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气吞声就是修忍辱行吗?

第60集
由正益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要讲的主题是:忍气吞声是不是就是在修忍辱行?

在佛法里面,忍辱的一个关键是在说有没有起瞋心,所以,不论一个人是不是忍气吞声,或是说他跟对方一直口若悬河在作种种辩解,只要他是没有起瞋心,这样才叫作忍。就是说,忍它的目的很简单,因为瞋会让我们远离众生,远离众生可以摄受得度的因缘;因为他以后就不会想要再遇到你,他觉得遇到你,你都给他这种不好的脸色,你都给他瞋骂;所以,要看说这个人是不是起瞋心。那也看说,如果说你没有起瞋心,你的教导是用疾言厉色,可是他非常的愿意接受,这样的话类似严师的管教,他也能够相信,这样也是学佛、教导摄受众生的一个方式。所以说,忍辱行要看到底实际情况是怎么样。

如果说单纯认为我受到委屈,所以我把气吞下来,然后虽然很生气,但是我还是努力在降伏自己的这个瞋心;虽然降伏不太了,至少我没有转身去骂他,说这样叫作忍辱行,实际上并不完全是。因为忍辱中要看的是说无我。要想:辱从何来?辱就是有个忍辱的对象、所辱的对象,能够发动忍辱;发动忍辱就是我能够侮辱某某人,那哪一个人被我所侮辱。如果说这个人产生了我见,当然你就会受到忍所的对待——忍辱以及所辱。如果不是,要去想:那佛法称什么是为“我”?到底这因缘假合的、四大假合的这一个变化无常的色身是“我”吗?还是这个心识是“我”?

如果说色身是“我”,为什么以后轮回的时候它不继续跟着我走?即使是修到生天之法,或是修到什么之法,目前世间这个还是要丢,这个臭皮囊还是要丢掉;所以,显然它不是我。既然不是我的东西,我这么跟它计较要做什么?他打我,也不过打一块肉。

如果说是心,那就更不是。因为这个心时时在变异——它的喜好不定,它对于世间的种种的喜好喜新厌旧,已经让每个人自己也无法自拔;这种情况下自己都知道自己是变异无常的,如何能够称为“我”?如果称为“我”必须要有一个永恒之法,能够在三界中自由自在,然后可以自己完全自主;可是没有这个“我”,所以说,人家哪能够侮辱到什么呢?

所以,从这个地方看过来的话,忍辱要知道说无我的妙义,要能亲近于无我这个妙道,要想无人无我,然后要想这众生也都是无常性。为什么呢?众生从来就不是可以在某一道、某一世过完全没有生老病死的日子,完全可以解脱不生不死的,所以达不到,在每一个业道中你都没有办法久留;既然是如此,你如何说是常呢?因此,透过这样来想:既然我在这个人间也不会那么久,今天我也不要跟你多计较,计较也没用。

然后,如果在佛道中,要想:真实法到底是什么?真实法如果是真心的话,他的这个如来藏到底会被谁侮辱?被自己侮辱吗?自己骂自己如来藏?还是能够由别人来骂这如来藏?还是大家共同来骂成就这个如来藏被骂的功德,或是被骂的业报?都没有办法成就。你怎么去骂祂,祂如来藏不受辱,祂永远不受侮辱而且祂也不忍辱;因为祂也不需要忍辱,因为祂对于三界诸法无见无闻,所以祂不是像六识心那种见闻性,祂只了达众生的这个众生心;所以,祂不会认为你在骂祂或是怎样,祂不受骂。所以,既然我们真心根本没有办法跟骂字连结,你这样整天骂祂,或是受人家侮辱都可以安忍,因为都不是实际法。

乃至于人家骂的时候,他只不过是透过音声。什么叫音声呢?就是透过空气传递。那他骂的话有好几个字,或是一个字,不管他用了什么样的,他还是透过这样音声语言;可是这些是实际法吗?也不是啊!是要你能够听懂他在说什么,你懂得那个语文,你懂得那个音声,最后才形成骂。也就是说,如果你不愿去领纳,或是认为这不过是空气,这不过音声在变动,“我何必跟这样计较?”世间法又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所以,你要能够相信你被骂,然后理解你被骂,然后才会起种种我被侮辱的种种觉受、种种的想。那因此这也是告诉我们说,忍辱或不忍辱,实际上在这过程中全部都是自找的;就是说对于境界法呢没有办法堪忍,所以就会产生到底要不要忍辱。最重要的是,要从这地方去了解:声音没有真正的自体性,因为它是如来藏所显示的一切这种因缘假合所成就的世间法,它不是真实的。既然真实法不是它,那也没有一个真实的我被骂,然后对方也不是真实的;能骂、所骂以及骂这件事情,三者都是虚妄性,既然是这样,我还需要忍什么辱?我还需要作种种的忍吗?因此就会把这事情用正确的理解,这样把它看得比较轻淡。

可是,有时候我们因为无始以来的瞋心就是很重,所以不能够安忍;所以不能够安忍的话,就要去想自己瞋心起来要如何对治。第一个,你可以去想:瞋心它会不会有果报?有。瞋心的果报是什么?瞋心的果报最重的就是地狱。那如果说我不要去地狱,可不可以?可以啊!你可以在人间受类似地狱的果报或是说受瞋的报。那受瞋的报好吗?比如说,一个人受瞋的报是怎样?他的面相就丑恶,因为相由心生,你喜欢生气,将来的相貌就会丑陋;或是说将来就会多病,因为瞋要让你的身心受到痛楚。

所以,如果说这件事情你不应该受到骂,不应该受到侮辱,你说“可是我受到侮辱啦!”那你何必用自己的业报来更加惩罚自己?你受了第一种辱已经是多余的啦!为什么?因为你本来不应该受辱,结果你还起瞋,跟对方来互相的战斗,或是互相的辩骂,互相的打骂;本来你应该没什么事,顶多他骂完就算了,结果却导致未来不可爱的这种业报苦,不论是不是到三恶道,或是要在人间受种种苦,那就没有必要啊!我们看阿修罗,他因为有对于众生的一种慢心、斗争性,所以,他虽然可以生为天道阿修罗,可是男众的面貌就没有那么好,就是因为这业报相,还是会在这未来身有果报出来。

所以我们就可以知道:既然不是我的错,我就不应该生气,更不应该生气,绝对不要生气;因为生气的话,等于是拿别人对我的瞋怒或是打骂,然后由我自己再加一倍甚至加好几倍的惩罚。所以,瞋它的报处这样不可乐,所以我不要起瞋。

所以,透过这样的观察也可以知道说,原来忍辱是要忍住自己的瞋;因为自己的瞋没有意义,而且它对事情没有帮助。比如说两个人互相在解释一些事情,当有一个人他就抓狂了,他就讲过去的事情怎么样,你对我不好或是怎样怎样这样;另外一个人如果是也随之起舞,他无明火也上来,说你以前也是这样这样这样。那这两方面都会因为瞋而受到未来的苦果,他们本来是由闲谈然后在谈论一件事情,结果最后扯到过去的、已经发生、已经结束了、已经灭掉了这个东西,他们对这事情还纠缠不舍。所以,这种瞋实际上是给两方面带来不可爱的这种果报,而且对他现下要谈论的这个事情没有帮助。

所以,菩萨对于就事论事的,就应该还是就事论事,然后用种种方便;那些不愿意就事论事的,我们就可以减少自己的言论,那也不用说什么忍气吞声。就是说,只要对方能够堪忍你离开现场,你就应该直接先告个假,然后方便从那里脱身,不要让他的瞋恚之心再起来。

所以,忍辱就是从这地方来看自己的瞋心是不是能够降伏。本来,布施波罗蜜、持戒波罗蜜,这样我们就要知道说,应该来安忍众生的种种不可爱的种种的性障;可是,但是在这过程中有时候却是没有办法,因为七转识的运作非常的迅速,会让你措手不及,一句话就已经开口了。本来,其实在戒波罗蜜也提到,在戒波罗蜜在讲到贪瞋痴的时候,贪是用其他方式而不是直接说戒贪,这个痴也是;可是对于瞋呢,佛陀没有让大家转圜的余地,就直接说“瞋,你不可以故瞋,你不可以故意起瞋。”什么叫故意起瞋?就是你已经知道瞋了,可是你还是继续;就是说你已经警觉了,你也知道说“我不要继续瞋下去”,可是你最后还是跟着瞋的这个作意一直追着对方打。所以,这样的话就是属于犯戒,犯菩萨戒。也就是说,菩萨应该对这个地方是应该谨慎的。

然后,到了忍辱波罗蜜的时候,还是要说瞋,因为这个瞋真的是很难降伏。然后,我们可以透过事后检讨。比如说已经发了脾气,那也没办法,已经发了,那我们可以事后来忏悔,来向当事者忏悔,说:“对不起啊!我刚刚实在是我就是脾气不好,然后讲话多有冒失。那我今天跟你说对不起,请你原谅我!”类似这样。然后,在诸佛面前也应当这样说。

因为瞋它会阻碍许许多多好的因缘,对于许许多多的因缘,它会断了这个菩萨的善根性,它会让一个人在修学佛菩提道的过程中渐渐无法安忍。无法安忍什么?无法安忍:“众生怎么这么无理,众生这样没有道理的话,他难道不晓得吗?”也就是说,在这种无理又无理,无理的不断地过了日子,最后这位菩萨就可能会退堕。退堕不是说他堕入三恶道,是说他最后不想修学佛法了,他只想修学佛法中的解脱行。也就是说,佛法他当然本来知道是要真实第一谛要亲自证得;可是他觉得说:“这条路太艰辛了,我穷苦了这么多年头,我度不到一位众生!这些众生最后都会直接跟我翻脸,我不论是用怎样的心对他们,他们最后都是背弃我,最后都对我不以好的脸色;他为了个人利益最后都放弃学佛,然后他们会继续找其他的。我所度的最后结果竟然没有半个人愿意来跟我修学!我即使了解这个法,也来亲证这个法,可是却没有真正可以让我的法可以度到一个人的用武之地。”所以,这样的人他心里面就心灰意冷,他想:“菩萨道这么难行,我还是算了吧。”因此就可能会退堕。因为他在过程中起了种种的瞋心,瞋心以后,发现最后瞋到没处去,最后就灰心了;灰心就把自己佛道给葬送了,就会变成声闻人,然后以后,以能够入灭作为他解脱的职志。然而,我们说过,即使是阿罗汉能够入灭,他终究还是要怎样?还是要回到佛道来。所以,这个波罗蜜法还是要修学。

这个波罗蜜法就是无相、无愿、无求,忍也是啊!因为更广义的话,是超过忍辱来说忍。忍,你要忍住于这个无相法。什么叫无相法?就是,不是三界中的形相之法。祂这个如来藏——这个真心,祂就是这个模样,祂没有形没有相,而且祂没有六识见闻觉知。他一想:“那我要祂做什么?”不,你还是要找到祂;因为,你不找到祂,你的佛道不能够完全的开展出来。因为你不知道自己的自心,你怎么有办法知道说,你可以依靠这样真如?你想的都是一个假想的、虚妄的、从你的意识心所施设建立的真如心,而不是真实的真如心,这样的话,永远还是没有办法作为依靠。所以,自归依佛,自归依法,自归依僧——佛法是说自归依处的,不是说归依他处,或是归依自己心里面意识心所想施设的一个法尘相。

所以,要对于这个法要安忍。虽然证悟之后,没有人然后可以呢,众生可以施设方便来救度——可能搞不好只有一位,这样要精挑细选,然后才得到这一位,可是也是要安忍。以前印度就是如此。佛陀示现灭度之后,禅宗的传法都是一位传一位,只能找到一位的真正的修学的弟子;可是这些禅师们、这些证悟者们,还是能够安忍。他不会讲说“反正我因缘就是应该要广传所有的人”,可是实际上他传不开来;那同样的,在那种情况他还是要安忍。我们来看到六祖惠能大师,他当初证悟之后他必须要安忍。他安忍什么呢?安忍这个法证得以后要被人家追杀,他要躲在猎人的队伍中,要躲十几年。十几年中一日过一日,他一样心志不退;他不会想说:“过十几年这么辛苦,我还是赶快找一个人把它传了算了!然后看看哪一个人有因缘,然后我就赶快隐居起来好了,也不用再受这种追杀的种种的苦。”可是没有,他还是能够安忍。

所以,安忍这才是真正的法。安忍的法,然后是一直遍三界,遍菩萨种种的位次而存在的。安忍,忍的极果是什么?就是佛,佛地。所以,菩萨的忍,有举凡:内忍,就是身心所受的一切苦创的,不论是冬天、夏天,种种这些忍;然后,以及受人家这种伤害忍,叫作外忍。

外忍就是说,有人来骂菩萨,然后或是骂到兄弟姊妹,或骂到亲缘眷属,这也都属于外忍。那有一种外忍是还要忍的,就是骂到三宝,骂到佛法僧,侮辱佛法僧,你还是要安忍。不是说菩萨不去对于这一个人教化,当他发现这个人不可理喻的时候,他要选择的方式就是如何对这个众生有好处。如果说可以跟他来讲一些佛法,让他知道说,让他理解,这个菩萨当然会马上讲;然后,菩萨在讲的时候一样对方继续骂,可是菩萨还是不起瞋心,只是把这些如理的法告诉对方,这些法是如何如何如何。这样都是属于外忍。就是说,外忍的范围也很广;因为别人不知道骂什么,这对象实在是太多了。所以,不是遇到骂三宝的话就要起瞋心,说我要护持正法,然后跟对方对骂,这样也不是完全如理;而是跟对方讲理,对方不接受也没关系,继续讲理,继续对被他误导的众生来讲理,让其他被他误导的众生能够脱离邪见。至于这位主事者,他一直诽谤,一直谩骂,这时候菩萨要生起一个心念。什么心念呢?就是说,你应当来摄受他。因为一切的有情,你都应该秉于当初所发的四宏誓愿——“众生无边誓愿度”,来摄受他;不可以因为他就是喜欢诽谤三宝,你就不相信自己所发的誓愿,然后就放弃。所以,这个外忍就是如此。

再来说,菩萨还有一个忍叫作“法忍”。菩萨的忍非常多,其中这个法忍就是对于第一义谛的忍。第一义谛的忍就是说,在无常之法最后佛陀说,一切诸法真如——贪有贪真如,瞋有瞋真如,痴有痴真如,三毒都有真如;那这样的话众生不能理解,想:“这法怎么会这样讲呢?法这样不可思议!”这意思就是说,对于第一义谛法要能够忍受、熏习,对于不懂经典的地方,要能够咨求这个善知识来学。因为一切法都是这个真如心所生,都是如来藏所出生,当然一切诸法不能脱离这真如心。所以说为,一切诸法不管是贪瞋痴、不贪不瞋不痴,也都是真如;因为他们如果没有真如心作为这个最重要支持的因,他们根本不会出现。所以,要对于这样的法来安忍,这样才是叫作忍之行、忍波罗蜜。

好,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4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