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如何自利利他?(十三)

第79集
由正圜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菩萨正行」单元。今天我们要接续上一集,继续来探讨:菩萨的自利利他。

在上一集中,我们说明了清净说法和不清净说法的差别所在。现在我们要继续从第三辑第158页开始说起,我们先来看看经文内容:「善男子!若具足知十二部经、声论、因论,知因知喻,知自他取,是名正说。听者有四:一者略闻多解、二者随分别解、三者随本意解、四者于一一字、一一句解。如来说法正为三人,不为第四;何以故?以非器故。如是四人分为二种:一者熟、二者生;熟者现在调伏,生者未来调伏。」(《优婆塞戒经》卷2)这一段经文主要是在告诉我们:说法者能够成为正说的条件,以及瞭解听法者的种种差别,使说法者能够随着众生根性之差异,而给予不同之教导和救度。佛接着开示说:如果能够具足了知十二部经的法义,也懂得声论、因论,能如此来为人说法就是正说。所谓十二部经,就是指契经、祇夜、长颂、因缘…等十二部经法。十二部经中也有说到声论和因论;声论,是教导菩萨应该如何来宣说法要;因论,则是说明应该如何探讨诸法「因」的真实义,也就是说,诸法都有因,诸法的第一因是什么?要能了知而说,这就是因论。诸法的根本因就是如来藏,述说诸法如何从如来藏中出生,就是为人宣说诸法因义。有了声论和因论,就能知因、知喻。所谓知因,是说已知一一法都以如来藏为因,能把诸法的根本因来为人宣说,就可以使别人了知。因义瞭解了以后,因论就可以通达。如果声论也通达了,就能够知喻,也就是说,可以用种种的善巧方便和譬喻,来为众生说明真实的道理,这就是知因及知喻。而所谓知自他取,就是知道自己在这部经中应该要摄取些什么法,众生在同一部经中又应该摄取些什么法都能够了知,就叫作知自他取。菩萨如果能够如此而为人说法,就叫作正说。

佛接着又为我们开示有关听法的情形,听法者可以分成四种:第一种是略闻而多解。意思是说,你只要概略的解说一下,他就能够举一反三,理解其中很多的法义,这就是略闻而多解的人。第二种是随分别解。你分别了什么法义,他就只能针对这部分的法义而有所理解。以上两种人都是属于善根、信根、闻根已经成熟的人。而第三种是随本意解。就是依照他自己所认为的意思来瞭解善知识所说的法,而不能够完全摄取善知识说法的内涵,就叫作随本意解。第四种则是根机迟钝者,你必须要一个字一个字详细地为他说明,他才能瞭解你的意思。第三及第四种人是属于善根已经生起但是还没有成熟。如来说法只为前面三种人,不为最后第四种人说法,因为第四种人的根机迟钝,还不是正法时期的法器;如果必须要由 世尊一个字一个字来为他解释才能听得懂,就表示这个人仍然不是道器,这种人就必须由菩萨来为他详细解说,才能多少获得一些法义。

各位菩萨!以上四种人又可以分成根熟及根未熟两类。根未熟的人,也能随本意而解,而不必由 世尊一句一句详细为他解释,所以仍然可以多少摄取一些佛法上的知见。大致来说,般若经的解说是比较详细的,而初转法轮和第三转法轮则是比较简略;坦白讲,在 世尊略说的时候,佛弟子想要能够多解,其实是不容易的!而菩萨则能够从略说之中註解出很多深妙的法义来,正是因为菩萨是略闻而多解的人,其原因也在这里。属于第三种的根熟者,现在世就可以渐渐调伏;而属于第一、第二种的熟成者,则当然更能够以佛法来调伏自己了。如果五根还生涩未熟的话,听 佛说法以后,还得在未来许多世中继续追随菩萨进修,才能渐次调伏自己。

佛接着又为我们开示说:「善男子!譬如树林凡有四种:一者易伐难出、二者难伐易出、三者易伐易出、四者难伐难出;在家之人亦有四种:一者易调难出、二者难调易出、三者易调易出、四者难调难出。如是四人分为三种:一者诃责已调、二者濡语而调、三者诃责濡语使得调伏。復有二种:一者自能调伏不假他人,二者自若不能、请他令调。復有二种:一者施调、二者咒调。是调伏法復有二时:一者喜时、二者苦时。」(《优婆塞戒经》卷2)这段经文是在接续前面 世尊的开示,谈到听法的众生可以分成四种,就好比树林也有四种一样:第一种是易伐难出,有的林木很容易砍伐,但不容易运出。第二种是难伐易出,有的林木不容易砍伐,但是近在路边,所以容易运送出来。第三种是易伐易出,这种林木很容易砍伐也很容易运送出来。第四种则是难伐难出,这种林木很难砍伐也很难运出。就像是这样的道理,在家人也有四种情形:第一种是容易调伏,可是不容易出离。这种人虽然没有什么性障和慢心,容易被调伏,但是因为贪着性很强,所以如果想要使他出离三界生死就很困难。

第二种是难调易出。这种人本身没什么执着,什么都放得下,如果你教他出家,他第二天就来寺院报到;虽然如此,但是他的见取见非常严重,老是觉得自己的见解最高超,不能轻易地认同别人更好的见解,常「以斗争为业」,也就是说,在见解上他是一定要斗倒别人的;但是他对财物、名利都没什么执着,乃至叫他去睡街头也没问题,就是这个见取见放不下。这种人只要把见取见给断了,就很容易能够证得初果、二果乃至出离生死;问题是:即使有大善知识现前,也不容易使他调伏;这叫作难调易出。

第三种是易调易出。易调,是说他本身没什么性障,心性很调柔;由于心性调柔的缘故,容易受教,只要觉得有道理,他马上就相信,不会跟善知识比较高下。他也没什么执着,叫他来寺院中出家,他说:「好!我明天就来。」晚上回去跟父母讲好,第二天就来了!这种人容易调伏,只要为他解说蕴处界虚妄,我见、见取见当下就可以断除;接着如果你告诉他说:「那你就别出家了,单身去弘法吧!」他也马上可以接受。这种人无慢又无执,也没有见取见,是属于易调易出的菩萨。

第四种是难调又难出。意思是说,不管你跟他说什么妙法,他总是有一大堆理由跟你辩论。这种人见取见和执着都很深重,并且总是认为他的看法最正确,不管谁讲的他都不信,这就是难调又难出的人。如果以台湾目前的情形来说,这种人又似乎是出家比在家多,出家的目的本来是为了要求法,可是出家之后被人奉承习惯以后,慢心及见取见就跟着增强了,别人的话不容易听得进去;也有一些出家人则是为了挣钱、收供养,完全违背了自己当年出家的本意。这都是属于难调又难出的人,这种人不论你为他说什么胜妙法,他都有一大堆理由来反驳你;假使因为自己悟错了而说不过你,他就会说:「我本来就很笨嘛!没办法学你们正觉的法,你就不要再跟我讲什么开悟明心了。」你说:「很简单啊!从念佛法门入,一点儿也不困难。」他马上回你说:「我又还没有七老八十,叫我念什么佛?我又不是马上就要死啰!」像这样的人,不管你为他说什么,他总是有一大堆理由来反驳你,所以是很难调伏的。纵使大善知识来了,也一样没辙,度不了他。也许你对他说:「有个人遇到意外,生活很困难,我们是不是一起来帮忙他呢?」他就说:「你还是去找别人吧!」真是一毛不拔呀!这种人还真的不少喔!既是见取见深重,又加上贪着性也很强,这种人有慢也有执,心性不容易调伏。纵使能够勉强他来学法,但是要他出离三界还是很困难,这是第四种的在家人。以上是依在家人是否易于调伏和出离所作的四种分类,请问菩萨们!您是属于哪一种人呢?

从另一个层面来说,这四种人也可以分成三类:第一类是诃责了以后就会调伏。这种人叫作「欠骂」,非得要痛骂他一番才愿意相信。譬如 平实导师早期书中都不指名道姓而举例辨正法义,可是后来看他们都依然无动于衷,学人也普遍不知道书中讲的是谁,还是继续跟着恶知识造作破法的事业,不停地抵制正法、诽谤正法,在无计可施之下,导师只好开始指名道姓辨正法义,希望诃责了以后能够调伏他们。经过十多年来的不断努力,渐渐地终于有人调伏下来了,所以还算不错!第二类是濡语而调。意思是说,你说话如果是温言软语,他就可以立即调伏下来,专心在佛法上用功。请问菩萨们!这是前面所说四种人之中的哪一种人呢?对了!是第二种人——难调易出。因为他有慢心,所以千万不能大声和他讲话,否则他转身就走了,不愿意听你说话。这就好像养马一样,必须要顺着马毛抚摸下来,你不能往上抚摸上去,否则牠难过起来就会踢你。所以遇到这种人的时候,不管他说什么,你都说:「对!对!你讲的很有道理;但是我另外有个想法,你参考看看,好不好?」然后再慢慢地、和缓地为他说明,只要你说得有道理,他渐渐就会听进去,这就是濡语而调。第三类是诃责濡语之后才能调伏。这种人必须要恩威并济,也就是说,你不但要骂他,还要夹杂一些好话,才能调伏他,这就是前面所说的第四种——难调难出的人。这一类人有慢心,你如果不杀掉他的邪见,他不会信你;必须把他的邪见杀到片甲不留,他才会服你;可是信服以后,因为他有执着,所以还要针对他的执着性而以温言软语,慢慢为他解说,最后才终于能够调伏下来。各位菩萨!以上是依诃责及濡语之适切运用,而产生三种不同的度众方法。

佛接着又为我们说明:另外还有两种人,这两种人都是有善根的人,第一种就是自己可以调伏下来,不必假藉别人来调伏他;不必藉别人来跟他劝导、辱骂或者恩威并济,自己就可以调伏,然后就能够远离恶法。第二种人则是聪明的人,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习气很重,没办法自己断除,所以请求别人来帮忙提醒他、纠正他。这在正觉同修会中是常有的事,常有同修之间互相提醒、互相规劝而改正了许多的坏习惯,这都是属于有善根的人。

除此以外还有两种人:第一种是你要施恩于他,他就会调伏。这句话真的有道理喔!俗话不是说吗:「拿人的手软,吃人的嘴软。」你如果施恩于他,他就手软,不会打击你,就会听你的,因为他心里面对你有一分好感,所以就愿意接受你的劝告,这叫作施调,就是以布施来调伏众生。第二种人用这种方法就没有用了,你如果送东西给他,他就说:「你不要来巴结我。」依然不愿意接受你的好意。这种人得要用咒法才能调伏他,这种以特殊的咒法来调伏众生的方法,现在已经没有人敢传授而失传了,这是因为怕遭人滥用的关系。如果要用咒法暗中来调伏他,他就会信你;但是如果用咒来调伏众生,都必须要在暗中作法,不能当众作,否则就没有效果。譬如对于某些刚强难调的鬼神,可以使用 佛说过的特定身印、手印,结好了来持咒,就可以调伏。就像〈楞严咒〉或是〈正觉总持咒〉都是可以用来调伏鬼神,有许多同修在各种不同的因缘中都使用过,而且都很灵验,那是因为咒中的义理可以使鬼神也得到受用的缘故。这就是说,对特定的众生,要有方便善巧而用咒法来调伏他们,而这种方法通常是用来对治鬼道的众生。但是你如果很有威德,则根本不用诵咒,因为鬼神会看见你身上的无量光明,就知道你这个人招惹不得,否则果报将难以承受,所以只好悻悻然地赶快离开。以上是说有两种人,第一种要用布施作为助缘,施恩于他就可以调伏;第二种则必须用咒法施苦来调伏他,如果不用咒法苦调就不肯调伏。

各位菩萨!综合以上所说各种不同的调伏方法,使用时都必须要善观众生的根器和因缘时节,因此菩萨必须要能够具备善观众生根器和因缘的能力,巧妙地运用适当的方法来调伏众生,使众生可以因着佛法而得以出离生死乃至成就佛道。然而如何运用 佛所说的各种善巧方便来度化众生,却也是菩萨生生世世都必须努力修学的目标,因为唯有不断地度化众生,才能早日圆成佛果的修证。

各位菩萨!这个单元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为您说到这里,非常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点击数: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