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之不共道(六)

第90集
由正光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

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一系列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概说”。今天将继续上一集的主题:三乘菩提之不共道。

上一集谈到一念无明与无始无明。一念无明是指一念刚消灭已,下一念又再次出生,如是念念不断地生灭,使得众生不知蕴处界虚妄,执以为实,因而流转生死不已,这样的无明就是一念无明;它包括了烦恼现行与习气种子随眠,烦恼的现行就是我见、我执、我所执,习气就是指往昔所熏习因而成为一种习惯性的行为。无始无明是指对生命实相无所了知的无明,这些无明包括了心上烦恼、止上烦恼、观上烦恼、禅上烦恼等等恒河沙数修所断烦恼;这些烦恼从无始劫以来就存在,但与众生心不相应,所以成为无始无明。二乘人在解脱道只断除了烦恼现行,不断习气种子随眠、无始无明,却无妨二乘无学入无余涅槃;菩萨不仅断除烦恼的现行,也断除习气种子随眠以及无始无明,最后成为四智圆明的究竟佛。

接下来这一集要谈的是:三乘的异生性之差别。那就是菩萨的异生性深且广,于进入初地才究竟断除;二乘人异生性浅而狭,于见道时就断了。至于什么是异生性,有很多人不知道,所以应该要先解释它的定义是什么。所谓的异生性,就是今世造下未来世异于此生应该当人的果报,因而下堕三恶道受生死轮回等苦的体性,名为异生性。也就是说,今世造下了下一世无法再当人的恶业,当然只有下堕三恶道受无量苦的份了,像这样造作未来世无法再当人的体性就是异生性。它包括了谤佛、谤法、谤贤圣、破十重戒,以及破法毘奈耶,也就是破法戒等等。

譬如谤佛部分:认为佛临命终时“其言也乱”,认为佛所说的真心如来藏是外道神我,没有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以及没有东方琉璃世界药师佛等等。谤法部分:坚持意识觉知心就是真实心,认定离念灵知心就是真心,否定了第八识存在而说一切缘起性空就是生命实相,或者否定了第八识,坚持意识心就是一切染净法的根本,或者认为大乘非佛说等等。谤贤圣部分:跟随及接受恶知识的邪教导,诽谤真善知识为邪魔外道;或者不肯接受真善知识教导,诽谤真善知识不如法,或者无根诽谤真善知识,或者不经意说了真善知识坏话等等。使得未来世人身不保,因而要下堕三恶道受无量苦。

在佛门中有三个很好的例子,可以作为大众说明。

第一个例子是有关谤佛的部分,在佛世善星比丘虽然有四禅功夫,并认为自己已经证得阿罗汉,舍寿后可以入无余涅槃。佛曾告诉善星比丘,那不是无余涅槃境界,而是四禅,可是善星比丘仍然坚持自己已经证得阿罗汉,所以佛在《大般涅槃经》曾开示:

【善星比丘虽复读诵十二部经,获得四禅,乃至不解一偈、一句、一字之义,亲近恶友。失四禅已,生恶邪见,作如是说:“无佛,无法,无有涅槃。”】(《大般涅槃经》卷三十三)

也就是说,善星比丘认为自己已经证得阿罗汉,可以入无余涅槃;后来知道自己无法入无余涅槃,反而诽谤世尊说“没有佛,没有法,也没有涅槃!”当善星比丘口出恶言时,生身就下堕阿鼻地狱。这就是不相信佛说,今生诽谤世尊而造下难以承受的异生性,而下堕三恶道的真实例子。

此外,在《四阿含》都有这样的记载,佛弟子在外与人论法回来后,都会向佛禀白,今天与某某人论法,论法的内容是什么。讲完之后再向佛请示:“不知道这样的说法,有没有异于佛说,有没有成就诽谤如来的重罪。”佛就会依照佛弟子所说的内容判断,如果符合佛说,佛就会开示:“你这样说法没有异于佛说,没有诽谤世尊。”从这里可以知道,只要说法与佛颠倒就是二说,就是谤佛,已经为自己造下难以承受的异生性,未来要下堕三恶道受无量苦。

第二个例子是有关谤法的部分,那就是世亲菩萨早年诽谤大乘法的真实例子。世亲菩萨早年信奉小乘法,因而诽谤大乘法,使得世亲菩萨造下未来要下堕三恶道受苦的异生性。幸好他的哥哥无著菩萨劝告,告诉他大乘法的胜妙处,以及大乘法异于二乘殊胜的地方,使得世亲菩萨幡然悔悟,知道自己错了,不再诽谤大乘。然而诽谤大乘法的恶业已经造了,所以世亲菩萨想割舌来谢罪;但是无著菩萨告诉世亲菩萨,割舌是无法免除诽谤大乘法的大恶业,唯有努力弘扬大乘法,努力弘扬世尊所说的正法,未来才有可能扭转如此的大恶业。后来世亲菩萨听从无著菩萨的劝告,以谤法之舌尽其一生努力弘扬大乘法;不仅后来有千部论主的美誉,而且还扭转诽谤大乘法的大恶业,使得自己的证量邻近于初地。如果世亲菩萨早年不诽谤大乘法,一开始就弘扬大乘法,相信他舍寿时的证量早已经超过初地了。

这个例子告诉大众两个重点。

第一个重点:诽谤大乘法的结果,未来就是要下堕三恶道,不再保有此世生为人的果报。像这种因为诽谤佛的正法因而下堕三恶道的体性,就是异生性。这样的异生性在佛门中很容易成就,只是很多人不知道而已,还自以为自己说法很正确。譬如应成派中观六识论者,主张大乘非佛说,认为大乘法是佛般涅槃后佛弟子们对于佛陀的怀念,也就是说大乘法不是世尊亲口说的,而是佛般涅槃后,由佛弟子们长期结集出来的;这样的说法已经造下难以承受的异生性,未来要下堕三恶道受苦。又譬如坦特罗佛教行者自称,所说的法是其他法门所没有的,比其他法门更为殊胜;所以对外宣称,这是上上根器的人才能修学的法,一般人是无法相应的,如果要修学,一定要先修学其他法门,成就之后才能修学。然而,坦特罗佛教所说的法,根本不是佛所说的正法,乃是古印度性力派将不清净的外道法套入佛法名相,进而渗入佛门中,还夸大事实,以此来笼罩众生走向外道法中,乃是让众生下堕三恶道的外道不善法。像这样的外道法,本来就不是佛法,却谎称是最殊胜最究竟的佛法,也难怪坦特罗佛教行者非常狂妄自大,个个以佛菩萨自居。譬如有一位名满国际的坦特罗佛教行者,就以某一位菩萨自居,已经成就大妄语及误导众生的大恶业,也已经为自己造下难以抹灭的异生性,未来要承受非常严峻的果报。像这样能使人下堕三恶道的异生性,一般人看了都怕得要命;可是坦特罗佛教行者都不畏惧因果恐怖,个个像敢死队一样,一直勇往直前,都已经申请“入住地狱申请书”而不知,不愧是佛所说的可怜愍众生。

第二个重点:弘扬佛的正法有大功德,尤其是大乘法,使得世亲菩萨从诽谤大乘法的大恶业得以转变,而有邻近初地的证量出现,诚不可思议。所以佛在《大般涅槃经》曾开示:“若有毁谤是正法者,能自改悔,还归于法;自念所作一切不善,如人自害,心生恐怖、惊惧、惭愧,除此正法,更无救护,是故应当还归正法。”(《大般涅槃经》卷十)佛开示,如果已经诽谤正法,想要扭转如此大恶业,不仅要悔过,而且还要尽其一生努力弘扬及护持佛的正法,未来才有可能扭转诽谤正法的重罪;如果不是这样,未来恐怕很难善了。

第三个有关谤僧的部分,在律部曾记载一位婆罗门女子谤僧的例子:在佛寺有一位名大哥罗比丘,常处于弃尸林捡拾弃尸林的食物、衣服、卧具使用。有一天,一位婆罗门死亡,亲友送行到弃尸林焚烧尸体。当这位婆罗门妻子及女儿在哭的时候,刚好看见大哥罗比丘在旁边观看烧死尸,这位婆罗门女子便告诉母亲说,大哥罗比丘犹如瞎眼鸟一样。有人将婆罗门女子诽谤的事告诉某比丘,某比丘再向佛禀白,佛就告诉这位比丘:这位婆罗门女子诽谤我声闻弟子大哥罗比丘,未来五百世生为瞎眼鸟。从这个例子可以告诉大众:这位婆罗门女子,只因为看见大哥罗比丘在旁边观看烧死尸,轻心而不经意说大哥罗比丘犹如瞎眼鸟,未来五百世堕于傍生中,成为瞎眼鸟,果报已经非常严重了。如果是以恶心而诽谤有德行、有实证的比丘或菩萨,当然要比婆罗门女子五百世为瞎眼鸟的果报严重许多,是要下堕地狱受无量苦。所以说,一个人真的要谨言慎行,不要轻心慢心随便诽谤他人,以免造下不可爱的异生性,未来要受不可爱的异熟果报。

又譬如在经中,佛曾开示有胜义僧、菩萨僧存在,也就是已经明心见性以上的菩萨,这样的胜义僧、这样的菩萨僧出现于世间真的很稀有、很难得;如果这样的真善知识出现于世间,其所说的法与一般法师、居士们所说的法不一样,名为闻所未闻法。这样的法一般众生很难信受,如果众生无法安忍闻所未闻法,诽谤真善知识为邪魔外道,或者诽谤真善知识说法不如法,或者在书上,或者在网路上作种种的诽谤,已成就诽谤真善知识的重罪,不仅造下人身不保的异生性,而且未来要在三恶道受无量苦,真的很愚痴啊!像这样造下诽谤胜义僧、菩萨僧,导致人身不保的异生性,不仅未来要受无量苦,而且也使自己的成佛时程大大地延迟。希望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能以这样的过失作为借镜,以免因为自己的无明,因为诽谤真善知识,未来要受无量苦。

既然已经知道什么是异生性,接下来要谈的是:三乘的异生性各在什么时候断除?这也是佛弟子们进修三乘菩提所必须深入了知的事,以避免因为自己的无明及愚痴,虚妄地造作诽谤三宝的异生性,虚妄地在三界轮回生死而无法出离。二乘人于断三缚结成初果须陀洹时,异生性就断了,也就是说,二乘人于初果见道、断我见的时候,不会再造作诽谤三宝的事,所以不会有异生性存在;大乘则要进入初地入地心以后,才没有异生性存在。正如玄奘菩萨在《成唯识论》卷九开示:

“异生性障,谓二障中分别起者,依彼种立异生性故。二乘见道现在前时,唯断一种,名得圣性;菩萨见道现在前时,具断二种,名得圣性。”(《成唯识论》卷九)

论中开示:二乘于见道断三缚结时就断了异生性,所以未来不会堕入三恶道中。为什么?因为二乘见道成初果须陀洹,他很清楚知道,世尊所说的解脱道内涵真实不虚,对于真善知识所说的闻所未闻法不会妄加评论;更何况二乘初果于舍寿后,可以欲界天、人间七次往返,究竟解脱,不再三界现身意;所以,二乘人的异生性,于初见道断我见时已经消失不见了,不会再有异生性。菩萨则不然,未见道前异生性当然存在,随时随地有可能误谤真善知识,导致人身不保而下堕三恶道;菩萨于见道时,包括真见道及相见道在内,将近一大无量数劫以后,才能断除异生性,才不会往下堕落三恶道中。

也就是说菩萨入初地见道通达位时,才没有异生性存在,在这之前仍然有异生性存在,只是或多或少而已。为什么?一者、因为菩萨于真见道后,如果没有佛菩萨摄受,还是会退失佛菩提,乃至如《菩萨璎珞本业经》所说“作大邪见及五逆,无恶不造”;所以真见道后仍然有异生性存在,不是不存在。二者、菩萨明心虽然断了见一处住地烦恼,以及打破了无始无明,可是菩萨仍然有一念无明的我执、我所执、烦恼习气的种子随眠未断,仍然有无始无明过恒河沙数上烦恼未除,仍然有可能因为无明的关系造下恶业,未来要受苦,所以菩萨真见道后,仍然有可能造下恶业的异生性存在。三者、菩萨明心以后,如果没有很小心,以及对善知识所说的法不断地以经典反复求证,很可能一不小心因为轻心、慢心而诽谤真善知识,如同前面婆罗门女子诽谤有德行的大哥罗比丘一样,未来还是要下堕三恶道。

从上面三点可知,二乘人与菩萨一样,于初果见道时断见一处住地烦恼,虽然二乘不断一念无明的烦恼习气种子随眠以及无始无明,但是不会有诽谤真善知识的现象出现,也就是没有异生性存在,所以二乘人异生性浅而且窄;菩萨则不然,他的异生性深而且广,未入初地之前,还是有可能因为诽谤贤圣而下堕三恶道,一直到初地通达位才没有异生性存在。

说到这里时间剩下不多,还有很多三乘菩提不共道。譬如,菩萨在欲行欲,不为五欲所染,二乘人恐惧五欲,深怕为五欲所染;或者三乘持戒不同,声闻则持声闻戒,菩萨持十重四十八轻戒、十无尽戒;或者菩萨与众生广结善缘,二乘人很少与人结缘等等,无法一一详细说明。如果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想要知道三乘菩提种种内涵以及差异,请详阅平实导师著作,再经过思惟整理,相信一定会很清楚知道整个佛法架构及种种内涵。如果能够依照平实导师所说的次第与内涵去实践,相信在三乘菩提一定有所实证,未来可以成为名符其实的佛弟子,乃至成为真实义的菩萨。

然而,从一开始讲述三乘菩提不共道以来,连同这一集总共说了六集,比三乘共道所说的集数多三倍,显然三乘的法道大不相同。二乘人所知的,菩萨也知,二乘人所不知的,菩萨亦知;二乘人所不证的,菩萨能证,二乘人所不断的,菩萨能断。显然菩萨法道所函盖的范围很广,包括了二乘法道在内,这也是大乘之所以为“大”,二乘之所以为“小”的原因。所以,二乘法道乃是佛从佛菩提道析出来的法,特别为二乘人解说,让二乘人可以解脱三界生死般涅槃。既然二乘人修证佛法最后的目的是成为无学,入无余涅槃,菩萨修证佛法最终的目的是成佛,证无住处涅槃;两者的差异非常大,显然阿罗汉不可能被称为佛。这是因为二乘人有所不知、不证、不断,既然不知、不证、不断,当然不可能是四智圆明的究竟佛。所以,当佛般涅槃后,没有一位阿罗汉敢自称是佛。如果佛门中有附佛外道主张“阿罗汉就是佛”,你一定很清楚知道,这个人是在胡言乱语,正是身穿如来衣、住如来家、吃如来食、说如来法,却是破如来的正法的假名佛弟子,也是佛在经中所预记的“狮子身中虫,自食狮子肉”,其罪大矣。

由于时间已经到了,无法再继续详细说明,今天就讲到这里。下一集将由另外一位亲教师白老师主讲,内容非常精彩,敬请各位菩萨下次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点击数: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