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在佛法中之定位(二)

第104集
由正文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要继续跟各位来分享“禅宗在佛法中的定位”。

我们上一集有讲到说,禅宗的开悟是悟得这个第八识如来藏心。悟得第八识如来藏心以后,不能说一悟即至究竟佛地;因为悟了以后,还有悟后所要修学的十住、十行、十回向乃至于十地的这样子的一个果证必须要去完成,才有办法经过这样子的一个佛菩提道的修学,透过别教的大乘的修学,才有办法因为这样子的修学完成究竟佛果;所以不能说一悟即至佛地。那也就是因为这个样子说,禅宗所悟的这个真如心,祂并不是真常唯心。也就是说,在悟的时候其实祂还不是真常唯心,因为他还没有到佛地;因为他还没有到佛地,所以说祂所含藏的这些种子,都还会有变异;还会有变异,祂就不是真常。但是这个心体祂是真常的,这个心体是真常,可是祂心体里面所含藏的这些染污种子,乃至于所有一切有为法的这些种子功能,这部分都还没有究竟圆满,还没有变异成熟,所以这一部分还没有能够圆满佛果,所以祂不是真常。

也就是因为这个样子,所以禅宗所悟的这个真心,从佛菩提道的角度来讲的话,其实祂还不是真常唯心。如果说禅宗是真常唯心的这样子的人,很显然他是一个浅悟者,要不然就是一个未悟者,才会说禅宗它是真常唯心。也就是,因为禅宗开悟的知见,或是说禅宗悟后修学的这样子的一个佛菩提道的道路,是这么的重要;所以如果未悟的人如果没有随已悟的善知识来修学佛法,那一定会对禅宗产生误解的,如果没有跟随善知识来修学佛法,那一定会对禅宗产生误会的。

譬如说,有人主张“未证如来藏也可以契应甚深般若”,有人主张说“其实要悟般若的话,也不一定要证悟如来藏”。这个是外行人说的外行话!这种人很显然是对佛法他是不了解的,这个其实是痴人说梦话。譬如有人说:“不用到台北市,我就能够上101,不用到台北市,我就能够上101大楼。”这个是天方夜谭,因为101大楼就在台北市里面;也就是说,当你要上101大楼,一定要进到台北市。禅宗证悟的这个如来藏,其实就是菩萨修学般若智慧的一个开显的一个最基础的地方、最基础的一个开始,所以没有入到如来藏门,绝对不可能契应甚深的般若。这个就有如刚刚所说的,这个痴人说没有进到台北市而能够上到101大楼一样。所以像这样子的人,一定会堕到意识的境界里面去;像这样的人一定会这样子的一个妄生知解、这样子的一个妄见、这样的一个邪见,就堕到意识境界里面去。他会以一念不生的时候的朗照觉知性为真如,他以为我们一念不生的时候,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样子的一个朗照的觉知性的这个意识心就叫作真如。但是这个还是意识心啊,这个并不是真如,这个只是意识心的另外的一个变相。

那有的人会以为说,初醒的时候无妄想心这个率尔初心(我们刚初醒位的时候,因为还没有进入微细的思惟,或是说还没有进入我们要去思惟做什么事情,或行住坐卧这样子的一个行止的时候,这样子的一个无妄想心),就以为这个初醒的时候的这个率尔初心、这个无妄想心这个是真如。但是这个率尔初心一样是意识心,这个一样是意识心的作用,这个都不是禅宗祖师所悟的真如;这个是世俗人所说的我,这个是外道梵我神我所说的我,因为这个意识心就是世俗人所坚持、世俗人所执著的这个意识心的我。这个意识心的我其实就是五蕴我,这个五蕴我其实最主要、执著最严重的,其实就是我们这个识蕴。也就是说,因为有这个识蕴的我,所以会去执著我们这一切。这个识蕴的我,最主要最主要的就是这个意识心;识蕴让众生最迷惑的、让众生最执著的,就是这一个意识心。

这个意识心也是外道梵我神我所说的我。外道梵我神我之所以会有这样子的一个观念,之所以会有这样子的看法,也是因为外道无法知道这个宇宙根源、宇宙万法的本源;所以透过意识心去思惟,说有一个梵我、有一个神我能够去生出这个山河大地。那这个外道的梵我神我,它的本质也是这个意识心。这个我有分为外我,有分为内我:内我的部分,其实就是意识心的部分;外我就是我们执著外面有一个能够主宰这个世界的一个我。能够主宰这个世界的我,就称为“上帝”;能够主宰这个世界的我,有人把他称为“老母娘”。这个主宰世界的我,其实是我们这个意识心所妄想施设出来的;这个我其实是我们声闻初果所要断的我见的我,这个我其实是声闻初果所要断的三缚结——我见、戒禁取见、疑见,这个我见的我。

这个我见的断除,是要让我们断除轮回;但是这个我,是让我们进入轮回的最主要的一个根源;所以这一个我其实是声闻初果所要断的我见的我,这个我就是声闻初果所否定的意识心。声闻初果必须要否定这个意识心的我,才有办法依于断除我见的功德,然后能够发起断除戒禁取见乃至于断除疑见的这样的功德。因为这样子的功德,才能够在解脱果上面次第地进修,经过薄贪瞋痴,断五下分结,断五上分结,然后能够取证解脱果。

那十八界我全部都是与我们意识心的我有关系,这个意识心的我其实本身就是十八界所摄的,祂是无常变异、依他而有的法。这个法祂是无常变异的,这个法祂是依他而有的,依五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依缘而生。这个法必须依什么而有?必须依如来藏、必须依意根而有办法依次出生的。所以这个法祂并不是常住的,祂是依他起性的法,祂是依他而有的法,祂是无常变异的法。这个法是菩萨证悟如来藏的时候,就要断除的我见;这个是声闻初果证解脱果的时候,就要断除的我见的我;所以这个我不是我们所能够依止的我。

那另外有一种人他堕入了“诽谤见”还有“建立见”这两种邪见。那什么叫作诽谤见呢?诽谤见的意思就是说,他自己没有办法证悟、证得这个如来藏第八识,没有办法证悟如来藏,那索性的就否定如来藏,就把如来藏把祂否定掉,说“没有如来藏,如来藏是方便说,佛没有说如来藏”;所以因为这样子的一个邪见,就主张,般若它是说一切法空。他说其实般若所说的是一切法空,但是般若所说的并不是一切法空;佛所说的一切法空,是在阿含四部里面讲的说“蕴处界诸法是一切法空”。为什么?这个就是前面所说的,因为蕴处界诸法是依他起性,它没有自体性,它没有自体性所以是一切法空。但是般若并不是一切法空。所以,这种人主张般若是一切法空,这个就是诽谤见;这个会让佛法会落入了断见里面,因为一切法空就落入了无常空。

我们说的蕴处界诸法,虽然它是一切法空;但是这些一切法是依于如来藏所生所显,是依于如来藏这个般若心、这个如来藏心所生所显。在如来藏心里面,因为这些种子的变异,这些蕴处界诸法与如来藏的和合运作,所以说般若其实是非断非常的;所以,般若它其实是非有变异非无变异的,因为这个样子,所以说般若它是非一非异的。跟什么东西非一非异?也就是说,其实般若跟五阴它是非一非异,这个我们在后面再作详细的说明。所以,说“般若即是一切法空”的人,就会落入了断见里面。

这种人又会落入了建立见。因为这些人他有看了一些经典,他知道说,如果说一切法空,这样子一定会被人家质问说落入了断见;他又怕落入了断见里面,所以就顺从了应成派中观的邪见,另外立了意识细心为主体识,另外立了意识细心为持业种识。但是这个意识细心祂还是意识啊,因为意识细心不管是再怎么细,祂都还是意识。譬如,有人说这个“廖添丁”,廖添丁这劫富济贫就叫作“义贼”;义贼还是贼,义贼还是不脱离贼的本质。所以说意识心,你再加上意识细心,或是说极意识的细心,或是极极意识的细心,你再加几个细心上去,祂都是意识的变相,因为意识有好多的变相。你执著这个意识的细心是我们的主体识,这样子又落入了常见里面,这种人又变成了建立见。其实佛本来就说有一个常住的如来藏心,祂就叫作第八识,祂就叫作真如,祂就叫作般若心,祂就叫作中道心,祂就叫作实相心,祂就叫作非心心,祂就叫作无心相心。人家佛早就已经讲说,有这一个心祂是主体识,何必劳驾这些邪见的人再来建立意识细心为主体识呢?所以说,建立意识细心为主体识,这个就叫作建立见。

这样子的人哪些人最多呢?这个就是应成派中观邪见;应成派中观邪见,就是依止着这样的诽谤见跟建立见,所以堕于诽谤见跟建立见的断常见里面。那这样子的过失,其实是远远大于错悟以意识心为真如的常见外道者。也就是说,建立见跟诽谤见的人,这个过失其实是远远大于前面所说的,“执著一念不生的这个意识心为真如”的这个常见外道者。

祖师有说过“宁准常见如须弥山,不落断见如芥子许”,就是这样子的道理。因为如果你落断见了以后,一定会让已经很难证悟的这样的一个禅宗的理地,已经让众生很难证悟的这样的如来藏,因为这样子而更少有人愿意去修学。因为这样子的缘故,一定会令般若宗堕于玄学,一定会令般若宗堕于玄学里面的一个玄思、堕于学术的一个思惟里面,会让如来藏的义学理地完全断绝掉,让众生没有办法真正地进入如来藏——开悟明心的一个境界,乃至于没有办法真正进入参禅,因为参禅的方向已经完全错误了。因为参禅的方向错误,就是导因于、就是来自于因为我们错指意识心、错指意识心的各种变相为常住心,乃至于落入了一切法空的邪见里面。这个是非常严重的。

所以在《佛祖纲目》卷三十里面这么说:“禅宗学者,应遵佛语一乘了义,契自心源。不了义者,互不相许,如狮子身虫。”(《佛祖纲目》卷三十)这里就讲得非常清楚了。也就是说禅宗的学人,也就是说想要修学禅宗的人,或是说已经证悟禅宗的这样子的一个自心如来藏的人,应该遵从佛语契入一乘了义,这一乘了义所说的就是第八识如来藏心。这个了义心,也就是说一乘了义所说的,就是因为契入了如来藏心以后,所以才有办法进入佛菩提道的修学,才有办法进入佛菩提道修学以后,逐渐完成佛菩提果。这个就是一乘了义它真正的道理。这个了义心的根源,其实就是自心如来藏。也就是说,从悟了如来藏以后,才是修学佛法的一个开始,所以说“应遵佛语一乘了义,契自心源”,也就是说必须要契入自心如来藏的这个本源。修学禅宗的学人,必须要遵从佛语,遵从佛语入一乘了义,入一乘了义必须要先契入自心如来藏的这个本源。

不了义的人“互不相许,如狮子身虫”。也就是说,误解这个了义法的人,误解这个如来藏心,误解这个真如心,误解这个第八识心的人,这个就是不了义的人。以不了义为了义,也就是说以意识心为真如,以意识心为常住不灭的第八识心,以意识心为常住不灭的如来藏,这个就是不了义的人,这些人他互不相许。

跟哪些人互不相许呢?跟这个执著一切法空的人,也就是说,前面所说的应成派中观邪见的人。这些应成派中观邪见的人,因为执著说般若就是一切法空,般若是一切法皆空;所以认为说一切法空就是了义,而如来藏其实是只是方便说;这个就是不了义的人。那这些执著意识心、一念不生的意识心为常住心的人,很容易落入了常见;执著一切法空的人,很容易落入了断见。那这就是常见跟断见的人,其实是互相地讥评的,这个就是犹如中国古人所说的“文人相轻”。其实这些文人根本没有契入自心的本源,根本没有契入这个一乘了义心,所以才会互相地讥评。

这些人不管你是执著着意识心常住不灭,或是说像应成派中观邪见执著一切法空,这样子都是像狮子身中虫一样,犹如狮子身中虫吃狮子肉;佛法就是因为“狮子身中虫”所破坏的,因为这些狮子身中虫才会毁坏了佛法。所以其实佛法真正的毁坏并不是来自于外道,并不是来自于外面;佛法真正的毁坏是来自于,佛弟子自己不懂佛法,而且错解佛法,而且因为错解佛法以后误导了众生,所以才会因为这样子造成佛法的灭亡。这样子佛在经典里面说的,像这样子的人就叫作“狮子身中虫”:“狮子”所指的就是佛法,“身中虫”所指的就是这些邪见。身中虫所指的就是这些只有邪见的这些人,只有邪见的这些相似佛法的佛弟子;因为有这些相似佛法的这些人,所以才会造成狮子因为这些身中虫的咬噬,所以才会让狮子灭亡。所以,修学佛法,修学禅宗,必须是以这个第八识心如来藏心为标的。而不能以错误的意识心为真如,不能以一切法空为般若;如果是这个样子的话,就是狮子身中虫。

禅宗的修学,如果不证悟自心如来藏,那一定没有办法会通般若的。如果不能会通实相般若,那一定会对三论宗,也就是对般若宗这个三论宗,一定会产生误会的。因为三论宗还有一切宗门,全部都是以证悟自心如来藏为修行的一个根源;三论宗的法理、三论宗的道理,全部都是依着证悟自心如来藏所开显的;那三论宗所说的其实就是在讲般若中观,那这个般若中观其实就是依着自心如来藏、依着自心真如,才有办法开显般若中观、般若实相乃至于般若别相;都必须依止着般若中观,才有办法有后面所修学的佛菩提道的诸种法相能够产生;如果没有这样子的话,就不会有般若的智慧能够产生。所以如果不证悟自心如来藏,绝对没有办法通于般若的;如果要通般若,一定要证悟自心如来藏。

那我们今天时间已经到了,今天就先跟各位分享到这边。

阿弥陀佛!


点击数: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