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是万能的吗?(下)

第82集
由正文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我们这一集要继续跟各位分享上一集还没有讲完的,也就是说“佛是不是万能的?”

我们上一集有说到,佛是万能的或是说万能的这个观念,其实本身就是众生的无明所产生的。因为众生他不知道五阴世间还有我们这个器世间所形成的一个真相,那因为不知道这样子的一个真相,所以产生了无明——因为不知真相就是无明;因为无明,所以自己会去虚妄想说“这个东西是有一个造物主”;乃至于我们人世间的众生都会有这样子的一个需求,甚至于我们所说的这个三界六道的众生。我们上一集举的大梵天,大梵天其实是属于我们色界天的初禅天的天主,初禅天的天主他就是认为说,这个初禅天所有一切世界全部都是他所造的。那很有趣的,这个问题刚好跟我们现在一神教的这样子的一个观念它是不谋而合的;一神教也是认为说,这个世界是他所创造的,所有的一切人都是他所创造的。

我们上一集就讲到这一段,所有四姓人“端正丑陋、贫穷巨富”。也就是说,所有的一切这些人,为什么会有婆罗门、剎帝力、首陀罗、吠舍?用我们现在的语言来讲的话,我们现在有美国人,有中国人,有台湾人,有日本人,乃至于世界各国的人;每一国的人长得都不一样,每一国人贫富都不一样,每一国的人所享用的福德也不一样;乃至于不要说每一国的人,就光我们台湾来讲的话,每一个人长得都不一样,每一个人贫富都不一样。

一神教经常在讲说“上帝是全知全能的”,也就是说“上帝是万能的”。所以,会问这个问题的人,基本上一定就是受到一神教的影响,所以会认为说:“上帝是万能的,人家他上帝是万能的,那佛到底是不是万能的?”那我们这一部分我们后面会详细地把这一部分作一个很详细的一个比对。

佛在这个地方就对梵天说:“是不是你所造的?”梵天说:“这个不是我所造的。”也就是说,“这些人的贫富、端正丑陋这个不是我所造的。”所以,这个大梵天其实还算是直心;不像现在某些宗教,还一直认为说,这个是他所造的,这个是全知全能的。那很奇怪啰!既然是全知全能,而且既然全知全能,他应该就是全善的;既然是全善的话,就不应该有全恶,全善跟全恶本身是矛盾的,为什么他不去创造一个全善的众生呢?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有恶法呢?为什么众生会有原罪呢?这些都是一神教没有办法解决的一个矛盾。这个部分也是当时佛在问大梵天的这些问题里面,其实就已经把这些问题就已经问出来了。

那这边佛再继续问说:【梵天!众生所有种种疾病,所谓风冷热病及诸杂病,时节代谢,四大相违,若他所作,若先业报,所谓眼耳鼻舌身病,若复众生种种心意热恼等苦。梵天!于意云何?是汝所作,是汝所化,是汝所加耶?】(《大悲经》卷一)

佛这边就继续地往前再追问:“梵天啊!”那所有一切众生,也就是说我们这些人民,我们所有这些人的种种的这些疾病,那这些疾病有可能因为这个风冷或是说风寒,或是这些热病所产生的这些杂病;或是因为春夏秋冬时节更替,因为四大相违,也就是地水火风我们没有办法,这个水土不服,没有办法与这个四大相应;那这个是“他所作,若先业报”,所谓眼耳鼻舌身病,这些种种因为眼耳鼻舌身所产生的这些疾病;“若复众生种种心意热恼等苦”,而且众生种种这些因为生病所产生的这些心意热恼,因为病苦所产生的辛苦,这些心意的热恼、这些苦恼、这些病苦。“梵天啊!于意云何?是汝所作,是汝所化,是汝所加耶?”这个是不是你所作的呢?也就是说,这些病是你所作的吗?也就是我们刚刚所问的这个问题:“如果你是万能的,你是全知全能的,为什么你会去创造一种病来让众生受苦呢?”

所以,其实这些疾病,都是因为众生自己的正报,还有众生自己的依报所产生的这样子的一个病苦,那依报跟正报真正所要汇归的就是众生的业报。因为众生过去世有造作了这样子的业果,所以会有这样子的果报。那这个问完以后,“这些病是不是你所造的呢?”梵天就说:“不也!世尊!”梵天就说:“不是啊,这个不是我所造的。”

佛又继续问:“汝从何因作是念言:此诸众生是我所作,是我所化,是我所加;所有世界是我所作,是我所化,是我所加耶?”(《大悲经》卷一)

世尊刚刚问完这些问题以后,大梵天都说:“不是啊,这个不是我作的啊。”佛就再追问说:“那你为什么会这样子说,为什么会有这样子的想法说,此诸众生——这些众生都是我作的,这些众生都是我生的,这些众生都是我所化有的,这些众生都是我所加诸而出生的;乃至于说,这些世界是我所作,这些世界是我所化生,这些世界所有的一切山河大地、地水火风的这些土、这些事物,全部都是我所加诸给他才会出生的,你为什么会作这样子的想法呢?”

【(大梵天说:)“世尊!我以无智邪见未断颠倒心故,常于如来所说正法不听受故,我本曾作如是恶见、如是恶说:‘此诸众生是我所作,是我所化;所有世界是我所作,是我所化。’世尊!我今还复问佛此义,所有世界是谁所作,是谁所化?一切众生是谁所作,是谁所化,是谁所加,是谁力生?”】(《大悲经》卷一)

大梵天被问到这个时候,他就知道他的落处,他已经堕于已经没有办法回答的这样子的境界。所以大梵天就跟世尊说:“世尊啊!这个是因为我过去因为没有智慧的邪见,因为没有断颠倒心的缘故,所以对于佛所说的这样子正法,没有办法听受。‘我本曾作如是恶见’,我就是因为没有听受佛的正法,所以作这样子的一个恶说、恶见,说众生是我所作,众生是我所化,世界是我所作,世界是我所化。”其实大梵天本身也是佛弟子,所以在这个时候他就对佛请法说:“世尊!我今还复问佛此义。”“世尊!我今天再一次的问佛这样子的义理,那所有的世界是谁所作,是谁所化呢?所有的一切众生是谁所作,是谁所化呢?是谁所加诸,是什么力量所出生的呢?”大梵天这一次的问题总算问对了问题。

佛说:“所有世界是业所作,是业所化;一切众生是业所作,是业所化,业力所生。”(《大悲经》卷一)这个就是我们前面所说的,所有的世界都是众生的共业所化成的,是因为众生这个共业互相展转、牵扯形成了以后,因为同分妄见,所以产生的这样子的一个共业,所以形成我们所居住的这个世界;所以佛说,“所有世界是业所作,是业所化”。那一切众生也是因为众生过去的业力,是业所作来化生的,那是因为业的力量,这个过去所作造作的身口意行诸业,那身口意行诸业所造作的这些种子,落谢到你的如来藏里面去,由如来藏来储存,那在这个地方再一次地受生;因为这样子受生的业力未断,所以再一次地出生;所以佛说,“是业所作,是业所化,业力所生”。

佛继续说:“为什么会这样子呢?”何以故,梵天啊?佛这边就把生命流转的最主要的一个这个过程,跟大梵天说明清楚。众生之所以会流转,就是因为有:“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忧悲苦恼,故有如是大苦聚集。”(《大悲经》卷一)

所以,佛这里就讲得非常清楚了。为什么我们众生会化生呢?就是因为有诸大苦聚集,也就是因为有五蕴炽盛苦,不明五蕴出生的真正的道理,所以有这些大苦的聚集。那这些大苦的聚集是因为什么东西所产生的呢?就是因为有过去世的无明。过去世的无明,缘于过去世的身口意行;过去世的身口意行,造作了身口意行,落谢于如来藏里面,让造作身口意行的六识种落谢于如来藏里面,所以再一次地“行缘识”。“行缘识”有两层意义,一个就是因为身口意行缘于六识,所以由六识配合身口意行来造作诸业;那造作这诸业的话,这些诸业再一次地落谢于如来藏,也就是说阿赖耶识这个“齐识而还”的入胎识里面。所以,行缘识的这个识有两层的意义,一个最主要是在指如来藏,一个最主要是在指我们的六识。如果从十因缘法来讲的话,这个是在指我们的如来藏入胎识;如果从十二因缘来讲,这个是在指六识。

因为有六识种未断,所以促使如来藏再一次地缘名色,名色再一次缘眼、耳、鼻、舌、身、意等六入;六入再缘因为根尘相和合所触的这样子的一个触,因为在这个触上面产生了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有受以后,就会因为有受,缘于这个欲界爱、色界爱还有无色界爱;因为有这个三界爱,所以会再取三界有;这个就是因为由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所以再有一次的五阴的这个色身的出生、这五阴身的出生,所以再一次的生命的受生,这个是我们生命出生的最主要的根源。这个根源是因为由业力所化生的,而不是由某一个主宰者,而不是你大梵天能够主宰,更不是所谓的一神教的上帝所能够主宰的。

所以,佛这边又说:【梵天!无明灭乃至忧悲苦恼灭,更无作者、使作者、安置者,唯有业、有法,和合因缘故有众生。若能离此业、法和合,当知是人则能远离生死流转。梵天!如是世间业尽,烦恼尽、苦尽、苦息,如是出离,是名得于寂定涅槃。】(《大悲经》卷一)

所以,佛这边又再讲十二因缘的一个还灭。十二因缘如何还灭呢?必须要灭掉无明,所以说“无明灭乃至忧悲恼苦灭”,也就是说必须无明灭掉。那无明如何灭呢?必须要按照我们的修行方法,去知道如何是苦集。为什么我们会有生老病死等等忧悲恼苦这些苦集?这些苦集就是因为我们有生,我们有生就是我们因为有三界有,三界有就是因为我们有取……所以必须要一支一支的往前观回去,一支一支的把它断灭掉。那这个最主要的关键,最主要其实就是在断六入,也就是说,断掉六入去缘名色的这样子的一个力量,让名色也就是说让五阴能够灭除;那这样子无明灭,乃至忧悲恼苦灭。那这样子这些十二因缘全部一支一支灭除以后,“更无作者”,就没有一个造作者,也没有一个能够让谁能够造作的,也没有一个谁能够安置众生来出生。那这个东西,只有什么东西呢?只有业,只有受生的业,还有五阴诸法,所以唯有业还有法和合因缘的缘故,所以才会有众生。

所以,佛这边就讲得非常清楚,是因为有业力还有五阴受生的诸法和合的因缘,所以众生才会出生;如果离开这样子的业法的和合,那这样子的人就能够远离生死的流转。所以,“梵天啊!这样子的世间业尽、烦恼尽、苦尽、苦息,也就是说,让这样子的我们的这个五阴世间这样子的受生的业力,这个业力能够灭尽以后,烦恼尽、苦尽、苦息,这样子出离,这样子就是得到了寂定涅槃。”其实这个就是断除分断生死,也就是说断除分断生死的烦恼,灭除了这些因为出生生死的这些无明,所以这样子就叫作涅槃。

所以,如果我们从佛这一段的开示来讲的话,从这边来看,我们说“一切造物主万能”的思惟,其实就是无智邪见未断颠倒心所产生这样子一个想法。所以说,“佛是不是万能?一切造物主万能”的这样子的一个思惟,这个大梵天在这个地方就已经老实地承认,他是因为无智邪见——没有智慧的这样子的邪见,而且还没有断掉这样子的一个颠倒心。什么叫作没有断掉颠倒心?也就是说,他是以识阴、以识阴辗转所生的一切法为常住法,所以就是没有断掉这个颠倒心。所以,只要是以识阴,乃至于识阴所辗转而执著的这一切法,这个都是颠倒心。那这个识阴所执著的,我们最主要就是以我们的识阴为主,也就是说以这个觉知心,以这个觉知心能够去了知一切法,所以你就说“那这个东西祂是能够出生一切万法的”,那这个其实就是因为我见未断。所以,一切造物主万能的思想,其实本身就是我见的化生;会有造物主万能的思想,这个就是我见的化生,就是因为我见的颠倒见未断。

那我们问说:佛这样子到底是万能的,还是不是万能的呢?其实如果从究竟的理地来讲的话,佛非万能,非非万能。

什么叫作佛非万能呢?因为佛一样有“三不能”。佛自己说:“我也是在众生数里面。”因为佛出生在这个世间,一样是必须要取祂的五蕴身来受用,所以佛一样必须要以这个五蕴身,跟世间的众生在一起生活。而且佛有三不能,佛有哪三不能呢?

第一个,祂不能度尽众生。佛没有办法度尽一切众生,譬如说有一阐提人,一阐提人根本他跟佛法完全是无缘的;甚至于是一些恶见的众生,诽谤了这个了义的正法,否定了如来藏,这个就叫作一阐提人。诽谤如来藏,这个就是在诽谤佛法的根本,诽谤佛法三乘菩提的最主要的一个根本。这个一阐提人佛也没有办法度尽他,佛也没有办法度他;他因为恶见、因为邪见根深柢固,没有办法自拔,所以佛也没有办法度他。

第二个,佛有第二个不能就是,佛不能化导无缘。佛不能化导无缘,我们说“天雨虽宽,难润无根之草;这个佛门虽广,难度不信之人。”所以,佛没有办法化导无缘之人。因为这些无根之草,这些无缘之人,就算佛要伸手救援他,他一样没有办法信受;所以,是因为他没有办法信受,而非佛不度他,所以佛一样没有办法去改变他这样子的一个因缘。

再来第三个,佛不能灭除定业。那这个在佛世的时候,佛对于释迦族被这个琉璃王给灭掉的这个因缘,这个都是耳熟能详的。琉璃王三度的去灭释迦族,当然这个业当然有过去的这样子的一个定业,那佛还是没有办法去帮释迦族灭掉这个定业。所以,佛非万能。

那何谓佛非非万能呢?佛非非万能最主要是说,我们都有一个自性佛,我们都有一个如来藏,那这个如来藏是出生一切万法的根本。也就是说,这些山河大地乃至于我们的五阴身,全部都是如来藏所出生的,所以我们说“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一切法界、一切法界的法性,还有三世一切佛,全部都是由如来藏所出生的。

所以,佛非万能,非非万能。

好,今天我们就把“佛是不是万能的?”这个主题已经讲到这边,跟各位说明清楚。今天时间已经到了,跟各位分享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18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