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之不共道(十一)

第95集
由正伟法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继续收看我们“三乘菩提概说”的节目。我们今天将要继续进行今天所要说的内容,今天我们要从三乘菩提的异同之中,来说明二乘菩提与大乘菩提的境界差别中智净的不同。

在前面的课程里面,我们已经说明了,二乘菩提与大乘菩提之境界差别中断疑的不同,对于多闻、思惟疲厌与否的不同,这样显示大乘菩提殊胜于二乘菩提。今天我们要从第三个部分,也就是智器清净之不同来说明。这也就是说,实证二乘菩提的二乘圣人,以及实证大乘佛菩提的大乘圣者,乃至究竟成就佛菩提道的佛陀世尊,对于智器是否清净,这当中是有许多的差异,而且是很大的差异。

我们先举一段佛陀在《菩萨优婆塞戒经》卷一当中所开示的内容来说明。

佛陀说:“善男子!譬如净物置之净器,表里俱净。声闻缘觉智虽清净而器不净。如来不尔,智器俱净,是故名佛。”(《菩萨优婆塞戒经》卷一)

我们从这一段经文的开示内容就可以知道,声闻、缘觉乃是智净、器不净,诸佛如来则是智器俱净。我们先看佛陀是怎么说的,佛陀说:“善男子啊!譬如把清净的食物放在清净的容器里面,这样不仅外面的容器是清净的,里面的食物也是清净的。这样的譬喻如同声闻、缘觉的解脱智慧虽然是清净的,但他们的根器却是不清净的,这就好像食物清净而器皿不清净一般。然而菩萨修到究竟位而成就佛道的时候,乃是智、器统统俱净,也就是表里俱净——不仅佛陀的智慧清净,根器也是清净;因为是这样智器俱净,所以称为佛陀。二乘圣人虽然证解脱果,但是却不能称为佛陀。”

我们从这里佛陀的圣教所说我们就知道,这是指声闻种性以及缘觉种性的圣者,他们实证的解脱智慧虽然是清净的,因为他们是真正实证解脱,而能够出离三界的生死,不再取受后有,所以他们的解脱智慧乃是清净的;但是,他们的种性,他们的根性,或者他们这个法器,以佛菩提道来看,却不是清净的。为什么佛陀要这样说呢?因为定性二乘人,他们舍寿后就会入无余涅槃,所以他们永远无法成就佛道。所以,对于大乘佛菩提道的实证根器而说,这样的二乘根器反而不是清净的,反而是低劣的。

我们举例,例如马鸣菩萨曾在《大乘起信论》卷二当中也有类似的开示,我们看马鸣菩萨怎么说:

“此等发心皆悉未定,若遇恶缘,或时退堕二乘地故。”(《大乘起信论》卷二)

虽然短短一段,这内容就是说,有些人他们对于大乘法的发心,乃是未能确定而心得决定;也就是,有的人菩萨性乃是不确定的,对于成就佛道的发心,乃是无法心得决定,所以他们的发心根器乃是不定的。为什么会是这样呢?马鸣菩萨说,如果这些众生遇到恶因缘的话,有的时候就会遇到声闻之师或者缘觉之师,遇到声闻缘觉之师,只有教导这位众生趣向二乘的实证,没有教导大乘佛菩提道的究竟法道;因此,二乘的声闻缘觉之师,就让这个众生退堕于二乘的境界之中了,因此无法成就大乘佛菩提道的果德。

所以,如果是大乘根器的初机学人,如果被声闻缘觉之师来教导,因此而改依声闻缘觉的志愿,而放弃了大乘佛菩提道的殊胜志愿,马鸣菩萨说,这样的人叫作“退堕二乘地”;也就是说,他的佛菩提芽是烧焦了,他的佛菩提种也已经败坏了。因此才有经论上说,二乘种性的人名为“焦芽败种”。所以,“焦芽败种”是说,这个人他的佛菩提芽已经烧焦了,没有办法继续发芽了,也说他的佛菩提种已经败坏了,不会成为优良的树种了。因此马鸣菩萨才会说,这些是改为二乘种性的人,名为“退堕二乘地”;马鸣菩萨用“退堕”这两个字,也就是退失佛菩提的意思,这是下堕的情形。

所以,佛陀在《菩萨优婆塞戒经》这里才说,声闻缘觉种性的人,他们乃是智净、器不净。因为,他们的佛菩提的根性其实已经烧焦,或者已经败坏了,他们的菩提芽已经焦了,菩提种已经败坏了,成为焦芽败种,成为自了汉的二乘种性。这样他们无法利益广大的众生,无法成就究竟的佛道。所以,这样的种性其实就是器皿不净,就是佛陀在《优婆塞戒经》里面所说的智净、器不净。

然而,这里所说的二乘圣者,他们是智慧清净,这也只是从二乘解脱道的实证来说,并不是从大乘佛菩提道的智慧来说。因为从二乘解脱道的解脱智慧角度来说,二乘圣者他们的解脱慧乃是清净的,因为二乘圣者的声闻阿罗汉以及缘觉辟支佛,他们已经断尽了我见、我执;因此,对于三界爱的现行已经永远断尽,他们断尽见惑与思惑,所以实证了解脱道的果德,他们已经断尽了三界爱的现行,所以他们具足了解脱的智慧,能够于舍寿之后出离三界生死。但是,这样的解脱智慧功德,相当于外道凡夫而说,他们是极为清净的智慧,因为具足二乘解脱智而显得清净;所以佛陀说,二乘声闻缘觉智慧清净。但是,从佛菩提道的角度来看,声闻缘觉也只是解脱智清净,但是其法行是不清净的。二乘人对于烦恼障所摄的习气种子还没有断尽,所以对于大乘解脱道的清净智慧来说,二乘人的解脱智慧仍然不够清净。对于破除所知障所摄的而证得的智慧,这个是不共二乘,这是二乘所无有的,从这一点来看,二乘的智慧也不够清净。

因此,二乘种性的声闻缘觉圣者,他们就是佛陀譬喻的“食净而器不净”;也就是说,声闻缘觉的圣者,他们对于解脱道的法义,他是清净的,然而他们的根器却不够清净。意思是说,菩萨修到究竟位的时候,也就是成佛,是表里俱净,二乘人只是法净、智慧净,而人不净。二乘声闻缘觉圣者,他们虽然实证解脱,而有清净的解脱慧,但是,从这个成佛之道来说,他们的根器却是不清净。因为定性的二乘声闻圣者,他们虽然实证解脱,能够出离了三界生死,但是,他们于舍寿后,就不会在三界中出生;因此,这样的声闻圣者于无量世来看,他们是无法利益更多的众生,因此对于广大无边的众生来说,这是不清净的根器;因此说之为焦芽败种,菩提芽烧焦了,菩提种败坏了。因此,这样的定性二乘人对于广大众生乃是无有利益,所以佛陀才说二乘人根器不净。

而且,这类二乘人他们其实是堕于无为广大深坑的,因为二乘种性的根器关系,所以佛陀也无法对他们作生长利益,被这些种性所障碍的缘故。例如我们看《大方广佛华严经》卷五十一〈如来出现品〉的开示:

“佛子!如来智慧大药王树,唯于二处不能为作生长利益,所谓:二乘堕于无为广大深坑,及坏善根非器众生,溺大邪见贪爱之水;然亦于彼曾无厌舍。”(《大方广佛华严经》卷五十一)

这里的圣教说:佛陀的智慧乃是犹如大药王树一般,可以长时疗治一切的病苦,能够作为生长利益的所依;但是,无量众生当中,只有两种众生,佛陀的广大智慧也没有办法为作生长利益。哪两种人呢?第一种乃是定性二乘种性的人,他们堕于执著无为的广大深坑之中;另外一种乃是坏善根的非器众生,因为他们沈溺于广大邪见的贪爱之水之中。虽然是这样,这两类种性的人是如此,但是佛陀还是不曾厌舍一切的众生,一样的摄受。所以,从这段圣教开示我们也可以证明,二乘乃是根器不净。

我们再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说,定性的二乘人,他们除了堕于无为广大深坑之外,其实他们也是对于生死有所执著的;所以经论上说,二乘执著生死而生怖畏,这就是因为定性二乘人他们执著于生死,因此而产生了恐怖畏惧之心。所以,二乘的根器乃是不清净的,所以佛陀说之为器不净。

而且,定性的二乘人他们也是无有大慈大悲之心,因此无法堪受大乘法器,所以佛陀说之为器不净。例如在《大方便佛报恩经》卷六中说:“佛有大慈大悲,舍利弗无大慈悲。”(《大方便报佛恩经》卷六)从这一段开示,也是因为二乘人他们的慈悲心太小,所以根器不清净,这也是我们前面几堂课,引出鸽入佛影而不畏惧安然的典故。

另外,二乘人他们对于真实法无法实证,就是因为种性、根器、心量都普遍的狭小。这样的二乘人,他们对于整个成佛之道来说,乃是不清净的,这样的二乘根器是不清净的根器,所以佛陀说根器不净。因此佛陀说,二乘缘觉声闻圣人是器不净。

而且,真正的佛菩提道的精进波罗蜜多的精进用功,乃是要去除二乘的执著,也就是要去除二乘种性堕于无为广大深坑的执著之外,同时也要去除二乘种性对于生死有所执著;这些二乘执著都能够去除的话,如此的根器才能够说为清净。我们举一段佛陀于《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卷七〈精进波罗蜜多品〉的开示来看看。

佛陀说:“精进之人亦复如是,于彼生死淤泥之中,生菩提芽、出二乘执,开真实相,显示涅槃。”(《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卷七)

佛陀说,大乘佛菩提道能够精进的人,他们也是如此,他们能够于三界生死的淤泥之中,让众生生起菩提芽,而能够出离二乘声闻种性的执著,并且能够开显法界的真实相,而显示涅槃不生不灭的正理。因此,佛菩提道的真正精进,得要出二乘执。

所以,只有修习大乘佛菩提道者,最后而成就究竟圆满的如来世尊,才是真正的智器俱净。所以我们知道,大乘佛菩提道的佛种性,乃是最为尊贵的种性,是尊贵种性的众生,乃是最为清净的根器,二乘人的种性乃是不清净的。所以,佛陀才在《优婆塞戒经》当中说,二乘声闻缘觉器不净。

再者,我们从另外一个层面看,二乘圣者的解脱的智慧,对于解脱道来说虽然名为清净;但是,相对于佛菩提道的实证者来说,这个清净的智慧却不完全清净;因为还有烦恼障所摄的习气种子未除,还有所知障所摄的尘沙惑未尽,因此,二乘智慧不是究竟清净。只有究竟佛陀的智慧才是真正的清净,因此佛陀才是智器俱净。不仅如此,佛陀的佛菩提智才是真正的清净无染,二乘圣者他们的智慧,还无法断除习气种子,所以无法跟佛陀匹敌。所以佛陀心中没有任何染污的习气种子,而二乘圣者还有很多。相对而言,二乘圣者只有解脱法净,而且,这个解脱法的清净也只是断除三界爱的现行而已;对于二乘圣者,他们仍然有许多的习气种子存在他们心中,他们是无法断除净尽的。除了三界爱的习气种子无法断尽之外,二乘圣者对于五阴的习气种子也是无法断尽,因此佛陀说,声闻缘觉为器不净。

好!我们再举一段佛陀在《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三百六十三〈多问不二品〉中的开示,我们就知道,声闻独觉他们是还有习气相续存在的,所以他们乃是器不清净。

佛陀说:【善现!习气相续实非烦恼,然诸声闻及诸独觉烦恼已断,犹有少分似贪瞋痴身、语、意转,即说此为习气相续。此在愚夫异生相续能引无义,非在声闻、独觉相续能引无义,如是一切习气相续,诸佛永无。】(《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三百六十三)

所以,诸佛如来乃是永无一切的习气相续;但是声闻独觉圣者,他们虽然已经断尽烦恼的现行,但是,他们仍然有许多的习气种子尚未断除。因此,佛陀于《菩萨优婆塞戒经》当中说,声闻缘觉圣者,他们乃是器不净,只有如来才是智器俱净。

所以,成佛就是修学大乘法后最后成就的果位,此时一定是表里俱净的,一定是智器俱净的。而证得二乘菩提的声闻缘觉圣者的解脱智,虽然相对于凡夫外道来说是清净的,但是声闻缘觉圣者的根器仍然是不清净的。因为,二乘菩提所发起的实证解脱智慧虽然相对于清净,因为能使二乘圣人可以出离三界分段生死的轮回;可是他们的第八识心体之中,仍然还有种子不清净,还有许多习气种子不清净,所以说二乘人乃是器不净。然而诸佛如来却是不一样,祂们不仅是智慧清净,而且出生这样清净智慧的第八识,也就是诸佛如来的无垢识中的所有种子,也是究竟清净的,没有任何一个不净的种子,这就是诸佛如来智器俱净。

我们再从另外一个层面来看,声闻独觉的根器不净。我们看《杂宝藏经》卷三有一段佛典故事,是有关仇伽离谤舍利弗等缘的典故。

佛陀于此经中说:“当知,声闻人不能为众生作大善知识。”佛陀是这样作结论的喔!所以,声闻人无法作一切众生的大善知识。因此,佛陀又再举出弥勒菩萨过去世的事迹,来显示只有菩萨才能成为众生的大善知识。所以,佛陀在这个《杂宝藏经》卷三最后是这样下结论的。佛陀说:“当知菩萨有大方便,真是众生善知识。”(《杂宝藏经》卷三)所以,二乘乃是器不净,因为没有办法当众生的大善知识;只有菩萨或者成就究竟的佛陀,才是智器俱净。

我们从经典圣教中的开示以及法界实相的正理的论证,就可以举出很多的证据,可以从很多的层面来说,二乘乃是器不净。例如,我们可以从断生死流转,可以从令渡四瀑流,从除诸烦恼病,断诸蕴烦恼习气相续,令能灭尽无余,这样来利益众生而为说法。可是,菩萨和声闻的作法不一样。大乘的菩萨摩诃萨,乃是为了无量无边的众生而这样行菩萨道,而这样来为众生说法;但是,声闻独觉只是为了自己而为众生说法,因此二乘乃是器不净。菩萨成就大悲等流果,以大悲为因,为众生说法;声闻独觉不为大悲等流果,没有大悲因,所以声闻独觉是器不净。

从经论中还有甚多的法可以证明,二乘声闻缘觉乃是器不净,只有大乘的菩萨,乃至成究竟佛道,才是究竟的清净。所以,大乘佛菩提道实证内涵可以显示出,佛菩提道究竟佛果乃是智器俱净,名之为佛,显示大乘佛菩提与二乘佛菩提在境界上有种种不同的差别。

今天时间的关系,我们说明到这里。谢谢大家的收看!

阿弥陀佛!


点击数: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