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麽是「法」?(七) -- 六六法

第17集
由正伟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

阿弥陀佛!

先问候大家:少病少恼否?色身康泰否?游步轻利否?众生易度否?各位现在所收看的节目是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三乘菩提之学佛释疑(二)」,主要是将一般初机学佛大众常会感觉到困惑的问题,我们把它分门别类,用简单易懂的说法,将它们一项一项演述出来。

前面的节目中,我们说到佛教中所说的法是五蕴——又叫作五阴,法是我们六识所成的境界,所以法就是十八界。法又分为内法与外法,也就是内相分与外相分;不管是内相分还是外相分,都是众生虚妄计量而分别出来的东西。众生把自己内法的世界当作是真实有,所以就用自己的能取去取自己的所取,把这些东西当作是自己可以依靠的身体。

所以上一集当中,我们看到 佛为我们开示:苦的根源在于有身最苦,有身是苦的根源。有身把它分得详细一点,就是指我们的六六身——又叫作六六法。众生就是生活在自己的六六身当中,有意识的、无意识的去执着其中,当作是自己理所当然可以拿来运作、运用的身体。这样的六六身它包括了从眼睛开始,由眼外入变成了眼内入,然后会有眼识身、眼触身、眼受身、眼想身、眼思身、眼爱身。光是在眼这件事情上面就有六个身;同理,耳、鼻、舌、身乃至于意也是如此,有意识身、意触身、意受身、意想身、意思身到意爱身。也就是所谓的法,它从外入之法——外色处、外声处、外香处,一直到六内之法——也就是内色处、内声处、内香处乃至于内意处(意本身只有内),这样的从外法转为内法,然后借着六六身的运作,就现起了我们的世界。

或者这样讲:所谓我们的世界,从来也就没有离开过这样的六六身, 世尊在《阿含经》里面说到:如果佛弟子能够如实观行这六六法,能够如实知见眼所作──到底我们能够看得见的这个眼的部分,它里面是怎么回事,这个叫作如实知见眼所作、耳所作乃至于意所作,其实都是自己虚妄的计着,那这样的众生就能够正向于涅盘,证得须陀洹初果。我们前面也讲过了,佛还说如果经过这样的修习,未得须陀洹,要得须陀洹。也就是即使现在还没有证得须陀洹,未来也必定能够证得初果须陀洹。经过前面六六身法的解说之后,我们就可以更具足的了知 佛所说的道理。也就是说透过了这样子层层的增上,配合了我们的定力、福德等等,修行人他就有可能在六六法上面的用功,而断除了身见、断除了三缚结,真正离开了凡夫地而进入了四双八辈。当然我们这边还是要特别强调一下,许多人看了正觉讲堂 平实导师的书籍,以为说看懂了里面的道理,就说自己断我见了,就说自己开悟了、见性了乃至于入地了等等,这一些都是很严重的误解,而且很容易就会成就了不通忏悔的大妄语罪。因为在佛经上说:未证言证的大妄语,这是成就了地狱的业种的。断结证果不是说我们好像懂了经上的意思,就说自己证果了。因为证果需要福德因缘具足的观行,历经过一次又一次,从创观、重观到数数观行,中间他会经历了许多佛菩萨加持的境界,然后改变了自己的习气,才能够说有那个实质证果。

譬如说:佛说:「一切法都是见分与相分」,这时候我们在旁边听到了,说:「对啊!一切法都是见分与相分,这个道理我懂,所以我的证境就和佛一样了!我就是佛了!」可以这样子说吗?这样讲对吗?又好像一只鹦鹉,在 佛的身边把 佛所说过的话给背了起来,我们可以说这一只鹦鹉就是 佛吗?牠充其量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就好像是元宵节我们猜灯谜,鹦鹉听到了一个答案,就在那边喃喃自语,能说这一只鹦鹉牠真的懂得这一题谜题吗?所以真实果位的证得,它是结使的断除,所以会伴随着许多种种的状况、心境的改变。这一些都只有过来人──曾经走过来的人,才有能力为别人作勘验,而且这个部分不足以为外人道。但是我们也可以作简单的判断,比方说须陀洹初果人,他会经过六法观察,生起六法观察忍,并且继续生起六法增上观察忍,最后达到了诸法如实正智观察。这是 佛在经典里面所说的,这样子才能够说这一个人三结已尽、已知。佛在经典里面其实讲得非常的清楚,诸法观察不但要能够生起智慧,而且还要生起诸法观察忍;如果只是有观察而没有忍,也就是习气没有改变,这是不能够说他断结,更不能说为证果了。但是许多的佛弟子用自已的私心,读经只读自己想要读的部分,然后误解了 佛的意思,犯下了大妄语业之后才来怪 佛,这一些都是因为自己一开始就不是真正懂得经典里面 佛的涵义。

又譬如说:如果有一位自称证得初果的人,结果他的想法、他的作为,根本都没有离开三种结使,代表他根本没有六法观察忍,他并没有因为观行而生起法忍,没有法智忍,那也就不会有法智,这个人就很可能成就了大妄语业而不自知。又好像是七住菩萨,可以证得如来藏的现观,但是如果一位菩萨号称自己是证悟的人,可是对于六住、五住乃至于二住、初住他都无知无证,那么这一个人他就不可能是七住菩萨,甚至他连信位都尚未满足。最常见的就是明明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见见具足,却说自己已经证悟了大乘如来藏,那我们就可以晓得,这位菩萨他是未证言证,因为他并没有那个实质。前面的阶位尚未满足,后面的阶位就不必再谈了,充其量他也只是一只鹦鹉罢了。所以我们可以使用这个方法,来检验那一些自称自己已经证悟的菩萨,就是去看看他:那你前面的六住位满足了吗?五住位满足了吗?乃至于初住位满足了吗?

经中说到证得初果的人,他永远不再入三恶道,修行人一旦入了三恶道,就很难再有学佛的机会了。所以过去我们受三归依、持五戒的时候,师父都会交代:受了三归、持了五戒,从此之后就具有能够继续再具备人身的资格,就不会入三恶道,就意味着我们未来继续有学佛的机会。一旦入了三恶道,譬如说饿鬼,各位都知道饿鬼长时受饿、头大如斗、喉小如针,饿到受不了的时候饿火中烧,这个火会从口中喷出来。好不容易得到了一点食物,结果却被自己的火给烧掉,最后还是吃不到。这是因为过去不布施、不植福报、心多悭贪的缘故;对于鬼道当中最可怜的饿鬼而言,他能够吃得到的食物,最美味的食物,就是众生的排泄物,特别是圣人阿罗汉所吐出来的痰、鼻涕等等这些东西。但是即使如这样的食物,他们还是很难得的到。

我们来看看在《杂宝藏经》里面对于饿鬼的纪录:佛入灭后七百年,有一个国家叫作罽宾国,国中有大恶龙名字叫作阿利那,为害国土以及人民。当时有两百位阿罗汉想要来对治这一条龙,可是却无能为力。这时候有一位尊者阿罗汉名字叫作祇夜多,他来到水池边,只是三次弹指说:「龙王,你走吧!不准你住这里。」结果这一只龙就马上逃走了,其它两千位的阿罗汉就问祇夜多:「我们和您都是已经证得了漏尽的解脱法身,为什么我们却没有办法移动这一条龙,您只要弹三次指头牠就走了呢?」祇夜多就说:「这是因为我从过去凡夫位以来受持禁戒,乃至于小小罪也不违犯,这就是为什么我和你们神力不同的缘故。」后来祇夜多带着弟子往北印度方向,途中见到一只乌鸦,尊者仰头微笑,弟子就问啦:「尊者你为什么要笑呢?」尊者就说:「以后再说吧!」后来到了一座城池叫作石室城,经过城门的时候,尊者忽然变得很悲伤。入城乞食完了回到城门的时候,尊者又表现出很悲伤的样子,弟子们就跪在地上请尊者说明,尊者就说:「我在过去九十一劫之前,也就是毗婆尸佛已经入灭的时候,我作一位大长者的儿子,屡次向父母请求让我出家,父母说要等我娶妻生子之后才能出家。我依他们的意思娶妻生子,再次的请求出家,父母却偷偷的要我的儿子,抓住我的衣角,嚎啕大哭说:『既然生了我,为什么又要舍弃我呢?』当时我顾着父子之情就答应了儿子,于是就留在家中没有出家。就这样又流转在生死当中,现在我以证道之眼看到宿命之中,天上、人间以及三恶道当中,彼此有缘的众生想要再见一面,相值甚难、相值甚难。现在我却能再一次的见到,刚才的那一只乌鸦,就是那个时候拉住我不让我出家的儿子。进入城门的时候,我看到有一个饿鬼的婴儿跟我说:『我在这边已经七十年了,我的母亲为了我进入城中去乞食,七十年了还没有回来,我非常的饥渴、痛苦,求尊者您进去以后,如果看到我的母亲,叫她赶快回来找我。』后来我在城里见到了饿鬼的母亲,我就告诉她:『你的孩子在城外非常的饥渴、痛苦,他很想见到妳。』饿鬼母亲说:『我进入城中七十年了,可是我的福薄,再加上我才刚刚生产完,饥饿到没有力气,所以即使见到了众生的脓血、鼻涕、粪秽,但是就马上被那一些大力的饿鬼给抢走,我连一口都吃不到。我虽然想找一些食物,出城门和我的儿子分享,可是城门前有一些大力饿鬼不让我出去。求求你,尊者!请你慈愍,让我离开城门,让我们母子相见,共同分享这一些鼻涕、秽物。』所以我就抓着这一位母亲,然后才能够让她离开了城内,现在她正跟她的儿子共同在分享这一些不净物。我就问饿鬼母亲:『妳住在这边多久了呢』她说:『我见到这一座城建成又毁坏,如此已经七次了。』」那个时候尊者就感叹:饿鬼的寿命真是太长了,甚为大苦啊!这时候诸弟子们听到这一段话,都生起了厌离生死之心。

所以各位可以看看:如果我们一旦堕入了三恶道,不要讲说三恶道中是多么的苦、时间多么的长,一旦进入三恶道之后,还有办法学佛、还能够解脱吗?恐怕是甚难甚难的事。所以在各种经典当中,佛常常告诫我们:要小心!不要造作恶业,不要落入三恶道当中。刚才这一段经文,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眼泪一直流。各位啊!人世间的苦,苦不苦?我们每一个人,可能此生或多或少都曾经有受过很痛苦的时候,但是如果拿来和这样的饿鬼比起来,人身实在是快乐、实在是自在。我们常常对未来都怀有希望、怀有梦想;世间人想要名、想要利、想要眷属;学佛的人呢想要心想事成、想要断结证果;但是饿鬼的愿望是什么呢?儿子饿了七十年,只希望妈妈赶快回来;妈妈生产完没有办法坐月子休息,还要继续去找,找了七十年的痰和粪,最后还要仰赖阿罗汉尊者的帮助,才能够母子相聚。可是尊者走了之后,这对母子又要怎么办呢?

从这里面我们也发现:只要是凡夫众生,他就一定会执取他自己的六六法;会执取十八界当中的任何一个法,当作是自己的身体依靠,所以一切的苦乐就从这边开始了。因此 佛说:「有身是苦的根源」,众生认为自己实有身体,一切的功能是常住不坏的,就把这样的一个功能当作是我们的身体,有了这样的见解就叫作身见-实有身体的见解,又叫作萨迦耶见,萨迦耶意思就是指聚集。众生贪着五欲,把六六法、把十八界当中的某一法,也就是五阴当中的某一法,当作是自己的身体。我们来看看《成唯识论》里面对于身见、萨迦耶见是怎么样叙述的。在《成唯识论》里面说到:「萨迦耶见,谓于五取蕴执我、我所,一切见趣所依为业。」意思是说:萨迦耶见又叫作身见,就是执取五取蕴当作是我、我所。有了我就有我所,身见是一切恶见的依靠,一切的恶见都源自于先有身见而产生的。比方说:我们如果以这个能知能了的意识心当作是我,所以有了我之后,就会出生种种的我所——我的财产、我的名声、我的身体。有了我与我所,就会衍生出各种各样的想法、见解、作为。因此所有的恶见,都是以身见为源头而出生的。所以在佛法当中,不论我们修习的是哪一种法门,开悟证果的内容都是一样的;二乘人就是断除这个身见,而成为初果须陀洹果;大乘菩萨在六住位,如同二乘人一般断除身见,到了七住位证得如来藏,他不但成为二乘的初果,同时也成为大乘的初果;也就是大乘的初果人,他函盖了二乘的初果。换个角度来看,今天即使我们修到了四禅、修到了非想非非想天,仍然只是凡夫一位,不能离开轮回。就表面上我们是被这个五欲之绳给绑住了,实际上真正的根源是在于我们认为有身;唯有我们断除了身见,才能够断除一切恶见的源头,解脱就从这一边开始了,所以初果的人才能叫作预入圣流。

今天时间的关系,我们就先为各位介绍到这一边,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点击数:2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