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乘菩提依如来藏而建立(上)

第108集
由正源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三乘菩提概说”这一集我们要来探讨的是:二乘菩提依如来藏而建立。

二乘菩提指的就是声闻、缘觉所证解脱道,他们的最后果证,也就是我们在前面单元中为大家解说的有余涅槃与无余涅槃。然而,二乘解脱道修证的过程,以及最后果证的有余涅槃与无余涅槃,却是依不为二乘人所知、不在二乘解脱道修证范围内的第八识如来藏而建立的。我们不妨就以声闻解脱道的修证来加以说明。

声闻解脱道的修证就是四向四果,其中初果须陀洹所要修证的是断三缚结——我见、疑见、戒禁取见,而断我见就是要不认见闻觉知六识心以及处处作主的第七识意根为真实不坏我。四大部阿含中处处记载了,佛陀开示眼耳鼻舌身意六识都是根与尘为缘所生。

例如在《杂阿含经》卷九中:【佛告比丘:“眼因缘色,眼识生。所以者何?若眼识生,一切眼色因缘故。耳声因缘、鼻香因缘、舌味因缘、意法因缘意识生,所以者何?诸所有意识,彼一切皆意、法因缘生故。是名比丘!眼识因缘生,乃至意识因缘生。”】(《杂阿含经》卷九)

也就是说,六识的见闻觉知性,要有六根、六尘为缘才能够出生运作,所以觉知心虚妄,当然不可能是真实的自我。但这样断我见,只是三缚结中的我见的一部分。接着还要了解觉知心所依的六尘是如何生起,六尘也是要依六根才能生起及存在,那由此就可以证明六尘的虚妄性,那就又断了一部分的我见。然后再观察六根的生起,是否能够无因无缘而生起呢?推究的结果是,五色根必须有阿含中世尊所说“本识”为因才能生起,本识就是如来藏;而意根也必然是由本识为因而生起的。这样子观察及推究的结果,以十八界五阴为真实自我的邪见就可以断除,并且在深心中确实接受了,这样才是声闻初果。

那外道的凡夫呢,把五阴十八界执为真我,导致五阴我见出生而无法断除,归结起来,都是因为误认六识心是真实所导致的。因为不知六识心虚妄,所以就有虽然断除色阴我见,却不肯断其他四阴我见的人,佛门中离念灵知的信受者就是属于这一类;乃至有虽然断了色阴我见、识阴我见,但是仍然不能够断受想行阴我见的这一类人,这是原来坚持“离念灵知心常住”,后来改为主张“六识自性就是常住佛性”的人他们的落处。这二种人都是不知道:解脱道的亲证是要探讨“识灭”的道理,特别是意识灭除的境界,并且要能够接受意识自我的永远灭除;否则就只能够跟常见外道同流,连取证声闻初果解脱道都不可能,因为意识心正是常见外道所说的“常住不灭心”。虽然意识在眠熟、闷绝、正死位、灭尽定、无想定这五种情况下会断灭,但严格说,毕竟都只是暂时断灭,只要离开这五种情况,意识就会再生起,并不是永远断灭而不再现起;必须是意根断灭了,意识才有可能永远的断灭,这才是佛在阿含解脱道中所说的“识灭”。

也就是说,声闻修行人透过意识正确的思惟与观行,让意根能够完全接受“自己是虚妄,只有本识入胎识就是第八识如来藏真实存在”,而能够让意根自己不再从本识如来藏中出生,意根断灭了,识阴六识乃至五阴十八界便永远不再出现于三界中。这样灭尽自己的五阴十八界,才是佛所开示的能够亲证无余涅槃解脱果的解脱道的真实义理。

佛在经中也教导弟子,应该要灭尽色、受、想、行、识五阴,然后入涅槃。譬如《杂阿含经》卷三中,佛这样子开示:

【彼色是无常、苦、变易之法。若彼色受阴,永断无余,究竟舍离、灭尽、离欲、寂没。余色受阴更不相续、不起、不出,是名为妙,是名寂静,是名舍离一切有余爱尽、无欲、灭尽、涅槃。】(《杂阿含经》卷三)

接着,佛又进一步的针对受、想、行、识这四阴,也同样这样子为弟子们来开示。然后最后佛再告诉弟子们:

【比丘!若于此法以智慧思惟、观察、分别、忍,是名随信行。超升离生,越凡夫地,未得须陀洹果,中间不死,必得须陀洹果。比丘!若于此法增上智慧思惟、观察、忍,是名随法行。超升离生,越凡夫地,未得须陀洹果,中间不死,必得须陀洹果。比丘!于此法如实正慧等见,三结尽断知,谓身见、戒取、疑。比丘!是名须陀洹果,不堕恶道,必定正趣三菩提,七有天人往生,然后究竟苦边。】(《杂阿含经》卷三)

意思就是说,对于五阴是无常、苦、变易之法的道理,以及对于五阴“永断无余,究竟舍离、灭尽、离欲、寂没,不相续、不起、不出”就是涅槃的道理,都能够以智慧思惟、观察、忍,然后就这样随信行乃至随法行的声闻法道修行人,而中间不死,必得须陀洹果,也就是当生就能证得声闻初果,能够断尽我见、疑见、戒禁取见——三缚结,不再堕入三恶道;进而再经过七次人天往返受生,就能够证得四果阿罗汉的有余涅槃,究竟到达诸苦的边际。

初果人正是因为这样子如实的现观,接受了识阴六识都是缘生的虚妄法,乃至于接受五阴是无常、苦、变异之法,所以断除了识阴为我乃至五阴为我的我见,而能安忍于五阴永断无余、究竟舍离、灭尽、离欲、寂没的解脱道正见中,因此断除了五阴我、十八界我是真实不坏的世间我见;依凭这样的断我见的功德,疑见随之也就断除,所以对于初果是否真的可以实证,对于诸方大师是否已经断我见,都能明确判断而不会有所怀疑;又因为在解脱道上的疑见已经断除的缘故,对于诸方大师所施设的戒禁是否能够帮助学人得到解脱,也能够判断而无所怀疑,就是也断了戒禁取见。到这个地步,就能够让人流转生死的三种系缚都断除,那就成为佛法中的声闻初果人。这样的初果人对于佛所说,无余涅槃是未来世的五阴“更不相续、不起、不出,是名为妙,是名寂静”,必定是心无恐惧,显然已经能够安忍接受无余涅槃是灭尽五阴十八界我的正理。

但是,五阴十八界灭尽无余的无余涅槃,却不是落入断灭空。为什么呢?就如同空的村落,是因为无人,所以称为空村,并不是因为村子本身不存在而称为空村。而五阴十八界本来就是因缘所生法,也是依如来藏为因,藉缘所生起;也会依如来藏为因,藉缘而灭没。因此,声闻解脱道修行人灭尽未来世的名色,是以如来藏为因,断尽了见、思二惑现行为缘的和合运作下,如来藏不再出生未来世五阴名色,而说为灭尽名色;可是呢,能生五阴名色的根本因如来藏,并不会因此就断灭,只是不再出生蕴处界等这些的法,而安住在一切法灭尽的自住境界,这也就是佛陀开示五阴“更不相续、不起、不出”的灭尽境界,是一切法灭尽无余、唯有如来藏独住的涅槃境界。

然而,这种灭尽一切法的涅槃境界,连意识自己都要灭尽。如果又否定有如来藏常住,那就会让依声闻法修行的二乘学人,在观察及思惟意识永灭的境界后,误以为这样是一切法都断灭的境界,所以心生恐惧骇怕,却不自知是堕入了断灭见中。正如佛在《中阿含经》卷五十四中这样开示:【比丘者,如是见、如是说:“彼或昔时无,设有,我不得。”彼如是见、如是说,忧戚烦劳、啼哭椎胸而发狂痴,比丘!如是因内有恐怖也!】(《中阿含经》卷五十四)

因为有一类二乘学人,依世尊开示的解脱道,观察到应当灭尽一切法才能得到解脱;却将一切法灭尽的断灭空相,执为是佛说的解脱道。所以这类人说“五阴是过去没有的法,现今存在的五阴其中没有我可得”,却将这种五阴无我的解脱道正见,当成是“五阴断灭时的断灭相才是真实解脱”的断灭论邪见;因此,他们就会心生忧戚烦劳,啼哭椎胸而发狂痴。这类人其实是错解了佛陀依有如来藏独住所宣说的解脱道涅槃境界,而落入了一切法断灭的断灭见中。所以,佛说这样的人,其实是持一切法灭尽的断灭见以为解脱的人,因此他们才会落入对于解脱心生恐惧骇怕的内有恐怖之中。

可见,声闻初果也是因为弟子们信受而安忍于“无余涅槃虽然五阴十八界一切法灭尽无余了,却还有如来藏独住,不是断灭”的佛陀圣教开示,然后随信行乃至随法行,才能够证得的。声闻初果是这样子,四果阿罗汉当然更不会认可蕴处界坏灭时的寂灭相为真,这从《杂阿含经》记载了舍利弗尊者破斥焰摩迦比丘“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无所有”这样恶邪见的一段经文,就可以得到印证。

在这段经文中,舍利弗尊者指出问题,来问焰摩迦比丘。首先是问:“五阴无常、苦,是变易法,多闻圣弟子在这五阴中能够见我、异我、相在不?”就是在总问这五阴与真实常住我的关系。接着,就一项一项的来提问,问说:“五阴是如来耶?异五阴有如来耶?五阴中有如来耶?如来中有五阴耶?非五阴有如来耶?”这就是在问焰摩迦比丘:“五阴是如来的常住身吗?五阴与如来的常住身是和合在一起,五阴中有如来,如来中有五阴,二者无法分别吗?以及,离了五阴能找到如来的常住身吗?”就是借着提问,有次第地引导焰摩迦比丘一步一步去思惟观行。终于让焰摩迦比丘承认,自己所说“阿罗汉身坏命终无所有”,是因为不解与无明所生的恶邪见;而如今听闻舍利弗尊者开示后,这些邪见一切悉断。这段经文当中还记载了:“尊者舍利弗说是法时,焰摩迦比丘远尘离垢,得法眼净。”就是证得声闻初果。

这段经文中,舍利弗尊者向焰摩迦比丘提问的问题,其实就是阿含圣典中多处所记载,佛陀有关“五阴非我,不异我,不相在”,或者是“五阴非我,非异我,不相在”的圣教开示。比如《杂阿含经》卷三:【佛告比丘:“善哉!善哉!色无我,无我者则无常,无常者则是苦。若苦者,彼一切非我、不异我、不相在,当作是观。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多闻圣弟子于此五受阴观察非我、非我所。如是观察已,于世间都无所取;无所取者,则无所著;无所著者,自觉涅槃:‘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杂阿含经》卷三)

都是在强调变异生灭的五阴都是非我,这就是已经隐含着,五阴之外其实还有一个如来常住身真我存在。而这个真我如来是不能离开五阴来说祂存在于世间,但也不能够说祂是与五阴和合不可分的。那这个与众生五阴十八界同在,却不是众生五阴十八界的如来常住身真我,当然就是众生的第八识如来藏。

但是,声闻人观行的标的都是无常变异的五阴十八界,那么阿罗汉身坏命终以后,究竟是不是一无所有的断灭空呢?对于不以取证大乘别教见道,就是不以亲证如来藏为必要的声闻人,就只能够随信行、随法行。所以,经文中舍利弗尊者要向焰摩迦比丘强调说“如来见法真实、如,住无所得,无所施设。”就是信受佛语:有一个法是真实存在,不是施设建立的,祂是如如不动,常住于无所得的境界中。这样观察五阴之后,就不会像愚痴无闻凡夫一样,把五阴当作常住不坏法,当作安隐的法,当作不病的法,当作是真实的我及我所。因为这样子错误认知,就会时时保持护惜着五阴,结果却是被这五阴怨家所害,而不能解脱。那就能够对世间五阴都无所执取,无所执取所以就无所耽著,无所耽著最后就能够证得涅槃解脱;然后向佛禀白:“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

可见,能够真实修证声闻解脱道初果乃至阿罗汉果的二乘圣人,他们信受安忍的涅槃,是一切法灭尽无余,可是却有如来藏独住的涅槃境界;也就是说,他们都是认同有如来藏存在,才能够实证解脱果的。因此,如果否定如来藏,就会让二乘人所求证的涅槃落入断灭中,使得解脱道中有余涅槃、无余涅槃的亲证成为空谈,佛陀初转法轮所宣说的解脱道,那就成为无法实证的戏论。然而,佛陀是实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怎么会以戏论空谈来教导弟子呢?况且,阿含经典中佛陀处处隐覆而说有常住法,有本住法,就是说有如来藏;并且也处处可以看得到,弟子们因为佛陀这样教导之后,那就能够证得解脱果。所以,从这样的说明中就可以来证明说,二乘菩提的解脱道,他们所要证得的有余涅槃及无余涅槃之所以不会落入断灭,就是因为这个解脱道确实是依如来藏而建立的,这样才能够修证。

今天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就为大家解说到此。

阿弥陀佛!


点击数: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