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类自性见(三)+邪见(一)

第27集
由正德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我们要来接续解说“说一切有部”——这位老法师主张说一切有部,说这个“六识心能引后六念的这个六识的势力叫意根”的过失在哪里。

接下来我们要解说,眼识能引生自己后眼识吗?如果依据他刚刚的理论,说“过去的六识能引后念的六识就是意根”,那么也等于讲说眼识也有自己能生后剎那眼识的功能;但是这个地方跟 佛所说的至教量就有很大的差别,有很大的过失也违背了至教量。为什么呢?因为 佛不断地在经教里面告诉我们说,一切有为法都是因缘所生;同时也告诉我们,六个识都是“二法”所生。二法是哪二法呢?眼识祂要藉眼根、色尘而出生,耳识是藉耳根、声尘而出生……如是,意根、法尘而出生意识。既然眼识是要藉根、尘二法而出生,那表示祂并不是眼识自己出生自己,不是自己的前一个念就能够出生自己后一个念,不是吗?因为二法为缘而出生眼识,这表示每一剎那都是这样,每一剎那都是二法为缘来出生眼识。

我们可以举例:比如说现在每一剎那,你都能够以这个眼根跟色尘为缘出生眼识来见;可是如果在某一剎那的时候,一个外面的势力,造成你的眼根毁损,那么那一剎那里面就造成根、尘二法不能出生眼识。所以这在告诉你,其实眼识的现前的道理,是每一剎那都需要根、尘二法而现行。所以,眼识的前念不能去出生自己眼识的后念,这个也就是 佛所说的“无生”的道理——法不自生,眼识不能自生。虽然六个识可以不断地现前,当然这里有四个缘:第一个就是阿赖耶识有持六个识种子的因缘;同时有六根不坏——眼根不坏,为增上缘;然后有作意不断,为等无间缘;还有六尘不断,为所缘缘,这些缘都要在。所以这样的主张说“六识能引后念的六识的势力叫意根”,如果这样的话就检查,检查起来就是眼识等于自己也能出生眼识;所以这个地方就出生了我们说的过失。

接下来我们再检讨一下他的过失在哪里。就是,假如说这个意根不是真实有,而是属于一个势力的假名而说,没有能思的意根存在,也没有真实的第八识能持业种存在,那么这样情况之下,会变成怎样呢?变成我执灭尽的阿罗汉,他在把这个六识相应的我执灭尽以后,就不应该能够再引后面的六个识现前,因为我执都灭尽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应该是阿罗汉舍报的时候——阿罗汉舍报之前,他就应该是在我执灭尽的时候,就马上入无余涅槃,因为没有再六个识现前。因为这位老法师他否定了有一个能思的意根,否定了有一个能持业种的第八识真实存在,那么阿罗汉在灭尽我执的时候,应该立即就入无余涅槃。但是大家都知道,两千五百多年前 佛在天竺示现的时候,有很多很多已证阿罗汉果的阿罗汉还在 佛座下听闻熏习;这个表示,仍然存在的有能思的意根,以及有能持业种的第八识;不是说六识我执灭尽了,就不再引后面所有念现前;因为有思的关系,有意根能思的关系,所以仍然有六识现前,能持续地见闻觉知,能持续地在 佛座下听闻佛法。所以他这个理论,其实是有过失的。

接下来我们说,假如说没有能思的意根,也没有这个第八识,那么阿罗汉舍报以后,十八界都灭了;十八界灭了以后,那请问无余涅槃指的又是什么?是什么法成为无余涅槃的状态呢?五蕴本身并没有真实法性,他又否定有一个真实能出生五蕴法的第八识真实理体;那么在阿罗汉入无余涅槃以后成为断灭,一切佛弟子都不会接受的。所以说,佛在三乘经典里面都说,意识祂是五蕴中的识蕴所含摄的;既然是五蕴中的识蕴所含摄,表示不管是意识的粗略的这个心,或是比较细的定中的心,或是更细的四空定的很细很细的心的意识极细心,祂都是五蕴中识蕴所含摄的;在意识的细心或极细心来思惟想象祂是常住法、具有空性的自性能生万法,这样子的话就不能通于宗门。因为宗门指的就是能够依止祂,最后从因地修学到佛地、能够成佛,因地心、果地觉都是同一个,这才是佛法中的宗门,才是这个依止于可以修道成佛的根本理体。可是意识的细心极细心,在一世中,不管你这一世是在人间的百岁,或是欲界天的欲界的天寿,或者是到色界天的天寿,或者是无色界八万大劫的寿量,祂终究有坏灭的时候,都不是常住法。所以这在上面想象着说,这个意识细心以及意识的极细心祂能有空性,能出生一切法,那这样子就是属于“自性见”。因为有过失,而且不能真实到达解脱,不能真实解除生死轮回,这个烦恼因对治不了;所以我们说,这样子叫作不能通于宗门,走上岐路的自性见,这个道理是在这里。

接下来,前面自性见解说过以后,我们再为大家解说,通宗见道岐路的另外两个,就是“邪见”与“外道见”。

我们来先说外道见。所谓的外道见指的就是:也是有有情他想要去探求这个生命的本源是什么,他们不能有真实的理路思惟去探求,就想象着说,有一个造物主能造就一切的器世间、一切的有情。因为他们不知道有情的出生的这个根源的实相是什么,也不能知道器世间成住坏空的因缘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在这种不知道情况之下来探究,探究我们有情怎么来的、为何有山河大地呢,他们就去想象,也是一样认为有个造物主,是一切有情生命的本源;在这个地方就主张,主张说只要回归于造物主的处所就是解脱。

但是这里面是有矛盾的,因为他们的理路上是这样想——他的造物主是解脱的,可是却创造了有贪瞋痴的有情在生死中轮回;可是他又说,你这些在三界中生死轮回的,你只要回到造物主的身中,与他合而为一就解脱,不必修道,不必求解脱的法。他们就在这种情况之下,会来说:不必修解脱,因为解脱是无常法;也不必去佛教或其他宗教求解脱,你只要信仰造物主就可以了。但是我们来想:今天造物主如果是本来解脱的,为何由他创造出来、出生出来的有情却是有贪瞋痴?因为本来解脱的法,他自己出生了,不必因由——不必藉什么因由而去复制,等于相当于复制了种种法、种种有情,应该跟他一样啊!应该他解脱,他所复制出来的有情也是解脱;怎么会说他自己解脱,结果由他来复制的有情,却是被贪瞋痴所系缚呢?这样的话,怎么去说服——“我本来自己就具有贪瞋痴的烦恼,那我为什么回到你那里,跟你合一,我就可以解脱,这个道理在哪里?那你为何又要创造一个不跟你一样解脱的有情呢?你既然解脱,你创造了我,为什么也不让我跟你一样呢?”这不是会让人质疑吗?所以,这样的一个外道见,普遍的也是存在着一般大家的信仰里面。我们举这个出来,只是让大家知道,对于一个有情生命的本源,没有实证的情况之下,难免会——等于说碍于世间的所知、有限的知识来想象。我刚刚举了这个外道见,是其中一种。

刚刚的外道见举过以后,我们再来说第二种邪见。什么叫邪见呢?邪见的意思就是说,也是想要求解脱,也是想要在大乘法中求证实相,可是在寻求的过程里面,就偏差了、偏斜了;因为会偏差会偏斜,就是不能完全信受 佛所说的这些阿含里面所说的道理,以及中观般若、三乘方广唯识这整个里面的,从头到尾贯穿的这个法的根本理体是一切众生皆有如来藏这个道理。那不能信受,又接触到了不如理的思惟揣测的这些法,自己就相信了以后,去走的结果是偏差的。因为不能到达解脱,不能真实成佛,所以我们才称说这个叫邪见。

第一种邪见指的是什么呢?第一种邪见他认为说:无情也能成佛。这样的一个说法是为什么?因为有一些古德,他曾经在经忏本里面说到,就是“情与无情同圆种智”,有这样一个说法出现。可是有一些人,读到这样的一个经忏里面所说以后,他就把“情与无情同圆种智”这个说法认定为是真实的道理;结果他就这样解释:那这样的话,无情也具有佛性,无情也能成佛。就用这种方式来解释。可是这样的解释是有过失的。

第一种过失我们来看在哪里。因为 佛说众生皆有佛性,佛在经典里面经常这样子告诉佛弟子,众生皆有佛性。那我们来看待这个无情里面所谓山河大地,山河大地它是众生吗?如果是众生的话要有所归属;什么归属呢?第一个,因为众生皆有五种种性。哪五种种性呢?第一个声闻种性,第二种叫作缘觉种性,第三种叫作如来种性,第四种叫不定种性,第五种叫作无涅槃法种性。那我们要问:这山河大地是归属于哪一种种性呢?你不能说山河大地也有佛性、也能成佛,那么山河大地应该是众生;如果是众生你得要归属,如果不能归属,你不能强硬的说:“反正我认知就是啦!不必跟你讨论!”可是这个事情本身,你一定要有道理,要大家能够接受;没有道理为什么要强迫接受呢?

“那这样的话,植物本身是有情!植物本身有佛性!”那我们再来看:植物是有情众生吗?因为 佛说有情皆有八个识。哪八个识呢?就是第八识如来藏阿赖耶识,第七识意根末那识,第六意识以及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总共八个识。我们要问:草木植物有八个识吗?有人会说:“植物可以知道太阳在哪里,有向阳;而且植物本身它能够知道要把根向下生长,所以植物本身就是有情。”可是我们要告诉大家,这样的植物这种向阳性,以及根向下生长的这种性质,是属于物性;这种物性是共业有情如来藏所含藏的业种里面,然后成就出这些草木植物有这种物性,它是没有心性的。因为心性是要能够有八个识,然后要能够对六尘见闻觉知。

如果说很难去跟你辩论它到底有没有见闻觉知,还是回到刚刚讲的,有情还是要归属于五种种性的哪一种。请问:草木植物,到底是归属于声闻种性呢,缘觉种性,还是如来种性,还是不定种性,还是无涅槃种性?可是这五种性的归属,不能随便说说,一定要依据心行来判断;依据说有一种心行呈现出了身口意行,然后来判断它是属于哪一种种性。譬如说,我们就以无涅槃法种性来解释好了,来做例子好了。无涅槃法种性指的是什么?就是断善根者。他就诽谤菩萨藏,诽谤如来藏,以他的身口意行来做诽谤;透过言说,透过他把言说写在书里面让他人知道,所以他有一个身口意行呈现出来。第二种就是像 地藏王菩萨,祂发愿要度一切罪苦的众生,祂没有发愿要成佛;大家可以看得出来,地藏王菩萨身口意行来呈现出,这个叫没有涅槃法种性。那我们要请问:植物你如果要把它判断它是属于没有涅槃法种性,请问它有哪一种身口意行呈现出来,让你这样判断?一定要真实的身口意行来判断,不能凭空而说。

所以说,假设主张山河大地、植物草木都有佛性,那么我们就说,那你不应该称它们为无情,应该称它们为“有情”;因为它们有这个佛性,那你怎么会叫它无情呢?那如果不是无情,它们是有情,那我要再给大家一个问题就是说,那么请问:山河大地以及植物草木,是属于六道哪一种?它是属于人,还是天呢?还是阿修罗,还是饿鬼,还是地狱,还是畜生道?应该有所归属。要能够归属是五种性的哪一种性,是六道中的哪一道,你才能说它是有情。

假设你一定要主张说“那山河大地、植物草木都是有情”,那么我们要再提出一个问题:一切贤圣就永远无法成就不食众生肉、不杀众生的清净戒行。因为植物草木都是有情,一切贤圣在人间,不就饮食上——所有一切饮食都是在杀众生肉,在吃众生肉了吗?因为植物草木也是众生,那不就等于在吃众生肉、杀众生肉吗?而且一切贤圣没有办法成就慈、悲、喜、舍四无量心。为什么呢?因为一切的山河大地植物草木,你都没有办法去守护它说,不要让众生损恼;因为你的慈、悲、喜、舍,不就是要守护众生不受损恼吗?你不能去守护众生,你不能去守护这些山河大地、植物草木不被一切有情车辆等等去践踏、去开挖建筑,那么如何去成就所谓的慈、悲、喜、舍四无量心呢?

所以,主张山河大地它是有情,它是有佛性,这里面其实要去探讨刚刚所说的前面这些道理。所以没有见闻觉知心识,它就没有佛性,山河大地以及植物草木,它是没有八个识的,没有见闻觉知心识,没有佛性;既然这样的话,无情就不能成佛。所以你要说“无情能成佛”,你如果主张“山河大地、植物草木都有佛性”,那你就知道这里面出现矛盾了。我们把道理说给大家听了。

还有下面的,等到下一堂课再来继续。

阿弥陀佛!

A05_027
点击数: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