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通首重实践(二)

第32集
由正德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那一篇文章又继续评论说:【虽然现代禅并不认为历史上的禅宗都倾向如来藏思想,同时如来藏的学佛者也不必然如其表面理论存有破绽,修行便一定无法契应甚深般若……但,他的思想完全崇尚如来藏,并且贬斥阿含、中观,则注定难登大雅之堂。】对于这一篇文章的评论,我们要分三点来为大家探讨,到底他的评论有没有道理。

第一点,他说:“现代禅不认为历史上的禅宗都倾向如来藏思想。”我们再来看看,历史上的禅宗祖师所证的如果都不是同一个如来藏,假设有的祖师所证的是离于如来藏以外还有一个真心,假设是这样子;那么我们来看很多祖师留下来的祖师语录,里面都有很多的勘验、拈提、评唱,这些勘验、拈提、评唱又是依据什么来勘验,依据什么来拈提,依据什么来评唱呢?如果说同样所证不是同一个如来藏,这个山头的人拈提那个山头,又依据什么来拈提?这个山头的人来评唱那个山头所证,又是依据什么来评唱“你的所证有误”,或是说接引学人部分如何如何?

我们知道,从 达摩祖师东来所传下来的不就是都是同一个如来妙心吗?这样子传下来都是同一个如来妙心!可是他却说:“并不认为历史上的禅宗祖师都是倾向如来藏思想。”也就是,他主张历史上的禅宗祖师所证的并不是都是同一个如来藏。以这样子的方式来评论的话,那过失很重!也就是说,古时的禅宗祖师他们以心传心传下来,以心传心传下来变成说有很多法脉,传的心都各自为证:这一边传的是第八识如来藏,那一边传的是有一个所谓的第九识,那一边传的有一个第十识,那一个山头传的是第六识……这样子的话,如果说这边的山头去勘验那个山头,这样怎么勘验?所以一定要有同一个标准!若开悟没有一个标准的话,师徒之间如何去印证?古时到现在所留存下来的祖师语录,你又如何说“与祖师相见”?所以用这种方式来评论“历史上的禅宗都不是倾向于如来藏思想”,表示什么呢?表示他本身是否定如来藏的,本身并没有实证如来藏的。可是历史上所流传下来的都是告诉我们,祖师与祖师之间都可以说哪一位祖师跟哪一位祖师可以互相以作家跟作家相见,表示就是同样以所证的如来藏相见。

所以这个部分这样提出来,一方面我们是觉得他应该是不懂古时禅宗祖师所留传下来、所告诉我们的里面的一些密意是什么。也就是说,禅宗祖师他是遵照 佛的教示不能明说密意,可是不能明说密意之余,却可以去接引学人,也可以跟其他同样证得如来藏的一些禅师祖师相见,他们之间所说的一切其实都指向如来藏;你才能够知道,这个跟这个被勘验了以后,这个跟这个被评论以后,这边没有办法去回应,或是他的回应是如何,你才有个对错。所以这个部分,我们觉得他所说的部分,其实他已经落在破绽里面,他自己都不知道。

第二点,我们要来说,他说:“如来藏的学佛者不一定是要如其表面理论存有破绽”,然后“修行便一定无法契应甚深般若。”也就是他认为这个如来藏是有破绽的。为什么呢?因为否定如来藏的人都是六识论的人,六识论的人他认为第七识是意识的另外一个假说,第八识也是空性的假说或者是意识极细心的假说;他们认为所说的阿赖耶识只是什么呢?我执。他认为阿赖耶识只是我执烦恼,是可以断灭的、是可以去除灭的,所以他们认为如来藏的思想是有破绽的;因为他认为这只是假说而已,是空性的假说,不是真实法。假如是这样的话,我们就要来说了,如果说如来藏不是真实存在而只是一个假说,那我们来看 佛所说的三转法轮的经典变成就有很多地方是戏论。因为三转法轮里面所说的阿含、中观、般若以及方广唯识,都是 佛依止于如来藏的法——种种层面的法,来为应该接引的有情、应该接引的佛弟子而所说的;假如说不是同一个如来妙心,不是同一个如来妙心可以贯串三乘经典,佛所说的法不就成为戏论了吗?这样的情况之下到底成不成立呢?

所以我们说,他认为不需要有真实如来藏的存在,他们就可以契应甚深般若。为什么?因为他们认为你只要能够现观,现观现象界的法都是缘起性空,现象界的法都是缘起性空的时候,一切汇归于缘起性空这个法;他们认为,你以缘起性空来看待现象界的一切法,你就不会落入现象界的有,你就可以解脱于三界的有。可是缘起性空的法,从现象界来看,现象界本身不是能够出生缘起性空的法。因为我们已经一再地为大家解说,现象界的法是被出生的,五蕴十八界它是被出生的,被出生以后呈现出它缘起性空的法相;可是缘起性空的根源却不是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缘起性空的根源是能够出生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的这个本际,这个第八识如来藏阿赖耶识。所以我们说,假如主张不需要有第七识、不需要第八识,只要能够认知现象界一切缘起性空就是甚深般若,那我们要说,现象界的一切法都是可以现观而得的,现观而得说“一切法都是无常、苦、空、无我,不是常住”,这个外道法都可以观察而得;既然外道法都可以观察而得,那佛法又有什么地方可以超越外道法?又有什么甚深的地方可以主张呢?

所以我们说,所谓的甚深这个部分的法就是祂很妙!可是这个被出生的法它本身没有什么妙可说、没有什么深可说,因为它是被藉缘所出生的、有生有灭的,可以被现观而得的。所以,所谓深以及妙指的就是这些现象界的法被实相的法所出生的法相,这个法就是实相。这个法为什么是深、为什么是妙呢?因为是外道所不能观察而得,同时这个实相的法也不是声闻、缘觉所实证的法。因为声闻、缘觉的法已经超过了外道,因为声闻、缘觉可以解脱于三界生死轮回,已经实证解脱果,二乘法已经是成为人天应供的圣者,已经超越了外道、超越了世俗人,可是他仍然不知不证这样一个涅槃的本际——一切现象法出生的实相。所以我们才说,这个实相的法甚深极甚深,才说祂是无上甚深微妙之法。这样子甚深的法只有菩萨、只有菩萨才能够实证,只有菩萨依止于 佛的所谓的至教量,能够观察,能够如实而修,如实来修证从三贤位到十地,然后到等觉、妙觉,依照这样的次第如实来修集福德,如实来修学一切应该修学法的智慧;只有菩萨因为福德、因为他的心量能够实证这个实相,所以这样子才叫甚深般若。可是他的主张是说这个有破绽,表示如来藏不是真实法,不一定要有如来藏的存在,也能够契应甚深般若。

所以,单纯现象界法本身的缘起性空,它是没有所谓甚深可说,也不是般若。为什么呢?因为单纯蕴处界的法的缘起性空是落在断灭边的,它没有本事可以成立中道,因为中道法它绝对不是落在断边或常边;可是现象界的法它是落在断灭边,怎么可以说已堕在断灭边的法可以契应甚深般若呢?因为没有办法进入中道中,就没有般若可说。所谓的般若指的是什么呢?所谓的般若指的就是说:菩萨实证五蕴十八界出生的实相就是这个涅槃本际第八识如来藏阿赖耶识以后,能够现前观察这个本际确实本来不生不灭,而且含藏了五蕴十八界的种子功能,含藏了一切功德法,这些种子功能都是祂本来具足的,所以祂能够藉缘来出生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可是这五蕴十二处十八界被出生以后,又没有跟真实法合为一法,它坏了以后,真实法仍然维持祂真实的法相、真实金刚不坏的体性,并没有因为祂出生了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以后,五蕴十二处十八界毁坏了,真实法就跟着毁坏了,因为祂们是“不相在”的。在前面已经跟大家解说了,蕴处界的法与这个能出生祂的本际是“非我,非异我,不相在”的。所以菩萨懂得这个道理以后,才能说这个叫甚深般若,才能说契应甚深般若。

接下来我们要来说第三点。第三点说什么呢?他说:萧老师的思想完全崇尚如来藏,并且贬斥阿含、中观。对这一点我们要来探讨,萧老师有贬斥阿含、中观吗?

因为实证一切法的实相——五蕴十八界的本际法如来藏以后,他一定能够验证,验证阿含中 佛所说的真实、清凉、本际是指哪一个法,中观、般若里面所说的实相、无心相心、非心心指的是哪个法,以及方广唯识里面讲的第八识、阿赖耶识、阿陀那识、异熟识指的是哪一个法。这个实证实相的善知识已经能够贯穿整个三乘佛法了。他能够知道阿含解脱道里面的所谓的二乘人所证的有余涅槃、无余涅槃的本际,就是这个如来藏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也就是因为有这个如来藏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所以二乘人的解脱道才不会落入断灭中,二乘人的解脱道才可以归入佛法的胜妙法,因为涅槃的本际就是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的如来藏。所以他能够正确来定位阿含中所说的解脱道是属于佛法中哪一个阶位,而且能够定位修证解脱道的阿罗汉本身并未成佛,仅是属于 佛在《法华经》里面所说的化城——方便解脱而已,不是已经究竟了。所以他可以把阿含中所修所证的法正确定位出来,正确定位出来不叫作贬斥。而正确定位出来又能够如实地把解脱道的理论述说清楚,如实地让大家知道解脱道本身不会落入断灭;而且能让大家如实地按照次第进入解脱道的初分,乃至进入真实修证里面,这样来定位阿含本身在佛法里面的内容的次第,怎么会叫贬斥?

因为一方面又可以护持阿含解脱道不会落入断灭道、不会落入断灭论里面,又不会落入常见里面,又不会落入邪见里面;能够真实把阿含的道理如实阐述,这是在护持阿含解脱道,让阿含解脱道能够归入佛法中以后,真正依止于涅槃本际为基础,而来说这样的解脱道不是外道所认定的断灭法,也不是邪见者所认定的断灭法。怎么会贬斥中观呢?因为实证如来藏者,本身就已经有般若的智慧,本身就已经是处于中道中;而且能够以中道般若实相的智慧,来观察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为什么它的缘起性空本身不是依止于五蕴十二处十八界而有,而是因为如来藏的能生万法、而依止于种种缘来现起五蕴十二处十八界,这个缘起性空才不是属于断灭法。这样子怎么会是贬斥中观呢?如实能够述说缘起性空的道理,如实来述说缘起性空的根源:缘起性空的根源不是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缘起性空的根源就是本来具足中道法的如来藏。所以这样的情况之下,怎么会去贬斥阿含、中观呢?

所以我们说,以这样的评论来评论 萧老师,说是“在卖弄佛法名相”,说萧老师的思想“完全崇尚如来藏,贬斥阿含、中观”,表示这个写评论的人完全落在意识心的境界中,完全不知道三乘菩提修证的次第、三乘菩提所修证依据是什么;在写这样评论的时候,完全是以慢心而写,因为以为自己的证量超越了实证如来藏的善知识。所以,他说这个善知识所写“难登大雅之堂”,意思就是说,因为真实阐述了 佛的正法,真实阐述了如来藏的实质,真实阐述了万法的根源,与现在一切六识论者所说完全是背道而驰,而受到其他的名师们的抵制,所以他认为这样叫作“难登大雅之堂”。

这样的评论的人——现代禅副宗长张志成,在六年前,因为当他这篇文章出现在网路上以后,他又深入去阅读 平实导师的种种著作;当他把 平实导师的种种著作仔细地阅读完了以后,他在五年前当面向 平实导师忏悔。因为他自己发现到原来他误会,误会他认知的法跟他所读的法,原来是不了解,所以呈现了那一篇评论的文章。张志成先生在五年前向 平实导师当面忏悔以后,随即就加入了禅净班的修学。在禅净班的修学过程里面,非常精进地去修学,以及去修集应该修集的福德;已经在两年前被 平实导师印证开悟了,同时也发起了般若实相智慧,同时也因为这样消除了他的大妄语业。所以有心求法的人,就要以张志成先生的例子为标竿来看待,因为真正求法的人不能顾面子,因为你重视的是法,而不是自己的面子;所以当你发现到原来你的法是误会了,善知识的法才是正确的,纵然你曾经对他有过评论、有过诽谤,可是为了法、为了你自己的法身慧命,你应该知道“我这一世怎么样能够在正法中实证”,你就要赶快学着张志成先生来忏悔。平实导师对于有犯过失的人至诚忏悔,他都是摄受的,接受他、摄受他而且还帮助他,帮助他赶快在道业上有所成就、有所实证,而且也让他能够脱离这个罪业。这样的一个善知识去哪里求?

所以张志成先生这个例子,可以让曾经因为不小心或是不知道,而误会了 平实导师所说的法义者;当你一本一本去仔细阅读,发现到原来自己误会以后,你就要学着他赶快来忏悔,赶快来进入正法来修学。这样子对你自己的道业帮助很大,又能消除你的罪业,又能在道业上有所增长,又能够继续来植福,为正法的弘传以及推广来努力,这样的事业利益自己很多。所以我们以这个例子为大家解说。

暂时到这里,等下一堂课我们再来继续。

阿弥陀佛!


点击数: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