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的性质

第2集
由正纬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在上个讲次里面,我为大家讲解了三缚结中最为关键的就是所谓的「我见」,而我见又以「意识」最为重要,如果我们能够认清楚意识的特质的话,那就比较有机会能够把我见断得彻底,所以我们在这个讲次里面要继续来跟大家说「意识的特质」。

并且在上一集里面我们跟大家说,最为粗略的判断是否为意识的标准,就是要看看:祂是不是正在对眼前的这些境界呢正在作分别、正在作这个分辨,如果是这样子的情况的话,我们跟大家讲说,这样子的话十之八九就是意识了。那接下来,我们就针对这一点,今天的讲次里面为大家来讲更深入的意识的特质,希望大家在听了之后,能够对意识有更清楚更直接的掌握,这样子的话以后要断我见,也会更有力道。

我们接下来看:我们说意识呢,意识的这个性质来讲,祂有一个重要的性质就是「祂一定会跟所谓的五别境心所法相应」。当然这个所谓的「五别境心所法」的这些字眼,它的真正的整个义理呢是铺陈在唯识学里面,那我们这里藉用唯识学的这些名相概念来为大家解释意识的性质。我们会用尽量简单的方式来告诉大家,让大家不必再去看唯识学里面深奥的义理。我们说五别境心所法,指的是哪五个呢?这五个心所法就是:欲、胜解、念、定、慧。

「欲」,欲望的欲,欲指的是什么呢?跟我们一般所熟知道的欲这个字的意思呢是很直接相关的,也就是:你想要作什么、你想要完成什么、你想要去哪里……这个是你的欲望;那凡是跟欲这一点相应的,也就是说你在判断这其中所现起的心行的时候,如果这里面有想要的成分在里面、有欲望的成分在里面,那必然是意识。

第二个别境心所法叫作「胜解」,胜就是胜利的胜,解是了解的解。胜解的意思简单来说就是:你对现前、对你目前所面对的境界,非常的清楚不会有怀疑。比方说:如果说灯光很充足良好,并且我们也都精神良好的话,那么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现在电视机上面上演的节目是什么;并且我也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电视机前面所显示的节目里面,它的背景的颜色是什么,周围有搭配了什么样的这个绘画等等,这个就是所谓的胜解。也就是:你对眼前的境界非常的清楚明白没有迟疑,这个叫作胜解。那凡是胜解的话,胜解也就是,你对眼前的境界非常的肯定、清楚、没有怀疑,那这个境界呢这样子的一个心行,必然是你的心识要对眼前的境界要有极为伶俐、极为彻底的分别,你才能够无所怀疑。比方说我们刚才举的例子,如果说现在的天光昏暗的话,那么你也许就会怀疑到底眼前看到的是什么颜色,当那个有怀疑那个状况发生的时候就不叫胜解了。所以我们说:如果是胜解的心行现起的时候,很显然的那表示祂的分辨的作用非常的彻底、非常的清晰,那么这个必然是意识的心行。

第三个别境心所法叫作「念」,念头的念。那这里的念的意思指的是说:我们对于曾经经历过的境界,或是曾经学习过的事情忆念不忘,这个叫作念。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对眼前,我们对这个曾经经历过的事情、曾经学习过的事情,起了一个念头忆念住的话,那么这个作用呢基本上也是意识的作用。为什么呢?那是因为我们(会)之所以会联想、之所以会想起之前做过什么事情、学过什么法的时候,那么你必然也会对于所要联想的对象,有一番这个记忆的了解;那么当你在回想事情的时候,哪怕你回想的事情不如眼前面对的境界这么样的彻底清楚,但是你毕竟还是在你能力所及的范围都在回想;所以对于这个境、对于你回想的境界来看,其实你在那一个境界里面已经在回想了;并且在回想的时候你还能够仔细的分辨:你到底是不是曾经经历过那样的境界;所以这个里面呢,也是一样处处都可以见到分别、分辨的痕迹,所以当然跟「念」心所法相应的也必然是意识。

第四个别境心所法叫作「定」。那定呢,通常指的是:一般人或许会以为是这个禅定的境界、打坐禅定的境界,但实际上这个定的范围的话会更广一些。简单来说,如果我们心里面念头不动摇,这个都可以把它划归在定的范围。如果按照这样的方式来看,我们如果要让念头,把这个念头定住,让它不要四处纷飞的话,那么各位请想想看,你是不是要对目前这个念头有清晰的了解跟认知,你才能够知道要定住什么样的定境界,或者要定在什么样的状况呢?所以定的这个别境心所法,要成就这个别境心所法,那一定也是意识在背后扮演了最重要最重要的功用。

最后一个别境心所法叫作「慧」。慧呢意思是说:当你面对眼前的境界的时候,你能够用你的这个思惟去推理去抉择,然后你会让这个抉择的分际变得非常的清楚;也就是说,假如说你眼前面对的境界有不同的选项的话,那么这个慧心所的现起呢,就代表着你能够从里面抉择出最正确的一个选项,所以这个就是慧心所。那么从刚才的叙述里面,各位菩萨们应该很容易可以看到,当我们面临抉择的时候,慧心所现行让我们可以作出正确的选择的时候,这个岂不是代表了你能够对于眼前呈给你的选项,作一个通盘的思惟整理,然后作出你的判断吗?所以,这个里面岂不是处处都是分辨的作用呢?当然这个慧心所本身也是意识的现行。

所以像这一个五个别境心所法(也就是我们刚才说的欲、胜解、念、定、慧,这个五个别境心所法)可以说只要跟任何一个相应的话,那就是必然就是意识,绝对错不了。这个是用更详细的方式,也就是我们上一集讲的就是用「分别」这两个字,现在在这里更进一步帮大家用五别境心所法的方式,告诉你意识作用的范围、作用的行相。

那么再者呢,我们甚至也可以从另外一个层面来看意识的性质。意识我们可以说,我们在人间的意识,在人间的意识有五个状况意识一定会断灭。哪五个状况呢?这五个状况就是:

第一个状况,就是当你「睡熟的时候」。那么这一点讲起来,也许很多菩萨心里面乍听之下都觉得会有所存疑,因为我们一般的常人来讲,晚上累了去睡觉,然后(睡觉之后)睡觉之前在想什么事情,那睡着之后我们也许没有什么了知,可是我们都知道,明天早上天亮了我们起床了,那么所有我们在睡觉之前——这个所谓的睡觉之前——所能够记起来的事情,等到我们天亮之后,所有的东西都还是一样接得起来。所以在我们意识的觉知里面,我们会感觉到睡觉这件事情并不是断了;我们会感觉到说:至少在睡觉之前跟睡觉之后事情都接得起来啊。比方说:我在睡觉之前告诉自己,明天一大早的话老板要叫我们交什么样的事情、要完成什么样的事情的时候,那等到我睡觉起来的时候,我还是会记得啊,所以我就第一个就把这个事情给完成了。所以在我们一般的觉知里面,我们从来都不觉得意识有什么样断灭的地方。

可是各位要认真去想一想、各位仔细去想一想,当我们睡觉的时候,我们说睡熟了——「眠熟」这个境界,也就是说睡得很深沉很深沉没有作梦的境界,那请问大家:我们每一个人在醒来之后,或多或少也许都还记得作梦的内涵,但是却从来没有人能够记得当你在不作梦睡着的时候,到底你的意识经历了什么事情?因为在那段时间里面,我们的意识整个都不现行——完全都不现行——而意识的定义就是要对现前的这个境界作一番分别的。所以可见:在我们睡着没有梦境的那一段时间里面,的确是没有所谓的意识。

那么我们平常之所以会觉得说意识没有断,那是因为我们把睡前、睡熟作梦跟睡觉之后的这些个意识的境界,自己把它接起来了,我们却从来没有认真去想过:其实我们在睡熟那段期间,其实是没有意识的。因为那个时候你没有任何对眼前的境界去分辨,所以这个状况下意识就是断了;那是一直到说你过了这个睡很熟的状况之后,才又再现起意识。所以意识在我们身上展现的时候,其实祂是会在那个时间断灭之后又再现起了。

同样的跟睡熟的状况一样,第二个意识会断灭呢就是所谓的「闷绝的状况」,(也就是说)我们可以说是「昏迷的状况」。比方说受了这个外力重伤,比方说头去撞到东西了,然后就是突然间就昏过去了;同样的如果是那种昏迷的状况的话,当然也包含说我们的这个过量:比方说有很过量的麻醉药施打在身上的时候,那时候发生的状况也是一样,我们都没有办法去分辨眼前的任何境界。当然在那个状况下,其实意识就是断了,并不是所谓的意识暂时不作用,而是意识就是断了。

另外第三个意识会断的就是,我们人在进入死了之后进入「正死位」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意识是断灭的。那关于「正死位」这些事情呢我们在有限的时间,我们就不细讲。

那么另外还有两种的境界是意识会断灭的,就是禅定里面的「无想定」跟「灭尽定」。我们没有时间对于这个定的境界多作阐述,这个我们会留在正觉同修会的禅净班里面再去教授。但是我们从这个「定」的这个境界的粗略描述,我们应该可以知道:无想定就是没有任何意识的作用;那么灭尽定呢,更是把意识的作用给灭了,那才能叫作灭尽定,基本上就是灭尽一切的三界的众生所知道的心行,这个就是灭尽定。那在这个两种定的这个境界之中呢,是对于外面的这个境的境界、外面的一切境界都是无所觉知的,自然而然的在这两种境界之中,意识也是一样都是断灭的。

所以意识有这样一个特性在,也就是说刚才我们讲的:他在睡得很深很沈无梦的时候——眠熟的时候、或者是闷绝也就是昏迷的时候、或者是正死位、或者是无想定、或者是灭尽定,凡是人间的意识,在这个五位都一定会断灭。这个其实也可以用来判断:如果说我们在面对某一些个人在讲说他的一些的修行状况的时候,那么我们不妨来想想看:他现在这个修行所得到的这个境界,是不是是一种会断灭的心行呢?如果会断灭的心行的话,那十之八九也都是意识的范围。所以意识在人间是会断灭的,然而在断灭之后,会因为我们八识心王的运作又再度的现起。所以一般人会误以为说意识没有断,其实意识常常都会断灭,甚至我们可以说,每天晚上睡熟了就会断灭。

相对于来讲意识有这些我们刚才讲的——跟五别境心所法相应,以及祂平常就会常常断灭的这个特质来看,我们再来看看,我们谈到本心;我们谈到了比方说我们谈到了要走佛菩提道、将来要能够成佛这件事情来讲,我们说必须要开悟明心,因为开悟明心才是成佛之道的第一步。那我们谈到要开悟明心的时候,明的那个心到底是什么心呢?一般来讲我们都把祂叫作:明白的是我们的本心——要追求、要证悟我们的本心,那这个本心呢绝不是意识。绝对不是意识,因为本心的性质跟意识是非常明显的差别。比方说我们刚才说意识会分别六尘,会跟五别境心所法相应;可是本心呢是永远都不会——永远都不会去分辨我们目前的境界,永远都不会跟五别境心所法相应的。这个也就是呼应到我们在《维摩诘所说经》里面看到的:「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不合是菩提,离烦恼习故。」(《维摩诘所说经》卷一)《维摩诘所说经》里面讲的「诸入不会、不合」,这个就刚刚好跟我们刚才讲的意识的性质恰巧形成强烈的对比,所以这个就是告诉大家要证悟本心的话呢,绝对不能够落入意识的分别境界。

那再接下来,本心呢我们也一再的强调证悟的本心——这个本心的特质,祂是恒不变异、恒不断灭的。光是就这个恒不断灭这个立场来看,就已经跟意识有很大的不一样。因为正如我们前面所讲的,意识甚至在我们每天晚上睡着了、睡得很熟了没有梦的时候就已经断灭了,那这样子断灭、常常会断灭的状况,怎么能够跟我们的本心——永远永远没有一个剎那断灭的这个情况来相比呢?所以在这里先告诉大家:本心的特质跟这个意识可以说是南辕北辙,不要把意识的境界误以为是开悟的本心的境界。

当然从这里我们就可以去检视一下,因为我们刚才说本心的境界跟意识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从这里,各位菩萨也可以试着去判断,如果我们在一些地方听到了一些修行人号称已经开悟的话,那么我们不妨也用刚才的方式来检验看看,看看他开悟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比方说,如果我们听到别人说他开悟了,他悟到的是:「在六尘之中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心,但是又可以作主又不执着的心。」当我们听到这样的话语的时候,我们就应该心里面要立刻来生起一个判断,也就是说:他虽然说对眼前的境界不执着,可是他同样也说他所证悟的那个心呢,对眼前的境界可以说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么请问大家: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说的不就是刚好是意识的分别作用吗?因为我们刚才已经一再告诉大家:分辨眼前的境界就是意识在作用,所以这个状况下的话,我们要打上一个问号,那么他悟的极有可能就是意识而已。

或者有人告诉我们说:「只要我们看着眼前的这个境界,但是我们不要去分别眼前所看到的是张三或者李四,我们只要看而不去分别,这一个就是我们的本心作用。」如果各位菩萨听到这样说的话,不妨再仔细思惟看看:虽然在这样的说法里面,他说到了「不要去分别你看到的是张三还是李四」,可是各位菩萨,他虽然不去分别张三李四,可是当他眼睛在看到前面的境界的时候,请问他有没有看到呢?他必然是有看到才能够告诉我们说「不去分辨是张三还是李四」,那么既然他有看到的话,不就正是意识的分别作用在作用着吗?所以像这样的状况,我们应该就可以去把他打上问号说:他所开悟的极有可能也不过是什么?意识的状况而已。

那么实际上,还有一些人会把我们之前跟大家说的定、定中的境界把它当成这个所谓开悟的本心。那当然我们前面讲说:在无想定跟灭尽定两种定之下会没有意识现行,其他的定里面都有意识的现行;这里我们就用《楞严经》里面的一句话来帮大家下一个脚注,《楞严经》说:「纵灭一切见闻觉知,内守幽闲,犹为法尘分别影事。」(《楞严经》卷一)那么这个经文就很清楚的告诉我们,哪怕我们在打坐中是怎么样的内守幽闲、怎么样殊胜的定境……那不管是怎么样幽闲的定境,它毕竟都是法尘分别影事,它毕竟都是意识的境界。

所以从这些方面,相信各位就可以来判断意识的变相有很多很多种;但是如果各位依照上面我们说的方式来判断的话,您应该就比较不容易受邪见所影响。

今天我们就先上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1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