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地菩萨第六地之修道

第62集
由正德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三乘菩提之概说”我们要接续入地菩萨之修证,五地菩萨进入第六地的修证。

上一回我们说过,五地菩萨要进入六地的修证,需要观察十种平等心,我们解说前面讲到“一切法无相故平等、无体故平等”。接下来要继续解说“无生故平等”以及“无灭故平等”,经中所说的这两样。

“无生故平等”指的是,一切法都汇归如来藏,那么一切法呢,当然它有出生生灭的现象;可是五地菩萨最后观察是,一切法都是属于这个如来藏所含藏的种子功能,那么这些法本来不生;所以这一切法自然不生而平等,所以这个“无生故平等”是这样子观察的。

那么“无灭故平等”指的是,能生一切法的如来藏也是本来不生,因为前面观察到说,这个一切法都是如来藏的种子功能,那么也是没有出生过,而是本来就是如来藏所具足的;可是同时还要观察到,能出生这一切法、含藏这一切法种子功能的如来藏,也是本来不生所以不灭;所以观察到“无灭故平等”。

接下来经文还继续说的:“本来清净故平等,无戏论故平等,无取舍故平等,寂静故平等。”(《大方广佛华严经》卷三十七)那我们也先来略说这四个平等的所观察到的内容是什么。

“本来清净故平等”是因为,这个前面说到这个被出生的法以及能出生的法,那接下来又观察到说,被出生的法以及能出生这些法本身的法体,祂都是不生的,都是本来清净的;法本身汇归于一个法体本身来看待,是本来无生、本来无灭,所以是本来清净的而平等。

第二个“无戏论故平等”是因为,如来藏心体祂是真实存在、真实可证的,你证悟到如来藏的这个心体以后,所获得的智慧祂是离于一切戏论的。所谓戏论就是说,它没有真实体,它是因缘所生的,它会坏灭的;那就像缘起性空,缘起性空是指五蕴法被出生以后缘起性空,可是当五蕴法不存在的时候,缘起性空也就不存在了。但是,如来藏这个心的真实体,祂不会被灭——无法被毁灭;所以这个部分呢,以如来藏心体的智慧为主导来看待祂所出生的一切法,都是没有戏论的,所以说“无戏论故平等”。

那“无取舍故平等”呢,是因为如来藏本身的法性是人无我、法无我的真如无我法性,既然是无我法性,就没有所谓的说有我去取或有我去舍这样的法造作出来;所以说没有取舍,“无取舍故平等”。

接下来说“寂静故平等”。因为如来藏心体本来就是离于生死,本来解脱,不受三界系缚的;所以这是毕竟本来寂灭的,因此是“寂静故平等”。

那么经文继续说,五地菩萨满心位的时候,观察到什么样的平等法。经文说:“如幻、如梦、如影、如响、如水中月、如镜中像、如焰、如化故平等,有、无不二故平等。菩萨如是观一切法自性清净,随顺无违,得入第六现前地。”(《大方广佛华严经》卷三十七)

这里讲的平等的这两个部分,我们再来解说一下。

“如幻、如梦、如云、如响、如水中月、如镜中像、如焰、如化故平等”,前面这些都是属于三贤位,七住位开始实证如来藏以后,到十住、十行、十回向,乃至初地到五地所证的这个现观;因为这些法呢,都是由如来藏所变现的,如来藏所幻化的法,从这几个角度来观察法的内容。所以呢,譬如说这个十住位所证的眼见佛性、身心如幻这个部分,也是因为实证如来藏的佛性,而观察到身心如幻——身以及这个山河大地犹如幻化一般。在这个十行位所证的阳焰观,也发现到自己的这个能分别的心犹如阳焰一般,不是真实的,这个就好像是感觉真实的,其实也是由这个如来藏本身,不断的流注的这个识的种子而呈现的现象。譬如说十回向位满心位所证的如梦观,也发现到说,每一世每一世由如来藏所出生的五蕴身,在一期生死中所造作的一切,就好像梦境一样。所以,都不离开如来藏本身这个所变化所幻化的,而说这些法平等性。

再来说“有无不二故平等”。这个部分指的是,这个如来藏本身祂真如无我,不会去分别现在在生死中,现在是在涅槃中,祂本身就是属于这种无分别的法性;菩萨证得如来藏本身这种真如无分别的法性所生起的智慧,他就同时可以现观——既然如来藏本身不分别生死、不分别涅槃,他就可以从这里发现到,生死与涅槃都不离开如来藏而平等。

所以,菩萨观察这些平等法以后自性清净,所以能够成就变化所成的现观,而进入第六现前地了。

住于第六地心的菩萨摩诃萨,他对于诸有情更加的增长悲悯心;从五地为了有情而去能够成熟这些世间工巧,那么六地菩萨,对于有情更加增长悲悯心。对于佛菩提呢,就生起了猛利的欲乐,希望能够追求。同时,六地菩萨他对于有情五蕴世间以及器世间的这种合散生灭,他就从一切种智为根本、为基础,从缘起因缘法来进行详细的这种逆观以及顺观。

那这个逆观与顺观呢,它是主要在讲什么呢?从这个因缘法里面,最主要让他能够生起这个空、无相、无愿三解脱门现在前。这里面主要是讲说,从这个顺逆观里面观察说,一切有支都是相续一心所摄,都是如来藏心所摄;由如来藏来出生名色,然后名色的变化,然后成熟以后出生了这个六识,出生了这些种子功能,然后从境界中相应这些烦恼种子,或是相应的这善法种子;所以这些十二有支的法呢,都是一心所摄来观察。这个十二因缘法的名色差别,以及这些种种在世间里面的受用差别,都是因为自己本身所造的业而有差别。十二因缘法的一一支,不能互相舍离,都是前因后果这样相续,以这个因缘而存在,而不能自己独立存在的。从这个十二因缘法来看,又发现到说,是因为众生的这个烦恼所造的业,以及他系在三界的苦,这样子而不能够离开欲界、色界、无色界的轮回。

又能够从十二有支里面观察说,无明跟行那是属于过去所造,那么现在的法是什么呢?就是现在出生的识、名色、六入、触、受,在十二有支里面的现在法。以及十二有支里面的未来法是什么呢?也就是爱、取、有、生、老死。从现在来看,现在所有的这个名色,以及现在所造的业,会造成未来的什么法,这个里面有的苦苦性,有这个坏苦性啊,以及这个行苦性;这里面的法从生灭法来看,就是无明灭以后,行就灭了,乃至生老就会灭了,生老死就会灭,因为这样子灭,三苦就会灭。所以从这个生灭来看待十二有支。同时也看到说,随顺于这个无所有的法,也就是无明因缘缘行,“无明缘行、行缘识”这样来看,这些法都是要依于前法而存在,所以自己不能本来自在,其实它是没有自体的,而且它是可以还灭的。

六地菩萨这样子觉悟了缘起的生解脱门,一切的邪想就不现前了;所以在六地的时候,他能够断尽了受阴的习气,以无生法忍相应的智慧证得灭尽定。他虽然修习了十二因缘法菩提分法,但是却不住于有为法中;他虽然能够现观说这些有为法自心寂灭,但是却能够不在寂灭中。他这样的六地菩萨,不着于这个有为法中,能够证灭尽定,可是却不着于寂灭境界中,生起了大悲不舍一切有情;他能够同时,能够现观缘起生解脱门以后,无着智就现前了;因为前面说的他是能够不着于有为法,不着于寂灭境界。这个无着智现前了,又称为般若波罗蜜多住现前。也就是说,在六地菩萨,他真实能够住于实相到彼岸的境界里面,这时六地菩萨就有如来智的光明了;只是只有如来智的光明,但是还没有办法具足成就如来智,要到十地以后的这个佛地。因此,六地菩萨心的境界又称为“现前地”。是什么现前呢?无着智现前,也就是我们说的般若波罗蜜多住现前。

那实证无生法忍的智慧境界又称为什么?缘起相应增上慧。五地菩萨是诸谛相应增上慧,四地菩萨是菩提分法的觉分相应增上慧。而四地、五地、六地的这种增上慧部分,这个内容是各有不同的。那六地菩萨他所成就的善根威德,就好像说世间善巧的工匠,以他所锻炼的真金,造作了庄严的器具;然后再以琉璃宝珠,明亮的来装饰边缘;这样的庄严与智慧光明的威德,一切声闻、缘觉以及六地以下的菩萨所不能比拟,一切的外道魔军怨敌都不能来断坏的。

菩萨在六地的时候,同时断除了两种愚痴。

依他所觉悟的无生法忍——缘起生解脱门,他现观了十二有支一一支皆是自心如来藏所现,“非有似有”。也就是说似有流转,可是从如来藏本身的法来看,祂没有生死,没有生死就没有流转,可是祂出生的名色却有流转,却有这个分段生死的现象,所以“非有似有”。他断除了现前观察诸行流转的愚痴。因为在这个从单纯十二有支来看待,就是觉得说有情有在流转;可是菩萨本身他不是纯粹从五蕴法本身来观察,也不是纯粹从五蕴法的因缘出生的这个十二有支的现象来观察,他是从实相法如来藏本身出生了这五蕴法的因缘,而为基础来观察的;所以他能够断除了现前观察诸行流转的愚痴,这是一种无明。

但是,他在现观十二有支一一支皆是自性寂灭毕竟解脱,于流转的染相以及解脱还灭相的清净相,虽然说他已经可以无着无相;可是,六地菩萨他还要多修作意,他不能多时住于无相观的。因为他观察十二有支一一支,皆是如来藏心所现的,从如来藏心的角度来看,祂的所幻化的法这内容来看待,都是自性寂灭,都是与无我法相应的;如果从如来藏本身的法性来看的话,你能够转依的话,那么就是与人无我、法无我相应的,那这样子就是毕竟解脱,没有受各各因缘所牵所系缚。那么,对于流转的染相这个部分,以及解脱还灭的清净相,这个时候呢,六地菩萨是透过了这个作意,然后出生了这个无着智,以及能够透过作意来安住于这个无相;所以,这个时候六地菩萨他是要多修作意,但是却不能多时住于无相观。

那六地菩萨,他第二种所断的愚痴呢,就称为粗相现行障。这粗相现行障指的就是说,所知障中有俱生的一分,俱生的一分就会计执说有染净粗相现行;那这一分无始无明如果没有断除的话,就会障碍六地菩萨生起无着智,以及说这个般若波罗蜜多住,这样他就不能进入七地修学了。

所以,六地菩萨本身在十二因缘法的上面,等于说依止于这个如来藏本身的法性,来现观祂所出生的有情五蕴法的次第内容的;这样的观察以后,他断除这两种愚痴,所以他能够进入七地修学。

可是这个六地菩萨,他圆满六地的修道,想要进入七地修学,他还要修这个方便慧;也就是说,六地菩萨进入七地之前,他如果没有修这些方便慧,他也是没有办法进入七地修学。这些方便慧指的是什么呢?他所依止的又是什么呢?这个方便慧最主要就是还是为了利乐有情而修的。

他所依止的是,从地前三贤位开始就要开始修,开始摄受种种福德。从地前三贤位,你要实证如来藏,你就要修集见道的资粮与福德,从开悟以后要能够前进,而满足十住位、十行位、十回向位;进入初地还要再修更广大的福德,初地、二地、三地、四地渐次修上来,这些福德都不可少。所以这方便慧所依止的是第一种。

第二种依止的是什么呢?是入地发了十无尽愿。这十无尽愿从入地开始发以后要次第增上,为了如何来利益安乐有情的增上意乐本身呢,从初地、二地、三地、四地、五地、六地,都是次第增上的。

那么还有呢,他还依止于什么而修方便慧呢?在六地菩萨现观十二因缘有支,虽然说他善于修学空、无相、无愿三三昧,但是他是依不共声闻的,不舍众生——慈悲不舍众生。因为声闻本身,他在佛世的时候,听闻佛所宣说十二因缘法也叫声闻;也就是在佛世的阿罗汉,他同时听了四圣谛的法,同时也听了十二因缘的法,修了十二因缘法而得辟支佛、得缘觉的这个果证,也叫声闻,因为他是经由佛说法的音声而悟入十二因缘法的。所以,这个部分说他不共声闻是什么?因为声闻人他修学十二因缘法,能够知道说流转的现象是什么,然后能够实证还灭,他是舍众生的,因为他是要离开三界,不入三界的;所以说六地菩萨,是依止于不共声闻而慈悲不舍众生来修这个方便慧的。

接下来说,他所依的又是不共独觉的,为什么呢?因为,虽然他是能够证得独觉所修的十二因缘法而觉悟,觉悟说这个缘起法本身有一个这个本识,由本识来出生的这个种种的十二有支;但是,独觉本身他实证了缘觉法以后呢,他有一个慢心,就是本身他不喜欢在佛世成就解脱,所以会称为辟支佛,就是他在佛不出世的时候,才自己成就解脱,因为辟支佛有慢心啊!但是六地菩萨本身不共独觉,也就是说,他虽然也能够修证缘觉法,而得到这个缘觉法的法要;但是他却乐于常供养佛,而且经常要去见佛闻法,这一点是不共独觉的。

再来说他依止什么呢?依止为大菩提的福德资粮,以及大菩提这个菩提分法要越来越胜进,虽然说他已经能够观察到说,这个三解脱门——空、无相、无愿,虽然知道说一切都是归于真如人无我、法无我的空性;可是他因为为了要让这个大菩提的福德资粮更殊胜,而能够最后得到如来境界,所以他也非常精勤的修集福德。

最后他还依止什么呢?他还依止于,知道说诸法“犹如镜中像、犹如光影、犹如谷响、犹如水中月”,都是“变化所成、非有似有”,这样的依于诸法界,知道说这些法本身,就是都是所幻化的——如来藏所幻化的;可是他依于这些法界,就是说为了利益有情,他不能因为说一切法都是幻化的,而就是舍离这些法,为了利益有情而能够随心作业,有无量差别。

那么六地菩萨修的方便慧,我们先说到这里。下集继续。


点击数: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