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寻思之例释

第34集
由正礼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这一节我们要来跟各位介绍四寻思跟四加行的内容。我们上一节简单跟各位说明,四寻思就是以名、义、自性、差别来对五阴进行寻思,乃至对于十八界进行寻思,乃至于对于一切法进行寻思;所以说,四寻思就是以名、义、自性、差别这四个法来进行寻思。

什么叫作名的寻思呢?名的寻思就是说,我们要知道名它只是一种文字、语言,它只是一种名言。譬如说,我们说“花”这个字,“花”这个字呢,它就是一个名言,它就是名,就是名、义、自性、差别里面的名。那我们说这个“花”,我们也可以知道,其他的人他可能说的“花”不是用“花”这个声音;譬如说他可能用“flower”,说的是英文,或者是说“はな”(hana),说的是日文。所以说,“花”的这个字或这个声音,它就是一个名;可是这个名跟真正的那个花朵,事实上那是不同的。我们要先具有这样子基本的了解。

那花朵呢,真正的一朵花那就是花的义,所以名跟义事实上它是有差别的。也就是说,真正的一朵花,可能我们说的是“花”,美国人或是英国人说的是“flower”,日本人说的是“はな”(hana);所以,显然“花”这个声音或“花”这个字,跟花这个本身它是两件事情;也就是说,花——真正的花朵,它的存在不必因为音声、文字而存在。所以说,“花”这个名它是假有实无,也就是说这个只是我们一种施设,所以它是假有实无的。

那真正的花朵呢?真正的花朵事实上它也是假有实无。譬如说,我们能够了知这个世界有花朵,那是因为我们有眼睛看到了花朵,乃至我们有耳朵听到“花”这个声音——人家告诉我们说“啊,有花!”这个花朵就是花,用这个“花”来代表。可是这个花朵,如果我们没有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乃至意识,如果我们没有六识心,事实上我们对于这个花的存在,我们根本不能了知的。也就是说,这个名、义、自性、差别的建立,就是要让我们来寻思我们所面对的境界、所面对的器世间的所有一切事物。

我们可以知道说,所有的名言的建立,不管是表义名言或是显境名言的建立,事实上都是因为有“识”,有六个识,有我们的六识心才被建立起来;如果我们没有六识心存在的话,这个名不可能被建立,这个花朵的存在的这个义,我们也不能了知。所以,这个名跟这个义事实上它是假有实无。为什么呢?因为它不是真正的存在,所以它们都是生灭的;就好比说我们的六个识,祂也都是生灭变异的。

那什么是自性呢?自性是说这个花,我们对于说花朵,种种的花朵,譬如说玫瑰花、茉莉花或是牡丹花——种种的花,我们都能够把它归类说这个统统叫作“花”;那这个“花”这个字,就有它的自性,因为它就指示了所有的花,所以说,所有的我们觉得它是漂亮、美丽、容易凋谢的这些花,我们都用“花”来把它含摄;所以说,“花”就有它的自性。那它的义呢,自性就是说,我们为什么可以来判断说牡丹花、茉莉花种种花;我们也有可以看到松树事实上它也有它的花,只是说它的花太小了我们看不到,可是科学家就可以去辨识它,说什么部分就是它的花,因为它有它的自性。所以,花有花的义的自性,所以使得我们对于花,能够进行一种分类跟判定,这个就是它的自性。

那什么是名、义、自性的差别呢?因为它中间有种种的差别,所以说,名有名的差别,所以有种种的名。义也有义的种种的差别,譬如说,不同的花就有不同的花它的差别,花跟根、茎、叶、果也有差别。自性也有差别,譬如说花的自性,花这个义的自性,跟植物的根它的这个义的自性,就有所差别;因为我们可以知道说,根有它的自性,所以我们称它为根,花有花的自性,所以我们说它叫作花;所以自性之间也有它的差别。那同样是花,牡丹花、茉莉花或者是其它的花,它们有它们的自性,所以它们的自性之间,不同的花之间又有它不同的差别;所以,它有种种含摄的范围不同,从最粗的分类到更小的分类,种种的差别,这样就形成了名、义、自性、差别的这个义理。我们用花来作四寻思的一个说明。

那接下来就是要把四寻思——名、义、自性、差别这样寻思的这个方法,把它运用在五阴、十八界还有一切法上面的寻思。譬如说,如果我们要进行四加行,就要能够先对五阴里面色、受、想、行、识里面的譬如说识阴,或者是说受阴、想阴、行阴等等,去进行四种寻思。

为什么要作这种四种寻思呢?因为作这样的寻思,可以让我们能够对于四加行里面的种种的位次,能够如实地去进行。四加行它所指称的就是说有四个位阶:第一个叫作暖位,第二个叫作顶位,第三个叫作忍位,第四个叫作世第一。也就是说,暖、顶、忍、世第一,就是四加行所建立的一个位次,这个四个位次就是由四寻思对于五阴的这样子的观察所建立的。譬如说,我们在寻思色受想行识的时候,特别是其中有关于识、受、想、行这四个心法,我们去进行寻思的时候,当我们刚开始去寻思它的名、义、自性、差别的时候,这就是一个光明之法;也就是说,我们开始能够去确定,识阴它的内涵是如何,它的受、想、行它的内涵是如何。

举一个例子来说,譬如说对于识阴的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等等,还有意识等等,去进行名、义、自性、差别的寻思。譬如说对于眼识的寻思:眼识所说的就是这个名,因为“眼识”这两个字它本身就是个名;所以当我们知道眼识,我们知道这个名之后,我们就可以知道眼识所指的就是了别事情,见可以让我们了别外境——色尘境界的这个法。所以说,眼识这个名它有它所指称的一个内涵,所以就形成了眼识的这个名。那眼识有祂真正的义。譬如说我们中文是说“眼识”,可是如果是其他的人,他不一定是用中文来说的时候,他说的就不是眼识;他用别的声音来代表,用别的文字来代表,所以那是属于名的部分。那义呢,它是离开了语言文字,而是直接来说:我们的眼睛有那种功能,可以让我们去了别外面的色尘境,所以了别色尘境就是眼识的义。我们要能够如实来确认,确实我们有眼识,那眼识的义是离开语言文字而单独存在的。因为这样子,所以我们还可以继续观察耳、鼻、舌、身、意,这样来寻思。所以说,因为这样子来寻思,来作种种自性的了别。眼识跟耳识祂有祂的自性,所以说祂有祂不同的法,所以眼识跟耳识我们绝对不会把祂混淆。我们每个人去作这样子的建立了解的时候,我们都可以清楚地了解之间的差别,这个就是祂的自性还有差别。

除了对于识阴的进行这样的了别之外,我们还要进行对于,譬如说对于受阴,我们有所谓的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那什么是苦受呢?苦受的这个名,有它所指称的那个意涵,所以说苦受有它这个名的意涵存在。苦受也有它所指称的义,譬如说违逆我们的心的这种境界,我们领受了,那就是我们的苦受。譬如说,原来我喜欢吃甜的东西,不喜欢吃苦的东西,结果我吃到一个很苦的东西,让我产生了违心的境界,这个违心的境界让我产生痛苦,这就是苦的义、苦受的义。所以说苦受有苦受的义,“苦受”这两个字是名;苦受跟乐受有它自性上面的不同,一个是违心的领受,一个是顺心的领受,所以建立了自性中的差别。所以说能够如实一一的在境界里面去分辨哪一些是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然后去寻思它的名、义、自性、差别。

想阴也是一样,譬如说有违心之想,有个不顺己心的想。譬如说我了知了别人一个不好的眼色,所以我了知了。那我了知这个不利己心的想,那个了知有它的名,所以我们可能说那个人脸色很难看,这个是它的名。那它的义呢,就是我们所了知的那个境界,所以有它的这个义。那有所谓的违心的想,也有顺心之想,譬如这个人今天对我笑得非常地灿烂,让我产生愉悦之想,愉悦的了知,这样子所形成不同的自性。这是名、义、自性、差别种种的事相,我们就要这样子如实地一一来观察。

譬如行,我们有种种的行,行就是一种造作。譬如说,我们有造作了善行,对于他人有益他人的善行,这样子就是所谓的善行,所以行阴有它的名。譬如我们作了一个身行,这个身行是利益他人的,所以我们说这个是善行,所以说善行就有它这个名的意涵。那也有它的义啊,这个义就是真正能够利益他人的,才叫作善行。既然有了善行,就有所谓的恶行或是不善行;我们就要能够区别什么是善行,什么是恶行、不善行它的自性的差别。

所以这种寻思,在我们的四加行里面作初步的寻思,对于识、受、想、行的基本的寻思,当我们第一次进行这样的寻思的时候,那样子就叫作暖位。也就是说,当我们能够如实地在境界之中,能够开始很清楚地来一一观察我们五阴中识阴、受阴、想阴乃至行阴它的名、义、自性、差别,能够如实地观察,这个时候就开始了暖位。也就是说,这个人开始有了发起般若智慧的一种,要发起光明之前的一种热,所以它是个暖。就像是钻木取火的时候,要把火钻出来之前,一定要先让木头有产生温暖、产生热,这个时候就是暖位。

可是这种寻思呢,事实上它不是我刚刚所说那么简单而已。譬如说,我们刚刚讲了,所谓的善行就是行阴里面的善行;可是什么叫作善行,什么叫恶行呢,这就有很大的差别,而且也牵涉到修学正法的佛弟子们所谓的正见的部分。譬如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对于别人错误的见解,要来协助他把错误的知见把它破除掉呢?那我们去摧邪显正,到底是善行呢,还是恶行呢?有些人对于摧邪显正就认为:老是指称别人的错误,那个是恶法啊!可是事实上他对于什么是恶行,什么是善行,是没有如实知的。所以说,在作四加行进行四寻思的时候,事实上都会牵涉到这一些最基本的佛法的内涵。

所以我们刚刚所举例,对于识阴、受阴、想阴还有行阴种种的寻思,刚开始在寻思的时候,也就是第一次进行寻思的时候,他如果能够正确地去观察、去思惟的时候,这时候就会开始产生暖相。也就是说当他正确观行的时候,他能够慢慢发起了正知正见,能够迈向实证般若智慧的一个道路上面,所以这个叫作暖相。如果能够在到达一定的程度的时候,如果能够重新再进一步地思惟……譬如说,也许刚开始他对于善行跟恶行,他的了知是说“我要好好的,对人有种种的好的身口意行”,他了知这个了,这样子表示他能够了知所谓的善行是什么。那所谓的重观呢,要进入所谓的四加行里面的顶位的时候,他还要能够探求一件事情的本质;也就是说,他要能够知道更深入的部分,他也要能够看到事情的本质。譬如说,如果一个人虽然对人和颜悦色,可是他内心事实上是有谋略的,他可能抱的是不好的心。那我们要看到说,他的和颜悦色不一定是善行,那是善行的表面而已,所以他的本质是恶行。他能够更深入能够看到一个事情的本质,这样的话他就能够说,他对于所谓的四寻思他能够更深入,他能够看到事情的本质。

所以说暖位跟顶位,事实上它有所谓的创观跟所谓的重观的这种寻思。在我们所谓四寻思里面,事实上就是要能够来观察这些事情的内容,跟它更深入的一个道理。

因为时间的关系,所以我们这一节先解释到这边,下一节我们再做进一步的解释。谢谢各位收看!

阿弥陀佛!


点击数: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