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识论与八识论意涵-上集

第6集
由正光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上一个单元是由蔡正元老师主讲一念无明与无始无明的意涵。今天讲的主题是:六识论与八识论的意涵。在讲这个主题之前,先要请问各位菩萨们:你愿意被误导吗?我想没有人愿意被误导的。既然不愿意被误导,你就要对善知识所说的法加以拣择,拣择善知识所说的话符不符合佛法,拣择善知识所说的法是不是相似佛法。拣择以后,你发现善知识所说的法符合正法,那你就在三乘菩提的道路上能够迅速的成就啊!如果善知识说的法是相似佛法,非但使你无法亲证三乘菩提,乃至于(会使得你在)三乘菩提(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同样的道理,六识论与八识论之争已有千年之久,我们也要对它加以拣择:拣择到底哪一个是相似佛法?哪一个是佛的正法?这样子才不会在三乘菩提的道路上走错了。同样的道理,今天我们讲的六识论与八识论,我们也要加以拣择。我们可以从这边来加以说明,第一个,以经典来证明;第二个,从禅宗祖师所悟的心体加以证明。首先,我们用经典来加以证明,当然了,我们要引经据典来说:

所谓八识,何等为八?一者阿梨耶识,二者意,三者意识,四者眼识,五者耳识,六者鼻识,七者舌识,八者身识。】---《入楞伽经》卷8

由经典可知,人总共有八个识:眼、耳、鼻、舌、身五识,意识,意根,阿赖耶识。前六识当中的前五识,就是眼、 耳、鼻、舌、身识,祂分别色、声、香、味、触尘;也就是说,前五识对现行的境界加以分别,祂本身是虚妄法。接下来谈意识,意识的体性是「审而非恒」,祂有归纳、分析、整理的体性;可是,祂却是藉意根、法尘而出生的法,所以是生灭法。祂有两类,第一个是五俱意识,第二个是独头意识。五俱意识的意思就是说,祂白天的时候六个识在配合运作;独头意识指祂睡觉的时候,不与外五尘相接触,而与法尘相应;同样的道理,对于二禅以上的等至位,祂也不与外五尘相应,而只与定境法尘相应。接下来要谈“意”,「意」就是意根,也是唯识学所讲的末那识;祂的体性是恒审思量,祂处处作主,没有不作主的时候;祂虽然无始劫与第八识在一起,可是祂仍是可断之法,为什么呢?当阿罗汉入无余涅盘之后,这个意根也会断灭啊!接下来是第八识。第八识叫作阿梨耶识(阿赖耶识),祂的体性是恒,但祂是无覆无记性的──恒而不审,祂本身就是离见闻觉知啊!而且前七识都是从第八识出生。

那,第八识与三转法轮有什么关系?我们就加以说明。在三转法轮里面所讲的阿赖耶识─异熟识─无垢识,阿赖耶识因为有能藏、所藏、执藏的体性,故名阿赖耶;所以你只要把能藏、所藏、执藏的体性灭除了(也就是灭除执藏三界生死种子的作用),阿赖耶识就改名叫作异熟识,只改其名不改其体啊!这在唯识学所说的就叫作「灭阿赖耶」,是灭掉阿赖耶识的名字,而不是灭掉阿赖耶识本体。然而,异熟识里面,祂有种子的变易生死,所以你只要把种子的变易生死灭除了以后,异熟识就改名叫作无垢识。由此可知,三转法轮所讲的阿赖耶识、异熟识、无垢识,指的都是同一个心体,只是在不同的阶位所施设不同的名字。所以如果有人主张「阿赖耶识是生灭法」,你就知道他说法不如法。而在二转法轮所讲的就是「非心心、无心相心、不念心、无住心」啊!非心心指的不是众生所认知的心,众生所认知的心是有见闻觉知,然而第八识没有见闻觉知;无心相心是说祂对诸法不分别,也就是说祂离见闻觉知,不与六尘相应:「法不可见闻觉知,若行见闻觉知,是则见闻觉知,非求法也。」(《维摩诘经》卷2)接下来叫作不念心,祂不念一切法,表明祂是离见闻觉知的;接下来谈无住心,指祂不与六尘相应,所以才无所住啊!所以二转法轮所说的非心心、无心相心、不念心、无住心,指的还是第八识,只是祂在不同阶位所施设了不同的名字。

接下来我们来看初转法轮,初转法轮分两个(内容),一个是声闻菩提,一个是缘觉菩提。声闻菩提就是佛的弟子以四圣谛为主旨,以四念处观为观行的法 门,以八正道为实施的方法,进而观察蕴处界,了知蕴处界虚妄以后,进而断了我见、疑见、戒禁取见,所以称为初果人;乃至将我所执、我执断除了,成为四果的阿罗汉,于舍寿之后就可以取证无余涅盘。可是阿罗汉入无余涅盘前会有所疑,为什么?「到底入了无余涅盘之后,是不是断灭空啊?」因为有所疑就去问 佛,佛就告诉他:「阿罗汉们入了无余涅盘并不是断灭空,还有无余涅盘的本际。」所以阿罗汉于内无恐惧,于外无恐惧,就入了涅盘。(入涅盘时是灭尽识阴六识及意根的,十八界都灭尽了,却不必灭除第八识,不是断灭空)由此可知无余涅盘的本际讲的就是第八识!

那缘觉呢?他是从十因缘逆推,也就是说,从生老病死忧悲苦恼等往上逆推,逆推到「名色究竟从何而来?」思惟的结果是「因为有这个识!」这个识叫作入胎识,绝不是识阴六识,因为识阴六识无法使名色增长啊!也因为有这个第八识入胎、住胎、出胎的结果,使得名色增长,因此缘觉知道这个道理,就可以(灭除十八界而)入无余涅盘了。初转法轮、二转法轮、三转法轮所讲的心,有种种不同的名字,可是这些种种不同的名字都是指同一个心──第八识!由此可知,第八识才是 佛所说的正法啊!

接下来,我们从禅宗祖师所悟的心体来加以说明。也就是祖师们以参禅的方式,以见闻觉知心往离见闻觉知的方向,去找本来就离见闻觉知的第八识;于因缘成熟后,于一念相应慧、找到了第八识,他现前观察就发现总共有八个识。所以有一首偈说地非常妙啊:八个兄弟共一胎,一个伶俐一个呆,五个门前作买卖,一个家里把帐开。

“八个兄弟共一胎”指的是八个识(同在一起);“一个伶俐一个呆”,伶俐的指末那识,祂处处作主;一个呆指第八识,祂本身离见闻觉知,不与六尘相应(不分别六尘境界);“五个门前作买卖”讲的是前五识,祂对现前的境界做分别;“一个家里把帐开”指的就是意识,因为祂有思惟、分析、归纳、整理的体性啊!由于祖师悟了,发现有八个识;他也现前观察这个法身第八识分明显现,所以有一首偈说地非常好:头角混泥尘,分明露此身;绿杨芳草岸,何处不称尊。(《人天眼目》卷3)

尽管(一头牛)牠的头、祂的脚沾满了灰尘,可是牠的法身还是分明的显现;不管牠是在绿色的杨柳树下,或者是在芬芳的草地乃至在岸边,祂的法身都是唯我独尊,没有不称尊啊!所以从这边就可以证明,禅宗祖师所悟的心体就是第八识。综合结果,无论从经典或是从禅宗祖师所悟的心体,都可以证明第八识才是 佛所说的正法。反过来,我们来观察六识论。六识论主张人只有六个识,也就是眼、耳、鼻、舌、身、意识;与八识论相比,就少了第七识与第八识。因为少了这两个识,就产生了两个现象:第一个现象就是,它认为「世俗谛是无,胜义谛是有」;可是这个胜义谛到底在哪里,他无法亲证;无法亲证的结果,就拿意识心取代第八识了,就变成 佛所说的常见外道。另外一个(现象)就是说,他认为「世俗谛也无,胜义谛也无」,所以主张一切缘起性空,(一切有情都没有常住法,死后断灭)这就落入断见外道了;可是他怕被人家说成断见外道,所以反执意识心(意识细心、极细心)为真实我,又入了常见外道,所以就俱足了断见与常见外道。

可是,很多人都讲:「八识论是正确的,是佛的正法。」可是却有六识论混入八识论中,说它也是正法。那我们要来讨论一下,他到底所说的是不是正法。也就是说,他虽然主张有八个识,可是却把第七识、第八识说成为第七意识、第八意识啊!也就是说,他们认为第七识与第八识的本质就是意识,也是为识阴所摄。这个怎么会是真实法呢?佛在经典里说:「诸所有意识,彼一切皆意、法因缘生故。」(《增一阿含经》卷9)

也就是说,不管是粗意识、细意识,祂们都是藉意根、法尘相接触而(从第八识中)出生的法(被生的意识心无法出生别的心)。同样的道理,也有八识论主张第七识、第八识为意识细心、极细心,你就知道他的说法也是错了。另外也有人讲,第七识与第八识摄归于意识细心,那你也知道这种说法错了(因为都落入有生有灭的识阴中了)。

接下来我们来探讨六识论的起源是什么。六识论的起源是因为部派(佛教时)的声闻人,误会 佛所说的真实理啊!因为 佛就是以第八识来说一切的蕴处界虚妄,也是以第八识来讲第八识的种种中道性,也是依第八识讲八个识种子的智慧。可是六识论的人却误会了,就只采取六识(否定七、八识)而成为六识论,最后分成为两个(密宗的)中观派:第一个中观派主张「世俗谛无、胜义谛有」,它知道有如来藏第八识的存在,可是在哪里?无法证得,所以就用意识取代了。

他们有几个主张:一、他们主张他们所讲的是最究竟最圆满的法,他们把佛法分为九乘:九乘的最高点就是最究竟最圆满的法。这个法本身是超过语言文字,本身就存在,你不需要做任何的加功用行就可以证得了,所以你只要认识它、找到它就可以了。我们从一个例子来对它加以说明,有一对师徒,有一天晚上躺在草地上,师父对徒弟这么开示:“你看见天上的星星没有?”徒弟说:“有。”师父又说:“你听到狗叫声吗?”徒弟说:“听到了。”师父说:“那我在这边说法,你知道我在讲什么吗?”徒弟说:“知道。”于是师父就说:“最究竟、最圆满的法,就是这样,如此而已啊!”

那我们来针对这个问题加以探讨。既然能见能闻能知本身就已经落入眼识、耳识、意识当中,已经落入识阴当中了,这个法怎么会是最究竟、最圆满的法呢?所以他的说法都错了!如果有人主张了了常知的心就是菩提心,那你就知道他的落处是什么了。乃至于有人主张:“师父在台上说法的这念心,你们在台下听法的这念心,就是菩提心。”那你也知道他的说法错了。

接下来,有人主张用明点脉气来修四禅八定,然而他们所说的却是与 佛说断烦恼所证的四禅八定无关。为什么呢?因为 佛所说(见道者若想)要证四禅八定,一定要先证得初果须陀洹,接下来是薄贪瞋痴,再接下来就是把男女的最 重贪断除了以后,就可以发起初禅了。可是他们却不是这样子,却是透过乐空双运、乐空不二,这本身就已经落入在识阴与受阴当中了,这怎么会是真实法?由此可见,他们所说的「要证甚深的禅定以及有大神通」乃是虚妄语啊!乃至于有人主张:要透过身心内外轮器的无明染污加以净化,把粗糙的色身转变为细身明光,即把粗糙的色身转变为五色光或七色光,说之为佛光。可是 佛的身光有金光跟白光,金光是智慧的表征,白光是定力的表征,而白光能够使金光更加的光明;可是他们却将佛光说成五色光或七彩光,这不是佛光,乃是鬼神光。另外,还有人主张,要透过某一个金刚法,用这个金刚法(男性生殖器官坚挺不软名为金刚)来主张乐空双运、乐空不二,本身就已经落入了色阴、识阴与受阴当中,这个法怎么会是真实法呢?如此可知他们的说法错了。

接下来就要谈另外一个中观派。这个中观派主张「世俗谛无、胜义谛也无」,所以他们不承认有一个第八识“根本心”存在,所以他们主张一切法无自性,一切法缘起性空。因为这样,就落入了断见外道中;可是他怕被人家说成断见外道,所以就反执意识心为常,所以就主张(人类只)有六识,认为意识心是一切染净法之根本,祂可以从过去世来到今世,从今世去到未来世。可是 佛说这个意识心不是真实法,祂是虚妄(的生灭)法,怎么有可能从今世去到未来世?又从过去世来到今世呢?由此可知,他们的说法都错了,所以这个中观派,就堕入在断见与常见当中了。然而,这两个中观派不仅落在识阴与受阴当中,而且他们(同样)主张的乐空双运、乐空不二的说法,也是非常荒唐的,因为本身就已经落入色阴、识阴与受阴当中了。

接下来,我们要来看,六识论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主张?因为这个第八识真的很难亲证,那我们从经典来证明,来看经典怎么说:【「大慧!如是藏识行相微细,唯除诸佛及住地菩萨,其余一切二乘、外道定慧之力皆不能知。」】(《大乘入楞伽经》卷8)也就是说,佛说:「大慧菩萨啊!这个如来藏识就是第八识,祂的运行法相非常微细,唯有明心住于如来藏境界的菩萨能少分了知,唯有佛才究竟了知。」既然只有佛跟菩萨能了知,那当然不是二乘人与外道穷尽定力与慧力所能了知。

这我们可以从三德加以说明。所谓的三德,就是法身德、般若德以及解脱德。法身德,指的是祖师们透过参禅的方式,用见闻觉知往离见闻觉知的方向去证得本来离见闻觉知的第八识,(第八识是万法的所依身)所以就有法身德;因为有了法身德以后,就有了般若德,有了般若德以后就能够渐渐的通达二转法轮、三转法轮的经典;然后以法身的立场来观待这个蕴处界的诸法,都是从第八识法身来的,并且从现象界也可以看到蕴处界与诸法都有生住异灭的现象,所以就有了解脱德。

可是阿罗汉呢?他只是愿意自我消失,愿意将自己的蕴处界诸法灭尽,所以不在三界里面现行了,所以说他只有解脱德。菩萨有三德,阿罗汉只有一德,所以说阿罗汉在菩萨的面前怎么会有说话的余地呢?既然二乘人在菩萨面前没有说话的余地,更不用说外道跟凡夫了,当然更不知道菩萨所证的内涵了。由此可知:第八识才是 佛讲的真心,八识论才是佛所讲的正法。那我们今天做一个总结:我们已经从经典和禅宗祖师所证悟的心体,来证明八识论才是 佛所说的正法,六识论是相似佛法;我们也可以从六识论的起源来探讨,发现有两个中观派,其中一个(自续派)堕入在常见,另外一个(应成派)堕入了断见与常见,两者本身又都主张乐空双运、乐空不二啊!然而,为什么他们会有这样(错误)的主张?最主要的就是因为第八识真的很难亲证,因为祂的行相非常微细,不容易证得,(而六识却是凡夫们都可以现前观察实证的)由此可知,第八识才是 佛所说的正法,六识论不是 佛说的正法,乃是相似佛法,不名为佛法。基于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下一集将会讲六识论的过失,阿弥陀佛!


点击数:1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