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旬为何会堕落成魔王?

第7集
由正礼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所要探讨的题目是:波旬为何会沦堕为魔王?

魔波旬是我们佛教里面常常说的魔王,魔王为什么会成为魔王呢?事实上,这个问题就跟我们“众生为什么会成为众生”的题目,事实上是类似的。也就是说,我们众生为什么一直会成为众生?虽然我们在生活上知道了很多的道理,可是我们经常做不到,所以我们虽然知道如何成圣成贤的一些道理,可是我们就是做不到,这样子我们就有一分的那个魔的成分。如果我们修学佛法,我们要到入地的时候,永伏性障如阿罗汉的时候,我们才把我们心中的少分或是多分的那个魔的成分把它降低。可是在我们还没有成圣成贤之前,我们都有很多的魔的成分;乃至成为贤位的菩萨之后,他成为魔的那个成分有逐渐在减少;可是要能够减少到发起圣性之后,才能够把心中的魔把它去除掉。如果还没有进入三贤位,乃至对于佛法都还不能信受,或是信受,可是他不能具足圆满十信位的信受的时候,他心中的魔就非常广大。

我们怎么样来说明波旬为什么会堕落成为魔王?我们从《中阿含经》〈长寿王品〉里面的〈梵天请佛经〉里面,我们来探讨这个问题。

在这部经典里面,它一开始就描述这个梵天,有一次他就起了一个念头,他认为这个梵天它是常的,梵天是恒的,也就是主张这个色界天的境界它是常恒的。因为这个缘故,所以说佛陀依于祂的他心智通,祂就知道这个梵天起了邪见,世尊就依祂的神通力,到达梵天。然后就跟梵天说:“你说梵天是常是恒,这里面是有无明的,你是有无明的。”

结果在当场里面,就有魔波旬也在大众里面,他就出了声音,就跟世尊说:“你不要违逆梵天啊!如果你违逆梵天的说法,你会有不利的。你如果是为了贪著于要把梵天收为弟子,要把某某人收为弟子,你就是着于弟子,你就会下堕到妓乐的天神之中。如果说法能够随顺于正理,能够随顺于梵天,他的所作所为是无为的,那就能够现世安乐。”魔王就跟佛陀说了这个道理。

佛陀当然就知道梵天所说是错误的,竟然有人来帮腔,这个一定是魔王。所以世尊就跟波旬这样开示:

【“魔波旬!汝作是念:‘此沙门瞿昙为弟子说法,彼弟子闻法已,出我境界。’魔波旬!是故汝今语我:‘莫得训诲教呵弟子,亦莫为弟子说法,莫着弟子。莫为着弟子故,身坏命终,生余下贱妓乐神中。行无为,于现世受安乐。所以者何?大仙人!汝唐自烦劳。’”】(《中阿含经》卷十九)

从这个地方就可以知道,世尊跟魔波旬说:“你之前起了这样一个念头说:‘如果沙门瞿昙这样说法,为他的弟子这样说法,这样教呵弟子,这样子他的弟子闻法了之后,就会出了我的境界。’”也就是说,魔波旬听到佛陀开示的正确的道理的时候,他心中是恐惧的。恐惧什么?恐惧佛陀的弟子的见解提升起来,见解提升起来之后,就会超出魔王的境界。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的见解超越了魔王之后,魔王就奈何不了我们了,那个时候我们就不再成为魔的眷属,所以说就叫作出魔的境界,而这个是魔波旬他最恐惧的。

所以,从这段经文我们可以大概知道,这个魔波旬他可以知道,如果为了弟子的缘故,也就是说为了眷属的缘故而说法的话,而不是为了正确的道理而说法的话,这样子他即使广修福德,他最后会生为下贱的妓乐神。也就是说,即使他没有毁谤正法,可是他就是贪著弟子,说了很多的人天善法,他身坏命终之后,他所生的境界也不高;即使生到欲界天里面,也只是成为忉利天天子们的妓乐神,就是讨好人家的。因为怎么样?因为他的说法就在讨好弟子们。因为弟子们是有邪见的,可是他为了讨好弟子们,所以他就要说一些邪见的道理,为了巩固弟子们对他的爱恋,就说一些弟子们喜欢听的道理,可是那个道理是不符合正确的法理的。所以他当然因为讨好弟子的缘故,因为贪著于弟子的缘故,所以他就要生为下贱的妓乐神。这个是说,他不毁谤正法,他所行很多的善法,可是即使是这样子,他最多的果报不过是成为忉利天里面的妓乐神——歌神或是演奏乐器的乐神,来讨好这些天子们;如果他对于这个法,如果说他是毁坏了正法,那绝对不可能生天,他要沦堕的。

所以,从这里就可以知道,魔波旬他也知道这个道理,而且他还用这个道理来告诉佛陀。可是他自己有没有做到?他没有做到,所以他还是成为魔王。

这就好比说,我们来修学佛法,很多人都知道第八识如来藏确实是佛陀所说的正法,可是很多人是没有办法来归命于这样的正法。为什么呢?因为很多这些弘法者他在平实导师出来弘法之前,他就已经说了很多的常见、断灭见或是外道见。他因为说了这一些常见,譬如说,说意识常恒不变、意识永恒不变;或是断见,他说没有如来藏,法界里面没有常恒不变异的法,这是断见;乃至说了很多的外道见,譬如说虚空、能量等等作为法界的根源的外道见。像这样子说了很多的常见、断见、外道见来讨好很多的弟子,因为弟子一样是常见、断见跟外道见,所以他就说了这些讨好这些弟子的这些教法,当很多人来拥护他的时候,他就着于弟子了。所以,当平实导师出来弘法来宣扬第八识如来藏正法的时候,他们就为了着于弟子,就不能归命于正法,还是继续弘扬他的外道见,弘扬他的常见跟断灭见。这个就是着于弟子而说法。

可是,难道他们心中不知道这样子有过失吗?他们知道,可是他们没办法改变。因为这样一改变之后,那就是等于承认自己以前所说法的错误;可是这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啊,对于人性的考验。所以,我们修学佛法事实上就是对于人性的极大的一种挑战跟考验,也就是说,我们要不要先承认自己确实有邪见,然后愿意把自己的邪见把它抛弃掉,来归命于正法;即使我们把所有的面子、所有的弟子都把他耗散掉,也在所不惜。如果有这样的勇气,我们就赞叹这个人。

譬如以前的现代禅的李元松老师,在他舍寿之前,他就有这样的勇气,他承认自己是有慢的,所以他在舍寿之前公开的忏悔。这是我们所赞扬的,表示他是不着于弟子的,所以他最后能够归命于正确的法理,来承认自己说他的所证是不真实的。如果佛教的这些佛弟子们都能够有现代禅李元松老师的这个勇气,那就一定可以脱离魔的境界,一定可以把自己身中的魔的属性减少大半;那这样子能够归命于第八识如来藏正法,就可以让自己在佛法的修证上面能够大力前进。

魔波旬照样知道说,如果说法是无为的,就是没有为任何的世间的这些事相,没有贪著于名闻利养,没有贪著于弟子,就可以现世获得安乐。为什么呢?因为如果说他能够没有所求地说法,当有正法真正出现的时候,违背于自己的常见、断见、外道见的时候,他也就能够安忍,安忍于正法的出现,而不去作抵制,不去作诽谤,那他一定可以现世安乐。如果说他不能作无为,表示他不能安忍于正法的出现,他就要产生很多的诽谤;那这样子正法的弟子就必须要对他摧邪显正,那他连现世的安乐就不能获得,因为会逐渐的显露出他的邪见。

所以,魔波旬他的境界事实上就是欲界的境界,魔波旬事实上就是在欲界里面的最高位,也就是他就是不能出离于欲界。所以他可以广行种种的布施,乃至他对于跟其他人相处也谨守某些戒行,可是他就不能放弃眷属;因为欲界呢最难断除的就是眷属欲,因为有了眷属才成为欲界嘛。如果生到色界天的时候,就没有所谓的眷属;因为已经都成为中性身,已经断除男女欲,也没有什么家庭眷属可言。所以,从欲界要出离开来,最后最难断除的就是眷属的欲望。因为有了眷属的欲望之后,事实上就会带来名闻利养;可是因为名闻利养不能断除,所以对于弟子就产生了贪著性;因为这种贪著性,就会产生后面的一些戒行上面的不清净,乃至就成为魔的眷属。

譬如也有人即使在正法中实证了,可是他可能心中就有眷属欲的发酵,因为他发觉说:“我如今所证的第八识如来藏,我确实所证,可是我所证的还有很多人不知道。”那他可能就认为说:“我将来就可以成为一代的宗师,我就可以跟平实导师分庭抗礼,因为平实导师明心了,我也明心了。”可是他没有想到,除了明心之外,还有见性,还有过牢关,还有入地种种的智慧。可是有些人就是单凭明心的智慧,他就起了种种的眷属欲,他就想要成为一代的宗师。譬如有这样的想法,事实上一样是魔的境界,因为魔的境界就是不离开这些世间的名闻利养,世间的宗派的这些眷属的系缚。

所以说,这些道理事实上并不困难,可是魔就在其中,而这个魔通常都是我们的心魔。因为如果完全依于正法来说,那就会出离于魔的境界,而魔就最害怕这个东西。所以,如果说有些人是魔的眷属,他的障碍就很少。为什么?因为魔很喜欢这样的人,因为这个人无法离开他的境界,永远被系缚在欲界里面。可是如果有人努力地修行,而且是作无为,想要获得现世的安乐,那魔反而会来干扰他。为什么呢?因为这个佛弟子想要出离他的境界。可是魔就会以种种的横逆来考验他,如果横逆不能考倒这个佛弟子,他就会示现顺的境界。为什么呢?因为横逆的境界容易警惕,说:这是困难,这是障碍,可能过去的业吧,可能我哪里作不好吧。他会警觉!可是当一个佛弟子努力精进用功的时候,横逆不能难倒他的时候,有时候就会出现了顺的境界来考倒他。为什么?因为这里就是有名闻利养跟弟子,也就是说,那是一切世间人欲界众生最喜乐的境界。这个最喜乐的境界如果一不觉察,就堕入这个顺境里面,堕入顺境的贪著里面,照样成为魔的境界,照样不能出离魔的境界。

所以,魔的境界事实上是无时无刻出现在我们的身中,也是出现在我们的同修道友之间,而这些魔的境界就是我们修学佛法所要克服的难关。

所以说,波旬为什么会成为魔王呢?就是因为他对于这一分贪著不能舍离,对于眷属欲、对于名闻利养他不能舍离,他就会最后——即使他广修了福德,他照样会成为魔王;因为那是他心中最喜乐的,乃至对于正法的喜乐,都不如对于眷属的喜乐。

所以,为什么波旬会成为魔王?事实上就是佛陀所说的,因为佛陀说:你这个魔王会起这个念头,就是害怕众生听佛陀说法,然后出离了魔的境界。所以说,魔才要来对于佛陀产生种种的障碍,来阻止佛陀如理如法的说法。可是魔王他是知道这个道理的喔,所以他反而跟佛陀说“你不要贪著于弟子啊,如果贪著于弟子,就会生到下贱的妓乐神里面”;乃至“如果是作无为的,那才能够获得现世的安乐”。而且他还跟佛陀说:“你这样子说法,你是自己白费力气而已。”他还用这样来跟佛陀说。所以,从这里就可以知道,魔他是知道自己的境界的,而且他也知道一些世间的道理,乃至他也知道修行的道理;只是说他在面临境界的时候,他是不能把持自己的。

我们在修行里面也经常面临到这样子的考验跟困境,这个时候我们就要提起正念来思惟说:“我面临这样的考验的时候,我到底是要安住在魔的境界里面呢,来成为魔子魔孙呢;还是我应该要出离魔的境界,来依于佛陀的教示来修学正法呢?”这就是每一个佛弟子所应该要思惟的道理,也是一切的佛弟子所要面临的一种抉择。

我们刚刚有举到现代禅李元松老师,他已经作了好的抉择,即使他建立的现代禅在台湾有非常广大的弟子,可是最后他也舍弃了。这就是他的勇气,也是他能够脱离魔境界的一个表率。我们作为佛弟子,也应该以这样子的正确抉择,能够出魔境界的抉择这样的一个佛弟子作为表率。虽然他还没有真正能够归命于正法,可是他至少有这样的勇气跟抉择,光是有这样的勇气跟抉择就是我们所敬佩的,因为他已经出离魔的境界。

“魔波旬为什么会成为魔王?”我们就简单跟各位介绍到这边。谢谢各位收看!

阿弥陀佛!


点击数:3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