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义通(上)

第34集
由正源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我们继续为大家解说正觉同修会 平实导师所著的《宗通与说通》。在前几集当中,余正伟老师以及孙正徳老师已经为大家解说了本书的“第二章、宗通”部分,这一集要开始进入“第三章、说通——从宗入教”。

大乘菩萨依于经典的研读体究而证悟自心藏识第八识如来藏,或者是依于亲闻真善知识的开示,或阅读真善知识的著作,而证悟了自心藏识第八识如来藏,这就是大乘菩萨的“宗通”。本章“说通”所说的“从宗入教”,乃是证悟自心真如如来藏第八识之后,悟后起修,深入经藏,修学别相智、种智等法,并且在入地后,渐次地证得诸地的无生法忍,地地增上;这样的大乘别教菩萨,不论是刚刚才证悟如来藏的七住菩萨,因为已经现前领受第八识如来藏的自性,般若中道观也已经因为证悟自心而现前,所以能够为他人宣说自心藏识体性;或者是初地无生法忍位,也就是初地的入地心菩萨,已因为生起了初地的道种智的缘故,已能够为人宣说八识心王的五法、三自性以及七种性自性、七种第一义、二种无我;乃至于初地满心菩萨已经具足了百法明门般若智慧,依着他所证的道种智,能够具足宣说八识心王的五位百法种智;最后成佛的时候,就能够具足了知众生的“应所知量”,也就是依众生的根器、众生的因缘而为众生宣说:这些都可以称为是广义的“说通”。

“通”从字面上,当然就是通晓、通达的意思。“宗通”为什么能够为众生宣说种种胜妙的法呢?就是因为宗通的菩萨有六通,这乃是大乘菩萨依后得无分别智所生起的,在七住亲证如来藏之后,八住位开始渐渐生起,到了佛地圆满这六种通。所谓六通就是:真实义通、得通、不可思议通、意通、离二边通,还有说通。下面我们就来说明真实义通。

什么叫真实义呢?修学佛法的人都希望藉由经书的研读,或者是跟随善知识修学,而能够正解 佛陀所说的法要,然后得祂的真实义。佛法的真实义是什么呢?在《瑜伽师地论》里面这样讲,它说:

【云何真实义?谓略有二种:一者、依如所有性,诸法真实性;二者、依尽所有性,诸法一切性。如是诸法真实性一切性,应知总名真实义。】(《瑜伽师地论》卷三十六)

什么是“依如所有性”的“诸法真实性”呢?“如所有性”的意思,佛在《解深密经》里面这样讲,祂说:“即一切染净法中所有真如。”(《解深密经》卷三)真如:“真”是真实不虚、毫无虚妄,能生万法而真实存在,绝对不是虚妄的想象法,或者是施设法,所以叫作“真”。而“如”则是如如不动,是不被六尘所转,不论是在什么样的六尘境界中,处于一切的可爱或者是可厌的六尘境中,都同样不动其心,而且自从无始劫以来就是不动其心,现在也不动其心,未来无数劫以后仍然一样是不动其心;祂是本来就是如,现在、未来一样是如,这个如不是修行以后才变成的有生的如,这样子本来就有的如,才能够说叫作“如”。这样的真如心,找遍了所有的法界之后,永远都只能够找到一个,就是大众都有的第八阿赖耶识如来藏。所以《大般若经》里面这样讲,它说:【三世真如即蕴界处真如,蕴界处真如即染净真如,染净真如即生死、涅槃真如,生死、涅槃真如即一切法真如。】(《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五百六十九)这个说法跟前面我们所引的《解深密经》所说“即一切染净法中所有真如”是一样的。所以,“如所有性”意思是说,第八阿赖耶识如来藏在众生三世蕴处界万法,不论是染法或者是净法上,所显示的真实不虚、如如不转易,而为生死与涅槃所依的自性。

在这当中,我们有两点要加以说明。首先,阿赖耶识心体祂是无覆无记性,所以祂是清净心;清净心就是如所有性,是如如不变异的。又,阿赖耶识心体祂具有种种的无漏有为法,真实常住而运作不断,不是虚妄想象的方便施设法,所以说祂为“真”;又,祂始从因地一直到佛地,永远都是如如不变易其性,所以说祂为“如”;合这真与如二法就称为真如。所以真如正是显示阿赖耶识、异熟识、无垢识心体的体性。其次,因为第八阿赖耶识如来藏心体,既然是清净性的如所有性,祂的心性是无覆无记,那就可以知道第八识心体是从来都不与一切善恶性相应的,所以从来都不简择一切善恶的业种,一体收存而没有遗失,让因果报应不爽。然而祂虽然收存这些的善恶业种,但是这些善恶业种子却不与阿赖耶识相应;善恶业种子现行的时候,只会跟前七转识相应,所以七转识现行运作的时候,有种种的贪瞋痴等烦恼事行;而阿赖耶识在其中运作的时候,绝不与种种烦恼相应,一念无明与无始无明都不能够遮障祂,祂始终是无覆无记性。因此说第八识心体是无覆无记性,是没有善恶性的。这是由于第八阿赖耶识对于六尘万法都没有善恶的分别,面对六尘时一向都是如,因此能够持一切善恶业种子,所以说阿赖耶识心体恒是显示祂的真如性;因此,经中称祂是“一切法真如”,是一切染净法中所有真如。但这个真如性并不是因为修行而后才能够获得的,乃是无始劫以来本来就是这样的;因为这个第八阿赖耶识如来藏的心体是无始本有,并不是从他法中所出生的。

由以上的说明可以知道,“依如所有性,诸法真实性”就是指依于真实而如如法性的诸法真实性;意思就是说,三世世间蕴处界的生死轮转,乃至于涅槃解脱等出世间诸法,它的真实性都是依于这一个真实不虚而如如不转易的法性。这是只有修学佛菩提道的菩萨才能够亲证的。这样的亲证者当然会了知真如就是阿赖耶、异熟识、无垢识在万法上所显的实性;也应当要了知第八识不可以是纯无为法的体性,而应该同时具有无漏的有为法的体性。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如果离开第八阿赖耶识心体,那尚且无有一切法可得出现、可以运作,何况能够有真如可证呢?况且除了阿赖耶识心体之外,没有一法可以在染净万法的一一法中现行却仍然显现祂的如所有性。

好,那什么又叫作“依尽所有性,诸法一切性”?这是说,世间一切生灭有为的事物都是色受想行识五蕴所摄,一切世间诸法都是十八界、十二处所摄,世间所知的一切事相都是苦集灭道四圣谛所摄,这就是“尽所有性”的道理。也就是说,世间一切诸法都摄归有为生灭的蕴处界,而现象界可得知悉的这些事相也都不离苦集灭道四圣谛的正确之理。因为三界、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等世间一切法,都不是《大般若经》里面所说的“真如非虚妄、不变异、不颠倒、是实、是谛。”(《大般若经》卷四百一十七)都不是这样的法;三界、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的法都不是这样的法,那它是怎么样的法呢?它是假合、有迁动,乃至一切无常无恒,有变有异,都无实性的法。所以依有为生灭的蕴处界及现象界可得知悉的依报、正报等事相,都是终将归于坏灭而永尽无余的。因此说一切法都无我性,没有真实恒存的我性,这就是“依尽所有性,诸法一切性”。这当中的无我的义理,包含了二乘的人无我以及大乘菩萨的人无我以及法无我;这部分我们留待后面再加以说明。

总合来讲,就是以这样世间蕴处界一切法都无我性——“依尽所有性,诸法一切性”;并且都是依于真实而如如不转易的真如法性,就是“依如所有性,诸法真实性”,来说为佛法中的真实义。大乘别教菩萨证悟第八阿赖耶识如来藏而有的真实义通,就是在这个意涵下来说,不仅能够了知二乘解脱道观行修学的蕴处界诸法都是缘起缘灭的生灭有为法,不只是没有真实不变异的法性,而且是终归坏灭无余的;此外,更能够亲证了蕴处界生灭变异的同时,有一个本来无生也永远不灭、恒不转易,而能够为蕴处界等世间生灭诸法乃至涅槃解脱所依的真如体——第八识如来藏。这才是世出世间法的真实义,也才是三乘佛法的真实义。

二转法轮般若诸经所讲的,乃是亲证真如实性的所依体如来藏而发起了中道实相的智慧。别教菩萨七住明心不退转的时候,已经亲证了如来藏,就能够真实了解二转法轮般若经典里面的真实义,而不是在文字表面猜想、思惟,然后知道它的义理;乃是因为实证般若诸经所说的实相心第八识如来藏,而在初读般若经时,就能够依所证的根本无分别智,不由思惟而能够直接了解经中的真实义,说为真实义通。这乃是别教七住菩萨,乃至十回向位菩萨,所证得的。前面讲到根本无分别智,乃是证得与有念灵知、离念灵知同时并存、同时并行运作的第八识阿赖耶识如来藏,确认第八识如来藏在六尘中从本以来都没有分别;像这样的人能够了知这样的法,就说这个人已经证得了根本无分别智。

接着说初地菩萨的真实义通,乃是由七住渐修而来。依七住位亲证第八阿赖耶识如来藏、般若正观现在前所得的根本无分别智,在四威仪当中一一证验领纳阿赖耶识如来藏的中道体性,现观祂不来不去、不生不灭、不断不常、不一不异的中道体性,而生起了实相中道观,名为中观智,这就是般若的后得无分别智。然后依这个般若的后得无分别智,跟随大善知识熏习般若的种智,而后能够发起初地的真实义通,也就是初地的般若道种智。初地般若道种智主要乃是依自心藏识而现观蕴处界诸法,证得法无我;这个法无我智就是初地菩萨的真实义通。

三乘佛法都说“无我”,然而无我的真实义往往被错会了。认为佛法讲无我,就是讲“缘起性空、一切法空”,因为空所以无我;如果听到了有人说“有不空的如来藏”,便会诬蔑这个人是同于梵我、神我的外道,诽谤这个人所说的法义不是佛法,说这个人所弘传的甚深微妙正法是不符合原始佛教的正法。然而原始佛教的四阿含诸经中,固然说无我法,可是又处处说“我”;把这个“我”有时候说为涅槃的本际,或者说为诸法的实际,说为如,说为“识缘名色、名色缘识”的识,或者说为爱阿赖耶、乐阿赖耶、欣阿赖耶、喜阿赖耶,或者说为有分识,乃至于《阿含经》中也有直接称之为“我”的。而大乘般若诸经中,则称为非心心、无心相心、无念心、无住心、菩萨不念心;并且说这个心是实相心,说这个心从无始劫以来不曾暂起一念,说这个心从无始劫以来不曾忆念一切法,说这个心从无始劫以来不曾住着一切法,说这个心从无始劫以来不曾示现见闻觉知心的心行法相,说这个心不是众生所理解的心——祂乃是非心之心。因此,三乘佛法所说“无我”的真实义,应该要善加分别。

首先,二乘人的声闻阿罗汉所证的人无我,就是现前如实地观察“我”的五蕴是无常空,“我”的十二处、“我”的十八界都是无常空,是会灭尽的;只是他们因为信佛语,相信五蕴十八界灭尽后还有涅槃本际,相信涅槃不是断灭境界。而缘觉乘的辟支佛是从十二因缘当中,去如实地观察“我”的五蕴、“我”的十二处、“我”的十八界都是藉入胎识如来藏为因,以及父母、无明、四大、业种作为缘,所以才有三世蕴处界的缘起缘灭;既然蕴处界是缘起缘灭的体性,所以说蕴处界缘起性空。这是二乘所证的人无我智。所以,都是从五阴人无我的实证,从十八界来现观,及现观十二处,都是这样的生灭变异的法性,没有一个是恒常存在的,都是暂时假有的,因此没有办法从中得到一个不坏灭的我;所以确认在现象界当中一切法都是无我性,说是人无我。

二乘证得蕴处界人无我后,依这个人无我的智慧,再来现观蕴处界辗转出生的三界万法,都是藉着蕴处界而缘起缘灭,是“此起故彼起、此灭故彼灭”的无常变异的法,能够证知这一切法中无有恒常不坏的我存在,因而证知“诸法无我”,这个就是二乘人所证的法无我。然而,二乘人因为未能亲证法界实相心如来藏,因而不能够依着这个实相心来现观,只能够依蕴处界、依蕴处界诸法来现观由这个蕴处界而生的这个我,是没有一个真实不坏的我存在;以这个人无我为中心,来现观诸法不可常存,没有真实的我存在;所以只能现观、证实五蕴十八界因此而衍生的诸法都是无我,都是无我法。

大乘的人无我的证得,则是由亲证法界实相心如来藏而现观如来藏的本来性、自性性、清净性、涅槃性,实证蕴处界存在的同时,这个如来藏心也必定存在,然而不像六识心般有起灭、有种种三界中的心行;实证实相心的空性,无我见、我执的无我性,又对于祂所出生的六尘万法不闻不见,没有三界法的我性;因此,双证实相心本来无我以及不分别六尘万法的无我性。这就是大乘所证的人无我。大乘行者证得实相心如来藏后,依于人无我的基础上面,观察实相心出生蕴处界后,再于实相心与蕴处界配合辗转出生的一切法中现观,实证这一切法都是依实相心这个根本因、藉蕴处界诸缘才能出生;而蕴处界都是缘生缘灭之法,都是有生有灭的无常法,藉着这些缘所生的万法,终将因为这些缘的改变而改变;这样的证知这一切法都没有常住不坏的真我性,只是在实相心表面上起灭而已,这就是大乘的法无我。

由以上的说明可以知道,三乘的无我是有所差别的;也可以了知,不论是大乘或者是二乘,不论是人无我或者是法无我,都必须不离实相心如来藏才可以成就。因为二乘的人无我,证得人无我以后,蕴处界——五蕴十二处十八界没有真实的我;五蕴十二处十八界没有真实的我以后,是不是就会落于断灭呢?所以,当然必须要依于真实心如来藏才可以成就这二乘的无我。那大乘当然所证就是依真实心如来藏来反观蕴处界的无我,然后证得无我;乃至于去观察蕴处界所生的一切法,也没有真实的我性,然后证得法无我。所以说,三乘菩提的无我,都是必须要依于实相心如来藏才可以成就。所以,三乘佛法都是依如来藏而立,如来藏是三界一切法的根源,是每一个众生各自本有的,不是外于众生而有的,也不是大家共有的;而三乘佛法所说无我当然也是要依如来藏而建立,但却是有差别的。这就是三乘佛法的真实义。

以上说明。

阿弥陀佛!


点击数:1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