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门的证悟不得违背教门(二)

第115集
由正元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

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宗通与说通》成佛之道这个系列要继续讲“第八章、宗教二门不可相离”的第一节,谈的是“宗门的证悟不得违背教门”。上一次我们谈到一些有关于平实导师尊师重道还有破邪显正的观念以及作法;今天我们要继续接着再谈一些破邪显正、救护众生的重要观念,希望大家对这方面能够有正确的认识。

平实导师在《念佛三昧修学次第》这本书当中,曾经用不称名的方式,来指出祂师父所谓“虚空粉碎就是开悟”并不正确;之后也陆续在很多的著作当中,都不称名而叙述祂师父的错误之处;并且一一送达到祂师父的禅寺,希望他能够改正误导众生的事业,并且停止抵制平实导师所弘传的正法。像这样写书并且寄赠给祂师父,一直持续了许多年。但是祂师父某法师却一直不曾改变他误导众生的作为,并且他又去攀缘某宗派中某法王的邪法,使得某宗派的邪法泛滥于台湾;平实导师祂师父的推波助澜之力,也可说是不算小的。平实导师既然已经开始公开评论其他的法师,也就不应该厚此薄彼,而应该要一视同仁,这样才是佛子应该有的本分。也就是说,尊师固然很重要,但是相形之下,重道应该是更为重要的事。

某大德对于平实导师所述说的正确法义,因为没有能力作辨正,就转而对平实导师来作人身的攻击。他说:“也不管某法师是否真悟,可是看到居士们不守本分,凭自己的浅薄见解,就对出家法师作无情的抨击。”他并且劝平实导师说:“不要再作批评之举,此则是佛教之福也。”对于这些现象,如果我们详细去作检视的话,就会发现到一件事实,那就是:佛教之所以腐败,法义之所以不明,外道见之所以渗入佛教当中,而不能够回复到佛世的盛况,正是因为有像某大德这种驼鸟的心态以及崇拜僧衣的心态所导致的。

在这里我们要认同一位导师级的法师的一个见解,那就是“批判的佛教”。他曾说:“有批判,佛教才能够去腐生肌,自强不息。”某导师一生致力于教内的批判,著作非常的多,流通也很广。我们推究他致力于批判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要去腐生新,希望能够将佛教振衰起蔽。只可惜他一开始就受到某宗派中观邪见的误导,立足点就已经偏邪不正;而且他又没有实际证悟教典的宗旨,所以他所批判以及建立的种种观点,全部都违背了佛陀的宗旨。我们固然常常公开提出他错说佛法之处来加以辨正,然而我们并不否定他的动机是良善的。但是,我们也不因为他的动机良善以及他身披僧衣,我们就不批评他,应该是对的就说对、不对的就说不对;要不然佛教经典所要阐明的宗旨,将很快地因此沉没,而没有办法彰显出来;到后来就会积非成是,让邪见普遍的被大众所接受,正法反倒被大多数人所猜疑不信了。

我们除了认同某某导师批判的佛教之外,平实导师也极为认同昭慧法师她在《弘誓》月刊第43期当中所写的一段话。她是这样说的:“以批判的精神,回顾与前瞻:既然某某导师批评与挑战了传统,那么也必须公平的接受当代台湾佛教其他声音的批评与挑战,而作如理如法的回应。所以他曾经也很磊落地将这些回应,结集成《法海微波》一书。面对这些批评的声音,我们这些某导师思想的研讨者、弘传者,要负担怎样的角色?是不是要像传统佛教的某些人,成为思想控制的‘法西斯’?”

既然某某导师一生都在批判传统佛教,那么他的立论就必须要是正确的;如果有不正确的乃至有可能破坏正法的地方,也就应该虚心接受别人的批评;如果发现自己确实有过错,那就应该快速而且公开的修正,不要再误导学人,并且伤害传统佛教,能够这样做的话,才是佛教之福。如果在检查之后,觉得确实没有过失,那么他应该要再次作辨正,再出版《法海微波》第二辑,让法义能够愈辨愈明;因为这会使学人都能够在法义辨正当中,来增长佛法知见,同沾法益。但是他们如果反过来学习法西斯主义,想要作思想的控制者,只许自己评论他人,却不许他人依照教理来作评论的话,那可就不是佛教学人之福了。

再说,平实导师著作当中一向只作法义辨正,指出诸方大师在修证上的错误之处,并且显示正确的义理;这么做只是为了护持正法,并且提升学人的佛法知见水平,但是绝对没有作人身的攻击。所以,我们在此也同样的期盼教界,欢迎对平实导师所著作的书籍提出法义辨正,但是不要效法某大德这样子作人身攻击;因为作人身攻击就失去了法义辨正的作用,而变成是意气之争了;这对于佛教的久远流传,并没有实际的利益,作人身攻击也不是佛教学人所应该做的事。大家可以去详细检查我们所作的种种言论,都是为了要救护那些被名师所误导的学人。他们的徒众实在不应该因为对名师个人的情执,而诽谤平实导师不尊师重道;因为尊师固然重要,重道则是更为重要,所以我们一向都主张说:一切佛教弘法者所写以及所说,都不可以违背世尊圣教的真正旨意。

正因为有某大德对平实导师作出了人身攻击、混淆视听的情事,所以我们不得不在这里把平实导师和祂师父之间的往事来略加说明,主要就是期盼佛教界当中的人,大家都不要再作人身攻击;也期盼大家都能够把世尊法教的宗旨的长远流传,作为自己最重要的志愿,不要让邪知邪见混入到佛教中来,成为狮子身中虫,由佛教的内部来腐败佛教。所以我们在此衷心的企盼大家,都能够支持批判的佛教的理念;因为善意的评论,才会是佛教内部最好的防腐剂啊!

我们如果深入去推究学人之所以会被误导的原因,就会发现,主要就是在于大多数的学人不能够如实的知解别教经典当中佛陀的旨意。所以近年来,平实导师都是以注解别教经典来作为主要的弘法要务,就是想要让学人们都能够知道并且了解佛陀的旨意,来提升他们的正知正见。虽然大多数的学人们不一定都能够因此而明心见道,但至少可以逐渐引导这些有缘的学人回归正道,不再被名师所迷惑、所误导,而且也可以预先种下他们未来证悟的因缘。我们并不反对还没有开悟的法师、居士使用一些方便法来接引众生,但是重要的是不可以执著方便法而去排斥了义法;反而应该要虔心修学了义法,也应该鼓励弟子大众修学了义法,而不要故步自封,使得一生空过;因为只有了义法才能够让学人进入佛法殿堂当中,逐渐成就佛道。

此外,还有一类的名师这样开示:“证悟的境界是说不出来的。证悟的人也不可以让别人知道自己已经开悟,应该要善于隐藏;如果说自己已经开悟,那就是还没有开悟的人。”然而我们知道,佛陀以及诸大菩萨,以及禅宗祖师们,都曾经为众生们说禅说悟,难道这样说,他们就都是还没有开悟的人吗?所以像这样说的人,其实他们正是还没有开悟的人;他们因为害怕别人去质问他“开悟了没有”,所以才会故意说出这样偏邪的话语来。

世尊在《菩萨行方便境界神通变化经》当中,曾经有这样开示:【大德迦叶!菩提是无为,离一切数。……不可言说,非不可说。……非假名,非不假名。……菩提性尔。】(《菩萨行方便境界神通变化经》)我们由世尊这样的开示可以知道,证悟菩提并不是说不出来的,只是不在言语上面,也不可以为因缘还没有具足的人来明说而已。修学般若禅的人,如果没有办法在一言之下就使学人来开悟明心,我们就会怀疑他是不是真悟的人。在佛世世尊在说法的时候,会观察众生的根器,常会为善根福德因缘已经具足的众生来说明宗门的密意,常常是在一言之下就有百万人天都悟得了无生忍,哪里有说不出口的道理呢?只是说不可以为福德因缘还没有具足的人来明说而已。

为什么世尊这么说呢?这是因为不允许密意被外道所窃取,也不允许信力还没有具足的佛子听闻到。例如,佛陀曾说:【若与法城作障碍者,为是大贼,毁坏法城,盗我密法向外道说;是人常来至于我所,我与共语,示其教法,不说密要。】(《佛藏经》卷三)因为如果为他们那些人明说密意的话,他们必定会生起怀疑,甚至诽谤、破坏如来正法,因此而造作了诽谤三宝的大恶业。因为这样的原因,所以才不许为这些人来明说,并不是密意没有办法以一句话来说明清楚的。

还有一些悟错的法师,每每喜欢这么说:“言语道断,心行处灭,所以明心开悟并不是言语之所能说出来的。”但是他这么说,其实是显示出他是悟错了,或者根本没有悟。开悟明心所证得的真心自身祂是“言语道断,心行处灭”的,然而这并不会妨碍妄心仍然是和真心在并行运作;意识妄心是可以很明确的用语言文字来指陈出“言语道断,心行处灭”的真心的所在处,并不是没有办法明说的。我们经常阐释这个道理,希望大家都能够了解;只可惜信力还没有具足,我见、我慢还没有断除的禅子们,仍然是没有办法信受,仍然坚持要将能知能觉的意识心,藉由修定的方法来进入没有知觉的境界当中,而说这样子就是“能所双亡”,自认为这样子就是开悟了,可以说是完全错解了“能所双亡”的义理。真实证悟的标的是不生不灭、不出不入的真如实相之法,但是不论任何的定境则都是意识相应的境界,都是有出有入、有生有灭之法;如果随意的说这样就是开悟,那就会成就了大妄语业的。

所以我们说,明心开悟并不是没有办法一语道破,甚至不需要用语言便能够使学人在一剎那之间就相应去,而悟明本心。我们可以从历代祖师引导学人的过程中,可以看到大多是像这个样子——或者赏棒,或者大喝,或者锄田择菜,或者吃饭喝水,可以在一剎那间就让学人得悟去;但绝不是把打坐进入到定境当中的无觉知状态,当作是开悟。

每每有出家法师以开悟者的身分来说禅说教,著作禅学的书籍;但是所说的法却是错误的,是抵触经教,乃至于破坏以及曲解经教。因为他身披僧服的缘故,所以被误导的众生就会很多;他著作当中的邪见所产生的恶劣影响,也就会极为广大以及深远。所以一切真实证悟的人,看到这种情况就都不应该乡愿,当作没有看到,坐看佛法被这些人给破坏,坐看广大的学佛人被邪见误导而走向岐路,甚至造下大妄语等无间地狱罪。

所以我们说,经教的流传非常的重要。尤其在末法时期的现在,我们看到的现象是,绝大多数的错悟者,都说觉知心意识就是真如;只有极少数的证悟者,指证自身所证悟的阿赖耶识为真如。如果说现在没有经教在世的话,一口难敌、众口铄金,那么真实证悟的法要就会难以在世间立足了,更别说要真实佛法来弘扬光大,要续佛慧命;但是,如果有经教流传人间,在今时后世的证悟者就都能够引用经教来证明真实了义佛法,使得佛陀的正法能够丝缕不绝。所以说,唯有经教能够护助宗门正法,无可取代;这是一切学人都不应该忽视,而应该护卫了义经论以及真善知识的著作流传住世。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讲到这个地方。下一次我们将要谈谈“如果想要开悟,应该要阅读哪些经论”。我们并且会举一个案例,以教门的正理来检视并且证明某位禅师其实并没有证悟宗门,以作为大家引以为戒的借镜。

敬祝各位菩萨身心安泰、道业增进!

阿弥陀佛!


点击数: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