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授一切种智 无生法忍

第58集
由正益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这一集,我们要根据真善知识施设这个道场以后,证悟者增加以后,到底接下来要继续如何增上呢?怎么样根据一切种智的往上进发于佛道这样的历程?这真善知识就要来传授这许许多多的智慧与知识,让大家能够将来有因缘得证无生法忍。

什么是无生法忍?它跟证悟者所证的忍有什么不同?证悟者我们所说的是:证到这个无生法。所谓这个无生法就是:证到本来真正的面目,就是如来藏,就是这个实际法。所以证悟者不是以语言思惟想象,来得到这个法,是以亲证而且现观——可以现下能够观察祂到底在哪里,而且每个众生都有。经过这样现身观察以后,就可以知道这真的是一个无生法,而且这个无生法是跟我有关的,而且这个无生法从来不会生灭、不会消失,所以,透过这样的观察以后能够安住,所以一口气就具备了智慧以及安忍。然后,再从这个现象界去观察:其他的一切众生是不是也是具备这个如来藏呢?所以不是说从公案领略以后,就不去作观察;所以,他一样可以从其他种类的一切众生来得到这个智慧,确定这个般若智慧,所以他可以安住。于自己与其他种类众生都可以看到,所以最后他成就类智忍,能够安住,可是在这个情况下,我们说他的安住,这个忍是属于无生,可是并没有证悟到一切诸法——也就是说现象界还是充满着许许多多的法,不是说只有有情,所以我们说他证得是“人无我”,从人的观点或是从其他种类的众生有情的观点。可是,他没有办法证得“法无我”,也就是说,许多的法他还有很多的执取,没办法现观这一切法都是如来藏所出生的,在这种情况下他要如何继续进步?这时候就需要善知识来提携,所以开悟只是修行的开始。

在这种情况下,他就不要远离这善知识,应该继续上增上的课程,继续在一切法如何能够亲证的情况下继续的往前迈进。所以有关于唯识的经典,包括《楞伽经》、还有包括了 弥勒菩萨所说的《瑜伽师地论》、乃至于 玄奘菩萨所说的《成唯识论》,以及许多在印度论师所作的这些论,他就必须要从中来熏习,不过这些论都非常困难,甚至第三转法轮在讲唯识学,就是只有这个识,并没有其他境界可说了;就是说,一切的境界,都是这个识所产生——这个识就是第八识,就是如来藏。

在这种情况下,第三转法轮的经典也非常深奥,不是刚刚悟的人一下可以理解的,所以有许多的现观、以及其中的这些障碍需要排除,许多的法需要领略,这都需要善知识来给予提携;所以会在这种情况下,大家继续来熏习,继续来确定往圣道的路,要如何继续往前走。所以,等到能够圆满初地的时候,就可以现观一切诸法,每一个法都如同镜像一样——就像是从镜子里面反射出来的这影像一样,当你看这个镜子的时候你也能同时看到影像,所以能够在这样现观情况下就可以知道自心能够出生一切诸法,而不是被一切诸法的境界所包容、所包围、所笼罩,而被境界所转。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许多的许多的法都需要一步一步去亲证,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培养菩萨的种性”,借由菩萨种性的生起,所以可以对于许多的智慧能够加以承受;这时候这个学人,就像是一个开始要广大心量的器皿一样——就像一个盆子,他的福德要更为广大才能够形成一个好的座台,这座台才能够把它的盆子安住;不会智慧的水一下子冲下来,这个盆子就破裂掉、或是颠倒、或是倾覆,就是因为福德不够;所以“福德”对于这个阶段来说,也是相当相当的重要!

然后透过所证悟的如来藏,可以重新来检视如来藏的所有体性,在双不双非的情况下,譬如说,世间的法是清净的还是染污的?对于这证悟者来说他就可以一步一步来现观,然后善知识给他引导,让他慢慢一步一步去知道:什么法是不垢不净,然后又回到现象界一切诸法是不是也具备,或是以如来藏来理解就是为如来藏所出生的。透过自己所证悟的,即使是贤位还没有达到圣位,在三贤位位置里面,可以一样对这个法可以信受,就不会移转自己的心念,乃至于最后离开这个证悟,想“证悟就这么平常,那这样我还是就去追逐五欲好了。”而如果有继续这样的课程,继续再修学,这样学人就能够安住。

所以,要针对这点来说,其实这时候学人他对烦恼障的现行,他是比不上小乘者的阿罗汉的。为什么呢?因为小乘者阿罗汉,他可以断除现行的种子;他对于现行的种子,他是有能力来简别其中的现行是不是发起了贪瞋痴,即使是说他的心、他的意念偶尔会发起,可是他不会让这个现行变成是身口的业,不会造成身行和口行造作出来。然而证悟者,这时候还没有办法达到像阿罗汉这样的程度,为什么呢?为什么大乘法的见道照理说应该很犀利,而且修学时间那么长,为什么却不行?理由也是很简单:因为大乘者,他并不是要抛弃一切生死的诸法,他是要在生死中,能够让一切的众生有情都能够亲证如来藏的妙法,或是能够依次进入佛门来修学,所以他没有办法像小乘人一样:“完全不理会众生、不理会诸法,就是把所有的这些感觉都关闭,或是没有事情的时候就赶快入定,然后不再去理会所有的亲缘眷属,或是有因缘的众生。”对于大乘者来说,这样是犯戒的,这样是犯菩萨戒!大乘者,必须要在一切地,对于一切众生,都要生起这悲悯情怀,都要想能够让一切众生可以获得一切智智,这样的心永远不会断,这样就是菩提心!

所以,必须要对一切法、一切有情,要能够根据大家的因缘能够作观察。不能够说“一切都安住在自己内心的境界里面”,所以他还是要少分来作观察,少分与世间诸法来应对,那如果需要他全力投入的时候,菩萨是不会犹豫的。因此在这种情境下,你就会有很多的烦恼会随中产生,这些烦恼的断除,必须要透过对这些事情能够作深刻的理解,能够作深刻的正法的相应,然后来调伏,或是反省自己的过失等等。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和小乘者断除一切诸法的方式完全是大相径庭。

所以,我们没有办法说,一位菩萨从无生忍要走到无生法忍的路要多久,但是如果这位菩萨可以坚定志向,不再对于贪瞋痴种种诸法染着而开启世间的杂染,这样又能够不断的弘法护教,让自己的种性更趋向于菩萨,所以这时候,他就会生起很多的殊胜的抉择,这时候护法菩萨们、护法诸神们、护法鬼神们,都会来因势利导,让这个人修学能够更好。这菩萨在这种情况下,他也要很确定自己将来的行履是什么?到底是不是要留在娑婆?还是要继续到其他的净土?留在娑婆要在人间?还是要往生兜率陀天——到一生补处的 弥勒菩萨那里?然后如果是说,要去护持这个贤劫千尊佛的时候,那就要想:还有九百九十六尊佛,九百九十六尊佛都会在兜率陀天,在那里等着成佛;所以因此就要去想:这贤劫如何来作安排,等到贤劫过后以后是不是再往生西方极乐净土,然后继续成就自己的佛道。

根据经典来说:成就无生法忍,看起来并不像我们大家所想的那么困难。然而,这还是有很多的阶段要走——包括要消除自己的性障(所谓的性障就是说在这个三毒:贪、瞋、痴),是不是会障碍到其他的菩萨?是不是让自己的心性没有做些许的调伏?对男女欲或是对世间法、钱财这些把自己绑住了?这些都是要从中来检讨的。

然后,对于这殊胜的一切种智,也要审慎来观察。不可以因为法实在太深奥了,法实在是太难理解了而放弃,或是说只要等善知识来讲,自己不愿意事先来阅读,这样都对自己要能够进入唯识种智确实是有很多的障碍。其实,这时候开悟者,他可以熏习的地方是很多的:包括能够阅读般若经典,第二转法轮经典由于在讲空性,这时候就应该从空性中来作种种体会,到底空性为什么佛说可以成就佛道?为什么空性对于小乘者来说并不是如此?小乘者也知道一切都是空,然而这样的空却没有办法转成大乘的空,这空的差异呢这时候已经明了了。因为佛是因为证得这个真正的空性,在《般若经》所说的空——是说第一义空,所谓第一义就是根据实相法来说,说有空。因为众生没有办法理解,所以要根据他所说的、他所证的一切法空,然后最后再说一切法不生不灭,这时候他就会了解到我说的一切法空,跟你说的一切法空竟然不一样!所以空灭、空性、空相等等,这些就不是小乘者他所能够随意简择、随意理会,所以他这时候,就可以方便慢慢来进入这第一义空,慢慢来熏习。这就是 佛陀希望小乘者也能够从学这个道理,让他一开始就知道有一个东西不对劲。

所以,今日如果说有人主张一切法空,然后他所要证悟的、他所要得到的,这样只要透过文字表面上来理解,就是不晓得大乘法,大乘法即使只有听闻,或是能够思惟,这都并不算是真正可以生起智慧而言,如果有生起智慧,那是方便来说。一切大乘法,最后要以证得这真正的如来藏产生般若智慧,依这个智慧作为根本,这样才会说当初听闻的,这样回去反过来重新检讨;听闻的才是真正听闻到真正的义理,这时候再继续听闻,再继续听善知识的演讲,听这个法会所说法才能够更清楚、更明白。

“所以一切诸法都不能离开这第一义谛,不离开证悟的这个实相智,因为有实相智,才会有闻思修证的一切诸法可说。”反过来这样,可以验证而成的智慧,所以这种智慧就不是当初小乘人所以为的,然后在现象界能够作一些现观——认为是无常无我,因为在二乘法中他能够观察到的并没有一个常住法,常住法要等到第一义谛的宣演、般若智慧的明了,所以这常住法,是证悟者所亲身亲眼所证验的,并不是从语言文字所作种种的猜测,在这种情况下就可以知道:可以从这样的智慧,将来继续走向佛地。

因为 佛说:“这空性就是诸佛成佛之道,就是这菩提之道。”所以这空性,就是概括了 佛所说的“如来藏一切妙法”,所以 佛在许多的经典都这样告诉我们。因此,一切的种智修学、还有无生法忍的证得,对于菩萨来说一定是一个必经的历程,对许多人来说,看起来无生法忍是遥远而不可及的。我们知道龙树菩萨他智慧非常的高超,所以他证得无生法忍;他是以这样来往生极乐净土的,以初地的证量,所谓初地证量都至少有证到无生法忍。

我们如何在这过程中,继续可以把菩萨种性增厚?就是不要用自己的轻慢心自己来分裂僧团;或是说,对于一些的法义,来轻易的泄露。譬如说,你证悟了如来藏,你当然知道祂在哪里,可是如果轻易的泄露,甚至自己出来演讲公案,把公案其中的密意予以宣泄,这样就会造成了,让如来的正法会得到亏损的果报,也会让自己未来世在三恶道流离失所;所以我们从这点来看,现在许多人他非常努力的解释公案,甚至直接说这公案密意就是什么什么,这样的方法不但没有助于佛法的复兴,而且这样的人是直接让佛法贬抑;因为许多的人,甚至都不知道证悟在哪里、也不知道真正密意在哪里,他就开始办各种的书籍,写作各种的书籍,甚至办一些报刊、一些书刊等等,然后来说这其中有种种的密意。然而这些人都不晓得 如来已经先嘱咐过了“凡是密意众生就不应该随便讲”,我们菩萨位更不可以随便讲,因为这个密意容易让没有办法信受的人来诽谤、来下堕三涂,所以不可能有任何一个真正的菩萨,会直接将这公案说真正的密意是在哪里,把关节处把它点出来,这样的作法是错的。所以,善知识在那种情况下他要怎么做呢?你就可以看禅宗的公案都是旁敲侧击的,不能够直接在一个地方来着眼,旁敲侧击可以让众生还有因缘,可以得证这无门之门,可以入这无门之门的法。不能够直接明讲,所以我们透过这样也可以来作善知识的简择。

而菩萨种性的培养除了证悟以外,另外,对于善知识要真的完全的服膺,不要因为自己个人的私欲、私见而产生了种种的背离,这个在大乘法中是很常见的。可能有的胜义僧团,他会经过许多的弟子他们到了一个阶段就离开了,而他们在这种情况下,都不能了解真正法的真实义——不是在于证悟而已,你还有很多很多需要来修学。

真正见道开始还有很多修道的历程,这个修道历程就是属于:一切法都有它的智慧,不论我们现在所知道的一切法它都必须跟如来藏来连结,因为如来藏出生了这一切诸法。最后能够在这样的无生法来安住,知道所知障就是代表一切所知境界;无为法、有为法这一切诸法都能够出生智慧,都能够让我们真正断除这些我执,所以这就是无生法忍。

阿弥陀佛!


点击数: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