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以证悟如来藏为标的

第11集
由正伟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在前面一集里,正伟法师已经为各位宣说了大乘的入道见道就是亲证如来藏阿赖耶识,而成佛也是依止着阿赖耶识。我们也了解了 世尊所说的佛法,从解脱道到佛菩提道,由头至尾就是以真如如来藏来贯穿整个三乘佛法。二乘解脱道所入的涅盘就是灭尽五阴、十八界,灭尽妄心七转识,而只剩下如来藏独存的境界;说是境界,实在是无所境界,这就是入涅盘。但是阿罗汉只是断尽了一念无明的见惑与思惑,至于无始无明上烦恼的部分,则是不证也不知;所以解脱道在整个佛菩提道当中,只是一个很小的部分,一个方便道。真正的成佛之道─要成就圆满的佛果─灭尽一念无明,也灭尽无始无明。在整个佛菩提道中最重要的就是唯一佛乘的中心宗旨,也就是要证悟真如如来藏,然后转依真如清净的体性,一一亲证真如如来藏的总相智、别相智;由真见道转入相见道,然后圆满一切种智,也就是亲证、转依如来藏的一切种子;这就是成佛之道,就是唯一佛乘之道。可以说,就是完全在如来藏的体性上面用功。

然而在我们还没有证悟如来藏之前,要怎么样去寻找能够让我们证悟如来藏的法门呢?虽然 世尊因应不同众生的根性,传授了八万四千法门;但是每一个法门都是指向如来藏,门门都有可能亲证如来藏。能够证得真如的方法,就是菩萨六度波罗蜜中的般若度,这个就是属于真正的禅法。念佛法门有念佛的禅法,修定有修定的禅法,华严观有华严的禅法,唯识观有唯识的禅法,这一些禅法统称为如来禅。如果已经修行到六住位圆满,该具有的智慧还有大乘了义正法中的福德,以及粗浅的欲界定、未到地定的定力都已经具足了,在这种情况之下,所差的就只是亲证如来藏。那么,能够让我们证悟如来藏,直指心性的教门就是 世尊特别为了具缘的弟子所教导的教外别传──禅宗法门。由于这个法门,是专门针对前面所说的各方面条件都已经具足了,已经进入了菩萨六住位了,世尊所传下的这一个特别的禅宗法门,就是可以指示六住位的菩萨,亲证如来藏而进入七住位的善巧法门。

那么大家都知道,禅宗法门的起源(文字)记载在《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里面;可惜在中国已经失传了,要从日本回传回来。这本经的说法因缘,是在 世尊已经接近涅盘之时,向着拘尸那城前进;世尊说,我今日涅盘时间已到,你们对法有所疑者,一一法皆可提出来问,不要再迟疑了。这时候大梵天王─也就是初禅天之天主─向前奉献了妙波罗花,退坐一面;此时 世尊就拈起了一朵花,瞬目扬眉向大众显示;大众都沉默无语,唯有金色头陀迦叶破颜微笑,此时世尊就说:“我有正法眼藏涅盘妙心,即付嘱于汝;汝能护持,相续不断。”而迦叶也奉 佛的命令,向前顶礼佛足,然后退下。这就是禅宗法门的起源。

由大梵天王铺陈了因缘,然后 世尊亲自交付这个正法眼藏给金色头陀,并且付嘱说要将这个法一直传下去,不要断灭。各位知道,世尊到底交了什么正法眼藏给金色头陀吗?尔后,禅宗法门,这个直指心性的教外别传,就这样子一直传下来,传到中国;一直传到今天,传到了正觉讲堂的平实导师。在经里面,佛接下来说:“诸佛出世,为一大事,亦复为众生也。”也就是说,诸佛所以要出世弘法就是为了传授众生如来藏妙法这一件大事,“诸佛密意者以言辞而不可测度,何以故?是法非思量能解,即是唯佛与佛究竟法。汝等当知,以其言辞者,则每会随宜之法也;不随宜之法者,则不可言说。”

这是说:如来藏是诸佛的密意,用言语思量是没有办法测度如来藏的,为什么呢?因为如来藏本来就不在思量的境界中,用思量,无法了解如来藏。真如是佛与佛才能究竟之法,你们应当知道言语文字所能包括的,是相对的随宜方便之法;而如来藏是绝对的,不是随宜之法,是无法用言语文字具足表达的。接下来,佛又说:「所言密意者,如上所言,不可测度,强而宣其法体者,非因非果,非修非证,非自得非他得,非自然得非因缘得,我昔日于觉树证悟此旨,是故言唯佛与佛究竟法。」──《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

然后大梵天王就接着说:「唯然世尊!唯然世尊!如是密意者,一切修多罗 心体也,一切菩萨证是而成正觉世尊!日兮可寒、月兮可暑,正法眼藏,终无二语。」佛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言!梵王,如是能护持。」──《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这是说,佛又开示:「所谓如来藏的密意就是像前面所说的不是语言文字所能测度的,如果要勉强宣说,到底如来藏的法体是怎么样的?那就是如来藏祂不是因、也不是果,祂不是中间的修行、也不是最后的果证,祂不是藉由自己就可以得到、也不是藉由别人来得到,祂不是自然无因就得到、也不是从因缘法上而得到;我释迦牟尼佛昔日在菩提树下所证悟到的就是这个如来藏法,所以说,只有佛与佛才能究竟如来藏法。」大梵天王马上就接着说:「正是如此啊!世尊!这个如来藏密意就是一切法教的心体,一切菩萨都是证得这个如来藏而能够成正觉的。世尊啊!就算太阳可以变冷,月亮可以变热,这个真如如来藏永远是不变的,不会有二语(不会有两种不同的说法)。」然后,世尊就称赞大梵天王,并且要大梵天王好好的护持这个如来藏正法。

到这边,各位是否已经能够明白了 世尊来人间传授的成佛之道?这个佛菩提道也没有什么特别复杂的名目,就是如来藏法而已,所以禅宗要开悟的内容就是这个如来藏正法眼藏。然而这个如来藏,祂时时刻刻本来存在,祂从不隐藏却也从不爱表现,所以在经上与会的十六国的国王就对佛禀白说:“我们想起来,过去对于这个唯佛能知能见,唯佛密意的如来藏,其实世尊您每次说法都用不同的言语,不同的名言在说如来藏。世尊您不曾隐藏不说,只是我们当时是那么样的愚昧,不能够证得如来藏法,所以所有真正的佛法都指向着如来藏,只 是我们的条件不够,又愚痴深重,因此就算如来藏像大象一样走过我们的面前,我们还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而能导引我们与自己如来藏相遇最直接的法门,就是禅宗的明心见性、教外别传之法。

接下来,要能明心见性的条件之一,佛说道:「一切众生虽有佛性,要因持戒才能显露;佛性种子者,戒之实性;因见佛性而戒复全,即得成阿耨菩提。梵王当知,戒不内不外,即无漏性戒也,凡有心、情者,悉皆无不住此性戒。」──《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 佛说到了:「一切众生都有真如与佛性,但是要以持戒才能显露。所谓佛性的种子就是戒的实性,如果能见佛性,持戒的功德就圆满了,这样子就成就了无上的菩提,梵王啊!真正的戒不在内也不在外,也就是转依如来藏本来无漏性之戒,凡是有心、有情的众生,皆是住于这个如来藏自性戒里面。」一个证悟如来藏的人,他不需要再去求受各种人天戒、出家戒、菩萨戒,因为一个真正证悟的人,自然就得到了佛道的最上共戒,也就是转依如来藏的清净妙圆体性。他知道,一切佛所制定的戒律都是由道共戒所出生的,所以证悟如来藏的圣者自然就得到了最殊胜的戒律,也就是如来无漏性戒。讲到这儿,各位是不是更能了解佛弟子持戒真正的意涵呢?

再来,佛称赞了大梵天王,祂为末世佛弟子的眼目,把未来护持正法的责任交给了大梵天王,同时先预记了未来会有许多破坏正法的假名善知识。佛说,在他老人家灭度以后,天魔波旬会穿着如同像佛一样的衣服,来坏佛的正法。这些天魔的化身会欺诳新发心的菩萨说:如来在世时,只有说过二乘的九部法要,从来不曾听闻如来说过大乘方等诸经的一句一字。也就是告诉新发心的菩萨说:“大乘非佛说,只有二乘法才是佛所说。二乘法就是成佛之道,没有如来藏可证,第七识和第八识都只是佛的方便说。”要不然就说(大乘经典)是后来的人假造的,然后讲「入涅盘就是成佛,所以阿罗汉就是佛」……,等等等等。这一类的说法现在的确已经弥漫在整个佛教界,而且积非成是,劣币要驱逐良币。这些都是 佛早已经预记、预说的,只是众生福薄,还是(盲从迷信而)让这样坏法的情况产生了。

佛特别强调:「若有不受方等经者,当知是人非我弟子,不为学佛法出家,即是邪见外道弟子。」--《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这篇经文讲到这里,大家应该都已经明白了:佛所说的正是现在佛教界中许多披着僧衣,穿如来衣、吃如来食,但是专门破如来法的人,口口声声说「大乘法不是世尊说的,大乘经典是后人伪造的,没有阿弥陀佛, 没有观世音菩萨,没有如来藏,没有真如佛性可证」等等。虽然表面上现出了声闻的出家相,其实如来已经预先说了,这些人是天魔波旬的化身,佛弟子应当要小心。

这种状况在佛门当中一直都存在,只是现在特别的严重。自古至今真正证悟的人,永远是佛门中的少数;甚至连禅门的内部,也充斥着这一类无法证悟如来藏,反过来毁谤真悟善知识的事情。例如南宋初期禅宗里面临济正宗的法,传到了克勤圆悟祖师,克勤的弟子当中有两位最重要,一位是大慧宗杲禅师,一位是虎丘绍隆禅师。克勤大师一生弘法,不论去到哪一个名山道场,都会空着首座的位置等着大慧来就任;而且他将杨岐方会师祖的祖衣传给了大慧,还亲自写了《临济正宗记》的法脉传承卷,也交给了大慧,这都是代表了克勤指定了唯一正宗的传人是大慧。

后来大慧因为得罪了奸相秦桧,被流放到南方,剥夺僧籍,限制弘法;后来师兄隆禅师的弟子应蓭禅师出世弘法,大慧此时身陷南方,但是听到师兄的弟子已经证悟而出世弘法,自己被局限在边地,所以就以克勤首座、法脉主传承者的身分,造偈赞许这一位应蓭师侄,甚至将杨岐方会祖师的祖衣托人送给应蓭师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刚刚出世的师侄出世弘法顺利,使得正法能够得到弘传。而应蓭与应蓭的传人密蓭,也对这一位师叔、师叔祖甚为敬重,这些事情在当时都没有任何的异议。

在大慧回来之后,特别跑去了天童山,拜访正觉宏智禅师,宏智禅师出寺,直到野亭来迎接,表示他的恭敬之意。因为双方都是真正的证悟者,只是求悟的方法有所差异;两个人并且约定好:谁先舍报,则另外一个人就来帮他主持后事。大慧也批评了宏智禅师所用的默照禅,容易让人落入定境、追求定法,就如同古德所说的是“坐在黑山下做那鬼窟里的活”;宏智禅师也不能否认,因为事实就是如此。第二年天童宏智禅师无病而终,往生前写了遗书送给大慧,大慧也依照约定,当夜赶来为他主持后事。

这些事情前前后后,都被记录在当时的好几本禅宗的历史里面。1998年五月,现代禅出版的《本地风光》月刊,登了一篇由某位知名的佛学院教授,以学者的身分写的文章,里面说到大慧嘲笑宏智(的侍者)是钝鸟,而宏智拿了一个装着棉花的木盒给大慧;后来大慧背上长疮,就用这个棉花来塞住伤口;棉花用光了,大慧也就往生了。结果经由查证,整个故事根本违背了当时的记录,是一直到了晚明时节才有个人的语录,不是正式的史书上出现的。这位教授虽然名闻佛教学术界,当时却忽略了学术研究最起码的「广览文献」,以偏颇不实的文章八卦的视角,去污蔑真正证悟的祖师,实在是一个学术界的遗憾。

在整个求证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件历史事实):因为密蓭的后人已经失传了如来藏正法,证悟的内容也转变成为离念灵知心的意识心,所以对于大慧祖师所说的“法离见闻觉知”无法信受,因此转成毁谤,创造出种种子虚乌有的故事来污蔑祖师大慧。这一些都还是身披僧衣、现声闻相出家众所做的事情;现在看到,还是令人不胜唏嘘。只因为自己无法证得如来藏,就不惜以出家的身分犯下谤师、谤法、谤佛的重罪,这不正是现在佛教界中某些人的写照吗?

最后,虽然前面 佛在经中已经拈花微笑,把正法眼藏交给了迦叶,但总是难悟;所以这儿,我们也不能够无言,到底开悟是悟个什么呢?我们就请大慧祖师来为各位开示:

【时,杲年七十,虽老,接引后进不少倦,寺中长举竹箆问僧曰:“唤作竹箆则触,不唤作竹箆则背;不得下语,不得无语,不得于意根下卜度,不得扬在无事甲里,不得于举起处承担,不得良久,不得作女人拜,不得绕禅床,不得拂袖便行。一切总不得,速道、速道!”】

大慧祖师问说:「佛所交给金色头陀迦叶的正法眼藏是什么呢?速道,速道啊!叫它竹箆,不对;说它不是竹箆,也不对。」那你说:「我知道了,它叫作竹箆,也不叫竹箆。」还是不对!「那它不叫作竹箆、又叫作竹箆」,仍然不对。人间聪明才智所能想出来的答案,就这四个了,那你究竟叫祂作什么?其实各位可以这样子想,禅宗的玄妙就是如来藏的玄妙,不是我们智慧思量所能及的,所以不要用个人的才智思惟,认为这样子就可以把如来藏想出来、弄清楚,那是缘木求鱼。今天的课程当中,我们为各位介绍了禅宗的起源,并且为各位证明了禅宗所要证的就是如来藏──明心见性。下一次的课程当中,将会由正德老师再用玄奘法师所证八识的内容,为各位再详细的宣说,为各位再详细的证明:佛法就是证如来藏。谢谢大家,今天的课程就到这边,阿弥陀佛!


点击数:1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