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宗应成派之中观见 (上)

第45集
由正伟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

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接续着上一次的内容,继续要为各位导读佛教正觉讲堂所出版的口袋书:平实导师的著作《坦特罗佛教系列》中,来谈谈坦特罗佛教的宗见,也就是佛教哲学。

不晓得各位还记不记得,好几年前的报纸报导了一则新闻说呢:在这个台北新店有一个年轻人,学校毕业以后呢不肯去上班工作,每天都躲在家里面自己对自己说:「我会发财,我是有钱人。我会发财,我是有钱人。」每天就这样子一直念一直念,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连出门的时候呢还是在喃喃自语的说「我会发财,我是有钱人」。路过的人都以为这个人疯了,但是他的邻居说:「其实这个人很正常,不知道为什么,每天就是一直念着要发财。」后来记者在路上访问到这一位年轻人,这个人除了神情比较紧张以外,其他的问答倒也正常。他到底在干什么呢?这位年轻人自己说:「只要我一心的相信自己会发财,那么我的念力就会让我变成有钱人。」也就是这个人认为,只要他的意识心能够专注,够用心就可以改变这个世界。新闻中并没有说到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发财,那各位觉得呢?他到底有没有因为这样子就变成有钱人了呢?可能有人会觉得说:「这不就是古人所说的作白日梦吗?太可笑了!」但是下一个事件我们可能就笑不出来了。

在民国三十年代前后,当时有一位研究唯识学非常有名的居士,有一次呢他的儿子意外死亡,这个居士丧子之痛,悲痛异常啊!亲朋好友知道了,大家就来吊唁问候。这个时候呢,这位居士有一点发狂的跟大家说:「你们不准说我儿子死了,大家要说他还活着,因为『三界唯心,万法唯识』所以呢只要大家都说他还活着,他就会复活了。」

这两个故事都是真实发生在社会上的事。第一个年轻人想用意识觉知心的专注去想象,认为说这样子就可以把心中的想象转变成事实;第二个人虽然是研究佛教唯识学的专家,但是因为 佛说人有八个识他根本就不晓得第七识与第八识到底是什么,又不了解说这八个识其实各自有各自的功能与范围局限,所以还是只能够把我们人类现前的意识当作是可以依靠的、是真实的,所以他认为说只要大家都觉得他的儿子还活着,他的儿子就会复活了。

大概正常人听了这两个故事都只会觉得可笑,因为他们就是在作白日梦,并且会为他们觉得难过;但是在坦特罗佛教里面,真的就是这样子教导弟子,而弟子也深信不疑,就这样子荒谬的教法代代的相传下来。不信的话我们来看看,在现在坦特罗佛教势力当中最大的新噶当派,它的创教祖师这样子说:「佛为广大胜解者说八识等,令通达者,亦仅显示经有是说,非自宗许离六识外,别有异体阿赖耶识。……《释菩提心论》虽说阿赖耶识之名,然义说意识为一切染净法之根本。」(《胜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显炬论》)也就是说,这位祖师认为:佛为了广大的佛弟子们,为了要让他们通达法义,达到胜解,所以方便说有八个识,但是这只是代表经中 佛是方便施设说有第七识与第八识而已,并不是允许我们离开六个识以外还有另外一个阿赖耶识……在《释菩提心论》中虽然有提到阿赖耶识这个名词,但是真正的意思是说,只有意识是一切染污法与清净法的根本。这就是代表:坦特罗佛教的新噶当派它只承认有六个识,不承认有第七识与第八识,虽然 佛在许多的经典中都讲到第七末那识与第八阿赖耶识,但是那都只是 佛为了教化广大众生的方便说,实际上是没有这两个识的,所以呢第六意识才是一切法的根本。那既然他认为「只有意识是一切染净法的根本」,那么我们的意识如果清净,一切法就清净;意识如果染污了,一切法就染污了。

我们再回来看看前面举的例子。第一位年轻人就是这个想法的忠实信徒,因为他觉得「只要我的意识心不间断的、完全的觉得自己发财了,那自己就真的发财了」,如果还没有发财,那就是因为自己的意识心还不够专注、还不够确定,所以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口中不断的喃喃自语,念着「我会发财,我是有钱人」。另外一位号称「唯识学的专家」那就更厉害了,因为他想到说:「光是我自己的意识觉得我的儿子没有死,这样子还不够,要所有人的意识都觉得我的儿子没有死,那我的儿子就真的没有死。」所以他会去要求说:知道他儿子已经死掉的人呢大家都要改口说儿子没有死,因为这样子一来,大家的意识都觉得他的儿子没有死,他的儿子就会复活了。所以如果新噶当派这一位创教人复生,一定会说这两个人才是他真正的知音啊。这就是认同「意识是一切染污法与清净法的根本」的人,最后一定不得不掉落的荒谬之中。

如果还是有所疑虑的话,我们再来看一看有一位在现在的坦特罗佛教,特别是在坦特罗佛教华人信众中几乎无人不知的「大金刚上师」,在他的书中这样子说:「本来修法之道,由假修真,先用观想,后成事实;所谓理想乃事实之母也。下列境界修法之时呢,照之次第观想,以为练习可也。」(《那洛六法》)「首先要把握一个重要的原则,抽象的哲理,经过日久功深地定力的凝固,就可以变成具体的证量,这是绝对可能的。」(《那洛六法》)

这样子看到了吗?坦特罗佛教把自己说的多么的天花乱坠,什么「享尽五欲」、「即身成佛」,什么「在男女性交当中修双身法可以成佛」,就是用这样子想象成佛的。如果,我们把那两位用观想法就想让自己变成有钱人,用观想法就让儿子可以起死回生的这两个人拿来作比对,那就真的笑不出来了!可能有人会说:「这怎么可能呢?这么荒谬、严重错误、可笑的教法怎么还会有这么多人相信呢?」其中有一个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深信坦特罗佛教它的宗义,也就是自己秉持了坦特罗佛教的基本哲学,依着这个哲学再去作出判断,所以就会作出后面错误的结果了。

这个情形就好像是二十年前,台湾有一种投资公司,给予投资者非常高、不可思议的高利率,当时让很多菜篮族妈妈、上班族、退休的老人纷纷把自己的存款、退休金,甚至还有人自以为聪明,向亲朋好友用低利借款,然后再把钱交给投资公司,来赚取之间高倍的利率。大家都应该还记得吧?那个时候许多理智的人纷纷跳出来呼吁:投资公司给的这样的高利率是不可能存在于现实的投资市场上的。但是这一些投资者呢基于各种理由,选择相信了投资公司的说法,投资公司告诉他们:「我们公司的政商关系好啊,可以知道明天股票的内线消息。我们的公司财力雄厚啊,可以主导明天股票市场的走向。我们公司的这个关系好,可以去主控房地产市场的价位……」这一些似是而非的理论,就是最诱惑人、最容易让人丧失理智的糖衣。所以最后连许多大学商学院的教授也是被坑杀的对象,搞得血本无归。大家别忘了老人家说的:「你想赚人家的利息,人家要你的本钱!」

坦特罗佛教一千多年来就是这样子的寄生在佛法里面!从印度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当 佛还在世的时候,这种婆罗门的教法没有办法侵入到佛教里面,当 佛灭后几百年间,就开始一点一点的入侵到佛教里面来。这背后最基本也是最深沉的原因就是:佛法的基本哲学——也就是宗见,因为没有办法实证菩提的原因,然后就失去了、错乱了。在进入正式的宗见之前,我们得先来看看这一些宗见的基础,也就是我们人类的心识。

佛说人有八个识,现前可以看到的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与意识,这一些是我们每天清醒的时候都用得到的识,很容易体会;但是第七识末那识跟第八个识阿赖耶识,虽然祂们也是时时刻刻在运作,可是如果没有明师为我们指点的话,一般人很难发现到祂们。但是这个第七识跟第八识,祂们才是在背后支持六识运作的根本原因,所以这才是佛法的根本。诸佛之所以降生人间,就是为了指引众生万法的根本——就是六个识背后的根源,也就是第八识阿赖耶识,也就是如来藏,也就是成佛的清净真如。

佛说:【舍利弗啊!是为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佛告舍利弗:「诸佛如来,但教化菩萨,诸有所作常为一事,唯以佛之知见示悟众生。舍利弗!如来但以一佛乘故,为众生说法,无有余乘若二若三。」】(《妙法莲华经》卷一)也就是佛说:舍利弗啊!诸佛如来都是因为一件大事的因缘,所以出现于世上。诸佛如来的真实意旨,只教导给发大心的菩萨,而不是那些只求一生灭度的声闻人。诸佛如来以佛的第一义谛真知真见来开示众生,令众生悟入如来藏。舍利弗啊!实际上呢,如来就是以唯一佛乘来为众生说法,没有其他的二乘或三乘教法。

我们从最简单的说起:从我们从娘胎出生以后,还是一个婴儿,我们怎么样去认识这个世界的,然后一直到现在,我们心中有丰富的见解与知识,是怎么来的?小婴儿用他的眼睛去看色彩、用耳朵去听声音、用鼻子去闻气味、用舌头去尝味道、用身体去感觉冷热,最后用意识心去思量、去分别各种境界,然后整理心中的想法,于是所谓的「我」,「我是谁?我有什么特质?」的那个「我」就形成了。有了「我」,那么「我所」也同时形成——我的爸爸,我的妈妈,我的家人,我的房子,我的世界,我的宇宙……我所有的东西会和「我」同时形成。我们把这一些我与我所当作是真实的存在,所以每天为了我、为了我的家人、为了我的国家、为了我的世界而努力的工作,一切的肇因都在于有「我」的存在,如果没有我,那我所也就变的没有意义了。

整个宇宙、整个世界、整个家庭,一切都是起自于因为有「我」,我们呢把「我」当作是真实的存在,是我们可以依靠的功能,一切的工作、运作都得先依靠着有「我」的存在。那具体来说,「我」是什么呢?就是「我」可以看得见、「我」可以听得到……乃至于「我」可以思考、可以判断、可以记忆等等。所以所有的中、西哲学共同的前提就是笛卡儿所说的「我思故我在」,因为没有了「我」,就不会有世界。也就是说,众生把我们可以看得到、听得到乃至于能思能量的功能当作是「我」,当作是可以依靠的功能,也就是说当作是「我」的身体。

如果我们去问一个小朋友:「小朋友,你的身体在哪里?」小朋友会很高兴的指着自己的身体说:「这是我的身体啊,这是我的眼睛、这是我的嘴巴、这是我的鼻子……」但是如果问一个大人:「你的身体在哪里呢?」大人会想:「这个肉身只是一个工具,背后是我的『心』在操控这个身体,所以真正的我应该是我的『心』。」所以当我们说「这个人很好,那个人很坏」,一定不是指对方的身体好或身体坏,而是指这个人的心肠好或者是存心不良,是不是这样子?也就是我们把一个人的「心」当作是真实的存在。那「心」是什么?不外乎就是现前可以观察到的六个识:眼识、耳识、鼻识……到意识。把这六个识的运作当作是真实的「我」,当作是「我」真实的身体,这就是所有的人现前可以观察到的,所以呢「我」一切的苦就从这六识产生了。

佛把这六个识叫作六识身,六识身才是众生真正的身体。然后在经中 佛处处都说「有身最苦」,像在《法句经》里面 佛说:「天下的苦,都是来自于有身,身是苦之器,是众苦所集。」因为众生所有的见解,全部都离不开虚妄的六识。我们可以判别,众生就是因为落在意识的觉观心,用这个意识的我来搭配五识的运作当作是「我」,所以生生世世都渴求这个能知能觉的意识要了了分明、常住不断,所以就一直落在我跟我所上,轮回就会不断的出生来配合意识心想要能知能觉、了了分明嘛。

比方说大家有没有观察过婴儿,很多婴儿呢玩着玩着,然后身体累了,眼睛呢忍不住闭上,但是忽然这个婴儿就会开始发脾气,很不高兴,就是因为不肯入睡、就是因为不肯让意识心终止,喜欢要让这个意识心一直保持在了了分明。直到有一天当这个婴儿发现了,原来睡着以后还是会醒过来的,他才肯愿意乖乖的入睡。或者再换一种方式来说——请问大家:大家每天晚上入睡,是因为知道明天早上还会醒过来,那就问大家:「如果我告诉你,今天入睡了从此之后就醒不过来了,大家还愿意、还敢睡着吗?」那就不愿意了嘛!会说愿意的人,那代表是声闻道的佛弟子,因为阿罗汉就是类似像这个样子,舍报后就不在于三界中出生,就是涅盘。

我们来整理看看:我们的眼根对色尘,产生眼识来了别色尘,我们主要就是在青黄赤白的功能上面分辨;我们的耳根对声尘,来了别声音的大小高低;我们的鼻根对嗅尘产生鼻识,来了别香臭气味……乃至于我们的意根对境法尘产生了意识,来作能思能量的功能,这一些就叫作六识。六个识每一个识的产生,都需要根、尘、识的合和运作,比方说眼根对色尘产生眼识,所以六个识乘以三等于十八——六根、六尘、六识就叫作十八界。每一个众生其实都是活在自己的十八界里面,别人的十八界我们也不可能进去,因为别人的眼根不是我的眼根,别人的眼识不是我的眼识,别人的心不是我的心。但是众生总是认为自己的想法最正确,自己的所见所闻最真实,把自己的六识身当作是不会错的;但是我们六识身的感觉、想法真的就是真实吗?

在《杂譬喻经》里面 佛说了一个故事。有一位屠夫觐见阿阇世王,请求阿阇世王把在节日宴会里面所需要的羊——要杀羊的工作,全部交给这个屠夫来屠杀。国王就觉得奇怪啦,问他说:「屠杀动物是一般人所不乐为的,为什么你却希望多多的来杀羊呢?」屠夫就回答:「我有宿命通,我看到我在过去生当中曾经为贫穷的人,但是因为进入了这个屠宰坊,宰杀了许多的羊,所以我死后能够往生到四天王天享福;天寿结束以后呢转生到人间,又再作屠夫宰羊,所以又投生到天上享福。这样子已经六次了,欲界的六天我都已经投生过了,也享受过天福无量。因此请求国王再继续把这样屠宰的工作交给我负责,可以让我生天。」阿阇世王不相信这样子下贱之人能通宿命,所以就觐谒 佛陀,请 佛陀开示。那到底这一位屠夫真的是因为杀羊能够生天,还是有别的原因?可是这个屠夫他自己现前见到他是因为杀了羊下一世生天,这里面到底怎么回事呢?佛陀怎么样开示呢?

今天时间的关系,我们就先为各位讲解到这一边,下一次我们再来看看 佛陀怎么样为这一位屠夫开示,是不是真的因为他杀了很多的羊,所以就能够生天,这一世再继续来杀很多的羊,下一世又能够生天呢?

那我们今天就先为各位介绍到这一边,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点击数: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