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的宗通(八)

第21集
由正伟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

阿弥陀佛!

先问候大家:色身康泰否?少病少恼否?游步轻利否?道业精进否?众生易度否?

我们现在讲的是 平实导师的著作《宗通与说通》。现在我们继续接着上一集的内容,在《解深密经》中 佛说,这个真如如来藏就是第八识阿陀那识,这就是佛法里面的宗门。但是,世尊说:“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解深密经》卷一)世尊解释说:这个第八识阿陀那识甚为深奥,义理太过于精细,里面一切的种子如同瀑布流水一样又多又快;这个宗门第八识的道理,世尊对于凡夫及二乘人是不开示的,因为他们没有办法分辨,就一定会把阿陀那识又当作是“我”,那么我见就又出生了。并且 世尊强调,这个真如如来藏祂是:“此遍一切一味相,胜义诸佛说无异;若有于中异分别,彼定愚痴依上慢。”(《解深密经》卷一)祂是万法的根源,所以遍于一切法中,但始终是一个味,而不是二、三、四、五味,这个真如如来藏就是宗门胜义谛,诸佛所说的胜义谛都是这个如来藏,没有任何的差异;如果有人不同意以上所说的,这个人就一定是愚痴而且增上慢的人。

讲到这里,我们终于将宗门正义如何传到人间的过程、佛陀如何把这个如来藏宗门巧施设方便传授给弟子的整个过程,为各位简单地介绍了。各位这几集一路听来,有没有发现,五时三教整个佛法的传承,都是用一条中线把它们给串起来的?这一条线是早在 佛出世以前,菩萨们就已经埋好了这个线头。请问是哪一条线?是的,就是如来藏!这一条如来藏的线,从 世尊出世之前连到 世尊出生了,继续连下去,现在连到各位的手中,始终是同一条线!我们喝的法乳与两千五百年前这些菩萨们喝的法乳,是完完全全一模一样的同一个味道。各位品尝到这个甘露法味了吗?

现在我们对于宗门正法传到人间的过程,有了初步的了解之后——因为这个宗门正法是佛法的宗旨、是 世尊的心髓,能够得到这个宗旨的佛弟子,才是 佛真正的儿子,才有资格被叫作“佛子”;否则只能叫作 佛的学生,因为只有儿子才能继承 佛的家业,学生学完了就走了——大家想一想,我们要做 佛的儿子,还是 佛的学生呢?那一定是要做 佛的儿子!既然要做 佛的儿子,那就有义务要荷担起 如来的家业,所以以后在世间修行就不能够嫌累、嫌众生麻烦、嫌菩萨道漫长久远,因为我们是 佛的儿子、是 佛的继承人、是未来的佛啊!再来想想看,如果世间学佛的人像一个金字塔,能够得到宗通实证如来藏的人应该有多少呢?只有金字塔的塔尖!这个状况自古以来都是如此。所以屏东有一位师兄很有智慧,他一开始来正觉讲堂报名的时候,他就很确定如来藏的法一定是 佛的正法。人家问他:“你为什么这样觉得?”他说:“很简单啊!这个世界上应该是百万将军一个兵,还是百万士兵配一个将军呢?当然是百万士兵配一个将军。所以学佛的人这么多,但是执持如来藏法少数的人,就一定是那个将军!”

由于如来藏法是 佛的宗门心髓,所以 世尊向来不对缘不熟的人说。佛说:“我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所以五时三教之中,在 佛的一生当中,都不曾公开地向大众明说这个涅槃心印;因为宗门的密意是不可以向大众公开的,只能隐覆地说。必须要是有缘的佛弟子自己去参究,找出来自己的如来藏,然后 佛为他印证,这就叫作“守护密意”。

那为什么不能公开地说呢?在禅门里面说“只因太近”!就好像一个人看不见自己的眼皮,虽然就在眼前,我们却看不见;如果将宗门的正义明说的话,众生不会相信,因为众生看不见自己的眼皮,然后就会诽谤,说:“啊!佛在胡说啦!人是没有眼皮的啦,因为我看不见啊!”这样子就会有两个大过失:第一个是诽谤 世尊、诽谤第一义谛,这是地狱业,而且业重难转,但是这还不是最严重的;第二个更严重的过失,就是当这个人因为谤佛谤法所以下地狱,后来无量劫以后回到了人间,再次地听闻到如来藏法,他因为对于如来藏的不信受已经变成一种习性了,所以再次听到的时候还是不信,然后又开口诽谤,只好再次地下地狱,这样子就变成了恶性循环。这两种过失罪业太重了,后果难以收拾!所以,世尊不但自己不明说,而且还交代弟子们不对缘不熟的人说,这是 世尊一片悲心;连定性的阿罗汉尚且不为他说,何况是一般的佛弟子!

世尊自己一向不明说宗门密意,在五时三教之中,世尊不断地说法,每个法都有为人之处,都指向有涅槃本际、有真如如来藏;可是 世尊终究不曾直接地告诉弟子,如来藏是哪一个。所以大家记不记得,佛是一直到了快入涅槃之前,才算半公开地来为大众直指宗门如来藏?不过仍然是隐覆说密意,只有缘熟的众生才知道 佛的用意!

那 世尊是怎样为大众隐覆地指出宗门如来藏呢?还记得吗?世尊说:“我今日涅槃时间已到,你们对法有所疑者,一一法皆可提出来问,不要再迟疑了。”这时候大梵天王,也就是初禅天之主,向前奉献了妙波罗花,退坐一面。此时 世尊就拈起了一朵花,瞬目扬眉向大众显示。大众都沉默无语,只有金色头陀迦叶破颜微笑。此时 世尊就说:“有我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即付嘱于汝,汝能护持,相续不断。”而迦叶也奉 佛的命令,向前顶礼佛足,然后退下。这也就是禅宗法门的起源!世尊亲自交付了这个正法眼藏给金色头陀,并且吩咐说要将这个法一直传下去,不要断灭。

各位知道 世尊到底交了什么正法眼藏给金色头陀吗?就是宗门密意如来藏!以后禅宗法门,这个直指心性的教外别传,就这样子一直传下来了;传到中国,一直传到了今天,传到了正觉讲堂的 平实导师,然后传到了正觉讲堂的学员。也就是说,佛所传下来的任何大乘教法,任何证悟宗通的大乘宗派,都是以证悟真如如来藏为宗通,只是彼此的教法的方式、深浅可能有所不同。所以 平实导师常常说:“正觉同修会不分宗,因为只要是 世尊所传下来的教法,都是以证悟明心为宗,也都是我们菩萨在成佛之路上所应修学;硬要去分宗分派,那就是画地自限。”既然都是 世尊的家业,那佛子就应该要承担起来。而 佛所传下的教法之中,其中专门直指心性,一心参究真如如来藏,唯求证悟、不求他事的宗派,就是禅宗。由于最初 世尊把心印传给大迦叶的时候,就是无言的教导,不立文字隐覆说密意,所以禅宗被叫作“教外别传”。

我们讲了这么久了,大家一定都对佛法的宗门如来藏有了深刻的认识了。那么到底我们要怎么样实证宗通、证悟自己的如来藏呢?简单地说,证悟是菩萨七住位。想要求实证如来藏的人,必须是六住位已经圆满的菩萨,也就是已经断身见、我见,并且已经发起菩萨种性,持守菩萨戒,大乘的福德庄严;已经勇于发起生生世世荷担 如来家业的大愿,善于守护如来藏密意,不令缘不熟者知,也就是发起了成就佛道的大愿,而不是二乘寂灭之愿。这个真如如来藏妙旨,佛只教导因缘具足的菩萨;如果不是菩萨种性的人,特别是声闻种性,即使他是三明六通的大阿罗汉,佛也不对他开示如来藏之理。所以简单一句话:谁能证悟如来藏?只有一种人,那就是发起菩萨种性的菩萨!

前面向各位报告过,所有大乘佛法的宗派,它们的宗旨、宗门都是要实证真如如来藏,其中唯有教外别传的禅宗,是放下一切,不论三学定慧,唯论证悟,直指如来藏,凡有所言皆为宗门家里之事,这是教外别传禅宗的独特之处,再无一宗可堪比拟。所以说,要求证宗门如来藏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禅宗的宗通,那么依止于禅宗的善知识参究证悟;第二种叫作“藉教悟宗”,依止于一般的宗派的教法来悟明心性。

先说禅宗的通宗。六祖惠能大师说:“一切法尽在自性,自性常清净,日月常明。”就是说,这个自性就是指我们每一个人本来就具备、本来就清净圆满的如来藏,三界、五阴、十八界法都是由如来藏所出生的,所以说一切法尽在自己的本性如来藏;而如来藏本来就是常清净,不曾有过一丝的染污,就如同像太阳和月亮一样常明、常照。所以,弟子们想要亲证宗门如来藏,最直接的就是跟随一位禅门的真悟善知识,修学禅宗法门,找寻那个无门之门;等待因缘成熟的时候,就有可能在禅师的引导之下,在一个机锋之中参究,而实证自己的真如如来藏。然而,禅宗的教法是无门之门,对于未悟者来说,禅门看起来是没有路径的,没有方便、没有次第,诸入皆非,完完全全都要靠善知识的摄受,善知识的一言一行,都可能是重要的开示;所以说,禅宗的教法是不闻而闻、不说而说。譬如说,世尊拈花,迦叶微笑,心印就这样子交付给迦叶了——世尊明明没有说话啊,可是佛法的心髓已经具足地宣说给迦叶了,这就叫作“不说而说”;同样的,在现场的人,大家都没有人听到 世尊说法啊,只有迦叶听到了,这就叫作“不闻而闻”。

以上连续的几集的内容,大家能够明白了解了之后,现在我们就可以开始来看 平实导师在书中的开示;这样子看起来,就会变得事半而功倍,更能够了解 导师的用心。我们现在看到《宗通与说通》的第61页,听 平实导师来开示:

【譬如,有僧参问:“妙机言句,尽皆不当宗乘中事如何?”永明延寿禅师答曰:“礼拜着!”僧曰:“学人不会。”永明禅师曰:“出家行脚,礼拜也不会!”】

在禅门中,由于宗门不在文字上,虽然禅宗留下的记录非常的多,但是却说禅门不立文字。禅师们在一次又一次与弟子共处共住之中,彼此交谈、往来、应答、酬对之中,禅师看情况把心印交付给弟子,所以每一段相处的记录,就叫作一个“公案”。后来的学人去看这一些公案,想要弄清楚到底禅师在里面说了什么,这叫作“参公案”。但是这里面就埋着一个很大的陷阱。自古以来,有太多自以为聪明的人,看了公案之后,就自认为自己懂了,然后就说:“我懂得密意了,我已经证悟了。”但实际上,他自以为懂的那个意思,不是禅师的意思,不是 世尊交付的心印。但是,由于向别人说自己已经证悟了,那么大妄语业就成就了——未证言证。大家还记不记得,大妄语业是什么果报?地狱业种子成就!这种情况太多了,我们一定要小心!所以禅宗里面,除了有参究宗门密意之外,还有第二件事情,那就是要求善知识来印证。在善知识尚未予以确认印证之前,不可以自称证悟,以免大妄语业成就;也不可以对别人说自己悟的内容,以免误导别人。这两件事情都不可以。

所以,古时候禅门的学子参究有了心得,心中有疑惑,必须要去寻找善知识求教印证。只是好不容易找到善知识以后,善知识也不一定会理会他,可能叫他去种田、去做事,叫他拿着缘簿为寺院去劝募,而且一做就是好几年,与善知识之间说不到几句话。如果这个学人觉得烦,要离开,善知识也不留他,这就是禅宗的门风,叫作“来者不拒,去者不追”。一直到今天,正觉讲堂也是如此的门风。那可能你会说:“这不是折腾人嘛!拿我来寻开心!那我就走好了,去找一个不会折腾我的善知识好了。”会这样子想,正代表了这个人我见还深厚着,而且也代表了他不懂得度人的方便善巧,这样的人因缘还不成熟,还不能够继承 如来的家业。还记不记得,菩萨明心证悟的阶位是什么?菩萨七住位。但是七住位之前,菩萨已经证得了解脱道的须陀洹初果,已经断了三缚结了,这是要进入七住位的先决条件。如果这个人还没有断身见我见,六住位还不成熟,然后说他要求证七住位,有没有这个道理?没有嘛!那怎么办?当然是要把他放着。所以大家就可以了解禅宗祖师的用心了。

今天时间的关系,我们的课程先为各位介绍到这一边。

阿弥陀佛!


点击数:1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