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是万能的吗?(上)

第81集
由正文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要继续跟各位分享的是“学佛释疑”,今天“学佛释疑”里面的问题是有人问到:佛是万能的吗?

这个问题是很多众生的盲点、很多人的盲点。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呢?万能又是什么东西呢?何谓万能?我们先来探讨一下,为什么会有万能的这一个观念。那万能的这个观念是因为,众生对于五阴世间还有器世间是如何形成的,这个真相他不明了,所以因为对于这个世间形成的这个真相不明了,因为无明所产生的这个虚妄想。那各宗各教都以为他们所宗之造物主是万能的,就是因为无明所产生的,各个宗派都以为他们自己所崇拜的上帝、阿拉或是说老母娘他们是造物主,那这个造物主能够出生一切,这个是万能的。但是,请问:如果每一个宗教所说的造物主都是万能的,那到底是哪一个造物主造了哪一个造物主?哪一个才是万能的呢?所以,这个就是因为,众生对于五阴世间还有器世间形成的这个真相他不明了,所产生的虚妄想。那五阴世间跟器世间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呢?五阴世间跟器世间是因为业力所产生的,是因为业力所产生的,这个我们后面再慢慢跟各位作说明。

我们先来探讨一下,像这个造物主万能的这样子的一个思想,是从什么时候才开始有的呢?其实这个思想是从古时候就已经有的。这个邪见是从古时候,在印度或是说中亚或是希腊古时候的一个思想里面,就已经有造物主的思想,不单单是今天才有。而佛世的印度的梵天造物的思想,也是这样子的一个思想。那这些思想都是因为对于我们这个五阴世间,也就是说我们这个色身,我们这个想、行、识这个五阴——色、受、想、行、识这个五阴世间,它是如何形成并不了知。其实用我们一般世间法的这样子的一个语言来说的话,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就是在说“生从何来,死从何去”的这样子的一个道理,并不了知,也就是说,“我为什么会出生”这个道理不了知。以为有一个能够出生我的这样子的一个造物主,所以才会有某些宗教说“我们都是上帝所造的”,那就是认为我们这个五阴的世间是由上帝所创造的。这个就是因为不知道五阴世间是如何出生的这样子的无明,乃至于对器世间的形成的真相不明。器世间,那什么叫作器世间呢?器世间就是山河大地,器世间就是我们的宇宙大地。有的人认为说:所有的这个世界、这个宇宙就是上帝所造的。那上帝真的能够造我们的宇宙,上帝真的能够创造我们的色身吗?那也就是因为有这样子的万物的主宰者的这样子的一个观念,所以才会有认为这个主宰者他本身是万能的。

但是,其实所谓五阴世间跟器世间它的形成,是因为我们众生的业力,那这个业力有我们的别业,也有我们的共业。那别业就是属于我们的“别业妄见”,因为别业妄见所形成的我们各自的五阴世间;也就是说,因为每一个众生有每一个众生不同的业力,所以会形成你不同的色身。每一个众生跟每一个众生相互之间互相感召,就会形成我们居住的山河大地的这个国土,那这个国土就是器世间。这个器世间是因为我们众生的共业所形成的,那这个共业在佛法里面所说的,就是属于“同分妄见”。是因为众生有同分妄见,所以才会产生我们的共业;因为我们有共业,所以会形成我们的山河大地。也就是说,因为众生有众生的共业,所以会形成我们所居住的这个依报土;众生有众生各自的别业,所以会形成各自众生不同的、各自的五阴世间,各自的每一个人他的不同的正报的这个果报。

所以,五阴世间其实从佛法的角度来讲的话,最主要的就是在指我们的正报,器世间最主要的是在指我们的依报,这个依报是因为我们众生的共业。这个共业如何形成呢?那展现在什么地方呢?譬如说,像我们台湾的人民,住在台湾的这块土地上面,台湾这一块土地就是我们所居住的器世间,这个就是我们的依报土。为什么台湾人会共同的居住在台湾这一块土地上面呢?这个就是表示说,台湾的人民有台湾人共同的共业,所以必须要在这个世间上面共同生活。那这个共业是因为这一群人过去所造的业果,所以感召让我们共同的居住在台湾这一块土地上面。

那在这块土地上面,这个共业之外有没有别业呢?当然有每一个人各自的别业。譬如说九二一大地震的时候,九二一大地震的时候,它所发生的地点是在中部;那同样是在台湾的这块土地上面,但是中部所受的灾害就是最严重的,所以那个就是属于中部的这一部分的民众他们各自的别业;但是,对于中部的民众来讲的话,他们所居住的台中——中部的这块土地,又是他们的共业,又是属于他们所居住的这个器世间的这个依报。所以,依报里面有我们的正报,正报里面有我们的依报。

那这个五阴世间跟器世间,它是相互的在那边互相的辗转地影响。所以,这个都是因为由于业力所形成的。那这个业力所形成的这样子的一个道理,这个在佛世的时候,佛对于梵天造物主的这个思想就有这样子的一个答话。我们来看一下《大悲经》里面,佛跟大梵天王是如何的去针对这一部分的问题作一个问答呢?

大梵天这个造物的思想,是印度古时候的一个造物主的思想,也就是说,所有一切山河大地,乃至于所有一切众生都是梵天所造,也就是说由梵天所出生的。这个思想其实远远比基督教的思想还要早,因为基督教其实是在两千多年前的时候才开始的,那这个梵天的思想其实在印度的时候早已经存在了,乃至于古希腊的思想里面也是有造物主的思想。所以,基督教的思想,基本上就是受了古印度思想还有古希腊的思想对于造物主主宰世间这样子的一个观念,所以形成的基督教,认为说上帝可以创造一切世间。这个思想在印度的时候也深深地影响着印度人的思想,因为印度婆罗门教就是崇拜大梵天的,所以他们认为说,这个梵天是所有一切这个世间乃至于一切人、事、物的一个创造者。

但是,在这段经文里面,佛就针对这样子的一个问题,问大梵天王,问他说:“这个世界是不是你造的?”在这个过程里面,大梵天王依据佛所对他的问答,没有办法一一答复。那我们看一下《大悲经》里面如何说呢?

【如来即问大梵王言:“梵天!汝今实作如是念言,‘我是大梵天,我能胜他,他不如我,我是智者,我是三千大千世界中大自在主,我造作众生、化作众生,我造作世界、化作世界’不?”】(《大悲经》卷一)

佛就问这个大梵天王说:“梵天啊!你今天是不是真的是有作这样子的一个想法呢:‘我是大梵天,我能够胜出所有一切众生,所有一切众生都不如我,我是智慧无上的人,我是三千大千世界中的大自在主,我造作了一切众生,我化生了一切众生,我造作了一切世界,我化生了一切世界。’你是不是有作这样子的一个想法呢?有没有啊?”

大梵天说:“如是,婆伽婆!如是,修伽陀!”大梵天说:“是啊,佛啊!我有这样子的想法,是啊!”修伽陀的意思就是“善逝”,这个是佛的另外一个名称。就是大梵天说:“是啊,佛啊!我有这么想法,我确实是这么想。”

那佛又问他说:【“梵天!汝复为谁所作,为谁所化?”时,彼梵天默然而住。】(《大悲经》卷一)佛在这边问了相当关键的一个问题,佛就问他说:“梵天啊!刚刚问说这个世界是你所作,是你所化,这些众生是你所作所化。”佛再问他说:“梵天啊!那你说,这个世界是你所作所化,这些众生是你所作所化,那你又是谁所作所化呢?”也就是说:“梵天!你是谁所出生的呢?你是谁所造作的呢?你是谁所化生的呢?”佛问了这个问题的时候,那个时候梵天默然而住。

而在这个时候梵天默然而住,佛看见这个大梵天默然而住,再重复地问他说:“梵天!有时三千大千世界为劫火焚烧,炎炽洞然。于意云何?是汝所作,是汝所化耶?”(《大悲经》卷一)佛说:“梵天啊!”有时候因为“三千大千世界为劫火焚烧,炎炽洞燃”,也就是说,当我们这个世界要灭的时候,这个火——这个欲界的火会烧到我们初禅天,也就是说这个梵天其实是属于色界天,会烧到我们初禅天,所以初禅天还是有火灾,初禅天这个火灾焰炽洞燃。“大梵天啊!你觉得怎么样呢?这个大火是你所化作的吗?是你所化生的吗?”那这个问题很显然就是在问大梵天:“你是不是化了这个大火,要烧你自己的这个三千大千世界?如果这个前面所说这个世界是你所造的话,那你怎么会去想要自己焚烧这个世界呢?那你怎么会去焚烧这个初禅天这个世界呢?”

这个时候,大梵天就告诉佛说:“不也!世尊!”大梵天也非常的老实,他就说:“不也!世尊!”不像现在某些外道这个死鸭子嘴硬,一直说这个世界是某某天主所作的、某某上帝所作的。当时人家大梵天——这个初禅天的天主,初禅天的天主就对佛说:“不也!世尊!”“不,这不是我作的。”

在这个时候,佛就再一次的问他说:“梵天!此三千大千世界百亿日月流转之时。梵天!于意云何?是汝所化耶?”(《大悲经》卷一)“这个三千大千世界有百亿的日月星辰在这个地方流转,那它在流转,也就是说我们的山河大地、我们的日月星辰它在运作,它在流转的过程,梵天啊!这个是你所作的吗?梵天啊!你觉得怎么样呢(于意云何)?这个是你所化生的吗?这个山河大地,你所居住的山河大地,你所统领的三千大千世界,你认为你自己所出生、所化生、所统领的这个三千大千世界,这个百亿的日月星辰它的流转、它的运作,是不是你化生的?”梵天在这个时候跟佛说:“不也!世尊!”“不是啊,世尊!这个不是我所化现的啊。”

在这个时候,佛又问说:“梵天!如是春、秋、冬、夏时节。于意云何?是汝所作,是汝所化,是汝所加耶?”(《大悲经》卷一)佛在这个时候又问大梵天说:“这个春秋冬夏,也就是说春夏秋冬这个四时的节气,为什么我们这个世界会有春夏秋冬,那你觉得怎么样呢?这个也是因为你所造作、你所化生,才会有春夏秋冬的节气吗?”大梵天也很老实地回答说:“不也!世尊!”“不是啊,这个不是我所化生的。”

佛再问说:【梵天!如诸众生于其梦中,见种种色,闻种种声,嗅种种香,尝种种味,觉种种触,知种种法,作种种戏、种种啼哭、呻号、怖畏、苦乐等受。梵天!于意云何?是汝所作,是汝所化,是汝所加耶?】(《大悲经》卷一)

佛又把更详细的问题再问这个大梵天说:“大梵天啊!”如果用现在的语言来讲的话,应该就说:“上帝啊!如诸众生于其梦中,上帝啊!你说这个一切都是你所造作的,上帝啊!你说这个一切都是你所化生的,上帝啊!你说这个三千世界这个世界是你所能主宰的。那我问你:上帝啊!在每一个众生他在梦中见种种色,闻种种声,嗅种种香,也就是说众生在梦中能看到各种的这样子的色相,在梦中也能够闻到种种的声音,也能够嗅到种种的味道,也能够尝到种种的这样子的一个味觉,也能够觉受到种种的这样子的一个触知,譬如说冷、热、痛、痒还有麻等这样子的一个知觉,还有能够在梦中作种种的戏论,譬如说在梦中种种的啼哭,还有呻号,还有在梦中会有恐惧、会有怖畏,甚至于在梦中也会有苦乐等受;其实这个也不只在梦中,在我们现实生活里面,见种种色,闻种种声,嗅种种香,尝种种味,觉种种触,知种种法,作种种戏;这些在梦中、在现实生活都会有这些现象,那这些现象是上帝你所作的吗?是梵天你所化的吗?众生在这些色、声、香、味、触,还有这个眼、耳、鼻、舌、身,共同地领略这些诸法,乃至于意识在领受这个法尘的诸法的过程当中,这个是你所造作的、是你所化生、是你所加诸于众生的吗?”

其实,这个在经文里面,佛后面就是因为要从这个地方去暸解说,其实这个就是由我们众生有五蕴,有这个五阴,所以你会产生种种的这样子的一个色、受、想、行、识的这样子的一个觉受;也就是说因为有取阴识住,有取识阴识住,所以才会在这个地方领受觉受。那这个地方佛问完梵天以后,说“这些色声香味触是你所加诸于众生的吗?”这个大梵天也非常地老实地说:“不也!世尊啊!”“不是啦,这个不是我所作的啦。世尊!”

佛就接着再问说:【梵天!如四姓人端正丑陋、贫穷巨富、福德多少、善戒恶戒、善慧恶慧。梵天!于意云何?是汝所作,是汝所化,是汝所加耶?】(《大悲经》卷一)

佛这边又说,这个其实就是我们现在外道,就是说一神教,一神教里面经常在讲的,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的人是有这个亚当还有夏娃,那夏娃是用亚当的一根骨头所作的,亚当是这个上帝用泥土把他捏成的一个泥人把他作成的。这个道理其实就是跟当时梵天认为说这些人全部都是梵天所造作的,道理是一样的。

佛在这个地方就问说:“梵天啊!就像这个四姓人……”什么是四姓呢?在印度的时候有四种姓的人,那四种姓的人就是有婆罗门,还有剎帝力,还有这个吠舍、首陀罗,有这四个种姓的人。四个种姓的人有长得庄严的,有长得端正的,有长得比较丑陋的;那这些人也有贫穷的,也有非常富有的,也就是贫穷巨富;也有福德比较好,也有福德比较少的;那也有持受善戒的,也有持受恶戒的;也有这个善法的知见,也有善法的智慧的,也有因为邪见产生的恶见,产生恶法的智慧的人,所以有这些善慧恶慧。“梵天啊!于意云何(你觉得怎么样呢)?你真的说这些四种姓的人都是你所造作的吗?都是你所化现的吗?都是你所加诸于众生的吗?”梵天说:“不也!世尊!”所以,这一段话正好就是跟现在上帝造物主的这样子的一个观念是雷同的。

我们今天时间已经到了。下一集我们还会继续再跟各位分享“佛是万能的吗?”这样子的一个主题。

今天就先跟各位分享到这边。

阿弥陀佛!


点击数:2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