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同闻大乘经典

第1集
由正礼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我们修学佛法是要修学智慧,那么各位也在修学佛法,是不是想被错的知见所误导呢?相信各位都是很有智慧,一定不会想被一些错误的讲法所误导!我们这一次就来为各位介绍一个主题,就是“学佛应有的正知见”,也就是针对我们一般常常听到或是阅读到,或者说它是一个很重要而我们又很容易忽略的一些重要问题,来提供正确的知见。

我们在这个主题里面,今天要跟各位介绍的是:大乘是佛说。也就是说,大乘经典是佛陀亲口所说。我们这次就要从《阿含经》,也就是从大家普遍认为是二乘人所结集出来的《阿含经》里面举证;在这个《阿含经》里面,有描述到 世尊说第二转法轮的经典,也就是在大乘的经典里面属于般若系的经典。

一般在说“大乘非佛说”这种错误说法的时候,事实上,他们不会直接说大乘是非佛说,因为我们现在的佛教─北传的佛教─普遍都是大乘教。所以他们不会直接来主张大乘非佛说,反而他们也会说大乘是佛说啊!可是他们会用一些变相的说法来主张大乘非佛说!所以我们应该要特别注意有些人,他的主张到底是要主张大乘是佛说呢,还是大乘非佛说?例如有人会写一本叫作《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类似这样的书籍,然后来说大乘是在部派佛教之后才开始有的,才开始有初期的大乘佛教,而他(自称)可以探源到《阿含经》,他是利用这种方式(主张大乘非佛说),所以我们可以从他的书名《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就可以知道事实上他主张的是大乘非佛说。可是主张大乘非佛说,他们有一个很严重的矛盾就是:他们也会写《唯识学探源》或者是《性空学探源》,或者是《如来藏思想探源》,乃至弥陀信仰的探源。而且他的探源都可以探源到部派佛教之前的《阿含经》。

我们知道,这个部派佛教本身,它有非常非常多的一些主张,而且这些主张里面,有些真、有些假,非常的纷歧;为什么会有这么纷歧的现象呢?那就是因为当时有很多的声闻人,他是没有证得三乘菩提,所以他就对于大乘经典的存在产生了(合法性的)怀疑。所以当时就有大乘非佛说的说法传出来,而当时就有实证三乘菩提的贤圣出来辩证说“大乘是佛说”,所以在部派佛教里面就有非常大的纷歧。可是如果说,大乘经典是在部派佛教之后才创造出来的,那么在部派佛教之后所流传的大乘经典,应该要比部派佛教的说法更纷歧才对啊!可是既然唯识学或者是性空学或者是如来藏思想,乃至弥陀信仰都可以追溯到《阿含经》,而且他们所说都是一致,所以显然,大乘经典跟《阿含经》同样都是佛陀所说啊!这样子才符合道理。那我们这样说,有没有什么证据呢?有!在《阿含经》里面有非常多 佛陀在讲述大乘经典的证据。我们今天就举一小段,来为各位说明。譬如说在《杂阿含经》卷四十四:

【一时,佛住弥希罗国?罗园中。时,有婆四咤婆罗门尼,有六子相续命终,念子发狂,裸形披发,随路而走,至弥希罗?罗园中。尔时,世尊无量大众围绕说 法,婆四咤婆罗门尼遥见世尊;见已,即得本心,惭愧羞耻,敛身蹲坐。尔时,世尊告尊者阿难:“取汝郁多罗僧与彼婆四咤婆罗门尼,令着听法。”尊者阿难即受 佛教,取衣令着。】

在这篇经文里面说,这个婆罗门尼,因为她的六个孩子相继死亡,因为她思念孩子的关系,所以就发疯狂了,然后裸形到处游走,走到 佛陀说法的地方。然后经文里面说这个婆罗门尼,她遥见 世尊之后即得本心。我们从这里就可以看到,在《阿含经》里面,所说的本心有两个意思:第一个意思是说,如果这个尊贵的族姓子,他是个尊贵的种姓,他想要出家来修学佛法,他有一个本心,那个本心就是想要解脱生死,那是他最初的根本,他想要解脱生死,所以说它叫作本心。在《阿含经》中,本心的第一个意思就是这个出家的本心。可是我们知道这个婆四咤婆罗门尼她不是出家,所以显然她的“即得本心”,这个本心不是出家的这个本心;因此在《阿含经》里面,这个本心还有第二个意思,这个本心的另外一个意思就是第八识如来藏这个真实心;所以从这部经典,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婆罗门尼,她发狂,然后遥见 世尊,她就找到这个第八识如来藏了。我们从经典可以发现,为什么这个婆罗门尼她找到本心之后就不再疯狂了呢?因为,当她找到如来藏的时候,因为如来藏是不生不灭的,所以当她找到如来藏的时候,她马上可以对比出来:我们的五阴里面这个觉知心,这个发狂的觉知心,事实上祂是生灭的。因为祂是生灭的,她就知道原来她发狂的心也是虚妄的。

而且在这个情况之下,她就证得声闻的初果,因为她可以来确认五阴都是虚妄。可是为什么她就不再发狂了呢?为什么就不再思念她的孩子呢?因为她后来还有第七个小孩子死掉之后,当时她已经证悟之后,她就不再伤心了。可为什么会这样子呢?就是因为当她找到第八识如来藏的时候,她就可以发现她自己有如来藏这个本心,她的小孩子也有,诸佛菩萨也有,一切众生都有。既然一切众生都有,诸佛菩萨也有,连自己都有,而且是永恒的存在,那显然一切众生连同自己,连同诸佛菩萨,永远都是在一起啊!从来都没有分离过啊!孩子的死亡不过是暂时离开到他方的世界而已,既然是这样子,毕竟将来一定可以再重新见面啊!那这样又何必要这么思念呢?

所以找到如来藏的人,他绝对不会去思念「诸佛菩萨是不是存在呢?」绝对不会去怀念这个事情。因为对于实证如来藏的人,一切众生本来永远都在一起,从来都没有分离过。因为这个缘故,所以说,她就不再思念她的孩子了,不会因为这样而发狂。所以从这个地方,我们就可以来证明在阿含里面,事实上就有菩萨证得如来藏的记录;而且这个婆罗门尼她并不是由 世尊直接跟她开示的,她是「遥见世尊即得本心」。表示说,世尊当时在说法的时候,事实上祂是在说大乘经典,而且祂说的是第二转法轮的经典;只是因为祂在说法的当下, 祂同时也有很多机锋的使用,所以说这个婆罗门尼,因为她是个(情执但有智慧的)利根菩萨,所以她就找到了如来藏了。

我们从这个经典就可以知道,佛陀确实在当时有说过第二转法轮般若系的经典。而且在这里我们也可以证明:事实上 佛陀一定会说到第三转法轮的经典。因为我们找到如来藏之后,一定会再探讨:众生有前六识,又找到第八识,那中间还有一个第七识。所以说,第一能变识就是阿赖耶识,就是这个本心;还有第二能变识意根;还有前六识,就是第三能变识,而且要探讨祂们之间的关系。所以我们从这里就可以证明这一点。

如果说大乘经典跟《阿含经》所说都一致,都是说八识,我们就可以证明确实《阿含经》跟大乘经典都是佛说。虽然中间有一个部派佛教那么多纷乱的说法,可是《阿含经》跟大乘经典所说还是一致。那我们相反的来看看,大乘经典如果说是从部派佛教之后才创造出来的经典,或者是一些教法的话,那它一定是纷乱的。我们用相对的方式来检验,譬如说有所谓的后期大乘(密宗──藏传佛教),也叫作秘密大乘,他们的经典就叫「密续」。我们从「密续」里面可以发现它的说法非常的纷歧,我们来举例,譬如说在《金刚顶经》卷1里面说道:

【尔时,一切如来云集,与一切义成就菩萨摩诃萨坐菩提场,往诣示现受用身,咸作是言:“善男子,云何证无上正等觉菩提,不知一切如来真实忍诸苦行?”时,一切义成就菩萨摩诃萨,由一切如来警觉,即从阿娑颇娜伽三摩地起,礼一切如来,白言:“世尊!如来教示我云何修行,云何是真实?”如是说已,一切如来异口同音,告彼菩萨言:“善男子!当住观察自三摩地,以自性成就真言,自恣而诵。”】

这“一切义成就”,事实上翻成中文就叫悉达多,它的梵文叫悉达多,它的中文意思就是一切义成就,这是 释迦牟尼佛原来太子时候的名号。所以这个经典是说:释迦牟尼佛,当祂还没有成佛的时候,在菩提树下思惟而要成佛之前,祂的修法事实上是错误的,所以一切如来来警觉祂,来告诉祂说:你在阿娑颇娜伽的数息法里面,你怎么样能够成就呢?所以警觉祂,来告诉祂说:真实忍诸苦行是要持念真言的,也就是要一直持念这些咒语;持念咒语,自恣而诵而能成就佛道。它要说这件事情,它要来否定 释迦牟尼佛是因为观察因缘法─观察十因缘、十二因缘─而成佛的,《金刚顶经》它要否定这一点,所以从这部《金刚顶经》就可以知道这部经是没办法追溯到《阿含经》的,因为所说是不同的。

而且《金刚顶经》也否定佛陀是独觉,它认为是一切如来云集之后才告诉祂的;而且它这里也说:有这个咒法,自恣而诵这些咒法就可以成佛。在大乘里面确实也有持咒的法门,譬如说大悲咒法门;可是大悲咒它有两种持法,一种叫作事持,就是一直持诵它;可是只是持诵这个事持,并不会开悟,因为还要有理持;也就是说,要来理解这个大悲咒里面的真实意涵。因为在大乘的这些持咒法门里面都有一个咒心,那什么是大悲咒的咒心呢?这大悲咒的咒心就是第八识如来藏真实心。也就是说,要能够理解大悲咒的咒心之后,这样才能够因为持诵大悲咒而能够实证这个「理」,实证这个「理」之后,就能够实证理一心,然后理事就可以圆融,因为大悲咒里面是有咒心的。可是在这个《金刚顶经》里面不说这个,它是说:学了数息法之后,还要持诵真言,那就可以成佛。可是这样所说,都跟《阿含经》、跟大乘经典所说不同。《金刚顶经》 说了这段经文之后,说一切义成就菩萨也持诵了真言之后,祂就开悟了。接着《金刚顶经》又说道:

【时菩萨白一切如来言:“世尊如来!我遍知已,我见自心形如月轮。”一切如来咸告言:“善男子!心自性光明,犹如遍修功用,随作随获,亦如素衣染色,随染随成。”】

这段经文又说:一切义成就菩萨,祂持诵真言之后,祂就实证了真心──实证了自心。然后它说这个「自心形如月轮」,也就是说这个真实心,祂有一个形体,祂有一个边际,而祂这个形体就像月亮一样。可是如果我们从《阿含经》,还有从大乘经典来说,我们可以知道,自心,祂是不生不灭的,祂犹如虚空,祂没有形体,所以祂不会有边际,也不会有形相(当然不会像月轮)。所以从《金刚顶经》所说的,这个「自心形如月轮」,我们就可以知道,它是不能跟《阿含经》、不能跟大乘经典相符合的,所以它也不能追溯到《阿含经》。

而且我们从这里就可以知道,在这个《金刚顶经》之后,还有其他的经典叫作「密续」─是四大密续─这四大密续之后所产生出来的经典,那就更是纷歧了。譬如说,传到后世有所谓的应成派中观,他们也说自心是如何、如何, 有种种的说法,譬如说也有说六识论的。那我们已经知道,应成中观说六识论,那一定是错误的;因为它不符合八识论,所以说它不能成就因果。如果它是主张八识论的,譬如它会主张说:有所谓的第七识,也有所谓的第八识。可是他所说的第七识或是第八识,又是从意识再细分出来的;意识是第六识,而第七识若是从意识分出来,所以祂被叫作细心──比较细的心;或者是祂再分出来,分出第八识,就叫作极细心,类似这样子。可是不管是细心或者是极细心,乃至极极细心,我们都可以知道祂们都是意识。既然祂都是意识,所以祂还是都一样,是生灭的。

因为各位可以想想看:我们所说的不生不灭,表示说祂是从来不被任何法所出生,所以祂叫作不生(不生才能不灭,有生则必有灭)。那如果说是从(因缘生的)意识再出生出来,再细分出来的,那显然祂就不是不生不灭的法。那就表示说,祂还是一样被出生的法,表示说他们所说的这个自心,还是属于生灭的,还是被出生的法,那就不符合《阿含经》所说,也不符合大乘经典所说“如来藏是不生不灭”的道理;所以应成派中观的说法,不管是六识论或是八识论, 都不能探源到《阿含经》,也不能跟大乘经典一致。

(密宗的中观)传到后来还有所谓的自续派中观,他们(有时)也主张有八识,可是他们所说的八识,是说有阿赖耶识,另外还有所谓的中脉明点,或者是明体,然后就把这个观想出来的气脉或者明体当做是阿赖耶识。可是既然是观想,显然是它是观想之后才出现的、才出生的;既然是观想之后才出生的,那显然它只是观想中的一个影像而已,它并不是真实心。(自续派中观)也有另外一种说法主张:这个中脉的明点或明体,它要跟阿赖耶识合并。因为他们又把阿赖耶识称为种子。乃至还有主张说,将来人命终之后,这个真实心还要跟虚空,跟能量去结合……,有非常多的种种的说法。

所以我们从这个地方可以看到,《金刚顶经》说「自心形如月轮」,可是到了后世的应成派或是自续派的这些密续等等所说,又都不再说「自心形如月轮」了,他们又是改说中脉、明点,又是说是六识、八识,种种的说法非常纷歧;乃至还说有可能是虚空,是能量等等。所以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知道,秘密大乘或者是密续,事实上它是部派佛教之后才被创作的,所以它会非常的纷歧。所以我们如果要说“大乘非佛说”,我们应当说“秘密大乘非佛说”,或者是应当说“密续非佛说”,因为不管是秘密大乘或者是四部的密续,它都不能追溯、都不能探源到《阿含经》,因为它们的说法是比部派佛教还要纷歧的。

这就好比说,二乘人为什么会把大乘经典结集成二乘经典呢?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实证如来藏,所以他们没有(对大乘法义)成就念心所,虽然(与菩萨同时)听闻到大乘法,可是他们不能详细来说(或记录);就好比也有人来我们同修会上课之后,他听到亲教师说了种种法,也听到亲教师在说他的体验、真心的体验,可是他都不能再转述给其他人,因为不是他亲自所证。所以虽然二乘人也同时听闻了大乘经典,可是他会把它集结成二乘经典,就是因为他没有实证如来藏。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大乘经典才会被结集成二乘经典《阿含经》这种形式。所以从这个地方,我们可以知道《阿含经》确实谈到,也有描述到 佛陀说二转法轮的般若经典。从这个地方,我们就可以证明:大乘经典确实是佛说,而且是三乘同闻大乘经典。

我们修学佛法是要修学智慧,各位菩萨想要被误导吗?显然不愿意!我们下一集来跟各位介绍“大乘非佛说”的一些错误的说法。谢谢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点击数:4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