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乘菩提的正知见实践与证入

第45集
由正益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要讲的是:二乘菩提的正确的知见如何实践以及证入。

因为对于二乘菩提来说,它要的就是要灭去一切的法。这一切的法因为是不究竟,所以它理解上都当作苦、空、无我、无常,所以它是要一个体验的过程;但是众生因为染着,也很难亲切地理解它是苦、空、无我、无常,所以这要由知见来导入。所以,正确的知见就要牵涉到说,是不是对佛陀有真正的信仰。

许多的人他虽然出家、在家,也是很努力修学,可是他却有很多的疑,这些的疑惑却是一直存在。他会想说:佛陀真的所说的是对吗?佛陀所说的法是究竟的吗?佛陀真的是没有入灭吗?可是经典为什么说有入灭?佛陀在那个时代,那个时代的文明,我们都知道没有那么好,因此祂应该不会了解那么多的法;今天科学昌明,许多人类所不知道的事情都知道了,难道佛陀也会知道吗?也就是说,这种种的疑见是一直在产生的。而且透过了西方哲学思想这样传播开来,大家会觉得说,哲学只要提出一些论点、思想这样就可以了,因此他们就会去想:佛陀应该没有修证吧?佛陀成为佛是因为祂的学说吧?也就是说,种种的疑惑那就导致于说有一批人,他们是学术论者,学术论者他们在想的时候,就想得很天真;就想:我只要做这文字上的学问,再加上一些考古的资料,这样我就是了解佛法了。然而,佛陀却不是如此!

不论我们今天翻开小乘的经典阿含,或是翻开大乘经典,都是要修证的;不可能透过你所了知说,这是苦、空、无常、无我,然后就可以证得一切法,一切法就可以把它灭尽,这不是如此。所以,还是要透过观行上、体验上,来作种种的确认。因此,我们看到说,众生到底什么样的见解,会使得他没有办法脱离轮回,使得他再受轮回苦呢?

第一种见解就是邪见。邪见就是说,没有因果轮回,或是有因果轮回,但这因果轮回里面我一直做人。也就是说,这些见解都不是正确的,因果轮回它的真实义并没有被了解。但是一般人还是可以认为,它是一个因果;里面,它接下来会怎么样,会如何如何,实际上大部分的人不清楚,要做一个因是非常地困难。所以,要做一个因,必须要统合过去以及三界一切诸法,以及一切有情的所有的诸行,你才能够公平地、平等地将这一个体性完整地说明。可是这样的因性是没办法理解的。

然后再说到果性,涅盘果也不是众生所能理解的。涅盘在小乘法施设为无余依涅盘、有余依涅盘。这有余依涅盘、无余依涅盘是什么呢?心识可以进入吗?不行,不论你要进入有余依涅盘、你要进入灭尽定。什么叫灭尽定呢?就是灭掉受想定,而其中就是灭意根的受、想;而要灭掉意根受、想,在这过程中也是要灭掉意识。也就是说,你在灭尽定中你是不能观察的,你不能观察你在灭尽定中到底是什么。既然不能观察,你如何说你是在这个“入”里面呢?入这个涅盘呢?甚至无余依涅盘也是。无余依涅盘的话,你要灭去一切法,当然也包括意识;这样你就不可能有觉知,连意根都要灭掉,这种情况下,涅盘怎么去让你入呢?而且涅盘是本住法、是真实法,怎么可能让你这虚妄法来入?入了以后,那涅盘还能称为真实吗?而且入要怎么入?没有一个法可以称作叫作阿罗汉,没有一个东西称作阿罗汉了;因为阿罗汉已经灭了,灭了以后你如何再入?灭而入?所以,这些法所说不成立。

也就是说,这个因法、果法是难知难解的,乃至于缘法也是。你要缘一切诸法。两个人,众生前辈子互相欠债,欠了一百元,然后在这实现,你如何能够认得对方?显然,这个缘这个法也不容易;并不是像众生所以为的因缘果报那么简单,几个字念完就可以了。所以,不相信有常住法的,一样是邪见,只不过他在邪见上比较轻微。

如果说是人一直出生为人,在一个说法上是可以说他是属于常见里面的边见。可是我们要继续说,常见里面的边见就算是不属于邪见吗?一样是属于邪见。因为,不论你认为这世间究竟会断灭,还是这个世间永远一直存在,这个法、这个见解一样是错的。因为你认为什么叫作“法”?如果是说三界一切诸法,现在所能所知的名色,作为“我”这个法,是一定会灭的,而且它还不会去到后世;既然是这样,怎么称呼它是永恒的?怎么称呼它是常呢?所以,没有这个常。因此,世间人所认的我见是不成立的;所以,佛陀说无我。如果我们说一个我就是有存在好了,那怎么会让自己的身心来痛苦?怎么会让自己得到病痛?怎么会让自己得到癌症?为什么连生死都不能掌握,而要说是我?所以,就是因为有无我之性,所以众生才有生老病死的苦;因为是无我,所以你才无法掌握,这样说才合理。所以,如来就说,众生所说的一切都不是我;所以,《大般涅盘经》里面就说,以“非我”当作是我。

因此接下来再看,有哪些见解属于断灭见?断灭见的话并不是像世间想,就是说世间就空无一片;如果这样就断灭,那也太好说了一点,而且不合乎实际;如果是这样的见解,一出来就不会成立。而断灭见,世间所认为的是,死后以后什么都没有;今天也可以扩展成,有人认为,修行之后涅盘以后什么都没有。而后者已经被《阿含经》所破斥,在佛陀当时就已经将这个断灭见,由舍利弗尊者来加以驳斥;因为阿罗汉灭后以后,还是有这个本际,还是有苦的边际。苦的边际就是苦碰不到边的,苦会暂停的,苦会止歇的。所以,当你苦集灭谛完成以后,而把你自己的最后身根灭尽,最后死掉的时候,看起来十八界都灭了;可是你的涅盘性还在,你无法灭除的心识还在,这个常住法还在。只是说这个心识难知难解,必须要到二转法轮和三轮法轮的时候,才能说到这个识支到底是什么样的体性。

所以,我们这样看起来,《阿含经》里面你要证入,还是必须要相信佛陀所说的话。佛陀说,断常二见都是错误的见解。可是你也不能说,那我就不断不常,就在中间。没有这样的说法,不断不常,你什么叫作中间?所以,是要真实了解说“如是法,知如真”。至少说,你对于诸蕴是不是我,五蕴是不是我,这些你要知道说:五蕴中不是有我,然后我也不在五蕴里面,然后五蕴呢,这就叫“不相在”的意思。然后五蕴不是我,因为它们是生灭性。可是五蕴也不异我,你也不能够说,离开这五蕴,再来去找什么法,然后说这个是我;然后往天空找,往虚空找,往虚无飘渺的世界,或是建立一个学说,来说是我。佛说这样也不行,因为“我”这个性,却是无我性的。

所以,一般人真的对于大乘法是太难理解了,因为这个识支是无我性的。无我性就是说祂不作主;可是众生认为的我必须要作主,所以他们认为这个作主性是非常非常的重要。作主性的话,就可以得到一些法,得到世间的法。然而,如来藏然后或是真如,或是阿赖耶识,不论说如,或说识,或说藏,这个藏识都是不会在三界中来撷取任何一个法;而且,这一个法如来藏法却是本识之法、常住之法,祂是法尔如是。所以,不说这本住之法是常还是无常,因为祂本来就是这样。只有生灭之法要讨论常与无常,可是常与无常也不用讨论,既然是生灭之法,一切诸法都是生灭,都是归属于无常,都属于变化。然而,菩萨却可以在证得这个如来藏以后,乃至最后佛地说,“一真一切真”。一切不再是流于二乘人所认为的虚假,因为你一个法证得是真如,这样的本体是真如,这样的种子所含藏的一切的功能都是真如;然后所出生的、从种子里面所出生一切功能体性,也都是真如,并没有改变。

所以,对于这个法要能信受,要能信受说有涅盘;即使说不能信受有二乘以上、之上还有大乘法,也要信受涅盘真实、涅盘清凉、涅盘不变异。所以这样而说,会有小乘在追寻圣果的过程,有四果可得,乃至于说,有四向——初果向、二果向、三果向、四果向;这就代表说,对于佛陀的法,以及所说的要离开断常二种见解——不论是断灭见或是常见,以及修行所产生的我就会永恒,或是修行之后我就会消失,这些我的见解,也应该一并加以断除。因为这些还是广义上的邪见。所以广义上的邪见、恶见解都是非常的多。

世间的人,譬如说,他到一个时节因缘,他就要去烧金纸。烧金纸就说,这样的话可以得到保庇(保庇,闽南话),然后就说,这样会保佑家人可以怎样怎样。实际上这个叫作戒盗见,又叫作戒禁取见;戒,就是这个不能做,这个要做。或叫作见取见,就是我认为这个见解是应该这样做的,要这样施设的;我要施设在初一或是十五要做什么,初二或是十六要做什么,或是不做什么,以这个来当作执取;而实际上,这个却跟佛法没有什么关系。这些都是众生所以为的见解,这种也是属于广义上的恶的见解。众生就是因为有这样诸多的见解,所以不能出离生死法。

譬如有人学佛,可是他觉得说,到了什么时候他要去崇拜鬼神,或去礼拜鬼神,或去敬拜鬼神,因为他觉得鬼神法这是应当做的;可是佛法却不是这样说。也就是说,你对于三宝要有清净的归依;你要相信,一切的鬼神都只是众生,只不过他们有他们的缘起性以及他们的功德性,或是他们的业报性可能会比你好;但是并不代表说,他是真正的在修持佛法,所以应当从这样来理解。就像世间的人,许多人不学佛,可是他在名利的地方,他可能都胜过其它的人;难道我们要特别恭敬这样的人,然后就可以说可以避免灾祸吗?而不论是二乘人或是菩萨,对于这世间的求取,都应该如是看淡。即使是说有生命危险,像是二乘人,他如果能够真实证得初果,他对于生死虽然还是有恐惧;可是他会知道,“如果我继续会就是流转生死”,所以他宁可丧失生命。在这种情况下,菩萨也是一样。

所以我们要谈到说,到底还有哪些见解是不正确的?最重要的就是对佛陀的疑、对法的疑、对僧的疑,就是最容易犯的就是毁谤三宝。毁谤三宝的话,就不相信有大乘法,不相信有常住法;明明《阿含经》写的是这样,可是自己却要说,这不是如此啊!所以,对于我们来看,这一些的见解,他们都想要自己创造自己的涅盘,这种就是属于果盗见;就认为自己已经证果了,“我已经证得第一义谛了”。这和众生所持有的一些见解:“人呢,我继续轮回没有关系,我就当作我接着下半辈子,还是继续变成人。”可是,实际法中不是如此。不论广义的邪见是包含“人死后为人”,众生都不应该这样想;因为不论是狭义的,这就是常见,众生都应该知道。

佛陀说,一切人能够再继续当作人是很困难的,不是大家都可以的!而且要作人的机率,就像是有一只乌龟,这只生物在一百年牠要浮出水面一次;然后有一块木头,它在这个海中央到处的游荡,有时候掉到海的边边,靠近陆地,有时候又靠近其它的方位;然而佛陀说,作人的机率,就像是大海中这个木头,它哪一天,一百年,被这乌龟顶到一样,能够刚好穿过这根木头的孔一样。所以,“人死后为人”就是一个大邪见。只有你真实修持佛法,才能够从这样避祸免难。

所以从初果人来说,要断掉三缚结。所谓的三缚结就是说,你要断掉身见、我见。就是说,你以什么当作我?如来所得的就是法身,如来所得的法身可以变现一切身,然后可以变现一切的化身,来救护一切的众生。那我们呢?我们却是以这无常身来当作是常,所以陪伴的这个身体,从生老病死一直到无穷的岁月,所以这就是身见。这个身见几乎在众生来说,几乎是尾大不掉。因为众生即使不以色身为我,还是会以意识心为身;所以就会说,如是的身是常住不灭,如是的身就是轮回的主体,如是的身如何如何如何。这就是在身所得到的见解。所以,这是一种邪见,然后又是我见、身见。

再来,就是怀疑如来大师。对于大师有疑,认为如来不可能了解所有的事,这是从古到今都是如此的。因为大家会去想,思想它有一个瓶颈,思想的证得非常的困难;所以认为只要提出学说就可以了,不用去证实它的真伪。而我们之前也说过,歌德尔说这样的法是行不通的;你除非在归纳法里面走出来,不再用归纳法,一切,一个、二个、三个……一切如实都是亲证,一切法究竟了知,你才有办法宣说,你所说的道理是不是真的真实可证,或是你的道理是真的是假的。而这只有一切智者才有办法这样说,一切智者就是如来。如来因为了达所有一切法、一切有情,一个、二个、三个、四个……一直到无穷,乃至于遍尽一切诸法,不论是有情、无情,如来都有办法遍说;所以才有办法说这个法到底是如何,所以不论如来出生在文明的社会,或是古老的社会,不论过去、现在与未来,所说法一样究竟。所以说三世如来一切平等。因此,学习佛法的人应当信受佛语,不应该对于佛生疑。

以为自己对于学术理论,或是考古资料能够多了解一点,就认为如来所说的法一定不会究竟;甚至直接否定如来说有地狱、有恶道,说那个东西都是施设的,都是施设来劝诫人,来劝解人不要作种种的恶事。然而,法却不是如此。一切的法的自性就是无自性,但是在无自性中,却是由自性空的这个如来藏来出生一切诸法,所以因果宛然。因果就是这样造成的,不论任何人喜不喜欢当下这个色身,喜不喜欢自己一生的境遇,这个因果它永远地存在;乃至菩萨位也是有求学的因,最后得到求学的果,二乘人也是。因此,如果不相信佛陀,对于佛法三宝没有产生信受,就无法在信法安住。所谓的信法,就是要在四不坏信,对于佛、法、僧这三宝,以及戒,佛陀所说的戒,要起信,而且要修学,而且要亲证。所以,这四不坏信就是立定断掉三缚结的一个基础。所以,断三缚结的人,一定在四不坏信是坚固的。

对于三缚结里面的戒禁取见,什么叫作戒?他因为有持如来的真实戒,不论是比丘、比丘尼戒这样的解脱戒,还是持真实的解脱戒——大乘菩萨戒,他都一样不会再动摇。因此,虽然他的贪、瞋、痴也一样没有断尽,却是可以得到初果证;因为他对如来的信受,可以越过生死的苦海,所以他将来七上七下人间,终将成就阿罗汉。

好,我们就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