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身法非佛法-下集

第9集
由正伟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接着上次的内容,继续来为各位讲说“双身法非佛法”的第二个部分。上一次我们讲到了:坦特罗(谭崔)原本是印度教中的一种方法,渗透、进入了佛教,在这种行法当中,他们相信要在性交中去体悟到真实的本心;然后呢,先由师父跟女弟子行淫,行淫完之后把流下来的男女淫液─红白菩提─放在男弟子的舌头上,师父就把这一位女众交给徒弟,再让男女徒弟彼此开始行淫;师父还会告诫他:这就是伟大的大乐幸福,要直到他证觉成佛,都要在这个大乐幸福当中。在《一切如来真实摄持续》里面,(谭崔佛教)甚至提到了要男女轮座的杂交,以及与野兽女或者是夜叉女之间的交合。

听到这儿,各位认为到底这样的(谭崔佛教─传到后来成为现代的藏传佛教)男女双身法,是不是真的佛法呢?心中是不是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了?我们可 以很确定的是:这个法不是 释迦牟尼佛所传授的佛法,它的内涵也违背了 世尊所交代的戒律。所以坦特罗(谭崔)佛法,虽然它自己说它是独立于三乘佛法之外、高于三乘佛法,它除了有自己的经续和论著之外,还施设了自己的戒:十四根本堕戒,认为它超胜了三乘佛法当中(的戒律),所以它不受三乘佛法戒律的约束。

接下来,我们先从解脱道说起。解脱道的修证,总共分为四果、四向,也就是四双八辈。能证初果位,在解脱道中就算是圣贤之人;若不能证得,就是凡夫。初果的证得是以断三缚结为条件,二果的证得是以断我见加上薄贪瞋(为条件),三果的证得是断尽五下分结以及发起初禅为条件,四果的证得是以断五上分结,也就是断尽见惑与思惑为条件。那我们来看看(藏传佛教)双身法的修行。(藏传佛教)不论是自己一个人用观想明妃的方式,想象自己和女子交合,然后一样一样的想象清净的脉轮生起大乐;或者是以真实的行为一边自淫而一边观想与明妃交合─只要不使精液泄露─这个叫作法手印。或者是男女双方真枪实弹上场,甚至是一位男生配上八位女生的轮座杂交;在《密续》里面还提到人兽杂交,或者是人与夜叉女、修罗女的交合,都是一样的道理。

(藏传佛教)双身法从开始到结束,都是用自我的意识心去体会种种的觉受,完全在自己的意识心上去体验自己所生的内相分,有为有相的境界法,不离识阴;把境界法中所生起的觉受,当作是真实的大乐,这正是用“我”去体会“我所”,以我执与我所具足的和合运作作为它的目标;这样的想法与做法,正是我见炽然,为外火与内火所烧烤,我见并未因此而淡薄,也更不可能因此而灭除;更何况以身体强烈的觉受为依止,只会增长身见的执着,所以身见也不会因此而淡薄、断除。这样子,就算是(藏传佛教)双身法的行者真的能做到二六时中都在这个交合、性交的大乐之中,离二乘初果的断我见却是越来越遥远;就好像说,想要熄灭大火却抱着薪材投下去,欲火尚且熄不了,更何况是身见、我见要断除?这是永远做不到的!所以二乘的初果和初果向,也就永远不可能证到;无法证得初果,就不可能得到二、三、四果。

在慧学方面,身见、我见断不了,就不可能断五下分结,更不可能断五上分结(三果与四果的实证就不可能实现)。再来,男女淫欲之法只存在于欲界之中;而且在欲界天中,越往上的天,则男女的淫贪就越淡薄;到最后仅仅是握手而笑、相视而笑,已经没有男女二根相交的事情了。而欲界法是越往下,淫欲越粗重,例如夜叉、畜生道的淫欲最为粗重。那各位来想一想:一直让自己在二六时中保持着淫乐的粗重觉受,这是欲界哪一个层次的法呢?(藏传佛教)双身法的行者,日日夜夜都在观想这个深重的淫乐,未来又会往生到哪一个地方去呢?到了色界,没有男女之相,也没有男女之事,无色界甚至连身根都没有了;就算(藏传佛教)双身法行者真的做到了四喜四空具足的发起,也只是将欲界法发挥到最极致最粗重,根本和色界、无色界、甚至是欲界的清净天境界都互相违背,那这个(藏传佛教)双身法究竟是属于三界中的哪一界呢?修(藏传佛教)双身法的人,常常说自己未来要往生到铜色吉祥山、乌金净土、赤色净土,说那个地方的大地是如同被火烧过一样的红土,在那个地方的人常常实行着(藏传佛教)双身法交合的事情,那个地方的女子美艳、男子粗鲁,性好男女之事;那各位判断一下:这又是三界中的哪一界?一定是欲界嘛!那是欲界的什么地方呢?这样子明白了吗?

声闻的二果叫作薄地,是说对于欲界爱已经淡薄了,初品与中品的欲界贪已经不再现起了;到了三果则是完全断除了欲界爱,所以初禅会不求自得,有了初禅之后才有能力求证二、三、四禅。让自己常住于男女双身淫乐的境界当中,这样正是跟声闻二果与三果相违背,所以它(的淫乐觉受)不会是二果或三果的境界。而且(藏传佛教)不但不断除欲界爱,反而长时间的沉醉在淫乐之中,那不但初禅发不起来,连未到地定、欲界定都与这个深重的淫乐法相违背;尚且无法远离欲界,那色界的二、三、四禅,无色界的四空定,跟这一个(藏传佛教)双身法就更不相关了。所以呢,这个男女双修的(藏传佛教)双身法在定学上面的位置是在哪边呢?

再来看看戒学。二乘法中特别重视严守佛戒,如同守护自己的眼睛,不可以有方便;如尾生之信约(不移的信约),宁可舍身来守护净戒,这一点在《阿含经》中的记录有很多。二乘法的戒律当中,不论是五戒、十善、八关戒斋、式叉戒、沙弥沙弥尼戒、比丘比丘尼戒,都把邪淫(或邪淫)列为不可忏的重罪;一旦具足犯了,那就是重戒成立,叫作断头罪;要忏摩得到清净,很难。那么修(藏传佛教)双身法,让自己二六时中都沉醉在男女的淫乐之中,有犯意、有犯行、犯行也具足成就,这是不是极重罪成立呢?

虽然坦特罗佛法(藏传佛教)说只要不出精就不算犯罪了,但是这个说法符不符合 佛所说的呢?我们来看看一个戒经里面有关的 佛的裁示:有一位在家施主,施主的两个小孩和毕陵尊者很投缘,平时毕陵尊者来托钵的时候,两个小孩常抱着尊者的脚玩耍;有一次两个小孩被贼人偷走了,正好毕陵尊者来托钵,施主夫妇就哭着把这一件事告诉了尊者,尊者听了之后笑着说:「不要紧,不要紧,到后面的房间去找一找就好了。」然后尊者就用天眼看到了贼人正带着这两个小孩,在恒河上要坐船逃离,于是毕陵尊者就使出了神足通,转眼之间就到了船上;两个小孩一看到师父来了,就很高兴的如同像往常一般就抱着师父的脚游玩,于是尊者又瞬间顺势的把这两个小孩子带回家中的房间,最后施主很高兴的就在房间里面找到了两个小孩。

但是这一件事情被僧团中少欲知足头陀长老知道了,认为贼人把小孩偷走,而毕陵又把小孩偷回来,这样子毕陵违犯了偷盗戒,为此举行羯磨。于是 佛就问毕陵说:「当时你是怀着怎样的心去做这件事呢?」毕陵回答:「我是以慈心去取回小孩,并没有起偷盗之心。」于是 佛就判决,那这样子毕陵不算违戒。所以违戒与否,最重要的是起心动念,因此(藏传佛教)双身法的修行,在二乘的戒律中已经是具足的犯下了邪淫的不可忏重罪(因为他们是刻意起心动念要邪淫的)。就算是在菩萨戒里面─菩萨戒又叫作菩提心戒─起了故犯之心,就已经是犯罪了,不管是用观想的明妃,或者是真枪实弹的来行(藏传佛教)双身法,都是违犯菩萨戒邪淫的重罪;在经上说,就算是修证到三贤十地,犯了这样的重罪,也是一切尽失啊!所以这件事情不可不慎重再三。

在大乘的佛菩提道当中,菩萨的修行分成五十二个阶位,最初的十信位修足对真如如来藏的信心具足,相信自己身中一定有这个真如如来藏;初住到六住是外门修集六度波罗蜜多,七住悟明心性,得证如来藏;三乘经律中,无论哪一本经典,佛都没有开示说要用(藏传佛教)双身法的方式来利益众生、建立福德。世尊只有一再的告诫要止息杀、盗、淫、妄诸业,这一些罪业在世间法上尚且有大罪,在佛法中更是重罪,犯了就会造下未来要长久出生于三恶道里面的不可爱异熟果,如同漫漫长夜无有光明。

行者守护这个不邪淫戒,应当要像守护自己的眼睛一样。从初信位到六住位,修学(藏传佛教)双身法,都违背了 世尊所交代的菩萨六度,它纯粹只是恼害众生、破坏净信之法。而菩萨的七住位证悟如来藏的先决条件,也是戒定慧满足,以菩萨的六度万行为前导,才有机会在善知识的帮助之下,悟明心性──破本参,证得真如第八识阿赖耶识。如果不能够悟得如来藏,就一定没有办法进入内门修六度万行,接下来的十行位、十回向位、十地,都不可能达到。

(藏传佛教)双身法能不能够让我们证悟如来藏呢?(藏传佛教)双身法的修证,始终都是在意识心领纳触尘、法尘相上面,起深沉的觉受,顶多就是在这个觉受上面去领纳我们的觉知心乃是灵明觉了之性;纵使能够做到在受大淫乐的同时也能常寂常照,仍然是妄心的细分──意识心微细的部分;祂还是意识心,祂不是真如。坦特罗(tantra)假佛法背后的哲学基础,虽然也有主张在行(藏传佛教)双身法的时候去体悟如来藏,但是终究是找不到如来藏,所以呢,只好错以意识、意根、妄心的细分,当作是如来藏。

我们来看一下一位 宣称已经证悟如来藏的教派领袖所说的话,在他的书上这样子讲:“如果禅定只是在传授本觉之后继续让它流动,我们又如何知道什么时候才是本觉,什么时候不是呢?我问过某某仁波切这个问题,他简洁的回答说,如果你是在一个不变的状态中,那就是本觉。如果我们不用任何的方式去支配、操纵或执着,我们的(觉知)心只是安住在纯净本有觉察力的不变状态中,那就是本觉。如果我们有任何的支配、操纵、执着,那就不是。”这一段话正是掀出自己的狐狸尾巴让别人看。真如无知无觉,没有纯净,没有觉察,六入不会。我们的妄心也无法安住在纯净本有觉察力的不变状态中,因为妄心的本身就是不断地在改变。从这一段话,就晓得这师徒二人都错把妄心的细分当作是真心如来藏,最终还是落回了意识心中(未断我见)。所以坦特罗(tantra)假佛法里面,不论是主张六识论还是主张八识论,它们的实质都没有办法证悟第七识和第八识;又因为重罪障道,所以不可能和如来藏相应。

到这一边,我们可以得到一个结论,就是(藏传佛教)双身法的修行,与解脱道相违背,与佛菩提道也相违背。不但如此,因为(藏传佛教)双身法的修行 已经犯下了世、出世的重罪,未来还得要往生于三恶道中;所以想要藉由(藏传佛教)双身法的修证,来求证二乘初果或者大乘的证悟,都会因为重罪障道的原因而无法做到。修习 (藏传佛教)双身法的人,常常喜欢说自己的这个法独立于三乘佛法之外,乃是 佛只对具缘弟子的秘密传授。

这一句话有没有可信性呢?除了前面的理证、教证,我们再来看一看 佛出生于人间,先后说法用三转法轮来度众(的实情):先说解脱道,再说佛菩提道;先教弟子证得解脱生死的能力,再回小向大求证圆满的佛菩提道。三转法轮的教法前后一贯,相互呼应,由浅入深,毫无滞难的地方;无智之人(达赖喇嘛)不解佛意,就会说 世尊前后法教有所违背。如果能够值遇善知识为他解说,他才知道原来所有的佛法都是以真如实相心为贯穿之绳:在阿含时期,为众生隐覆说如来藏真实、常住、清凉、本际的道理;到了二转法轮,为众生说证悟如来藏总相智与别相智;最后三转法轮,则为众生说如来藏中细微的一切种智的道理。由凡夫位至阿罗汉,到地上菩萨、等觉大士、妙觉大士,乃至于成佛的修行,世尊都完整的宣说,无一遗漏;如此化缘圆满,才能够入大般涅盘,所以三乘佛法就是唯一佛乘。然而(藏传佛教)双身法的修行,从一开始到最后的结果,全部都与解脱道相违背,与佛菩提道相违背,与三乘佛法完全相抵触,这会是 世尊所秘密传下来的法吗?

不但如此,在《楞严经》中 世尊也已经预记了:在佛入灭之后,将会有这样子的邪法坏我的佛法。真正的秘密法门,乃是如来藏真心与妄心不同的这个秘密,也就是大乘佛法实证如来藏的秘密;(这个实相的秘密)甚至是不共于二乘解脱道,只有对六住圆满的(菩萨)弟子宣说指引。那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呢?就是如来在灵山会上拈花微笑,唯有金色头陀迦叶能够了知的秘密。

在这儿,我们必须要呼吁所有的佛弟子尽速的离开 (藏传佛教)双身法,不要被它外层的糖衣所迷惑,在糖衣里面装的是钢刀利刃。在家弟子修行这个法,尚且是违戒的地狱重罪,更何况是出家法师!我们曾经亲耳听到佛教用品店 的老板说:「(藏传佛教)双身法的铜像,很多都是被出家师父给请走了。」请问:出家师父把(藏传佛教)双身法像放在禅房中,到底是要做什么呢?想到就不禁令人脚底发凉(佛教的前途岌岌可危)。最后我们来念一则 2006年发生在台湾的(藏传佛教)双身法丑闻报导,是一位佛门女尼,被一位住持活佛性侵害。在媒体上的报导:

【他将女尼推倒在床,强压在她的身上,露出性器官想强暴她,女尼哭着回忆说:“他简直是禽兽,我愈挣扎,他就愈兴奋,甚至前后抖动,似乎很享受那种感觉。”】这一段尼师的自白,当时新闻非常的大,是真是假,就由各位观众自己判断。这样的事情不是现在才有,在中国从元朝开始,明朝、清朝一直 到明初、到现在,始终都在发生。各位仔细地想一想,这样的事情真的是佛教修行的法门吗?如果是的话,又为什么会出这样的事情?想清楚了,我们就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今天的课程当中,为各位讲说了(藏传佛教)双身法非佛法的第二个部分;请各位听完之后仔细的去思考,可能这一段会对各位造成很大的震撼,也可能过去各位就是在实修这个法门,或者很仰慕这个法门,请将它跟 佛陀所说的三乘教法─三乘的戒定慧─拿来比对:这个法究竟是不是佛法?那么今天我们的课程就讲到这边,谢谢大家,阿弥陀佛!


点击数:1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