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加行

第48集
由正伟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

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接着上一次的内容继续来为各位讲说:坦特罗佛教它的修行次第。

坦特罗佛教呢,它是先要修所谓的「四加行」,可是这个无上瑜伽的四加行呢,并不是原本佛所说的四加行。然后修完四加行之后,才有资格依序的去修錬四级灌顶:也就是宝瓶灌顶、秘密灌顶、智慧灌顶,以及胜义灌顶或者叫名词灌顶,这样子就能够「即身成佛」。但是它所成的佛,是坦特罗佛教中的佛,不是佛教中的佛。

我们就来看这个基础的「四加行」好了。无上瑜伽的「四加行」又叫作四不共加行,代表它的独特性,与显教的修行是不同的。「四加行」当中,第一个是「归依大礼拜」。行者口中念着,心中想着归依金刚上师、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南无古鲁贝、南无不达耶、南无达摩耶、南无僧伽耶;然后用五体投地的方式——整个身体都趴在地上,然后起来,这叫作一拜,总共要做完十万拜;做完大礼拜以后呢,行者要观想自己的上师与佛、法、僧三宝都化为光,融入自身——代表呢我就是上师,我就是佛,我就是法,我就是僧。这是为了日后的观想做准备,也是为了坚固自己对上师的信心。

第二个叫作「供曼达」,献曼达法又称为大供养法。理论上行者要将自己所有一切珍贵美好的财产,全部都用来供养上师,来表示呢自己的虔诚跟敬意。用一个曼达盘观想为整个宇宙,依照自己的财力,尽力的把这个珍宝供品放入曼达盘。除了观想这个锻錬自己的观想力之外,还是为了加深自己对上师的信心,把上师跟佛、法、僧划上等号,甚至过之无不及呀,日后如果需要的话,就可以舍得把自己的配偶、姊妹甚至是母亲都供养给上师。

第三个是修「金刚萨埵法」,认为说「我的恶业深重啊,要清除恶业」,那要清除恶业,就要修金刚萨埵法。心中观想金刚萨埵在自己的头顶上,降下光明进入自身,然后呢,把自己身体里面的黑暗、无明统统给驱逐出去;口中念诵着金刚萨埵百字明咒,身体结金刚萨埵印,这样子就可以消除了我们无始以来的业障与罪业。这个法还是在强化自己的观想能力,另外就是为了要预先熟悉后面生起次第里面本尊身天色瑜伽的修持方法,也是为了日后修第二灌顶,降下精液白明点做准备。金刚萨埵咒又被叫作百字明咒,里面包括了坦特罗佛教中静、忿百尊的召唤,其实连这个金刚萨埵咒的意思都是在讲双身修行。它的意思大致上是这样子的,它说这个:「嗡,金刚萨埵戒誓,最崇高的赞叹。金刚萨埵请赐予我、请护佑我,永远与我在一起,让我一切圆满具足,心中生出多多的善念,请慈悲加持我,把所有都赐予我,以及完成所有一切的事业,让我的心出生善念。(后面就讲到喽),让我的心具有四无量心、四灌(也就是四级灌顶)、四乐(也就是因为行双身法而产生的各种——四种快乐,也就是四喜、四空、四身)。薄伽梵一切如来金刚萨埵不要遗弃我,请加持我为金刚的持有者、大三昧耶的有情众,一起融入空性的境界」。所以在修四加行的时候,就已经很清楚的告诉行者:修无上瑜伽就是要修男女双身法,以获得之间的淫乐,在淫乐当中成为坦特罗佛教当中的三身佛。

第四个是「上师相应法」。行者观想上师坐在自己的头顶上,用不同的色光加持自己,然后达到自己与上师一样,上师与自己一样,自己就是上师,上师就是自己;所以我们的「身」变成化身,「语」变成报身,「意」变成法身,这样子我们就具足了法、报、化三身佛的境界,并且包容一切众生在这样的三身境界当中。

「上师相应法」是整个四加行里面最重要的一个部分。甚至也有人主张只要上师相应法成就了,就可以进入下一个阶段,不必等到四加行全部满足。那么在上师相应法的时候呢最重观想,用观想来完成而不一定要作实际的手印或跪拜等等;所以呢目的是说,在任何场所只要有空闲的时间都可以进行;也就是要百分之百、完完全全的相信上师,因为自己跟上师无二无别,上师就是佛、就是法、就是僧、就是自己,所以呢上师、我、佛、法、僧全部划上等号,融为一体。上师的身体叫作「佛身」,上师所说的话叫作「佛语」,上师的心叫作「佛心」,然后呢,上师放出来的屁都是香的,上师拉出来的屎还可以拿来吃。不要以为我在开玩笑,我是说真的!

总之,坦特罗佛教的这个四加行就是为了修无上瑜伽、本尊瑜伽、这个气脉明点还有第三灌男女双修法的前行做准备。

但是,佛法里面的四加行是指:即将要进入见道位之前,会出现的暖、顶、忍、世第一法的四个阶段。不论是解脱道或是佛菩提道,修行的顺序呢都会经过资粮位、加行位、通达位、修习位、究竟位。四加行就是说在加行位已经满足,即将要进入通达位,也就是见道位,中间会经过的四个阶段。修习解脱道有解脱道四加行位,佛菩提道有大乘法当中的这个四加行位。我们就以比较简单的二乘见道——真断我见的四加行位来说好了。「暖」就是说,好像我们生火,要生起见到光明的火——在古时候呢是钻木取火,钻木的时候把材料准备好,旁边放上小纸屑、小木屑,钻哪钻哪……开始呢有热的温暖跑出来,有微微的烟跑出来,那我们就知道这一次的生火有希望成功;虽然还看不到真正的火,但是「暖」的相已经出来了;代表我们的方向正确,只要不中断,继续努力,火就可以出来。「顶」就是指继续加热、继续钻,让热量累积到顶点。那但是是不是说到了顶点之后火就会蹦出来呢?还不是,在火正式出来之前有一段时间好像没有什么改变,但是呢我们只要继续钻,继续安忍下去,虽然表面看起来没有变化,实际上就是要让木屑一直升温,这就叫作安忍位;如果这个时候没有办法安忍,停了下来,那火就不能出生。在火刚刚产生的时候是透明的,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所以还会以为和以前一样,怎么一直都没有变化,直到木屑开始变黑了,我们才知道火其实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那么这一段火刚刚开始出来但是还看不太见的这一段时间,如果随便来了一阵风,还是有可能把它吹熄的,这一段时间就叫作「世第一位」。当然,火如果真的完全的烧起来了,那就可以把生死的木材给烧掉,这就叫作见道通达位。在《瑜伽师地论》里面这样子说:

【复作是念:「我于今者(就是说,如理的去作意,观五蕴十八界),唯有诸根,唯有境界(就是说,只看到了有六根、有六尘),唯有从彼所生诸受(从六根六尘所生出来的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唯有其心,唯有假名我、我所法,唯有其见(意识心的认知),唯有假立(的诸法),此中可得(也就是说,只有在十八界里面才有我跟我所诸法),除此更无,若过若增。」如是唯有诸蕴可得,于诸蕴中无有常恒、坚住主宰,或说为「我」,或说为「有情」。】(《瑜伽师地论》卷三十四)

意思是讲说:我们观行的五蕴十八界所看到的,是不是不外乎是能缘的心与所缘的六尘、五蕴?那能缘的觉知心也就是识蕴、受蕴、想蕴、行蕴,在其中受苦、受乐或者受不苦不乐的心,是不是无常的?是不是苦?是不是无我?是不是非生?是不是空?而所缘的六尘五蕴是不是无常?是不是苦?是不是无我、非生、空?觉知心是假我,那比如说,各位观行到的六尘五蕴是内在的六尘还是外的六尘?是内六尘;所以六尘在内,五蕴也在内,觉知心是假我,六尘是假我,五蕴是假我,所谓的我、觉知心与六尘五蕴是不是都是内在的、假我的?所以,能见与所见是一还是异?是相等的、是平等的还是不平等的?所取的六尘五蕴是谁所出生的?能取的识是谁所出生的?自己所取的是不是根本就是自己?是不是在自己的内心自住当中去取自己的相分,叫作自己玩自己?如果这样子观行确定了,那就是自己亲证到的现量如此,这个部分一定要自己去现观现证才行。

「如是行者,于诸圣谛,下忍所摄,能缘所缘平等平等智生,是名为暖。」(《瑜伽师地论》卷三十四)再来,能够这样子生起这样的自证的境界,叫作下品忍——下品的安忍、安住。因为我们只观到自己,最多就是观察到我们看得见的人间的六尘而得到确认。接下来就观得更广,比如说:看下三道的众生、天界的众生,他们的境界是不是也是这样子自己住在自己的境界,能缘的心与所缘的境仍然是自生、自住,还是这样子的平等平等。具足的观察了三界众生,有的是用现量去观行,有的是用比量去确认、推断,不论三界中的任何一地中,是不是都是这个样子呢?「我」是能缘,「我」是所缘,能缘与所缘也就是觉知心与六尘五蕴,是不是都是自己内在的、自身的、所有的?都是假名为我的一个部分?能缘与所缘是不是本来就是平等平等?

「中忍所摄,能缘所缘平等,平等智生,是名为顶。」(《瑜伽师地论》卷三十四)再接下来,既然已经现证了能缘的觉知心与所缘的六尘五蕴都是假有我的一部分,其实都是如来藏生的啦,就不会再有疑惑跟怀疑,可以随顺于真实的谛理,可以安忍、安住在这样子本来五蕴就是空之中,诸法本来就无生无我,随顺安住在真实谛的无生忍中。

「上忍所摄,能缘所缘平等,平等智生名谛顺忍。」(《瑜伽师地论》卷三十四)众生本来是认为诸法有生,五蕴有我,住在我见之中,一路上修行证到这样的智慧就断了我见。我见呢,它本来会障碍我们证道,因为断了我见所以能住在真正的无分别心,把觉知心自己与五蕴法都放下,所以从此之后心就能住于真正的寂静而无间断,也就是心得决定,不再动摇。

「即于如是寂静心位,最后一念无分别心从此无间,于前所观诸圣谛里起内作意,此即名为世第一法。从此以后,出世心生非世间心,此是世间诸行最后界畔边际,是故名为世第一法。」(《瑜伽师地论》卷三十四)这样的人,与没有见道的世间众生是相反的,所以把他叫作世间第一。从此之后这一位、这个菩萨他的心中,所生起来的都是出世的念头,而不是世间的念;这样的人已经在世间法的边缘,未来即将离开世间,所以他可以说为世第一。其实这就是四向四果、四双八辈里面的初果向了;从此之后,就进入了四双八辈的行列,未来就一定会进入见道位。

所以,对比了坦特罗佛教里面的「四加行」,跟佛教里面真正的四加行,相信各位一定能分辨两者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干!

另外,还有一点可以提醒各位的,在台湾有很多的知识分子,参加了广论班——也就是修习《菩提道次第广论》。这种班研习班的特色是依着三士道来说,但是讲完三士道之后,却不再继续讲这一本书后面的止观双运实修法,然后又回头再重新讲。这是因为这一本书后面的止观双运,它就已经是在为修双身法作准备了,而且后面的内容作者一再的强调说,要行者继续修习无上瑜伽——也就是要修男女双修法,方是正道。所以很多修习《广论》的人,可能学了五年、十年,他们都会非常的讶异发现:「唉,我不晓得有这个部分啊!我们老师说,光是把《广论》学好就很不容易了。」这是真的!因为教导《广论》的老师们,刻意的隐藏后半部,更不要说把《密宗道次第广论》介绍进来。

整个坦特罗佛教就是在意识心的想象、双身法上面去努力。这样的修法不只在坦特罗佛教当中,在印度教里面仍然维持着这样的修法。例如,2010年7月28日,某大报纸专访了一位叫作贝玛——她是一位修谭崔的信徒,也就是修坦特罗,不过她不是佛教徒,她是修印度教中的谭崔——当时呢记者问她说:「你为什么要修这个谭崔男女双修啊?」她讲了一些事情,可以值得我们来注意。她说: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她发现「性」是她最害怕最痛苦的一件事,因为她小的时候,这一位女生被性侵,所以她长大以后和先生做爱非常的痛,都只是应付了事,完全没有快乐的感觉。当她开始学习谭崔的时候,她的第一次一夜情是到加拿大,去跟一个加拿大这个教谭崔的老师,彼此互相交合,一开始呢她觉得性是很脏、很恶心的事,可是渐渐的她挣扎了两晚,就开始同意了。那么她也知道,她自己说:「我害怕失去孩子与先生,但是我愿意负责。第一次出轨做爱我很惊吓,羞愧到全身卷缩。可是当我完全融入,我开始哇哇大叫,原来做爱有这种方式,我和先生都只有性交,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这一些。等到我从加拿大回来之后,就主动约老公做爱,也是第一次觉得高兴哇哇大叫。我发现我的先生不如那个加拿大人,我越看我就越比较,就越批判我的先生,每次和先生做爱,就会浮现我和加拿大人做爱的影像。我挣扎着,到底要不要把那一段事情告诉我的先生?说了,他一定会办离婚,我会失去我的小孩,一定很痛,但是,守住这个秘密比我失去他还苦,所以我决定说出来。」

各位从这一段社会实际上发生的事情可以知道:修学谭崔——不管是印度教的谭崔,还是坦特罗佛教中的谭崔,最后的下场就是像这个样子。如果一个人他是追求性解放,追求自己的这个意识境界,别人倒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把这样子的一个东西引入到佛教,说这个就是佛教当中的「成佛」,请问各位佛弟子们能不能接受?或者这样子问各位:「您愿意让您的妻子、您的先生、您的女儿、您的母亲去学这样的双身法吗?」如果您看到人家就要学这样子的坦特罗佛教,你会不会为他担心?你要不要站出来告诉他的真相?这些问题相信各位都已经有了正确的答案。

平实导师率领正觉讲堂的同修们,就是和各位有着一样的心,本着一位菩萨应该去做的本分,因为菩萨护持正法的愿心,不愿意见到众生是发善心来学佛,最后得到的却是下三道的恶业果报;所以要提醒大家去分辨什么是正法?什么是邪法?什么是菩提法?什么是外道法?不要把外道法变成了佛菩提法。

今天就为各位介绍到这一边,相信各位有智慧去抉择正确的智慧。

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点击数:2158