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因果(二)

第17集
由正源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在前一集「三乘菩提之菩萨正行」节目中,我们探讨因果的问题,列举了古印度以来几种对因果关系的看法,进而加以探究、辨正,说明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三世因果报应必定是存在的。然后,我们又评析了以神、上帝为因果律则、因果法则执行者的主张,就逻辑上及事实上来说,都是有矛盾而无法自圆其说的。

那么到底因果酬偿的所依,也就是说因果法则的执行,究竟依凭的是什么呢?佛教的看法是,因果法则是超越一切有情的,不是任何单一的个人所能操控的。像在中国禅宗,就有一则极为有名的野狐公案。

说百丈怀海禅师,每次上堂普说开示时,总有一位老人随着大众在下面听法。有一天普说完毕,大众都离去了,却唯有老人留在堂内。百丈禅师就问他:「你是什么人啊?」那老人回答:「我并不是人,过去世在迦叶佛时代,我曾住在这百丈山中修行。因为有学人来请问:『大修行人还会落入因果报应中吗?』我当时答覆他:『不落因果。』就因为这一答覆,于是我就五百世都堕入畜生道,成为一只野狐。如今请和尚您能给一个新的意涵,代为回答这个问题,让我能捨去野狐身,脱免畜生道的恶报。」这百丈禅师答应他了,说:「好!你问。」那老人就再问了一遍:「大修行人还会落入因果报应中吗?」百丈禅师回答:「不昧因果。」那老人听了百丈禅师这答话,当下就大悟,立即就礼拜说:「我已脱免野狐身了,就住在百丈山后,冒昧地乞请和尚您用僧人死亡的仪轨来替我送葬。」百丈禅师于是命维那击槌告知大众,用斋后要为死亡的僧人送葬。大家听到了都议论纷纷,都想着:「咱们整个寺院上上下下大家都平安,涅槃堂里也没有病人,为什么要为死亡的僧人送葬呢?」用斋后,百丈禅师就带领着大众到百丈山后面的山崖下,用他的拄杖挑出了一只死去的野狐,于是就以埋葬死亡僧人的仪式加以火化、埋葬。

在百丈怀海禅师座下听法的老人,原来是已经受报了五百生的野狐,无量世以前,在 迦叶如来时代出家为僧的时候,被认为是大修行人,当然是有所实证的修行人;那以禅宗的修证来说,至少是已经开悟的修行人。当有人问他「大修行人还会落入因果报应之中吗?」他回答说「不落因果」,就是认为大修行人永远都不会再落入因果报应中,已经超脱因果了;可是只因为这句话,他就堕入有神通的长寿野狐身中达五百世。后来在百丈禅师座下听法多时,知道百丈禅师可以度得了他;所以徵得百丈禅师同意之后,提出以前为人回答错误的同一个问题:修行人还会落入因果报应之中吗?然后百丈禅师回答「不昧因果」,就是说大修行人所修行的一切,他的因果一点都不会被蒙昧的。这野狐听闻了百丈禅师的回答时,就已经知道自己先前所犯的过失,所以在听闻百丈禅师的开示以后,心得决定,改变先前「不落因果」的邪见为「不昧因果」,灭除了心中疑惑而离开了过失,因此得以脱离世世的野狐身。

这正是禅宗里极为有名的野狐公案。且先不谈这则公案所要表达禅宗祖师证悟真如实相的意涵,它也说明了佛教禅宗对因果的法则,它的看法还是一样,不论修证的阶位多高,都是不能超越,不能改变因果法则的。

或许有人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你们佛教不是认为佛是最至高无上的,是福慧两足尊,是一切众中尊吗?那么因果法则不就应该是佛在执行的吗?其实这正是落入一神教的迷思中,认为宇宙中一定有一个唯一的造物主,他是宇宙最高无上的主宰,掌控了一切的时间与空间;他就是全知全能的神、上帝,由他来出生一切法,包括一切的事与物,因此也由他来作最后审判,他就被认为是因果法则的执行者。然后就以这样的虚妄想像——存在有一个全知全能的神、上帝这样的一个思考逻辑,来看待佛教中最为至高无上的佛,认为佛就如同一神教中的神、上帝一样,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

甚至还有一神教者声称:佛是他们最高神祇老母娘放出来的原人。意思是说,佛也是他们老母娘所出生的。有智慧的人一看就能够看得出来,这其实是藉着夤缘佛教来贬抑佛教。

然而,佛教与其他宗教有一项特别不同的地方,就是佛教认为 佛陀并不是独一无二的,反而十方世界都有无量无数的佛,每一尊佛都各在祂们自己的佛国世界中度化有缘众生,有时候也会去到其他佛世界去度化与祂有缘的众生。如同娑婆世界的佛教教主 释迦牟尼佛,是因为这个世界有缘众生得度的因缘成熟,而来降生示现八相成道;成就佛道后,就在这里教导化度有缘众生,让他们都能进入佛道中修学。另外像 阿弥陀佛,也在西方极乐世界度化发愿往生极乐世界的有缘众生们。而每一个众生经度化后成为菩萨,然后经过长劫行菩萨道,游旅无数佛世界,承事供养诸佛,受学佛菩提道,最后也会成佛。当他成佛之后,又会与有缘众生共同变现一个佛世界,然后在这个佛世界中的每一个小世界依序去降生,示现八相成道、成佛,度化有缘众生们。而且,十方世界无量无数诸佛之间,不论成佛时间的早晚先后,都是平等平等,都是福慧两足尊,都是人天至尊,并没有说哪一尊佛是出生其他佛,是高于其他佛的。

并且,十方三世无量无数诸佛,都不能改变法界的因果法则,甚至还特别示现因果法则支配的这个事实。像经典中记载着,释迦牟尼佛曾受一位叫阿耆达国王的邀请,到他的国家去结夏安居,却遭到灾荒,五谷稻米都歉收,价格非常昂贵。阿耆达王又受了天魔的迷惑,在王宫里耽着五欲,不见宾客;使得 佛陀及五百弟子到了他的国家,却不得其门而入,只能在毘兰邑城外面大树下结夏,持续三个月都是由贩卖马匹的马贩供养,以马吃的麦为食物。当时弟子就觉得疑惑:世尊是人天至尊,早已经是人天应供了,为什么还会受这吃马麦三个月的苦报呢?于是 世尊就说明了这其中的因缘。

世尊说:在过去非常非常久远以前的一个时劫,有佛名号为 毘婆叶如来。当时有一个大国,国名为槃头越,王城是槃头摩跋城。有一次,这 毘婆叶如来与大比丘弟子们游旅到槃头摩跋城,槃头王及大臣、百姓们都来供养 毘婆叶如来以及祂的弟子们,因此如来僧团的饮食、衣服、房舍、汤药四事都无匮乏。当时在槃头摩跋城里面,还有一位外道婆罗门的修行人,他博览外道典籍及婆罗门戒律,也有五百个弟子。槃头王先去恭敬邀请 毘婆叶如来及诸大弟子来受领供养,如来就默然应许了。国王回到宫中,备办了种种的佳餚美膳,铺设好宴席床座之后,就手执着香炉,长跪来启请 佛前来受供。于是 毘婆叶佛知道说时候已到,就带领着弟子们着衣持鉢,前往王宫去受供。如来弟子们食用完毕之后就回精舍,并且为生病而未一同前往受供的比丘们携带食物回来。当经过那外道婆罗门修行人的处所的时候,那婆罗门看到佛弟子们受槃头王供养香美的饮食,心中生起了嫉妒的意念,就说:「世间人真是迷煳,弃捨了甘美的食物,来布施给这些人干什么呢?这些秃头道士们,应该只能让他们吃马麦,不应该让他们吃这么香美的佳餚美食。」婆罗门的五百弟子们听了,也都同声贊同,个个说:「没错!没错!」

释迦牟尼佛说了这个故事,说到这里就问弟子们:「你们知道当时外道婆罗门是谁吗?告诉你们,那就是我的过去生。而婆罗门的五百弟子,就是现在我座下的五百大阿罗汉。我当时因为心中生起妒嫉的意念,说毘婆叶如来弟子不应该让他们吃甘美的饮食,正是应该让他们吃餵马的马麦,而你们五百阿罗汉在当时也都附和婆罗门的说法。就因为这样的因缘,我和你们大家都曾经经歷了地狱的苦恶果报,然后再经过无量无数劫;到今生,我释迦牟尼虽然成佛了,但是当时残留的恶因缘,让我和你们此时,要在阿耆达王的毘兰邑城外结夏安居九十日,都只能够以马麦为食物,来报偿当时残留的恶业。」释迦牟尼佛告诉弟子们之所以九十日吃马麦的因缘,固然是在告诫弟子们要善护心口,切勿因为瞋恚、憍慢而放恣口行,以免造作久远劫才能弥补消除的罪业果报;但也说明了,纵使是修证到最高的佛菩提果的佛陀,都还是不能改变因果法则。

经典中记载 佛陀讲述这种因果关系的事实非常多。其中与 佛本身有关的,就像《佛说兴起行经》,当中就记载了舍利弗尊者因为看到 佛仍遭遇如前面所说食马麦等十次的苦难,因而向 佛请问:

【世尊无事不见,无事不闻,无事不知,世尊无双比,众恶灭尽、诸善普备,诸天龙神、帝王、臣民,一切众生,皆欲度之。世尊今故现有残缘?】(《佛说兴起行经》卷一)

简单地说,这就是在问 佛说:「您已经是众恶灭尽、诸善普备,已经是人天应供、人天至尊了,为什么还会示现这些恶因缘呢?」于是 佛陀就娓娓道来,述说了祂最后身成佛所遭受十次苦难事件的宿缘,就称为十事宿缘。

释迦牟尼佛之所以要详细述说这些过往的因缘,无非就如祂在经中告诉舍利弗:

【汝观如来,众恶已尽、诸善普具,诸天、龙、鬼神、帝王、臣民,一切众生,皆欲度之,尚不免此宿缘,况汝愚冥、未得道者?舍利弗!当护身、口、意。】(《佛说兴起行经》卷二)

就是说,佛如来都已经是人天应供、人天至尊了,尚且不能免除这些宿缘,何况你们这些还未证得究竟佛道、还有愚痴无明的冥顽之人?你们应当要好好约束,保护你们的身口意,以免一时造作了恶业,果报难逃;虽然经过无数时劫,受无量苦报,到了成佛都还有残余未尽,要去报偿这最后的宿缘。

佛教以外的其他宗教,虽然大概都承认某种的因果关系,但是,却都认为凡间之上的神祇,特别是最上层的神,也就是他们所说的上帝或老母娘,都是超脱于因果之上的,而且会以种种所谓的神蹟,来证明他们能使因果法则失效;甚至认为,上帝或老母娘就是造物主,因果法则也由他们所掌控的。这显然与 释迦牟尼佛所说,直到成佛了都还要受过去残留恶业的余报,有很大的差异。

然而,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他们这样的主张,其实有着很大的矛盾。因为他们一方面认为,上帝或老母娘是全知全能的,能出生一切的万事万物,能预知一切的万事万物,也就是说,一切的万事万物都是由上帝或老母娘所掌控的。那么当上帝或老母娘创造出一个人来的时候,他们是不是就已经决定好,要这个人将来行善或者造恶呢?并且早就已经决定,或者已经知道,这个人行善或造恶之后将要受什么果报,或者会有什么让因果法则失效的戏剧性的结局?而这整个过程,也全都在全知全能的上帝或老母娘掌控中执行;最后再轮到他上场,来作最后审判。这上帝跟老母娘像不像戏剧的导演呢?整齣戏都是由他一手自导自演。

而上帝或老母娘,既然是全知全能的造物主,没有一事一物不是由他所创造的;如果有看戏的人,当然就包括看戏的那些人,也都是由他所创造的。这么一来,是不是可以说:上帝或老母娘创造出这一齣又一齣的戏,又创造出了这些看戏的人,岂不是为了要消磨时间,排遣自己的无聊吗?

所以我们说,因果法则是超越一切有情的,不是任何单一的个人所能操控的。假使果真有上帝或老母娘,他们也都不例外。否则就无法保证因果法则的绝对公平,因果法则也就成为儿戏了。

解说到此,或许有人会产生疑问:依照你们佛教这样说,因果法则是无法超越的,那不就等于说人生的境遇都是依着预定的命运,早已决定而无法改变的?那与宿命论者所说又有什么不同呢?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我们就留待后面再来为大家详细地说明。

时间关系,就解说到此。

阿弥陀佛!


点击数: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