密教大手印的修法有很多种,有一种大手印它配合着金刚乘密续的方式,密续的修行所观想的本尊,有所谓的金刚亥母、上乐金刚这样的本尊,这个部分他们称为「生理上的瑜伽」;也就是说,所观想的空行母最后是要真枪实弹进行男女交合来修双身法的,所以称为生理上的瑜伽。那么还有一种修法呢,他们所观想的本尊是白观音,他们称为「精神上的瑜伽」;所谓的精神上的瑜伽,其内容主要有修止、观想以及融入观想这样的次序。以打坐、数息的方式来练习将心保持在一种平静的状态,这是第一个他们所谓的修止;接下来说,在专一的情况下,他们认为当时出现了一种没有思惟的一种平和,它这个不是人为造作的,是源自于内心的自性,但是还没有进入观想,所以就没有所谓通过菩萨与智慧的力量,可以进入那个心的自性;要观想完成再融入以后,才叫作开悟。

针对这个部分呢,我们也为大家说明一下,所谓说「打坐然后到专一的情况之下,出现一种没有思惟、一种平和」,这个就是一种意识心的变化的状态;也就是意识心祂本身通过你修定的方法,你通过制心一处的方法,祂可以去转变,从外住、外放去分别六尘,一直到内摄进来让心止于自己所缘的一缘;不管你是数息也好,或者是你用观想也好,或者是你用某一种呼吸的方式也好,那么这一种方式让你止息以后,会出现一种不是像心散乱时的情况,那这个还是属于意识心的一种所变化的状态;当然它是人为造作的,因为它是经过你用方法让它呈现这样子的。他们说这是「源自于内心的自性」,其实这个就误会;因为心的自性,祂绝对不是你要到某一种状态以后祂才出现,这种真心的自性祂时时刻刻祂都存在着、运行着,只是说因为他们对这个知见完全是错误,没有建立正知正见,所以才会这样说。

而且他说「要进入观想,透过菩萨与智慧的力量,可以进入那个心的自性」,这个地方也是很大的误会;也就是说这个内心的自性,所要追求的不过于不生不死的自性,这个能出生万法的空性;这个心的自性,不是任何一法可以进入的,也就是说,你现在能够修定止于一处的这个意识心,祂虽然说透过这个定法让祂安住在这种平和的状态,乃至于说你到最后能够修到四空定、到非想非非想定,你还是没有办法进入这个自性心的空性的;因为这个意识心永远就是有念的心,永远就是剎那剎那生灭不已的心,没有办法透过什么方法去进入哪个心的自性。因为真正的所谓的「开悟」,并不是需要进入那个心的自性,而是以你这个生死法——有生有灭的意识心,来实证有一个自性心的存在,有一个真如心、空性心的存在。那个心的自性是如何?你可以现前观察,现前观察以后你可以去转依,转依以后来改变自己与生灭法——种种烦恼法相应的意识心。所以所谓「进入那个心的自性」,这个纯粹是一种因为知见错误而想象出来的,他说要观想完成再融入以后才叫开悟。所以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知道说,这个次第完全是误会所谓的自性心、空性心。

另外他们说:「称为精神上的瑜伽,要观想白观音与持『六字大明咒』,认为这样可以得到 观世音菩萨的加持而清净业障;认为观想白观音,就是自己将来能够出现化身的重要因素,认为这样子可以像 观世音菩萨一样显现化身。」他们说:「要帮助一切众生,一定要有显现化身的能力。」这个部分我们也要为大家说明:观想白观音、持「六字大明咒」这个部分,我们要知道「六字大明咒」,它其实就是修双身法的密咒,这个密咒与 观世音菩萨无关;要把 观世音菩萨加上颜色——白观音、绿观音、青观音、黑观音,那是他们的一种错误的加诸于 观世音菩萨这种应该说是法门;而事实上,观世音菩萨与这「六字大明咒」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他们认为说:「要观想白观音,观想这个法门一定要修,这样子自己将来才能够出现化身;如果没有观想的话,未来就不能出现化身。」这个是他们也是一种虚妄的想象,他们认为说:这种能力,可以藉由修持「六字大明咒」的观音法门中、观想 观音菩萨的形像中获得化身的能力;作这种观想是为了要在证悟后,能像 观世音菩萨一样显现化身;认为能够出现化身的因,就是由观想累积而成的。这个就是严重的误会佛法!除了说「六字大明咒」与 观世音菩萨无关以外;这个化身的能力,我们要知道 观世音菩萨也是属于倒驾慈航,倒驾慈航以后成为妙觉菩萨再来救济我们;祂所具有显现化身的能力,我们要知道,在佛法中能够有化身,最起码要有三地满心的证量;而三地满心的证量,最基础就是一定要有七住位断我见、开悟实证实相心如来藏的这个实证,然后再次第进修,进修到所谓的十行位、回向位到初地,这样子次第进修上去以后,在三地满心的时候能够修学四禅八定,然后能够出现意生身。所以要能够有化身,绝对不是只要用观想的然后就能够成为——累积起来成为有这个能力的。

他们认为说:「把观想到的白观音,融入一个非有亦非无的观念里,把非有亦非无当作是心的自性,当作就是中道,这就是所谓的进入大手印。」这个地方也是虚妄想像,因为所谓的「非有亦非无的观念」,完全是他们误会了。因为这个实相心——这个空性心本身所具有的非有亦非无,绝对不是一个观念就能够代替的,而是祂有实质上的理、实质上的法存在着。我们要知道说,什么是佛法中的所谓「中道的非有亦非无」呢?就是因为说这个实相心如来藏,能够有这个功德法出生五蕴十八界,出生了五蕴十八界以后,祂与五蕴十八界同时同处在运行,可是祂却没有五蕴十八界生灭无常的这种法性,没有这种系缚在三界的法性,所以说如来藏「非有」;那为什么说「亦非无」呢?是因为说这个如来藏出生五蕴十八界,本身具足有祂的人无我、法无我的真如法性,这种真如法性,法尔存在——从无始劫以来就存在,这样的法性是真实可以实证的;所以说祂是「非有亦非无」。但是他们的「非有亦非无」讲的是什么呢?他们所讲的是说,这个五蕴法无常会坏灭,所以是非有;可是这个五蕴法现在又存在,所以是非无。用一种这种错误的想象观念,说只要把观想到的融入一个这种非有亦非无的观念里面,那么这样子就是中道,就等于自己就是已经进入大手印了。

我们现在来说,他们所谓「大手印」的真相,他们纯粹在现象的事物中来观察,包括自己的五蕴身,那是因缘所生、终归坏灭,说是非有;现象界的事物及五蕴身现前又存在着,就说非无。这种现象界的事物及五蕴身非有亦非无,并不是佛法中的般若中道;佛法中的般若中道的道理,刚刚已经为大家解说了。如果说,他们是真正的在解脱法上面修学的,严格来说也是仅属于说,这些所观察到的法都是本无今有、终归坏灭的断灭空;因为他们如果不能观察到说,有一个本际不灭是能够出生五蕴十八界的,那么纯粹的从这个五蕴身来观察的话,还是属于本无今有、终归坏灭的断灭空法。真正佛法中道,我们刚刚说:一定要从能出生五蕴身的实相心来说,这个心没有三界中五蕴本身无常生灭法,所以说祂是「非有」;实相心祂具有能出生三界五蕴的恒常不变的真如法性,所以说祂「非无」。那么这个法呢,并不是从文字上说说而已,而祂是真实可证的;也就是说,你真正亲自实证到这个实相心以后,你是可以验证的,验证说祂是真的非有亦非无,祂是否真的具足了这些能出生五阴十八界的这种法性?祂是否真的是真如无我法性?祂是否真的是不同于五蕴十八界本身的法性?这个是可以实证、可以验证的。那么被出生的五蕴法,以及说他们透过观想出来的种种这些法,其实都是属于三界有的这种生灭法。

那么再从修证密教大手印者那边来看待说,他们认为「把白观音的形像,融入他们自己心中的这种妄想的自性中,也就是融入所谓非有亦非无的观念里面;也就是说,把意识心自己直接进入那种平静的自性,然后就说已经体验到空性,已经证悟了空性——已经开悟了。」其实这整个内容,都是属于虚妄的意识心所想象出来的虚妄法,因为它们是经不起考验的。意识心本身经不起考验,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意识心,每天晚上睡着无梦的时候就不见啦!祂自己不见了以后,祂所观想想象出来的东西还会存在吗?祂所想象的这些所谓非有亦非无,认为说那种平和状态,都已经不存在;那这种会坏灭的,怎么可能说祂是真实常住的法呢?其实严格来讲,密宗的大手印它仅是在意识心上着墨;纵然我们说,他真的最后能够观察到这个意识心不是真实的、是虚幻的,那么也是不离开五蕴法,从来没有触及到说法界实相心,也未曾有断我见的观行所产生的解脱道初果的智慧,所以谈不上说大乘佛菩提道实证如来藏的这个层面。因为从前面我们从他的方法次第这样子一路说上来,都是在意识心的想象以及观想上面;对于说实相心的法相,他们也是说得含含糊糊;对于意识心本身的心性,也从来没有说意识心自己是虚妄不实。所以,以这种这样的一个观想的大手印来看待的话,我们就知道说:这个其实是属于虚妄想的部分。

那么「观想」本身,它就是属于与意识心相应的心所法的变化而已,意识心本身是虚妄,那祂的心所法,不管你是欲、胜解、念、定、慧这些心所法,或者是触、作意、受、想、思这些心所法,那也是要意识现前才有,意识不现前的时候,这些心所法就不见;所以完全不涉及实证层面的这种解脱智能,因为解脱的智慧也不是用观想的,小乘的这个八正道或者四念处观——断除我见、我执的法道,也不是用观想的。譬如说,他在四念处观里面断除所谓对五蕴的我见,要经过四念处观所谓的「观身不净」,这个身确实不净,这个身根从一开始入胎的时候,就是由于颠倒想而入胎的,那么这个念头是污秽的;通过父精母血的因缘而入胎,父精母血也是因为在男女欲爱中所产生的,也是不净物,所以一开始就不清净;不清净以后所受的饮食,也是世间的四大,也是不清净;受了饮食以后,也要去代谢,也是不清净;这个身最后也是坏灭,也是不清净,不能长久——不能常住不灭;所以「观身不净」这是真实语,这不是想象来的。「观受是苦」,一切的受无非不是由这五蕴身五根触五尘而得来的,这个受都是变化不停的,都不能常住,把这个受归为自我,本来就是一种错误的知见。然后「观心无常」,这些心剎那剎那生灭都是不能常住,尤其是意识心每天晚上睡着无梦的时候祂就断灭。那么「观法无我」,在种种对六尘的了知以及对六尘了知上的一些造作,都是透过因缘所出生的,那不是真实法。所以他在观察四念处过程里面,并不是纯在想象,而是真实验证。所以我们说,对于这种通过观想,他就要自己能够有所谓的本尊,然后自己要有化身的功能,这个部分完全是虚妄法,而且是不了解佛法的次第以后虚构出来的。因为我们前面也跟大家说过,这个菩萨的化身,最起码是要三地以上;那么三地以上,绝对不是说自己去封自己三地就是三地,一定要经历过前面的无量劫以前的修证,乃至这一世也要有这些曾经修证过实证的内容出现,最起码所说出来的法,一定要符合 佛陀所说的解脱道的清净解脱法,以及说要有一个本来不生不灭的实相心如来藏的实证。这些都是一定要从实证者说出来,说出来以后来传授给修学者,来检验这个实证者所说的法是否符合 佛陀所说的清净解脱法;然后这个弘法者所说的法要,我们是否能够如实的修证,自己也能够得到这个清净解脱法。这样子的话,就纯粹是要在真实听闻、真实修学、真实修证,而不是坐在蒲团上用观想的。

那么我们说密教大手印,前面所说的它是属于精神上的瑜伽,精神上的瑜伽都与解脱无关了,更何况他还有生理上的瑜伽。生理上的瑜伽最后要追求什么?追求这个色身的乐触;色身的乐触就是要男女双身交合,最后要追求是四喜的乐空双运,这个部分当然是更粗糙了。这么粗糙的法,等同于世俗人他在色欲上的追求,这是相同的;也就是,一般世俗人他因为烦恼没有断、贪欲没有断,所以会在男女欲爱上追求,这个部分当然我们说我们可以理解、可以谅解;可是自称活佛法王、自称他已经开悟、自称他要即身成佛、又称说他是所谓的密教大手印,可是检讨起来却仍然跟世俗人的这种贪爱一样!在精神瑜伽上面,他们的进一步就是所谓的生理上的瑜伽,所以要这样子的方式来修学,我们就知道,这个部分其实跟佛法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么对于密教大手印了解以后,我们这里还是要来为大家作一个总结。也就是说小乘的四念处,以及大乘的禅、密教大手印这个部分,确实有很大的差异。小乘的四念处观,如果是知见是正确的,认同众生只有八个识,同时能够正确来观察五阴是虚妄能够断我见,那么这个部分呢,他完全是在解脱道上面如法次第地修学;这个部分最终的目标,是解脱于三界生死的烦恼,然后最后舍报以后,不再出生后世的五蕴;这个是小乘四念处正确的理路以及修学的次第。那么大乘的禅呢?它主要是要实证法界实相心,实证能够出生五蕴十八界的法,实证小乘的涅盘本际,要把这个实相——涅盘本际实证出来;要能够证明,这个实相心就是一切众生——一切有情皆有的如来藏心,也就是一切修学佛道者,所依止的最根本的法理、法体,这个是大乘禅的部分。至于说密教大手印,虽然主张说他是开悟、他即身成佛,虽然说他也有他的次第、有止观,但是真正地检讨起来,他却完全是在世俗上面,用没有断我见的这个理路、用完全与欲爱相应的理路来虚妄想像,虚妄想像自己本身观想成功自己就是佛、自己已经实证了空性;然后自己因此而生起佛慢,认为说他就是佛,他要勇敢地承担起来。

告诉大家,在这个解脱道上证得四果阿罗汉者,如果说还有一念说「我是阿罗汉、我得解脱」,那么他就不能得解脱。因为 佛陀在经典中有说:这样的情况之下,就是一分我慢未断。那一分还有「我解脱、我是阿罗汉」的话,表示那一分「我」还在,那就是他还在系缚三界,系缚在三界中的烦恼未断,就不能真正解脱。何况成佛以后,怎么可能说还要落在五蕴的意识心粗俗的这种与烦恼相应的这个状态下说「要能够勇敢的承担自己就是佛」呢?所以这样的观念上,我们要来知道说,真正的佛法绝对是完全清净的,完全不与烦恼相应的;菩萨大乘的禅,这里面虽然是不断烦恼证菩提,可是菩萨在转依如来藏以后,还是要随时随地降伏自己的烦恼,还是一样要以这个如来藏的真实人无我、法无我真如法性来利益众生的。这个部分是有很大的不同。

所以对于这个问题能够提出来,能够利益很多人,也能够从这里了解说:如果你今天是真正的要修学佛法,你要修学解脱道或者说你要修学佛菩提道,应该找什么样的善知识,心里面就有选择的标准了!

今天就为大家解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1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